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4.html


第三十九章 被开除了

“你说什么?你把那个马家军的旅长给干掉了?”周副主席的嘴巴足足可以放得进去一个鸡蛋,眼睛也睁得大大的。“你。。你。你都在干啥啊?”

“我就是想给那些战友报仇!”刘江认真地说,“周副主席,您好似不知道,那些就根本不是人!他们,他们把我们的人抓住了,就马刀一挥,把头斩下来,然后顶到旗杆上!连伤员都不放过!还有,还有,那些女兵,就被他们光天化日地糟蹋,被强奸、被轮奸!完啦,命大的就象分牲口样的分配给那些军官玩,命不好的就想着法子折磨!这样的还算是人吗?”

刘江的声音越说越大,到了后面,差不多就上喊出来的。完全没有顾及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偶像,是现在GCD的副主席。因为他确实是对那些人太憎恨了,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都弄死完。

周副主席没有想到刘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他考虑了一会,“这个地方你不能呆了!你必须马上走,走地越快越好,越远越好!”

啥子意思,要赶我走?刘江盯着周副主席的眼睛,“什么意思啊?难道我犯了错误不成?”

“错误不错误,现在说不上,不过如果那马主席知道了是八路军的人把他的二儿子弄死的,你说,他会怎么想?”周副主席看着刘江。

“你这样一弄,也就把八路军和GMD军的矛盾给挑起来了!这样一来,就给那些想打GCD主义的人抓住了辫子,也就不利于抗日统一战线的建立和稳固。如果你现在不走,那就只有等到那些人发现了你的存在,到时候我们连保都保不住你了!”这个道理刘江明白。

“还有,从现在开始,不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和延安没有任何关系了,也就是说组织上将不再承认你是GCD的一员,八路军的战士了!而且我们还会在报纸上登出你已经被GCD处分并开除出党的消息,理由就是你和那个国军女少尉的事情!”

天啦,不会吧?我不是听错了吧?!刘江简直就不敢相信,他要被开除了!老天,就来个炸雷吧,把我炸回2008年去吧!

“是的,不管什么人、什么时候,我们党将不再承认你是我们的一分子了!你自己好好的想想,该去哪里,做什么。时间很紧!”周主席叫了个警卫,让他去给刘江收拾一些行李,要快,再多带上点钱。

“以后,不论你做了什么事情出来,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不过,我还是想劝劝你,不管是去GMD那边,还是去当土匪强盗,但是绝对不能当汉奸!不能做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那是民族的罪人,是要遗臭万年的!”

咋这样啊,咋能这样对待我啊?!难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比如说让我改头换姓,去前线也行啊,要不,就假装把我开除了,让我去当地下党也可以啊!为什么非得跑得远远的呢?!还要登报!太不公平了!

周主席听了刘江的一大窜的问题,脸色阴沉着,没有说话,转过身去,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那个警卫员过来了,提了一个好大的包,放到地面上,然后把他自己的手枪也塞进了包袱里,还偷偷地朝刘江比了个大拇指。应该是在佩服刘江把那个够日的马二爷干掉了吧。

看来是没有任何转机了,刘江也失望了,慢慢地提起那个包袱,背到背上,走吧,这个地方自己已经呆不了,那就早点找个能呆的地方吧。去哪里呢?实在不行,也只有去找那个刘旅长了,大不了把那女人好好的教育一顿!对了啊,这一走,那小云又该咋办呢?要不要给她捎个信去,最好让她干脆也出来算了。

出门的时候,刘江回身头,默默地敬了个礼。这里,毕竟上自己生活了那么长时间的GCD的办事处,这里还有他所敬佩的人,自己这么一走,就天各一方了,等你们坐天下的时候,也许我该在台湾,该在香港了吧!再见了!

那个警卫员追了过来,拿出一把钱塞进了刘江的口袋:“这个是周主席叫我给你的盘缠,他吩咐你一定要留意!”谢谢了哦,盘缠当然越多越好,自己的安全以后就靠自己了,当然要随时保持警惕的了哦。

刘江把口袋里的钱捏了捏,厚厚的一扎,不少,够自己花消一段时间了。转过身,大步奔码头去了。到那里坐船,过三峡,去武汉!

