中华帝国 正文 第三十八节

东北总司令 收藏 1 1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size][/URL]   一支哥萨克骑兵逐渐冲出了蒙古骑兵的围堵,突破重围,向东逃去。但一阵急如骤雨的子弹打碎了他们的美梦。汉军埋伏的两个团各分出了一个连来协助蒙古骑兵,同时,叶塞尼斯克方面的汉军也派了五百蒙古骑兵和一个连的汉军来支援作战。  双方激战了一个多时辰后,俄罗斯军队被全歼了,他们的督军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2.html


一支哥萨克骑兵逐渐冲出了蒙古骑兵的围堵,突破重围,向东逃去。但一阵急如骤雨的子弹打碎了他们的美梦。汉军埋伏的两个团各分出了一个连来协助蒙古骑兵,同时,叶塞尼斯克方面的汉军也派了五百蒙古骑兵和一个连的汉军来支援作战。 双方激战了一个多时辰后,俄罗斯军队被全歼了,他们的督军帕什科夫也丧身于自己的马蹄之下。三千俄罗斯军队被轰天雷直接消灭的有近八百多人,不论是蒙古骑兵还是汉军士兵看到俄罗斯人那恐怖的死状,都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尤其是蒙古骑兵,他们由此也产生了对大汉帝国的信服与畏惧。 整个战斗在傍晚的时候结束了,宫臣命令各部点着火把搜寻幸存者,一律处死。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突然在城堡西面搜寻的队伍发生了骚动,宫臣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赶忙派人去看看。 不久,卫兵报告:“师长,搜寻的弟兄发现一个婴儿,蒙古人想杀了他,弟兄们不让,双方发生了争执。” 宫臣急忙到了现场,只见双方士兵剑拔弩张,气氛十分紧张,一个婴儿在地上无助地哭泣,旁边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妇女。 宫臣喝令汉军官兵收起武器,蒙古骑兵们也纷纷收回了钢刀。宫臣走回去用脚尖拨了拨婴儿,看了看手下的士兵们,叹口气:“这婴儿有没有罪?” “无罪!”汉军士兵们怒吼道。 蒙古骑兵们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但宫臣话锋一转:“这帮俄罗斯人,侵入我们蒙古兄弟的营帐,杀死他们的妻子,连婴儿也不放过,那你们说蒙古兄弟们要复仇对不对?” 汉军士兵们都沉默了,没人回话。蒙古士兵们也都低下了头,一个蒙古汉子甚至捂住脸扑通的跪了下来。 德卡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就是这里的牧民,这里是他们世代生存的地方,自从俄罗斯人来了以后,屠杀了他的兄弟,也杀了他还在襁褓中的一对双胞胎女儿,据说,她们还是被饥饿的俄罗斯人给吃了!” 宫臣面无表情的对大家说道:“我们痛恨俄罗斯人,因为他们没有人性,但我们不能没有人性。” 说完话,他一转身,离开了现场,汉军士兵们也都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了沉默的蒙古士兵。 叶塞尼克城堡的废墟中,总共存活了那么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后来被移交给了沙俄政府。在叶尼塞斯克攻克之前,库兹涅斯克也被汉军的两个团在一千蒙古骑兵的配合下,顺利地攻克了。 叶塞尼斯克和雅库茨克获得胜利的消息在飞鸽的不辞劳苦之下,相继传到了帝国皇帝刘海宁的案前。 建武皇帝在十月一日、十二日,相继发布两道诏令,十月十一日的诏令是嘉奖进攻两地的将士,所有缴获物资全部奖赏给士兵们,另外,每人还奖赏银圆五百元,阵亡者发抚恤金一万元(十银圆等于一两银子),同时,对协助作战的各少数民族部落也进行了奖赏。 