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文回应丘吉尔: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

投笔请缨 收藏 0 34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早年于上海圣约翰大学求学,后到美国留学,1915年于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之后于哥伦比亚大学博士毕业,曾于纽约花旗银行见习。曾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财政部长、外长。宋子文长时期主理南京国民政府的金融财务,有人认为他是代表国民党贪污腐败的表征之一。宋子文自负傲慢,与孔祥熙相处不来,一般人都认为宋的财经观念优于孔,孔只是山西票号出身,对于现代财经没太大经纬,但孔的处世态度则较为圆滑,为蒋介石所喜。1944年孔祥熙取代宋子文成为中国银行董事长。1947年傅斯年在《世纪评论》发表了《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开不可》一文:“我真愤慨极了,一如当年我在参政会要与孔祥熙在法院见面一样,国家吃不消他了,人民吃不消他了,他真该走了,不走一切垮了。”全国各地报纸纷纷转载。


1949年后,宋子文经香港转到美国三籓市(旧金山)隐居。《亚洲华尔街日报》认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宋子文可能已是全球首富了,一九四三年时, 他的资产估计为七千万美元,曾投资美国通用汽车和杜邦公司。美国作家默尔 米勒采访杜鲁门总统时,杜鲁门气得大骂:“他们都是贼,个个都他妈的是贼(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他们从我们给蒋送去的38亿美元中偷去7.5亿美元。他们偷了这笔钱,而且将这笔钱投资在巴西的圣保罗,以及就在这里,纽约的房地产。”当年驻美大使胡适给他的评价是:“子文,你有不少长处,只没有耐心!”胡适的日记写道:“报纸登出宋子文代行政院长职务。如此自私自利的小人,任此大事,怎么得了!”1971年4月24日于旧金山一个小型宴会上用餐时,因在食用鸡肉时因误吞鸡骨而被鲠死,终年77岁。


宋子文生前与张学良是好友,西安事变时,宋子文出面调解有功。张学良晚年评价宋子文说:“宋子文那人的能力并不高,他管财政并不好……宋子文是洋派的,他在财政上并不成功。……他原来是一个汇丰银行的小职员,他并不知道中国财政是怎么回事……他这个用人法子完全是外国式的,并不是咱们中国的,他没人缘,孔(孔祥熙)有人缘。”


根据宋子文去世后的遗产分割书,他名下的非固定资产为100万美元,不动产价值约400万美元。可想而知,指责宋子文贪污公帑成为巨富的说法更多是源于政治原因的诽谤。


“宋子文档案”披大量史料 全无“贪污”证据


离开故土60后重返上海的宋子文长女宋琼颐女士在复旦大学宣布,包括照片、电文、信函等一系列珍贵历史资料在内的“宋子文档案”解密,公之于众。这是长期封存于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四大家族”秘密档案首次向外界发布,地点放在中国上海,复旦大学参与了主要的文献编制工作。据悉,今天公布的“宋子文档案”包括三本著作:《宋子文及他的时代》、《宋子文驻美时期电报选》、《宋子文与战时中国》,有中英文对照,向全球发行,书中首次披露了大量史料,涉及诸多历史秘闻,为解读中国近代史提供了新的视角。


宋子文与蒋介石、孔祥熙和陈果夫、陈立夫被称为民国“四大家族”。他们亡故后,家人将其档案捐赠给美国胡佛研究所,档案中有个人的日记、电文、往来书信等等。以前,“四大家族”的后人即便同意开放部分资料,也只有少数的学者可在胡佛研究所内阅读和手工摘录,不能复印、拍摄、输入电脑。此次“宋子文档案”的公开,使得这批封存已久的“机密”走出“密室”。


复旦大学历史系吴景平教授接受本报采访时介绍,复旦大学目前正与胡佛研究所联合进行近代中国人物与档案文献研究,“宋子文档案”面世只是“四大家族”民国“绝密档案”的首批研究成果。今后,在其后人的允许下,希望能够陆续发布其他民国重要人物的档案,其中包括《蒋介石日记》等。


四次辞职,几乎都与财政有关


此次公布的“宋子文档案”中,有270多张珍贵的历史照片,包括早年宋氏一家在日本的全家福、孙中山委派宋子文担任财政部长的委任状等等,还有70多万字的电文内容。从这些史料中,人们可以看到一个真实的宋子文。


整个国民党政府的财务系统是宋子文一手建立起来的,他还是中国中央银行的创办人。宋子文毕业于美国著名的哈佛大学,观念开放,务实开明,而国民党内部很多官员对经济运作非常陌生,这种矛盾冲突因此时有发生,为此他也多次与蒋介石闹翻,而且是国民党高层中极少数敢在蒋面前拍桌子的人。1928年—1933年,宋子文曾经先后四次辞职,几乎都与财政有关。

蒋介石同许多国民党高官热衷于“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宋对此并不赞同,这也许是他为什么在1933年选择离开政治舞台的原因之一。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宋子文就主张和美国联络,引进欧美的力量。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宋子文被任命为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在当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他为中国带来很宝贵的国际援助,直至1945年抗战胜利前夕再次辞职。