。。。。。。。。。。。

兰州城。

西北王马BF把个茶碗很很地摔到地上,碗碎裂成几片,飞开了好远。几个女人“啊”地叫着跑开了。

“是谁?是哪个?你们找到那个人没有?他在哪里?”他一窜问题问了过去,把哪个报信的吓着了。他也是才收到重庆的电报就急忙过来的,哪里知道那么多啊。赶忙摇摇头。

“妈的个巴子,啥子都不晓得,给老子滚!”飞着一脚,踹到那人胸口上,踹翻了,然后把手上的碗盖子也扔过去,砸在头上,血一下就出来了。

“滚!!滚!滚!”马BF把桌子也掀翻了,他一头的乱法也散开了,就象个要吃人的饿鬼!几个护兵也躲开去,生怕被他看到了也搞上几下。那报信的也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房间里已经是一片狼籍,马BF忽忽地喘着起,他把手枪摸了出来,对着窗台上的摆设就是一阵猛射,直到到枪里的子弹打光了,把手枪也往窗台上扔过去。

好象发泄得差不多了,马BF大声步走到门口,大声叫喊到“来人啊,人都死到哪里去了?!快滚出来!”几个护兵哆哆嗦嗦从墙角冒了出来,“去,去给老子把马豹找来!快点!老子要快点看到他!”

马狃豹是他的心腹打手,也是马家军的一个干将,现在是个骑兵团长。不一会马狃豹就来了,进了大厅里,还没有说话,那马BF就开口了。

“你,现在就出发,去重庆,把那几个鸟给老子先宰了!”啥?他的意思是把那几个和他二儿子一起到重庆的人都喀嚓了?!

“多带几个好手,就给老子好好的找,把那个人给老子找出来!就是算找到麦加先知的坟墓里也要找到他!把他的心给我带回来!”狠!真够狠!“还有查清楚是哪个派别的,老子不管他姓蒋还是姓共,这个仇,老子报定了!”

交代完了,他把腰间的配剑卸了下来,“把这个拿上,凭这个东西,你可以调动我的所有的部下!”

马狃豹敬个礼,接过配剑,转身出去了。“给老子接,接重庆电话,找老蒋,老子要找他要个说法!”马BF吩咐一个还在旁边的护兵。

。。。。。。。。。。

同一个时间,那戴主任正看着报纸,被报纸上面的两道新闻给吸引住了,一则的题目很大:“不明身份枪手伏击,马家二郎命丧小巷”往下看,非常精彩,把那马二爷丧命的地点、时间,中弹位置,凶手估计伏击地点,逃跑路线等等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和分析,并有对那个打草的妇女的采访回放。并分析道该事件不排除是政治斗争和争风吃醋的可能,当然也有可能是马家内部为争夺继承权的战争序幕。。。。。。

有意思,有意思,个堂堂的国军少将旅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干掉了!嘿嘿!

干得好!精彩!那戴主任早就看不惯西北王在西北地区的嚣张跋扈了,连老子的军统都不给面子!好!弄得好!戴主任是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下面那则消息就让他有些不理解了,文字很小,占地很少,就好似个豆腐块大小的启示:原中国GCD党员刘小江,在武汉工作期间,触犯重大纪律,经研究决定,从即日起,开除出党。其人往后之一切状况均与我党、我军无关。特次声明。

“啥子意思啊?那刘江被GCD开除了?不是吧?!GCD是不允许欺负妇女,但也不会不允许娶老婆吧?只要那刘江把那少尉娶回去当老婆不就行了!怎么会有如此严重的处理呢!”戴主任仔细思考着,难道是发生了比欺负妇女更严重的什么事情?GCD不得不把他开除掉!对的,一定是这样的!问题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戴主任的眼睛在报纸上扫荡中,心里在不断回放着他所知道的有关刘江的情报,是什么事情呢?

他原来是四方面军的,参加了西征!对的,就是这个!戴主任把报纸那篇刺杀马二爷的文章翻了出来,再仔细地阅读了一遍,豁然开朗:“娘西屁的,你个瘪三刘江,就是你啊,你刺杀的!你就是那个不明身份枪手!”答案找到了,正确!

“你会跑到哪里去?这样的机会我戴某人再抓不住就实在是没有本事了!”

。。。。。。。。。。。。。。。。。。。。。。。。。

更多的精彩章节,登陆 原文小说网,石头谢谢大家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