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ttle, I love you.

大汉后人 收藏 1 94
导读:这是根据本人的真实精力而写的文章, 觉得好的朋友请支持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夜深人静, 看了眼墙上的表, 是凌晨2点35分, 家人都已熟睡, 但我却没有丝毫睡意.

心里还在惦记着几百公里以外的她, 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是否还记得我这个蠢蠢的, 笨笨的傻瓜?

1年前, 我们全家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南澳小镇居住, 我父母在那里找到了一份符合我们移民签证的要求的工作, 而那里也有学校, 我们就从原来住的阿德莱德搬了过来.

一周后, 学校开学了, 在父母强烈的建议下, 我背着书包, 很不情愿的去上学了. 我本人不喜欢学校, 不过实在不忍心拒绝父母, 只好勉强下了.

我那时是个比较沉默寡言的人, 长时间的宅男生活以及长久以来对别人的不信任, 令我性情十分孤僻, 和谁都不愿意说话, 别人和我打招呼, 我也爱理不理, 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

西方国家的人, 并不是都是像国内的人宣传的那样歧视黄种人, 学校里的学生很友好, 经常很主动, 热情的和我打招呼, 而每次他们对我说hello或者问我今天觉得怎样时, 我都不予理睬, 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我觉得他们很无聊, 我都不理他们, 为什么要对我这般热情(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真是比猪都蠢)?

就这样过了几周, 大家都知道我性格有点怪, 对我也不是那般热情了. 倒也不是讨厌我, 只是觉得我不太好接近, 也不怎么主动尝试和我接触了, 我虽然觉得寂寞, 但是也落得清净. 就这样像平常那样无聊的打发着日子.

在一个很普通的日子, 我遇到了她, 一个拥有着黑色头发, 海蓝色的漂亮眼睛和牛奶般雪白皮肤, 个子很高, 对谁都经常和蔼的笑的女生. 我们第一次相遇是在学校的图书馆, 她初次见到我时, 好像有点高兴, 也有点好奇(因为全学校300多人, 只有我一个黄种人), 我看到她在打量了我几秒钟后, 友好的对我笑了一下,然后背过身子, 对着旁边的朋友好像说了什么, 她旁边的女生回过头来, 看到我后, 只是淡淡笑了一下, 回过头靠在她朋友耳朵边轻轻的说了些什么, 她朋友看起来好像有点惊讶, 又向我这边望了过来, 眼神中好像有点惊讶, 一直盯着我, 我脸一红, 把头转了过去.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过了几天, 我仍然记得那是个星期五的上午, 学校里举行运动会, 象我这种脱离集体的人是不可能愿意参加的, 但是学校的老师很热情的建议我参加这样的集体活动, 对改善我的性格有帮助, 盛情难却, 老师年龄看起来也不小了, 我不好拒绝老人家, 只好硬着头皮参加了.

不过由于我并没有申报任何体育项目, 所以也不用上场, 只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操场旁的木质长椅上看着正在进行跑步比赛的选手们发呆, 心里想着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无聊, 在家玩魔兽多好. 想着想着, 就进入到在脑海中打魔兽的自我世界了.

突然, 一个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Hi, tom~ 我从脑海中的人族和兽族的拼杀中回过神来, 回头一看, 是几天前在图书馆里见到的那个女生, 穿着红色的体育服和黑色的体育短裤 ,露出两条雪白的, 发育良好的大腿, 配着黑色短裤, 很是好看, 脸蛋红扑扑的, 额头上还有着细细的汗珠, 轻轻的喘着气, 甜甜的对我笑着, 可能刚参加完什么比赛吧, 但是我刚才并没有看到. 她旁边有几个她的朋友站在那里, 都是女生, 包括那天在图书馆里和这个女生在一起的那位. 我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象平常对别人那样, 并没有回话, 但是她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很尴尬, 脸上还是挂着令人看着很舒服的微笑, 我想可能这几天她已经从别的学生和她朋友那里了解到一些关于我的事情了吧, 竟然还能对我这样热情, 我倒是有点惊讶. 我转过头来, 继续回忆我刚才被打断的人兽战役.

就这样沉默了将近10秒钟吧, 她看我没有想说话的意思, 又说了一句 : Hi, tom~ What are you thinking? Can you talk to me?

我 : .... 她接着说: Where are you from? How old are you? .... 依然沉默.

换作一般的女生, 尤其是象她这样的漂亮女生, 主动和男孩子打招呼却被这样冷淡的对待, 不发脾气也会走人了, 不过她却没有. 我又回头瞄了一眼, 她依然站在我身后, 笑的很甜的看着我, 似乎期待着我回话, 旁边那几个女生看起来却有点不高兴, 可能是因为我对她们朋友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令她们看不过去了吧. 但是我却不在乎, 转过头来, 还是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的想着我的战役.

突然, 一个很高的身影站在了我的眼前, 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抬头一看, 是那个女生. 她站在我的面前, 脸上带着调皮的笑容看着我, 似乎在说: 这下你该和我说话了吧~ 我把头转到了一边, 她却又站在了我面前, 脸上仍然是那副调皮的表情, 我想站起来离开, 她却似乎察觉到了, 又向前靠了几步, 离我很近, 如果我站起来的话, 肯定会碰到她, 我没办法, 就这样在那里坐着, 仍然一言不发. 长时间的不和别人交流, 成天把自己封闭在房间里的宅男生活以及以前在国内受到的种种打击, 欺骗令我不擅长甚至有点害怕和别人接触, 甚至在明知道这个人不会伤害我的情况下.