没有发现宋子文“贪污”的证据


在美国作家斯特林.西格雷夫撰写的《宋家王朝》一书中称,宋家王朝聚集了这个时代最大财富的一部分。《不列颠百科全书》称,“宋子文是地球上最富有的人。”然而,根据史料的记载,在宋子文所处的那个时代,不要说全球范围,即便在中国,宋子文也谈不上是最富有的人。


根据现在发布的宋子文档案,再经有关方面核实,在1940年左右,宋子文的财产为200万美元,到1971年宋子文去世时,加上房产变卖等他的总资产达800万美元,扣除200多万美元税款后,宋子文遗留给夫人张乐怡的遗产为500多万美元。


晚年的宋子文是个股民,他非常关注股票和债券的价格,会仔细抄下股票行情。到目前为止,无论是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中国台湾地区的档案机构以及胡佛研究所的宋子文档案中,还没有发现大家所公认的足以证明宋子文“贪污”的证据。


回应丘吉尔: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


熟悉二战的人大多知道,有著名的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和波茨坦会议,殊不知,1943年的5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还举行了一场重要会议———太平洋会议。出席方有中国、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首脑人物。中方代表是时任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的宋子文,英方代表是丘吉尔首相。


太平洋会议的主题是研究同盟国各成员国在对德、日法西斯交战中的战略使命。可是,会上却出现一个插曲———


5月21日的会议上,丘吉尔突然对宋子文说:“听说中国正在向西藏大举增派部队,准备进攻西藏,那个国家现在很恐慌。”宋子文当即回应:“西藏可不是什么独立的国家,中国和英国间所签订的全部条约中,都承认中国对西藏拥有主权。”当天,宋子文即将此事电告重庆的蒋介石,第二天,蒋介石回电明确答复:丘吉尔的说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必须坚决反对。


当时电文内容如下:宋子文21日电:“丘相谓,近闻中国有集中队伍进攻西藏之说,致该独立国家大为恐慌,希望中国政府保证不致有不幸事件发生……文答并未有此项消息,且西藏并非所谓独立国家,中英间历次所订条约,皆承认西藏为中国主权所有。”


蒋介石22日回电:“丘吉尔称西藏为独立国家,将我领土与主权,完全抹煞,侮辱实甚。西藏为中国领土,藏事为中国内政,今邱相如此出言,无异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对此不能视为普通常事,必坚决反对。”


“宋子文档案”中提及“西藏问题”


1943年是反法西斯战争的关键一年,英国作为中国的盟国,为何突然干涉中国的西藏问题呢?吴景平说,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政府一直没有承认英国提出的所谓“迈克马洪线”。当时,英国的殖民大国地位开始动摇,他们迫切要求加强对印度的控制,而中国在西藏与印度有很长的边界线,英国希望增加在西藏的影响力,保证殖民地的安全。但英国的这一做法,遭到中国政府的坚决反对。


吴景平还透露,“宋子文档案”中还有一个地方谈及了“西藏问题”:在滇缅公路被日军占领后,中国抗战的运输大动脉出现了问题,中方曾向同盟国提出要求,修建一条由四川经西藏,再由西藏到印度的公路,重建“生命线”,然而,一些国家出于自己利益的考虑,没有采纳中方的建议,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中方的抗战物资只能依赖“驼峰”空中运输。吴景平分析认为,认为,65年前这段尘封的历史再次证明,中国拥有西藏主权,不容质疑。


《蒋介石日记》等有望陆续公布


吴景平透露,“宋子文档案”只是“四大家族”秘密档案的第一集,复旦大学正在努力争取发布秘密档案的第二集、第三集……2005年,蒋家后人把蒋介石、蒋经国两人的日记等大批珍贵史料全数交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保管整理。目前,复旦大学正在与有关人士接洽,希望能让蒋介石的日记早日全部公开,并首先在大陆出版。

自2004年起,吴景平曾多次前往胡佛研究所,查阅了已获准开放的《蒋介石日记》,获得了许多以前从未公开的资料。如60多年前中英已涉及香港问题的谈判。1942年—1943年,中国与英美等国讨论废除旧的不平等条约,并且签订新的平等条约。在谈判过程中,英方提出,对海外殖民地的归还暂不作考虑。吴景平在蒋介石1942年12月30日的一篇日记里发现,蒋介石一方面对英国的态度感到“此可忍孰不可忍”,但又写道:“只要正约签订后,则九龙香港必为我军先行进占,造成事实,虽无文字之保留,亦何妨耶。”就是说,蒋介石曾经大胆设想,在盟军反攻时,中国及时派兵进入香港,接受日军投降,造成中国收复香港、香港回归的既成事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5年,宋子文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言



“四大家族”档案解密有何意义?


“四大家族”秘密档案解密,有何现实意义?吴景平认为,从史学的角度看,这些资料的公开,可以修正以往文献的错误,有助于更深入、准确地了解当时的历史事件,从而对历史人物作出更客观的评价。从另一方面看,这些资料记载了我们国家、民族、社会发展的特定历史阶段,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很多问题,获取很多重要信息和经验教训。


事实证明,那个时代发生的许多事件,与现在仍然产生着联系,发生着作用。比如说,西藏问题、台湾问题等等,深入研究秘密档案,既是回顾历史,又将对我国的未来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吴景平说:“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四大家族’的秘密档案,不应仅仅属于胡佛研究所,也不仅仅属于他们的后人,而属于我们整个国家和民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