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四章 第二十一节 生死未卜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4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size][/URL] 没有姓名心中顿感万般悲戚:“想不到我没有姓名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我没有姓名死不足惜,只可惜我不能完成大任,明日襄阳城不保啊!” 就在他准备引颈受戳之时,突然听到一阵风声,只见一条青色的人影飞入圈中,那人手臂一挥,只见银光一闪,一股强大的剑气向那些刀牌手扫去,只听到一阵炸响,那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没有姓名心中顿感万般悲戚:“想不到我没有姓名今天要死在这里了!我没有姓名死不足惜,只可惜我不能完成大任,明日襄阳城不保啊!”

就在他准备引颈受戳之时,突然听到一阵风声,只见一条青色的人影飞入圈中,那人手臂一挥,只见银光一闪,一股强大的剑气向那些刀牌手扫去,只听到一阵炸响,那些刀牌手连人带盾牌纷纷断成两截!没有姓名定神一看,他喜道:“师父!你又来救我了!”

来的人真是荷锄书生,他也没有转头,只是嘴中说了声:“徒儿,我救的是襄阳十万百姓!你快带人上去毁掉那些攻城武器!为师在千军万马之中也抵挡不了多久的!”

“多谢师父!我这就上去!”没有姓名道。说完,他抱起木桩带着剩余的五十余士卒杀向那些投石车和床弩。

荷锄书生以一人之力抵挡上万士卒,他挥舞宝剑,四处砍杀,犀利的剑气令那些金兵无人敢近身。此剑乃九天玄铁所炼成,又是有一名铸剑师舍身铸剑方才铸成这支天下第一的宝剑。只不过他认为此剑杀气太重,故从来就没有用过此剑。而今天为了襄阳十万百姓,荷锄书生不得不祭出此剑,此剑一出果然是威力无穷,很快,荷锄书生身边就倒下无数死尸,有胆敢靠近的金兵连人带兵器被砍成两截。

见那荷锄书生神勇无比,十一唯人下令:“不可靠近,远处放箭!”

乱箭从四面八方向荷锄书生射去,荷锄书生挥剑砍落无数乱箭,他一边挥剑抵挡一边向金兵杀去。却见那些金兵见他靠近即后退,只是远远射箭。

那边没有姓名已经杀死守在投石车边上的金兵,他从兜中掏出硫磺和硝石,洒在那些投石车和床弩上。手下那五十名士卒也纷纷掏出硫磺硝石,往那些投石车和床弩上撒去,没有姓名把木桩一点,顿时冲天大火燃起,那些硫磺和硝石见火即燃,火乘风势,越烧越猛。荷锄书生见那些投石机和床弩已经点燃,他大声道:“徒儿快跟我杀出敌群!”

两人带着士卒一起杀出敌群,可是剩余那些士卒纷纷中乱箭倒地。那荷锄书生虽然武功极高,可是一人之力毕竟无法抵挡那千军万马。外围的五千封楼帮弟子已经全军覆没,只剩下红尘秀极和七十六夫妇,他们三人见中营已经燃起大火,于是三人杀出一条血路退了回去。那边骨哲带着神机营,救回嘎子之后也火速返回襄阳城。后面的金国骑兵追来,却被架设在城头的神机火炮和佛朗机一阵轰击,死伤无数。剩余金国骑兵惧怕神机火炮的威力,不敢再追赶骨哲他们。

没有姓名道:“师父,不用管我了!您快走吧!不然我们两个一个都逃不掉!”

荷锄书生道:“少废话,我只有你一个徒儿,岂能丢下你不管!”正在说话间,前头冲出一队骑射手,一排乱箭射来,荷锄书生挥剑砍落乱箭,纵身跃起,剑气所到之处,十多个骑射手翻身落马。荷锄书生拉住一匹马,对没有姓名道:“你快上马冲出,不要管为师的!”

没有姓名不肯上马,荷锄书生道:“你不上马我一剑杀了你!”没有姓名无奈,只好骑上马,转身对师父道:“师父保重!徒儿告辞了!”说完他策马飞奔而去,一路上有金兵来阻拦,被他夺下一杆长枪,一路冲杀出去。

那荷锄书生也夺下一匹马,他骑上马正要冲出,突然一阵掌风袭来,他的战马倒地毙命。荷锄书生定神一看,只见是邪灵法王带着西北洗胡沙、十四哥、平淡无奇和李家泰站在自己面前。荷锄书生也不答话,拔出剑舞去。那邪灵法王见那宝剑银光闪闪,剑气锐利无坚不摧,他心中大惊,连忙后退一步。那西北洗胡沙不知厉害,用铁尺去阻拦,却被一剑砍断他那三尺铁尺!西北洗胡沙大惊,他见那宝剑厉害,哪里还敢上去?连忙跳出圈外。十四哥、平淡无奇和李家泰见那宝剑异常锋利,也不敢上前抵挡。