十二日的诏令是鼓励百姓移民两地的。凡是移民两地的百姓将由国家供应农具、种子,每人将获得土地一百亩,免赋五十年。 十月的北京,开始变凉了,衣服需要加厚了,对于大汉帝国的建武皇帝刘海宁来说,真是好日子,一夏的闷热可把他给闷坏了。各方面的喜讯令他乐开了怀,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心情极佳。军事上的成果自不必说,西南平定,西藏平定,一直耿耿于怀的老毛子也让他的英勇军队给打的没了脾气,帝国疆土西至天山、叶尼塞河流域,东到大海,南到棉兰,北到北冰洋;农业上,全国范围内出现了大丰收,新试种的土豆也获得了不小的收获,看来明年可以更大规模的推广了,另外,从葡萄牙人那里搞来的狼桃(西红柿)也让他着实地美餐了一顿,明年也要推广种植了;经济方面,由于帝国政府鼓励通商,大力发展贸易,也由于现在种地越来越不赚钱了(农民们可以获得国家供应的土地,再不济也可以向国家申请移民西伯利亚去或者东北去,所以地主们被迫把地租压的非常低,根本没什么赚头,许多专靠土地为生的地主日见穷蹙),所以许多地主把资金投到了能获得巨利的工商业上去了,预计帝国今年国库可以收入五亿七千万元,这还是在大规模减免赋税的前提下。 今天的心情尤好,因为据塞班岛驻军的快船报告:远航北美洲的舰队返航了,预计三天后就可以抵达天津直沽港。 汉元一八四一年十月二十一日,天津直沽港码头上,万头攒动,百姓都在翘首以盼,因为今天远航的船队就要回来了。 “来了!来了!”人群中起了一阵骚动。 海天交接处,一片帆影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了,象一团云彩向这里飘过来。慢慢的,船队驶近了,岸上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而船上的人们也不住的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和帽子。 欢迎仪式后,建武皇帝单独召见了远航舰队的司令官杜缺。杜缺详细向皇帝报告了远航的经过,并且报告:移民在新大陆上已经建立了八座要塞,并筑起了炮台,现在可能已经收了在新大陆的第一茬粮食了。他们与当地印第安人的关系处理的不错,用绸缎、玻璃、小饰品和药材与印第安人换取了大量的玉米、黄金、皮毛,并且与印第安兄弟签定了共同对付万恶的白种人的协议。 建武皇帝对与印第安人的交往很感兴趣,他问杜缺:“那帮土著人友好吗?没出什么问题吧?” “回皇上,我们登陆后的第三天,那些土著人就出现了,他们的人不少,都骑着马。我们把瓷器、绸缎、酒水等放在地上,然后向他们打手势,退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们过去拿走了我们的东西,一段时间后,他们又拿了许多的粮食、皮毛放在原地,我们就这样开始联络起来。” “他们的话你们能够听的懂吗?” “慢慢的,也就听的懂了。” 刘海宁点了点头,拍拍膝盖:“你立即把此行所有的航海记录包括海图等交到科技部去,让他们整理一下,一年多了,你也该回家看看了。” 远航舰队的回来在全国范围掀起了到海外去的热潮,那些舰队的士兵、水手们纷纷向人们夸张的渲染沿途的景色,海岛的富饶、美丽,也吹嘘说用几个镜子就能换得一块黄金,听的人们心里直痒痒。顺应民心,建武皇帝宣布将每年组织两次的移民北俱芦。同时,刘海宁还再组建一支探险队,将探察经北海道过千岛群岛、阿留申群岛抵达加拿大的航路。 据远征军报告,西班牙人可能已经抵达了旧金山一带,在那里建立了城堡,不过规模不大,数量也不多。因此,刘海宁决定要部署一支新的远征军前往北俱芦,务必要把西班牙人赶到落杉矶以南去,占领黄金的产地,同时探察通过西部海岸山脉抵达中部平原的路。 