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四章第一回(电气新时代的开始) 第四章第十七回(亮枪)

傲星辉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十七回

这辆由禁卫军护卫的马车,很快就到了京城东郊的玉顶寺。这里之所以叫玉顶寺,也是因为一座大殿和一个小故事而得名!

庙史记载这里的主殿在当初刚刚建成的时候,因为当时能出去化缘的僧人只有几个,所以没有化到足够的钱物。结果盖到最后因为没有钱封房顶了,就只好用一些柴草简单地铺了个屋顶。

就连佛像也因为没钱修建,而只好由主持方丈画了一幅画来代替。寺庙虽然是这样,可是因为这里都是一些精通医理的得道高僧。虽然是在战乱年月。可是正是因为他们救死扶伤,从而庙里的香火慢慢好了起来。

最后偶然在一次抢救一位公子结了善缘,当时这人是被一伙强人打伤的。在这之后庙上就得到了大笔的香火钱,并来了不少的工匠,在和主持说过之后就开始翻修寺庙了。

在翻修房顶的时候,因为以前的房顶太破了,并且那位公子听了一个小和尚的话,知道房顶是主持的心病。

所以就花了大价钱,特意烧制了一批白色的琉璃瓦给大殿上顶。

这时的屋顶一般还都是青色和红色的普通瓦呢。所以这座白色顶的大殿就显得分外显眼,后来更是因此而得名为‘玉顶寺’!!

等我和皇上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并没有把普通的上香者全都清走。皇上这次也是低调出行。马车到是直接赶到寺庙后院。我和皇上是从边门直接到了大殿的院子里。

外边虽然没有禁止让香客上香,可是这正中大殿的中央正院可是一早就封上了的,所以现在这院子里只有禁卫军在。我跟在皇上身后进了大殿。

等这一进屋子并没有看见所说的死囚。可能是真的让他们藏匿起来了,于是我也就先和皇上给佛像上了香。没想到这一步还是真的。因为刚刚进寺院的时候,皇上告诉我皇太后还真的许过愿的。

所以这上香之事还是很郑重地办了。等到我和皇上上完香,才有几个穿着平头百姓的人从大殿后角门‘走’了进来。看到他们我也是呆了一下。因为这几个人已经直接‘往极乐世界地那边去了!!!’

现在是叫别人提着进来的,到了房子里之后。提着这几个死囚进来的禁卫军的几个人就一边喊,一边向后角门退去。而我也配合着他们装模做样的喊了几声之后,才大叫:“有刺客!!!保护皇上。”

然后刚刚从后角门退出去的几名禁卫军,就和守在前门的禁卫军一起冲进了屋子里,但是这时戏也演的差不多了。‘刺客’早就升天了。我也装模做的的在几个‘刺客’身上沾了一点血在我和皇上的身上。

剩下的事也就好办了,我和皇上脱下了外衣。这是给一会马上就要来的办案人留的。本来我在向衣服上抹血迹的时候,以为这样就行了。

没想到我一转身的功夫,竟看到皇上拿起死囚带进来的刀剑给自己胳膊上来了一下。不过还好只是浅浅的一个长条的口子、不太深。

看见皇上演戏如此下本钱到是我没想到的,这也是护卫们没有想到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就跪下了一大片请罪的。皇上冲他们摆了摆,叫他们起来了。

而我趁这功夫用宝剑把皇上的衣袖割了下来,然后从自己里边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条,轻轻地给皇上把胳膊上的伤口给包上了。皇上看到我的包扎手法显得很好奇。这时我才想起来,我的包扎方法绝对和现在的御医的手法不一样。

因为皇上伤在胳膊肘儿的上边,所以在包扎的时候不能扎的太紧。以防止血液流通不畅,反而会加重受伤之处。我包扎手法是先在里边加上一条布然后在十字交错。这样能达到伤口处的布料能厚一点的作用。

