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急跌后欧美已经没有退路

sniper0614 收藏 2 180

12月4日人民币对美元在询价交易系统再度跌停,触及0.5%的当日波动区间下限,这已经是人民币对美元连续第四日跌停,尽管今日中国央行公布的中间价维持不变。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对美元现汇4日开盘报6.8842元,开盘后随即走高,盘中报6.8845元,连续第四天触及0.5%的当日波动区间下限。


第五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今日在北京举行,会议为期两天。保尔森等美方代表团将与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等中方官员进行对话。


我们就曾经强调过一个重要观点,那就是“人民币不仅可以大幅升值,还应该可以大幅贬值”。值得强调的是,这个观点就是建立在“中国完全可以用有管理浮动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去破坏欧美、甚至‘欧美日’三边金融政策协调”之判断上的。(在目前情况下,人民币大幅贬值,其效果就相当于欧元兑美元大幅升值,并令国内热钱的收益率大幅下降,提前激化“欧美经济对抗”,从而以此作为武器,威慑欧美经济,至于“完全让市场决定汇率”,让资金自由流动,那只是美联储货币政策的一块“遮羞布”而已,在国际金融市场处于动荡的时候,根本没必要当回事儿。)


有必要指出的是,中国放风“不排除人民贬值”,其核心要义在于做如此“宣示”:在应对这场极可能从欧美扩散到全球之金融危机的过程中,中国“不保证”一定会象97亚洲金融风暴中所表现的那样“无条件”地承担“稳定责任”。

这也就是说,由于中国外汇处于管制状态、且金融体系相对稳健,“欧美”资本循合法渠道、无法直接冲击中国金融体系,在极端情况下,如果“欧美”想象97年时那样,通过冲击中国周边国家(比如韩国)、或者地区(比如中国香港)的方式、去间接冲击中国金融、并转嫁危机的话,中国将进行主动反击,而不是一味被动承受。


在我们看来,如果某个国家,或者某个阵营,试图凭借手中的金融霸权,就自信可以“乱中取利”、且自信局面是相对可控的话,恐怕也是建立在中国“一定会负责任”的假设上的。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对付那种“欲乱中取利”的最好办法,就是“时刻准备着”添加某些“重大变量”,不妨到时将“金融局势”搞得更乱一些,反正中国金融部门持有的金融衍生产品很小。这点与俄罗斯相比都要主动,更不要说与“欧美日”的金融相比了。


我们假设欧盟未来几个月仍然坚持“西方主导”的原则,假设“欧美”未来几个月计划利用自己是国际主要结算货币、相对中国等南方经济体有“发钞权”的优势,假设“欧美”央行未来几个月在“充分协调”的基础上,继续大幅降息,并通过向各自金融体系大量注资的方式,向全球经济“超常规”投放美元、或者欧元的“流动性”,作为为欧美金融危机争取时间,并向“南方经济”转嫁危机、同时向中国等南方经济体施加长久压力之战略手段的话,那么,这些“低成本”的美元、或者欧元“流动性”一定会大量流入资本项已经开放的东亚国家或者地区,从而引起流入国或者地区金融体系的急剧动荡,具体表现在汇率上,很可能造成东亚国家或地区的汇率一会急剧升值、一会又急剧贬值的现象,从而严重破坏这些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稳定性。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中国金融管理部门凭借资本管制、及有管理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有能力将“流动性”挡在国门之外,但由于中国与东亚经济的巨大关联性,尽管有“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的拉动,中国经济也一定会受到更为重大的冲击、从而象97年金融风暴时那样,被迫为欧美资本买单。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为了避免这种被动情况的出现,在未来几个月内,中国可以视情况需要,或者伺机“放风”准备将人民币贬值,或者将人民币大幅贬值付诸实施,只要能达到让市场形成人民币必将贬值的心理预期就行。

由于东盟经济受中国经济影响甚大,有些产品与中国竞争激烈,有些产品又依赖中国市场,因此相关国家货币受人民币汇率影响甚深。一旦人民币汇率形成必将贬值的市场预期,那么,为了保持出口竞争力,这些国家的货币也必将贬值,且将形成“将跟随人民币贬值而贬值”的心理预期。


在中国、及东亚国家货币必将贬值的心理预期下,中国可能实现三个目的:

第一,欧美即便达成了金融政策协调,向全球超常规放出“低成本”美元、欧元流动性,恐怕也很难在“可赚取稳定收益”的驱动下、涌向东亚国家或地区,制造相关国家或地区汇率、及整个金融市场的大起大落,并间接冲击中国经济。


第二,在做到“第一条”的基础上,与东亚货币大幅贬值的相对应的,是欧美货币的大幅升值,而东亚地区又是“欧美经济体”的主要市场,这又势必导致欧美经济的出口成本急剧增加,相互竞争更加激烈,为了各自的经济利益,本就处于“互殴状态”欧元与美元,在金融层面的协调也就会困难得多。

第三,在中国“放风”不排除人民币贬值的警告下,在未来几个月内,如果“欧美”出于自己的私利、既为了延缓金融危机的进一步爆发、也为了向“南方经济体”转嫁金融危机,依然向全球经济“超常规”抛出美元、或欧元流动性,那么,只要做到了“第一条”,这些“超常规”抛出的美元或欧元流动性、就极可能滞留在“欧美”自己的经济体内,再在“第二条”的副作用下,“欧美”央行就可能因“流动性”失控而要面对恶性通货膨胀的巨大风险,并导致金融危机的全面失控。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不难看出,在北京亮出“不排除人民币贬值”这张“重牌”的情况下,不论是为了向中国等南方国家施加压力、还是为了向南方经济体转嫁金融危机,“欧美”继续通过大幅降息、向全球经济“超常规”抛出欧元、美元流动性的“后路”已经被截断,如果欧美一定要那样做,最后较量下来,其将承担的金融后果,可能要比现在就放弃金融霸权、与中国等南方国家构建一个金融新秩序所造成的“损失”要严重得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