在对付那遥远的海外的同时,刘海宁不得不关注一下帝国自身的问题。国家初创,问题多多。各种税法殛待完善,最近的假冒伪劣产品开始抬头;官员贪污、腐败问题时有发生;明年将要大旱,如何度过难关还是个问题;西伯利亚肯定要与俄罗斯开战,如何进行战争前的准备还是一个大问题;日本方面最近积极建造战船,看来要有动作了;印度尼西亚的荷兰人也是蠢蠢欲动。 刘海宁召集手下官员们挨个问题的进行讨论,考虑该如何应对。税法的问题交由户部和稽税司的人去解决。假冒伪劣产品,将严厉查处,如果有胆敢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的,将撤消其营业执照,终身不许营业,其子孙三代不得经商,没收所有非法所得,并处罚金五至十倍以上,本人将发配西伯利亚。 对于贪污问题,只有从制度、规章上加以解决,刘海宁从不相信通过宣传就能解决问题,他命令各地各政府建立健全政法分离制度,加强监督机关的权力,分散地方行政官员的权力,防止权力过度集中,完善举报制度,要下死力打击贪污腐化现象,同时还要逐步建立政府财务公开制度,政府每年的开销都要向百姓公开。 对于干旱问题,首先是要求各地官府切实搞好水利工程,其次号召百姓多种植耐旱的地瓜、土豆等作物,最后是建立中央平准粮仓,储备粮食,在粮价超越极限时,由平准粮仓收粮或者放粮以平抑物价,并且作为灾年赈济灾民之用。 西伯利亚方面,由于战线主要集中到了叶尼塞河一线,所以,将在明年春天由东北军区调集一个师的兵力沿石勒喀河、色愣格河一线由水路运抵唐努乌梁海,中央军区将调集一个师的兵力抵达唐努乌梁海,蒙古各部落共同征集骑兵一万人将协同帝国军队作战。同时,急信去蒙古各部,搜购大批的战马,帝国顺天兵工厂也要加紧对武器弹药的生产。大批的粮草将提前运到唐努乌梁海地区,作为将来作战的准备。 日本方面,与日本接近的壹岐、五岛、北海道等地的汉军将加强戒备,尽快加强帝国军队的建设,海军要加强封锁日本,防止威力强大的火药进入日本境内。 印度尼西亚方面,责成南洋军区、西南军区等加强军队的训练,将陆续向菲律宾等地运送三个师的兵力,还将派兵驻扎到占城,既对荷兰人形成夹击,也顺便包围安南。 各项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中旬了,新年快到了。 新年快到了,到处呈现过年的喜气,中国的百姓们对于新年看的非常重,尤其是今年年景好,生活开始有了盼头,他们也有心情过个好年了。各个通商口岸的船只来往穿梭,南洋或者外地的物品不断的被运进来,本地的特产也被运往各地,商人们都想趁这个时刻赚个好钱。 路上的旅人或者商人们更是行色匆匆,一年在外,该回家看看了。西北,一只信鸽也在没命的赶路,它是在送信。兰州军区司令胡波正在查看总部运来的军火,副官匆匆赶来,在他耳边低语一阵。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步枪,跟着副官来到机要处。 仔细看了看飞鸽传来的消息,胡波立即命令:“立即命令全军进入二级战备,所有军官和士兵取消休假。这条消息立即给我用电报发给中央。” 因为西北军区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所以,第一条有线电报的线路就优先照顾西北军区了。当天下午,西北军区的紧急报告就放在了刘海宁的案头:准噶尔蒙古拒绝加入帝国,只同意成为帝国的属员。 这里得提一下准噶尔蒙古,蒙古大体分为漠西、漠北、漠南蒙古,这漠南和漠北蒙古基本已经臣服于大汉帝国,漠西蒙古主要指厄鲁特蒙古(即卫拉特蒙古)。