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舞步 一 042

過山風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size][/URL] 042 晌午,宾馆的院门口站着几十个人。这些人排列整齐,仪态端庄,好像在等待什么重要人物。 站在最前面的是两个年轻人。左边那个三十多岁的光头身材高大,肥头大耳。右边的那个留平头的虽然矮左边的半头,但是他身体健壮,眼睛雪亮。左边的光头脸上堆着笑,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4.html


042



晌午,宾馆的院门口站着几十个人。这些人排列整齐,仪态端庄,好像在等待什么重要人物。


站在最前面的是两个年轻人。左边那个三十多岁的光头身材高大,肥头大耳。右边的那个留平头的虽然矮左边的半头,但是他身体健壮,眼睛雪亮。左边的光头脸上堆着笑,目视前方,小声对他右


边那个留平头的人说:“现龙,我听说前两天小妹那个学校里出事了。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留平头的姬现龙带着冷笑扫了左边的人一眼,说道:“不大清楚呀,大哥,你听谁说的?”


“我手下一个兄弟上网的时候看见的。”姬现龙的大哥姬跃龙说道,“好象是说他们学校里前几天经常闹鬼。”


姬现龙笑道:“大哥呀,你什么时候也开始信神信鬼了?”


“鬼神我倒是不信。”姬跃龙说,“我看是有人装神弄鬼吧?”


在这些人中间有一个看起来六十多岁的矮小敦实的老头。他不住焦急地看表,还时不时地窥视站在他身旁的那个阿拉伯青年的表情。他看见前面那两兄弟正在小声交谈,就走到他们身旁,小声对他


们说:“别讲了!撒臆德少爷都等烦了,你们还在这有说有笑的!”


兄弟俩听了老头的话,马上挺胸抬头,闭口不言。


老头回到那个阿拉伯青年身边,挤着笑说道:“撒臆德少爷,真对不起,让您等了这么长时间!”


从头巾到鞋子都是白色的撒臆德的两撇小胡子被他的假笑抬了起来。他用他那双凶狠的大对眼盯着老头,冷笑着说:“姬飞龙叔叔,连我父亲都很尊敬您,我怎么敢责怪您呢!?我父亲经常夸您办


事得力!他还告诉我,要是遇到危险就来向您求助,因为您是我们最信赖的朋友!”


“哎呀!谢谢您和令尊这么看得起我!”姬飞龙作出受宠若惊的表情,“飞龙帮能有今天的声势,全靠伟大的精神领袖默悍魔德先生的鼎力相助!默悍魔德领袖的恩情,我们飞龙帮从来也不敢忘记


!”


这时,一排轿车在众人面前停了下来。这排车一共十几辆,除了第三辆是出租车以外,其余都是奔驰和宝马。车刚一停稳,那些奔驰和宝马里就下来一大群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


把出租车团团包围,只留出一条通向姬飞龙身边的通道,另一些人在那条通道的两边夹道而立,背向通道,脸上面无表情。等那些人站好了,出租车的前后两个门同时打开,风无畏和她的独眼司机卫岚


从车里走了出来。风无畏关上车后门,顺着由那些黑衣人把守的通道朝姬飞龙走去。卫岚关上车前门以后,站在原地,目视着姬飞龙那帮人。


翘首期盼的姬飞龙赶紧一路小跑迎了过去。跑到风无畏跟前,他伸出双臂就要搂住风无畏,却被她用手挡住。


姬飞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道:“看我这记性!我的外甥女从来不让男人碰!无畏呀,这几天委屈你了!你二哥尸骨未寒,要是你再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就真不想活了!”说到这,他变得满面


哀愁。


“舅舅,你别伤心了。”风无畏说,“你不是还有三个儿子吗?”


姬跃龙,姬现龙等人也面带关切的表情走了过来。


姬跃龙说:“我说小妹啊,你是不知道,这几天我们几个成天在外面找你,基本上就没怎么睡!”


“是啊!”姬现龙说,“小妹,这几天你都在什么地方!?有时间跟我们说说!?”


“这些事以后再说吧。”风无畏说,“如果不是遭人追杀,我也不想在外面到处乱跑。”


“现在好了!谁也不敢再害你了!”姬飞龙道笑,“你看,那个是谁!?”他回头找了找,指向一个又高又瘦,长着一张马脸,扎着一根马尾辫,眼神黯淡的小伙子,“你还记不记得!?”


“是四哥吧?”风无畏盯着那个小伙子,微笑着说,“没想到他留学归来,留起辫子了。”


“我就是发型变了,性格没变!”留辫子的姬潜龙大声说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大笑起来。


“风小姐,您终于回来了!”一直沉默的撒臆德终于开口了,“相信您一定还记得我吧!?”


“我当然记得了。”风无畏说,“你不是默悍魔德的儿子撒臆德吗?”


撒臆德:“风小姐,您还是和二十几年前一样美丽!”


“哈哈哈哈!”姬飞龙笑道,“没想到撒臆德少爷还记得小时候的事!”


“是的,姬飞龙叔叔!”撒臆德道,“虽然小时候我在你家里呆的时间不长,可是那时候的很多事我都还记得!”


“是吗?”风无畏道,“我也记得不少那个时候的事。当时你就经常假令尊之威欺凌弱小。”


姬飞龙:“撒臆德少爷,无畏她的意思是说……”


“风小姐,我的确冒犯过您的那个傻哥哥!”撒臆德根本不理会姬飞龙说什么,继续对风无畏说:“这点您没记错!但是您一定也记得,为了给他出气,您就抓了几只马蜂塞进我的衣服里,害得我


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三夜,差点没命!所以我们大家还是不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好!”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当众打开。


姬飞龙和他的三个儿子看到盒子里的那条精致的钻石项链,交口称赞。


“这条项链真的这么好?”风无畏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于非命,它能让我起死回生吗?”


“无畏,你这是什么话!?”姬飞龙道,“撒臆德少爷,您别生气……”


“姬飞龙叔叔,您不用再说了!”撒臆德打断了姬飞龙的话,“我明白风小姐的意思!风小姐,请您放心!这几天您受的苦,我一定会让那个罪魁祸首加倍偿还!”


“对!不能饶了他!”姬飞龙道,“撒臆德少爷,无畏,这不是谈事的地方,咱们到里边去说吧!”


“那就请吧。”风无畏说完,自己走进宾馆的院子。


姬飞龙赶紧陪着笑对撒臆德说:“撒臆德少爷,您请!”


撒臆德没理姬飞龙,抬腿默默地跟在风无畏的后面。


一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小跑到风无畏前面,为她引路。


院里的一座座古朴的小房子和一条条曲折的小路全都被包围在绿色的地栽植物中。虽然那些植物因为被栽植和修剪得过于工整而显得匠气过重,但都是一些稀有的品种。


一路上,除了引路人之外,谁也没说一句话。


在一栋有着土黄色半球形房顶的矮房子面前,众人停了下来。


见众人来到,守在门口的两位穿着阿拉伯服装的亚裔女子打开了房门。


风无畏,撒臆德,姬飞龙以及他的三个儿子依次经过房门两边的那对高大分叉的德保苏铁,走进了光线阴暗的房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