却见邪灵法王冷笑一声,从腰间拔出一对银光闪闪之物。荷锄书生一剑砍到,邪灵法王用手中之物抵挡,居然挡住砍来的那一剑!原来,邪灵法王手中那对银光闪闪之物也是宝物,是他路过西域之时,正好见到有流星坠落,那流星坠在地面却发生爆炸。后来邪灵法王走到那颗坠落的流星前,获得一些金属碎片。他见那些金属碎片坚硬无比,于是让人把碎片铸成一对银钹。其实,那些金属是天外之物,乃飞碟坠毁后留下的外星合金,自然是异常坚硬。只不过是那些物体实在过于坚硬,无法开刃,故无法铸成宝剑,于是他就铸成这一对宝物。

本来邪灵法王武功就高强,而荷锄书生全凭宝剑威力才能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而现在宝剑却被邪灵法王挡住,他的威力顿时减半。而两人武功相当,加上荷锄书生已经耗去一半体力,在和邪灵法王对战之时,渐渐体力不支。

再说那没有姓名策马离去,指点沙场带上金兵在后面紧追不舍。没有姓名一路狂奔,他不敢往襄阳城回去,他知道现在城内兵力不足,如果为了他一人打开城门的话,那些金兵杀入城中肯定守不住,于是他策马向北面疾驰。而指点沙场因为投石车等攻城武器被毁,异常恼怒,他非要把没有姓名碎尸万段不可,于是众多金国骑兵紧追不舍。

天色渐渐亮起,没有姓名听到两边山头鸟鸣之声,他心中暗暗叫苦:“此处看来是无人之处,只怕自己进入一条绝路啊!”

后面的指点沙场带兵紧追不舍,没有姓名一路飞奔,就在此时,他的前头出现一个悬崖,没有姓名连忙勒马,他往悬崖下面看去,只见下面深不可测,根本就看不见底,即使自己轻功极好,可是从这悬崖下去却是绝对不能活命!

后面指点沙场带兵追上来,指点沙场勒马道:“没有姓名!我知道你是一条好汉!虽然你今天杀了我大金国士卒无数,还毁了我们攻城武器。可是我们王爷也知道兵书云:得三千精兵易,得一良将难。如果你愿意下马受降,加入我们大金国,我们王爷愿意给你高官厚禄!你好好想想吧!”

没有姓名冷笑了一声道:“从小我师父就没有教过我投降二字!”

指点沙场大怒道:“你已经浑身上下伤痕累累,难道还能抵挡我们不成?给我放箭!”

箭如雨下,没有姓名连人带马一起跌入万丈深渊之中……

再说那个荷锄书生力敌邪灵法王,已经杀了一夜,他体力渐渐不支。趁着荷锄书生招数有点乱,邪灵法王一钹打掉荷锄书生手中宝剑,西北洗胡沙从背后偷袭又打中他一掌。后面众多金兵马上围了上来,挠钩手把荷锄书生购翻在地,刀牌手冲上去,明晃晃的利刃指着已经无力抵抗的荷锄书生。

西北洗胡沙捡起宝剑,连声赞叹道:“好剑!真是一把好剑啊!”

邪灵法王回身道:“洗胡沙,你的兵器被他打断,这把宝剑就送你好了!”

西北洗胡沙连忙跪地道谢:“多谢国师!日后我一定用这宝剑多杀南蛮子!”

荷锄书生被铁链穿了琵琶骨,带到十一唯人面前。十一唯人看了看荷锄书生道:“听说你是世间第一高手!今日落入我的手里,你是否愿意为我大金国出力?如果有你再加上国师,两人联手一定是天下无敌!”

荷锄书生“呸”了一声大骂道:“金狗!要我加入你们,是不可能的!要杀要剐,请便吧!”

十一唯人大怒道:“来人,给我推下去斩了!”

邪灵法王连忙上前道:“王爷,此人是世间第一高手,如果就这样杀了他,实在可惜,不如先把他押回燕京,等我日后慢慢开导他,如果他能为我们大金国出力的话,那是再好不过的!即便他不能为我大金国所用,我们日后把一个被废掉武功的第一高手押出游街,想必那些南蛮子刁民见了他们第一高手落入我们之手,心中也是害怕,还有谁敢造反不成的?”

“好吧,就依国师你的!”十一唯人点头同意了邪灵法王的提议。

正在说话间,指点沙场带着骑兵回来,十四哥上前问道:“指点沙场,你那边如何?”

指点沙场答曰:“没有姓名已经被我射落悬崖,那悬崖深不可测,掉下去后估计早已摔得粉身碎骨!”

另外那边,平淡无奇来报:“虽然宋将嘎子被骨哲所救回,可是骨哲的神机营也损失过半,嘎子的三千骑兵只剩下几百人逃回。”

“好!今日一战,我方算是大胜了一场,封楼帮在我们境内的刁民基本上被清除,神机营损失过半,我们那个瞄准功不可没啊!日后他回来,必定给他一个大将军!”十一唯人喜道。

听到要给瞄准大将军,那个十四哥心中十分嫉妒:现在三王爷就答应给他大将军,只怕日后他再立功不是要给他兵马大元帅?不行,得想办法除掉瞄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