厄鲁特蒙古,主要分布在东起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西至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其具体分布的地区为:准噶尔部,分布于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的伊犁河流域和楚河、塔拉斯河流域;杜尔伯特,分布在额尔齐斯河中上游两岸;土尔扈特分布在塔尔巴哈台及其以北一带;和硕特,游牧在额敏河两岸至乌鲁木齐地区,后又迁至青海、西藏一带。四部各自为政,不相统属,只有一个松散的联盟即“丘尔干”(或译为“楚固拉干”),作为协调各部关系的机构。“丘尔干”有盟长,原是四部之首实力雄厚的和硕特部首领担任,至十几年前,准噶尔部强盛起来,代替了和硕特部的地位,成为四部之首。准噶尔为元代斡亦刺惕、明代瓦刺后裔,至三十多年前,其首领哈喇忽刺的实力不断增强,对外抗击沙俄入侵,对内与喀尔喀蒙古抗争,并与和硕特争夺盟主地位。至其子巴图尔珲台吉即位,继承其父遗志,加强厄鲁特诸部联系,成为丘尔干的实际盟主。巴图尔统治西蒙古时期,沙俄侵略势力已越过乌拉山向西伯利亚深入,占领了原厄鲁特蒙古和喀尔喀蒙古的许多地区,并继续虎视眈眈,骎骎南下,他们一方面采取威胁利诱、拉拢分化的手段,另方面,又采取军事征服和蚕食政策,步步向漠西蒙古地区进逼,因而遭到了厄鲁特蒙古的强烈反抗。与此同时,厄鲁特四部互争雄长,互相抢夺牧场、人畜和财产。厄鲁特和喀尔喀封建主也纷争频繁。在厄鲁特蒙古内部,准噶尔部巴图尔珲台吉势力最强,史称“恃其强,侮诸卫拉特”,引起其它厄鲁特部的领袖和部众不满,出现外迁内逃的形势。几年前,由于各部统治集团之间的矛盾,寻求新牧场和宗教信仰的需要以及沙俄节节南侵的威胁,土尔扈特部首领和鄂尔勒克率其部和部分杜尔伯特部、和硕特部5万余帐,越过哈萨克大草原,长途跋涉,迁到伏尔加河下游驻牧,和硕特也在其首领图鲁拜琥(固始汗)领导下迁入青海,后来就臣服于大汉帝国的统治之下。由于各部都脱离了接触,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又有所缓和。 看了报告,刘海宁叹了口气,起身来回踱了几步,对早已侍立一旁的伍子方说道:“难道我们要对准噶尔用兵么?” 伍子方摇了摇头:“最好不要,现在准噶尔虽然只有几万部众,可是他们地形谙熟,剽悍善战,我们是不容易击败他们的。而且我军现在正在对付俄罗斯人,恐怕俄罗斯人现在也在拉拢他们,如果把他们给逼到俄罗斯人那里的话,可就非常不妙的,历史上,现在的准噶尔部落可是坚决抵抗俄罗斯人的。” 刘海宁点了点头:“是个问题,一切事情等我们解决俄罗斯再说。等我们占领了西伯利亚,就不必穿越沙漠去准噶尔了,那时再解决他们也不迟。” 伍子方接道:“但我们也不能任由他们这么坐大,将来对帝国是个麻烦,早晚要解决的,我们可以先压缩他们的空间,蚕食他们周边的力量。” “如何蚕食法?”刘海宁问。 “首先是对俄罗斯用兵,占领西伯利亚,这是我们既定的政策,注意要收服厄鲁特蒙古的杜尔伯特部落,将额尔齐斯河流域当成是我们的后勤补给基地,以利于将来对准噶尔的用兵,其次要对叶尔羌汗国用兵,他们国内正好现在因为黑派和白派两派的纠纷闹的不轻,我们可以选择支持一派,然后派兵进击,占领了叶尔羌汗国,既扩大了领土,也包围了准噶尔部落。” 刘海宁摸摸下巴:“这些教派怎么都分个这派那派的,自己家里闹腾开了,就是不如咱们汉人的宗教,多和平。西藏的那些宗教领袖什么时候能到?” 伍子方笑了:“西藏那地方实在太远,路也不好走,再说,都是宗教领袖,总不至于没命的跑吧?估计明年四月能够抵达北京。” “交通,交通,这真是个大问题,交通不方便,物资流通就不行,兵力调动也不方便,立即命令户部,尽快拟定一个十年期的公路发展规划,公路运输必须上去,否则,将是我们要命的绳索!”刘海宁吩咐道。 “明白了,不过我们在西北地区的兵力是不是要加强一下?”伍子方问道。 刘海宁点了点头:“命令邱海鲲的第六军团立即派第十六师到唐努乌梁海,十七、十八两个师到玉门关、敦煌一带,准备对叶尔羌用兵,命令西北军区蒋龙的四十四、四十五师,都向玉门关一带靠拢。