完事之后我才陪着皇上走出了大殿。正在这时从大殿院外传来了一个人的喊声。不一会一名禁卫军就走了进来,禀报了皇上说是正好刑部侍郎出京城办件案子。

刚巧在办完了回京城的路上遇上了回去找人的禁卫军。于是就连忙赶了过来。虽然这个侍郎现在出现得有点奇怪,不过也正好让他瞧一眼皇上现在的样子。

省得某些人以为皇上不是真的同上刺客!而是在演戏给他们看。果然不出所料这名侍郎进来之后,马上就惶恐不安地看了看皇上已经渗透出血迹的胳膊。然后马上也是跪下去请罪。皇上也没让他起来,

交待他一定要安抚好寺庙里的和尚。说完就端着胳膊上了马车。而我也紧跟着皇上上了马车。等马车的车门关好之后,皇上才与我相视了一下。轻轻的笑了起来,是发自内心的那种微笑。

不过这时我可是为皇上的这种作法感动。倒不是为了皇上帮我这么做而感动。而是为皇上在现在这种周围情况十分不好的情形下做出的反应,我想是一瞬间的!

要是叫皇上四平八稳的去想每一步所发生的事,在考虑怎么去做。那么什么都晚了!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得出来,皇上是真的为了这件事下了很大的决心!!!要是这样还不能成功,也真是没道理了。

等我和皇上笑过之后,马车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我和皇上都在各想个的心事,我在想我不在家这两天宗保他们学习的怎么样了。而皇上也因为刚才我露出的一手思考着。眼下缺人的事是不能在等了!!

要是真的等到科举选出人来,就什么都晚了。所以干脆就直接把我放在那个位置上。想到这里皇上又悄悄地转头看了看也在沉思的我。

就这样一直到马车回到皇宫里,我和皇上也没有在说什么。皇上是回他自己那换衣服去了。而我坐着马车直接到了御花园外。

皇太后和九公主已经不在这了,可是我也没必要现在去泳清宫找玩的正高兴的皇太后说事。我现在到这也是因为皇上的安排。从这里有条路可以直接出皇城。其实我从城外就可以直接回宅子了。

但是因为我和皇上是坐着我的马车一起出来的,所以现在还得和皇上一起先回皇宫。等在皇上的寝宫门外皇上下车以后,马车才换上了我的车夫和护卫。

又习惯性地跑赵家商号转了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新鲜货。我早就和刘管家说过,有什么新鲜货给我留着。找着刘管家问了问。没有太多但还是有一点的。

等我打开几个包袱和盒子就乐了。这都是什么啊??放在现代都是一些很普通的调料。可是现在都当成稀有物品来看了。倒是有两个黑乎乎的小玩意引起了我的注意。

听刘管家说这是用来放东西的。至于放什么东西他也不太清楚。是南边收着的东西,看着挺精致的所以就给我留了下来。

高兴地和刘管家聊了一会,就带着东西回家了。在出城门时守城门的官兵们,因为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马车,所以连拦都不敢拦。不过我还是停下和他们的小头头聊了几句,老样子留下点酒钱之后才走了。

等我走后城门处可就热闹了!!出城的、进城的,还有这些守城门的官兵们都说起了我的漂亮马车。不过现在我的马车里可平静多了。我又靠在椅背上放松起自己来了。现在得好好放松一下。

等会一回到家里,我就指不定得忙成什么样了呢。听皇太后和皇上的意思。最近可能就要叫我去摆平那什么内乱。别的不说先给我自己搞一身装甲在说。武器也得弄几把了,不能在不寻思了。

本来我想到这里就不在参与这里的一些东西了。可是现在我算是深深体会到了‘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含意了。既然一定会有风,那么我也只好给树身上来点保护,以加强对抗风的能力。

现在一些东西都是现成的,只不过我以前没有把它们组合到一起而已。所以我没有叫马车回宅子,而是直接去了精工作坊。到了作坊就在保险箱里拿出了几张图纸,给工匠们分发下去几张。