她还是站在那里看着我, 脸上仍然没有露出不快的表情, 我脸皮虽厚, 这样被一个漂亮女生笑嘻嘻的看着也会有点不好意思, 我想起身离开却怕碰到她, 想让她离我远一些, 却连说这句话都不愿意. 就这样的沉默了一会, 那个女生又甜甜的说道: Hi, tom~ Hi, tom~ Where are you from~ How old are you~ 这次我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不说话了, 我机械般的回答了她的问题: I'm chinese, I'm 17. 虽然我回答的很冷淡, 但是好歹也算说了句话, 那个女生好像抓到了突破点似的, 又接着问了很多问题, 我虽然依然冷淡, 不过也算是都回答了. 整个过程中, 我没有一句话说的长的, 语气也很不友好, 但是那个女生从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快(这么好脾气的漂亮女生现在真是罕见). 一直到我们的谈话结束, 我都没有象她那样笑一下, 也没有问任何有关她的问题, 甚至名字都没问. 就这样, 我们也算是初次接触对方了.

自从那次以后, 她每次见到我都还会象以前那样热情的打招呼, 而我依然是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时间长了, 我们二人都习惯了这样, 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 有时候我们一起上英语课时, 她经常在我回答老师的问题时在那里看着我, , 等回答完时就在那里叫我的名字, 我也不理睬, 她就在那里变着各种声调喊: Hi, tom Hi , tom, Hi, Tom? Tom~~~~ 每当这时, 旁边的学生也都跟着笑, 然后, 长的很搞笑, 戴着眼睛的老师就会机械的重复着她经常说的一句话: Quiet, Quiet! We are in the class, children! Behave, or you are out! 呵呵, 那时候差不多每节英语课都是这样过的.

就这样过了将近2个月吧, 我才在别人叫她名字时知道她的名字叫做Chanttle Fromm, 从大多数老师对她的评价来看, 是个比较不错的女生. 长的漂亮, 还不象大多数美女那样骄傲, 学习和体育方面也都比较优秀, 性格很不错, 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生. 不知不觉间, 在国内就被人称之为木头的我, 开始不知不觉的认真注意起了她. 有时在教室里, 图书馆里, 上学的路上看到她, 我不会象以前那样视而不见. 虽然还是不会去打招呼, 但是却会偷偷的从不远处看着她的脸, 白里透红的脸蛋, 两条黑色的弯弯的睫毛, 海水般清澈的碧蓝眼睛, 可爱的小鼻子, 两片红红的, 薄薄的嘴唇, 看着就有种想亲一口的冲动. 而有时, 我在教室里低头读书时, 偶尔抬头看墙上的表, 却经常看到坐在墙边的她正在看着我, 和我目光相对后, 甜甜的一笑, 对我吐下舌头, 然后低头忙自己的事了. 在那时, 我对她有一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 我那时还不知道那是什么, 对于一个从来没有恋爱过的男生, 那种感觉很陌生.

不知不觉间, 我发现自己对她越来越注意了, 每当上课, 午休或放学时, 我都会刻意的寻找她的身影. 看到她时, 觉得心里很舒服, 而有时候她不在时, 我就有种寂寞, 失落的感觉. 她不在的时间越长, 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就这样, 不知不觉将近1年快过去了, 在学校放假的前一天, 父母突然告诉我说我们必须要搬回阿德莱德, 因为我爸爸的FULL TIME已经做满, 没必要继续呆在这里, 而阿德莱德的工作和学习环境要比这个乡下小镇强很多, 为了以后打算,我们必须回到阿德莱德. 刹那间, 我觉得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失去. 消息来的太突然, 我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脑子很乱, 只记得父母告诉我在第2天去学校办理退学手续, 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就剩下我的事了.

那夜, 我失眠了, 我努力不去想任何事情, 却发现我越想不去想任何事情, 想的就越强烈. 我突然间知道了我在还怕什么, 我不想离开那个人. 害怕再也见不到她了. 但是为了将来的事, 我必须顾全大局.

隔天早上, 我到了学校, 因为学校放假了, 校园内静悄悄的, 除了少数几个在校职工外, 没有任何人. 我怀着很复杂的心情, 去校长室办理退学手续, 因为昨天已经在电话里打了招呼, 所以他们都准备好了, 手续没多久就办完了. 临走前, 满头白发的老校长嘱咐了我一番. 然后目送着我离开了学校.

出发时, 我们的车路过了学校, 我想下去看一眼, 却忍住了. 怕呆的时间越长, 就会越舍不得, 而我们的路途也很远, 急着赶路. 我们就这样的离开了这里.

自那以后, 我再也没有机会回到那里. 学习很繁忙, 也没有时间也不敢想这些事. 有时候会忍不住强烈的思念, 在想起Chanttle的时候, 会觉得很寂寞, 空虚, 晚上有时经常失眠. 已经离开了一年多, 不知道远方的她现在怎样. 是否, 还记得表面上对她很冷淡, 却经常在上课时偷偷瞄她的脸看个不停的傻瓜? 是否, 也会在夜晚的星空下, 望着满天的星星, 心里在惦记着远方的他? 也许吧. 可能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说不定她已经有了一个很优秀的男朋友, 并且也早已把我忘到了脑后. 但是不管怎样, 我对她的感觉不会变, 永远不会.

我以前一直没有机会对她说这句话, 不仅仅是倔强, 也是不能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对她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现在, 我可以很确定我对她的情感. 虽然知道不太可能, 但是还是请天空的星星, 将我的思念, 传达给远方的她, 一句藏在我心里许久的话:


Chanttle, I love you.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