户部立即着手准备辎重粮草,通往玉门关的电报线路必须在明年三月前开通,公路要加紧建设,哪个环节出了漏子,就追究其主管部门贻误军机的责任。另外,命令户部加紧组织移民,移民先给朕转到我们占领的地区去,以后,每占一个地方,就得组织移民,每次移民人数不得少于两千人。还有,命令木龙,让他的人立即与叶尔羌方面联系一下,看看我们究竟要支持哪一方面。” 伍子方一一记录下来,等刘海宁说完了,他舔舔嘴唇:“中央军区开始调了楚旷的第二军团给西南军区,后来又调了一个师到唐努乌梁海去,现在又把第六军团调出去了,还剩五个军团,十六万人马,兵力是不是单薄了点?” 刘海宁想了想:“五个军团守卫十二省市的地盘的确有点不够,可是,你别忘了,我们的地方保卫工作是由当地的国民护卫队完成的,正规军只在一些要害地区驻扎,所以兵力应该够用了。” “可是,这是在古代呀,道路交通不便,兵力调动困难,十几万人马守卫这十几个省的地盘实在是……” 刘海宁想了想:“西南军区虽然只有云贵和广西三地,但是当地的少数民族势力刚刚清除,还不是很稳定,兵力不宜调动,南洋军区本来兵力就不多,还要对付荷兰人,东北军区已经出了将近一个军团的兵力,他们还要对付日本,你说让我再从哪里调兵?” 伍子方说道:“西南军区可以先把楚旷的军团回来,这样他们还有十万人马,加上当地的国民护卫队应该能应付的过来,再说,您还可以把秦良玉及其婆家马家的势力请出山哪!” 刘海宁摇了摇头:“马家的势力属于地方土司的,我们不能开这个先例,绝对不能让地方武装重新起来,楚旷的部队可以回中央军区的编制。” 就这样,皇帝的命令被快速的传到了各部队去了。新的战争,在新年的喜庆气氛中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 汉元一八四二年(西元1640年)三月十九日,西藏各教派的宗教领袖达赖、罗桑确吉坚赞及各路法王等在汉军和藏兵的护送下,抵达北京郊区。大汉帝国皇帝刘海宁率领文武百官出京城三十里迎接达赖、班禅以及各位法王。 达赖他们都被安置在在京城专为迎接西藏宗教领袖们建造的喇嘛寺——护国寺里。二十日,刘海宁在朝堂上接见了西藏各派宗教领袖,接受了他们敬献的贡品。刘海宁当场册封达赖喇嘛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罗桑确吉坚赞为班禅金刚无上宝师,另外,还对宁玛派、噶当派、萨迦派、噶举派等教派的领袖进行了分封,对有功的固始汗也进行了封赏,当场发给他们金册金印。这样,就分解了各宗教领袖的力量,尤其是达赖喇嘛的影响,有利于将来帝国对西藏的控制。为了加强对西藏的控制,刘海宁还提出了“金瓶擎签”制度。 为了防止大贵族势力操纵活佛转世,加强中央政府对西藏政教的控制,刘海宁颁发两只金瓶,分别贮于北京护国寺及拉萨大昭寺内。在护国寺的金瓶,例由外交部尚书监临,掣签拈定章嘉呼图克图与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转世灵童。贮于大昭寺的金瓶,例由驻藏大臣监临,主持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及大呼图克图转世掣签之事。遇有大活佛转世之时,先行呈报所选灵童数人姓名、生年月日,用汉、藏、蒙3种文字缮写于牙签之上,贮入钦颁金瓶中,供于释迦佛像前,传唤喇嘛齐集大昭寺,诵经七日。届期由驻藏大臣亲临大昭寺,焚香顶礼,从瓶内掣签。掣得者即为转世活佛,申报朝廷请封。 这种制度杜绝了活佛转世中有串通吹忠(护法神汉)妄指弊端,因此受到了各宗教领袖的大力支持。 二十一日,刘海宁邀请西藏各宗教领袖观看了特意准备的帝国羽林军龙吟军的军事演习,只见,炮声隆隆中,当面一切均化为齑粉。无数士兵在炮击过后,跃出战壕,奋勇冲杀。来宾们都被这种气势给震住了,以前只知道用人向前冲杀即可,现在看看汉军的大炮,觉得自己就是有多少人也白搭。 