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九十五章 弥勒之乱(十八)

gaoyu19840128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多谢老王爷成全!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罗士信和长孙无垢听说靠山王肯帮忙为他们做媒,心中的都是惊喜不已,道了声谢,由罗士信把两人相识相知的经过大致介绍了一遍。   当然,对于江洛琪这个人物,罗士信还是很明智的做了选择性过滤,虽然大美女没有直接参与暴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多谢老王爷成全!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罗士信和长孙无垢听说靠山王肯帮忙为他们做媒,心中的都是惊喜不已,道了声谢,由罗士信把两人相识相知的经过大致介绍了一遍。

当然,对于江洛琪这个人物,罗士信还是很明智的做了选择性过滤,虽然大美女没有直接参与暴乱,可她们江家头上毕竟还顶着弥勒教的光环,而且这次弥勒之乱之所以整整提前两年爆发,多少也是因为江洛琪从中作祟。长孙无垢心中也是清明的很,知道有些事情不能乱说,所以小姑娘始终不发一言。

“哈哈...原来如此!”,靠山王听完哈哈一笑,道:

“无忌那小子想把妹子嫁给李家的二公子,无垢丫头不干,就跟着你跑了出来,你们两个娃娃也是够胆大妄为的了!”

“还望老王爷为我两人做主!”,罗士信向杨林抱了抱拳,请求道。

“这个嘛...的确不太好办啊...”,老家伙习惯性的捋了捋胡子,皱眉道:

“若是长孙无忌那小子一人,只要本王一句话,他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可是现在把李家的二公子也扯了进来,这事儿就很麻烦了...”

“老王爷是当今圣上的皇叔,天下兵马大元帅,您肯说句话,李二公子一定会卖您个面子的...”,罗士信生怕靠山王变卦,不住的恳求道。

“话是没错,可皇帝的叔叔也得讲理不是。而且他李渊怎么说也是太原的留守,当朝一品大员,人家儿媳妇....”,说着靠山王指了指长孙无垢,接着道:

“总不能我说是谁的就是谁的吧!那样于皇家的脸面也不好嘛!”

老家伙两手一摊,示意这事儿他办不了。

这边说完,那边小美女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如果这事儿连杨林都办不了,那自己与罗士信的关系怕是只能定位在“私奔狗男女”这个不雅的称呼上了,这还是小,问题是他们的婚姻是非法的,家长不同意,那他们就永远是黑户,有家不能归!

“哎,丫头别哭,其实事情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在两人都感觉没什么希望的时候,老东西又把话锋一转,吊着两人的胃口,慢悠悠的道:

“其实最麻烦的是小伙子你的家世身份...”,靠山王指了指罗士信,道:

“虽然本王反对以门第之别选婿,可是那长孙家和李家却不是这样想的啊!你们两人门不当户不对,老夫就是想撮合你们,也是不好开口的嘛...”

一听这话,罗士信真恨不得与这老家伙再打一场!门第之别?这不全是废话嘛!要是自己也有李渊那样的老子,还用得着在这儿低三下四的求你个老东西吗?

看着罗士信阴沉沉的黑脸,就知道这厮心里不爽,靠山王阴测测一笑,道:

“不过本王倒有一个办法...”

“王爷有何良策,垢儿愿闻其详!”,罗士信还在窝火,小美女倒先急不可耐的追问起来。

杨林闻言不看长孙无垢,反而笑吟吟盯着罗士信,兴冲冲道:

“要是小伙子你认我做了义父,那门第之别也就不再是什么问题。而且到时候本王为你们做起媒来,那也是在为自己的孩儿做媒,底气也足了不是?!”

“..........”

就知道这老东西说了这么一大堆话,肯定有目的在里面。怎么样,老尾巴露出来了吧。罗士信一眼就看出来这老杨林对自己另有居心,想要空手套白狼,把自己收做太保,这老东西还真是他娘的狡猾!

可是看出来归看出来,人家杨林大小也是个王爷,门面在那儿摆在:天下兵马大元帅!被他老人家收做义子,那就等于一步登天,天下间不知有多少青年俊杰梦寐以求而不得,祖坟不知得冒多少年的青烟才能有幸被这么个大馅饼砸在头上!

换做别人,早就下马磕头认爹了,可是罗士信却是不同,他心里有苦衷啊!如果自己不是有幻想症,那根据数年前那道闪电带给自己的记忆,隋朝是一定会亡的,而眼前这个大隋朝廷的靠山,也早晚会被别人割去项上的头颅!而杨林的十三太保,除了老十三秦琼明智的选择了投靠李世民意外,其他十二个太保没有一个好死的!自己若是跟了他,虽然能享得几年福贵荣华,可是下场就......