刘海宁为了加深他们的印象,还特意用弩与步枪做了个对比,步枪的威力和射程再次让吃惊不已的客人们的神经感到紧绷。这还不够,刘海宁还玩了一手,把他们带到一尊露天的佛像前,佛像突然诵起经来(里面放了个录音机,总算还有一些剩下的电池),接着又说起话来,无非是刘海宁乃天命所归之类的话,这下,吓的虔诚的教徒们匍匐于地,诚惶诚恐的叩拜。 经历了这些事后,来宾们终于明白大汉帝国皇帝为什么能在短短的两年中统一天下了,有威力强大的武器,有佛祖保佑,当然是所向无敌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来宾们遍历的京城的繁华和帝国的强大,当他们回到西藏后,虽然相互之间时不时的起了点摩擦,但是从没有对帝国皇帝生过任何异心,并且告戒他们的后代:“永世不得与汉帝为敌。” 在西藏来宾抵达北京的同时,前往澳大利亚的探险队回到了北京。这支探险队是由南洋军区派遣的,他们抵达了澳大利亚的南岸,发现了肥沃的墨累河沿岸地区,在那里留了一支留守部队后,就回到了吕宋,然后抵达北京向皇帝汇报。澳大利亚的地理位置对于帝国来说非常重要,它将是帝国通往非洲南美洲的一个重要的中转站,将是帝国向外扩展的跳板,而且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也是帝国非常需要的。 刘海宁亲自接见了探险队的成员,并对他们进行了奖励。除了这些和平的事情,三月份,刘海宁就要对俄罗斯和叶尔羌开战了。 首先需要对付的是俄罗斯人,俄罗斯人现在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叶尼塞河流域的据点已经被“可怕的东方军队”给拔掉了。他们在托博尔斯克、纳雷姆和托木斯克囤积了重兵,纳雷姆的军队达到了三千人,托木斯克的兵力达到了四千人,这是沙皇所能派出的最大的兵力了,因为国内目前也很不太平,土耳其、波兰、瑞典都对它虎视耽耽,也实在是抽不出太多的兵力了,就这些兵力还让沙皇头疼了好一阵子。 相比之下,汉军在新江州(叶尼塞斯克)有五千人马,在新卢州(拉斯诺雅尔斯克)有四千多人,高阳(库兹涅茨克)也有三千多人,唐努乌梁海地区已经聚集了四万多汉军,可以说,在兵力对比上,汉军已经完全超过了俄罗斯人。 得到俄罗斯人增兵的消息后,刘海宁立即命令汉军十六师、二十一师、二十七师、四十三师组成西伯利亚兵团,统一由西北军区副司令张连升指挥。驻扎玉门关的十七、十八、四十四、四十五四个师也听从张连升的指挥,随时作后援部队,由西北军区司令胡波担任西伯利亚兵团的后勤总管。 汉元一八四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张连升在新卢州召开军事会议。在会上,张连升分析了双方的情况。俄罗斯人加上托博尔斯克和其他小据点的兵力的话,总兵力不过是一万一千多人,而汉军四个师近六万人马,还有五千多蒙古骑兵帮忙,双方兵力对比是1:6;俄罗斯人依仗的武器是射程很近的铁炮和射程、射速都不济事的火绳枪,而汉军大部分已经装备上了步枪,拥有射程远的大炮一百多门,小炮近二百门,每连还装备了迫击炮四门,火力对比,汉军占有绝对优势;俄罗斯人在当地经营了几十年了,因此地形都比较熟悉,汉军只有靠自己情报人员的调查和当地蒙古部落的引路,在这方面,汉军占着下风。 分析完情况,张连升扫了一下与会的各级军官,发现大家的脸上都明显地露出了笑容。张连升干咳一声:“大家不要以为我们占据了优势就能获胜,官渡之战的袁绍、赤壁之战的曹操、淝水之战的苻坚,哪一个不是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失败了?我们有着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地形不熟悉,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的从事,千万要小心!” 看着手下军官们凝重起来的表情,张连升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我宣布作战命令!” 汉军的部署是,兵分两路,南路总指挥是张连升,指挥第十六师和二十一师的两个旅,从新卢州出发,沿鄂毕河的支流北下,进攻托木斯克,进攻得手后,就向塔那进军。北路总指挥是宫臣,由他指挥第四十三师和二十七师的两个旅从新江州出发,进攻纳雷姆,得手后,沿鄂毕河支流向苏尔古特进军。 四月十九日,宫臣率领两万汉军和两千蒙古骑兵浩浩荡荡地向纳雷姆进军了。由于两地之间是广阔的西伯利亚平原,所以汉军的进军速度非常快,当然,沿途也得消灭一些俄罗斯人的小据点。四月五日,汉军先锋部队就抵达了纳雷姆城堡下了。纳雷姆督军帕巴罗尔早已接到手下哥萨克的报告:几万东方军队正向这里开来。他除了发信给托博尔斯克和莫斯科方面外,只有困守孤堡,别无良策了。毕竟俄罗斯人在这里不是很受欢迎的,当地百姓不喜欢他们,而且自己的兵力实在太少了(说实话,如果兵力多的话,除了把大军往正面一摆,双方硬碰硬外,俄罗斯人的直肠子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五月七日,汉军整个部队完全抵达了纳雷姆。宫臣先派出了一千骑兵和两个团的兵力到纳雷姆西面建立阻击阵地,阻挡俄罗斯的援军,然后开始勘察地形,准备攻城。 纳雷姆的俄罗斯军队有三千多人,皮毛商、土匪、流放犯有一千多人,这座城堡本来就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城堡建造的比较小,长四百四十六米,宽二百三十七米,城堡由于已经建造了四十多年了,所以各项设施比较完善一点,城墙也比较坚固。城外是两米多宽的壕沟,里面放满了水,与壕沟的沟沿一般平。 宫臣骑着马绕着城堡转了一圈,冷笑了一声:“小菜一碟!” 宫臣命令部队休整一天,八日攻城。在攻城之前,宫臣先派人用箭给城里发了封信,要求纳雷姆督军投降。帕巴罗尔看了看信,没理睬。 八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汉军的集合号就响起来了。整整齐齐的汉军队伍在晨曦里显得杀气腾腾,雪亮的刺刀格外让人感到寒气逼人。 从没见识过汉军攻城的俄罗斯人都在紧张地等待着敌人的进攻,他们不知道敌人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进攻。 数十门大炮被推进到了离城堡不远的地方(当然是在敌人射程以外了),宫臣的意思是先从气势上压倒对方。 然后,汉军大批士兵两人一组,手持两米多高的木板缓缓前行,后面一排排的士兵扛着宽木板顶到头上。这样一来,俄罗斯人的枪和箭都失去了作用,他们只有依靠他们的火炮了。 当汉军抵达俄罗斯炮火射程的时候,都停住了,正准备点炮的哥萨克炮手们愣住了,也急了,快点接近呀,你不接近的话,我怎么开炮呢! 正想到这里,沉默的汉军大炮发话了,它们对准城头上的俄罗斯火炮展开了猛烈的轰击。炮弹在城头炸开,不时的有俄罗斯人的被炸上了天空,筑城的石块在炮弹的打击下,裂成碎片,然后在下一发炮弹的鼓动下,变成了致命的武器,射入守城的俄罗斯人的身体里。俄罗斯的大炮在汉军炮火的准确轰击下纷纷炸裂,炮筒里的弹药起了帮凶的作用,推波助澜,造成了更大的爆炸,炮手们也随着他们的大炮被撕成碎片,他们至死也不明白:怎么会有射程这么远的大炮,怎么会有准的大炮。 俄罗斯人早已知道汉军有大炮,在短暂的慌乱过后,他们迅速钻进事先挖好的地穴或者工事里。汉军炮击停止了,俄罗斯人又重新回到了城墙上,城墙上的炮全被炸飞了。他们只能以来火绳枪了。这时候,持木板的汉军迅速推进,城头上的俄罗斯人拼命用火绳枪阻击,但铅丸都打到了木板上,根本就无济于事。 