想要拒绝,且不说人家给了这么大个脸自己不要,就是一旁小美女那双水汪汪充满渴望的大眼睛,罗士信也是很难拒绝啊!长孙无垢当然不知道将来会是怎么样的,所以当小姑娘听说靠山王要收罗士信为义子时,一颗小心肝儿登时就乐开了花,这不仅预示着罗士信一步登天,同时也意味着两人的前途有了着落,小姑娘能不开心吗。可若是罗士信一口拒绝靠山王,那小丫头就算不郁闷而死,也得气得精神分裂!

“报——”

罗士信正为难间,此时队伍后面冲上一骑,马上隋兵来到靠山王马前一抱拳,道:

“启禀王爷,斥候回报,我们后面有一支骑兵正疾驰追来!”

“有多少人马?!”,靠山王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不下三四百众!”

靠山王闻言就是一惊,看看自己这百十来人,不仅大都带伤,而且这些人中只有半数是骑兵,对方来了三四百骑兵,这仗还怎么打?!

“老十二啊!”

“孩儿在!”

马展一听靠山王召唤,立即来到杨林近前,等待命令。马展原本的坐骑被罗士信一枪给砸塌了架子,他现在骑的马匹是从弥勒败军那里夺来的,虽然不太习惯,应下急倒也不成问题。

“为父在此阻延这股乱军,你带着伤兵,护送长孙小姐且先行离去!”

“孩儿要在这里与您老人家一起御敌!”

“休得再言,为父主意已决!”,靠山王剑眉微挑,低声喝命道。

“父王,孩儿还能再战,不信您老人家请看!”

马展看起来也是个莽汉子,也不顾自己身上还带着内伤,说着就要舞弄兵刃撼天锤。

“哎,快住手!你个傻孩子,难道你认为就这么几个小贼就能伤了为父吗?!”

一看马展想要耍狠,杨林赶紧抬手制止了他,生怕他内伤加重。

“可是...”

十二太保马展还想再言,这时就听后方大地一阵轰隆隆马蹄扣地的闷响——对方马兵,已经追到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敌人这么快就追了上来,一时间阵型大乱,靠山王终究还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老人家把手中囚龙精钢枪向天空一举,高声道:

“大隋官军,岂可未战而自乱阵脚!有本王在此,量他来千军万马又有何惧!”

古往今来,英雄的作用从来都不在于他能够杀死多少敌人,他们的作用更重要的体现在对于敌我双方心理上的影响:英雄的存在既可以鼓舞本方士气、给予兵士以信心,也可以震慑敌人的胆魄、让他们望之而不敢逾越雷池半步!

杨林就是隋军中这样的英雄,他相当于一面旗,只要这面旗不倒,全军将士就会信念坚定的奋战到底,哪怕战至一兵一卒,也丝毫不会退缩!

“骑士在前,步兵压后,列阵!”

靠山王一声大吼,混乱的隋军马上又回复了秩序,在敌人骑兵冲上来前,列阵完毕。

看到此情此景,罗士信不由得暗暗心折。杨林,临危而不乱,处变而不惊,乃真英雄也!

“孩子,”,眼见一场血战在所难免,杨林冲罗士信淡淡一笑,道:

“此战凶险异常,你还是带着无垢丫头先行离去吧!”

虽然刚才罗士信很想摆脱杨林的纠缠,但他绝不会选择此时离开,那与逃跑无异,于是他也冲杨林淡淡一笑,道:

“大丈夫死则死耳,老王爷让我先行离去,也太看不起我罗某人了吧!”

“哈哈哈...好!老夫果然没看错人!”

......................

两人说话功夫,后方骑兵队已经来到近前,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队骑兵没有借着强大的冲锋之势扑杀过来,而是停在隋军阵前二十几步的距离上。罗士信抬眼看去,就见对方服装虽然统一,却不是弥勒乱军所特有的黄衣黄巾,而全都是青绿色的家丁装,在似血斜阳的照射下,杀气腾腾,刀光霍霍!

“大隋官军在此,来者是何路人马,快快来人通报!”,靠山王身边一位偏将向对方喝喊道。

“前方隋军快些让开道路,如若不然,休怪我等冲杀过去了!”,对方阵脚中策马出来一骑,用手中钢刀指着隋军这边焦急的喝道。

罗士信仔细一看,靠!这人原来还是个熟人,他不就是江洛琪身边的贴身侍卫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对方可是江凌吗?”

江府中的江姓家奴一般都是自小就被江洛琪兄妹的老爹选中,改姓江后在江家被养大,然后派专人传授他们武艺。这样的家奴绝对是江家一派在弥勒教中最嫡系、最可靠的一群人,所以江洛琪一般都把最秘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贴身护卫当然也从这群人中选拔。

那人寻声往来,一眼就看到了长孙无垢身边的罗士信,顿时好像见到了大救星一样,急忙收起手中钢刀,翻身下马,小跑着来到罗士信马前,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语带哭音儿的道:

“老天有眼,让小的在此遇到了罗公子!罗公子,快去救救我家小姐和公子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