第一排竖持木板的汉军很快就赶到了壕沟前面,他们把手中的木板向前一推,然后迅速弓着腰从身后同伴的木板下撤回。木板轰的落到水面上,激起巨大的水花,牢牢的搭住了壕沟的两边,一座座木桥就这样建成了。 等所有的士兵都退回来以后,宫臣一挥手,汉军大炮和迫击炮开始转为平射,它们都对准了事先找好的城墙,进行了猛烈的轰击。 用了不长一点时间,高耸的仿佛不可侵犯的城墙再也经不住汉军炮火的蹂躏了,轰然倒塌了。面对大面积的城墙倒塌,俄罗斯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帕巴罗尔明白,城堡已经不是可以仗恃的了,唯一的出路就是突围,他立即命令所有的人向外突围,能跑多少算多少。 俄罗斯人的疯狂突围倒给汉军省了不少麻烦,他们再也不用为巷战苦恼了。汉军士兵一排排的列队,象平时打靶一样,上子弹,跪姿,瞄准,射击。俄罗斯人一排排的象割稻子一般地在汉军的枪口前倒下,这是一场地道的屠杀。 在死亡了近一半,却没有一点突围希望后,俄罗斯人开始崩溃了,他们又退回了残缺的城堡,希望这城堡能够抵挡住敌人的子弹。汉军骑兵们紧跟着败退的俄罗斯人进入了城堡,他们利用自己的马刀又展开了另一场屠杀,一场真正的屠杀。汉军步兵排着整齐的队伍向前进,进入城堡后,他们立即以班为单位开始活动,四处搜寻有无漏网之鱼。 由于这一次是明打明攻,不是偷袭,所以汉军允许留有活口。所以,在两个时辰的战斗结束后,汉军共俘虏青壮年男子二百三十八人,妇女一百四十一人,儿童十九人。宫明立即命令各部清点伤亡,进行休整。华灯初上的时候,伤亡人数上来了。共牺牲十三人(骑兵九人),伤四十一人。 宫臣看了看伤亡数字,咂了咂嘴:“娘的,死这么多,非得挨批不可,以后不能用骑兵冲锋了,伤亡太大,伤亡太大!” 汉元一八四二年五月十四日,宫臣又准备向下一个目标进军了。他留下了两个团的兵力,命令把青壮年俘虏抓去筑城,干重体力活,妇女、小孩一律押着随军行动。 由于五月的天气开始转暖,西伯利亚的河流开始化冻,巨大的冰块使汉军无法利用水路抵达苏尔古特,所以汉军只能通过陆路前进了。六月八日,汉军抵达苏尔古特,苏尔古特那可怜的五百哥萨克根本就无法与两万精锐汉军相抗衡,当天就被消灭了个干净。 留下一个团的兵力后,六月十五日,北路汉军再次出兵,兵发沙俄在西伯利亚的重镇托博尔斯克。七月八日,北路汉军抵达托博尔斯克。远远望去,托博尔斯克的城头上高高的挂着汉军的蓝底金龙旗,南路汉军已经先一步占领了托博尔斯克。 留守的汉军是一个旅的兵力,宫臣把大军驻扎在城外,自己带着警卫连进了城堡。他向留守的旅长详细了解了情况,原来,额尔齐斯河一带是杜尔伯特蒙古人的游牧地,他们不堪准噶尔的欺压,所以就迁到这里来了,结果又受到俄罗斯人的压榨。正好汉军来了,汉军中有几千蒙古兵,他们很容易就取得了杜尔伯特人的信任,他们也派兵参加战斗,替汉军领路,使汉军很容易的就攻克了托木斯克和塔那。看到汉军的友好及其强大的武力,使他们产生了回归祖国的念头,毕竟蒙古人一直对中国有感情,千百年来,他们与汉人交往的最多。所以,杜尔伯特的台吉们就要求觐见大汉皇帝。张连升派了一个团的兵力,也允许他们带一部分骑兵去北京,后来他们又改了主意,要帮汉军战胜俄罗斯人才去觐见皇帝,就这样,在他们的帮助下,七天前,汉军相继攻克可失比尔和托博尔斯克。 张连升通过杜尔伯特人和俘虏的供词估计了一下,沙俄在西伯利亚的总人数(包括非军人,就是商人、罪犯之流)不过两万多人,最近增兵又增了六千人,满算也不过三万,在雅库茨克、叶塞尼斯克一共被消灭了一万多人,这次出兵基本上又消灭了一万多人,剩下的三个据点的兵力不过五千人,还有散布各地的移民等有五六千人。而俄罗斯国内总兵力不过是十几万人,瑞典、波兰、土耳其、鞑靼人都在看着俄罗斯是个事,抽不出多少兵力援助西伯利亚了。 因此,张连升决定,一鼓作气,拿下整个西伯利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