叫一名工匠让出工作台。我就在材料堆里划拉开了,等我把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少了,宗保他们也过来了。我是在刚刚要回来就叫一名护卫先回来通知宗保带着众兄弟来精工作坊的。

宗显他们也知道我叫他们到这里来,就一定是有要紧事情作。所以知道信以后,都是快马加鞭的跑来了。等他们都到齐了之后我才把各种材料一一给他们做了介绍。在这时宗保他们武术世家子弟的素质体现了出来。

有几样现在已经有的材料我一说出名字来,他们就能说出这些材料适合作兵器的什么部位。看他们有这基础我就省心多了。

等他们都简单熟悉了一下这些东西以后,我就开始操作了,到了这会宗保他们都在我的安排下人手一个小本子。把我边作边说的一些要点记了下来。就这样一帮人在精工作坊里一直呆到第二天上午才算完事。

可是现在我们都没有困意,一个个的特精神。现在在我们面前的桌案上,长长短短的摆着几支东西。案子底下是几箱子我昨晚叫工匠赶工出来的东西。

桌上的东西都是上好了油的。现在已经让油泡了有一会了,拿出来以后仔细地用粗布擦了一阵子。等擦好之后。打开了案子底下的箱子。露出了里边黄闪闪的东西。轻轻地拿起几把放在案子上。

从枪上退下弹夹把子弹一粒一粒地压了进去。装完几个弹夹之后划拉一声上好。慢慢地端了起来瞄了瞄。随后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分别是,两支加强版P19。而长枪是一支标准制式的M4A1。一支M46k,准具是仿的北极星06002作的。虽然因为受镜片精度影响,最远距离近了一点点,不过我想现在也足够用了。

案子底下是纯手工制作的几箱子弹。每箱一个型号!工匠们还在按我给他们的图纸在继续赶工制作。等到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就把几支枪装进了木箱里。

叫过一辆作坊运材料用的马车,和宗保他们把几支箱子和弹药装上了马车。带着宗何他们兴奋地试枪去了,当然现在兴奋的只有我一个人。

宗保他们虽然听我说我作出的东西挺历害,可是他们也没有亲眼见识到。所以现在更多是出于对我的信任才而保持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熟门熟路地带着宗保他们又来到了我上次试气枪的地方。这里的东西还都像我走时那样放着,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来过。

带着宗保他们用从工坊带出来的工具,从斜坡上清理出一片地方来。把宗显等人砍好的靶子在斜坡上竖好之后。就带着宗保退到了放箱子的地方。现在是从最远距离开始的。

我最先拿出了M46w架好了枪架以后看了看场子边上的风袋。校了校准镜的标度,摆好了架势。必竟是回到这时候头一次次枪。心里还是有点激动。

虽然我以前也在闲暇时也简单练过一阵M46,不过我知道自己和正式的阻击手可相去甚远了。我只能说是心里素质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别的方面倒没有时间去仔细地体会一下。

静静地趴在那呆了有一会才稳住了心神。就在宗保他们等了这么一会,也没看出什么来就有点不明白了。还以为我在给枪上劲什么的呢。直到‘呯’的一声闷响过后,远近的靶子应声而倒才全惊呆了。

而我却只是又专心地调起了准具来,刚刚那一枪我看到靶子倒了就知道枪低了,打在了靶子的立柱上,而因为威力过大,而直接把靶杆打碎了。

就这样在一点点的调试中,着弹点开始从十环外圈开始向里移动。直到最后的每次都从一个点过去,才算完事。而这里箱里的子弹也才用去了六七十发而以。

轻轻地放下枪托,捏了捏微微有点麻的肩膀。感觉不错!!!找回了一点当初的感觉。原来我的枪法还算不错,因为闲暇时间多一点,所以我一有空就练练枪什么的。

等我回头一看宗保他们就有点郁闷了,只见他们还是睁大眼睛努力地向前看着,没有一个有太惊奇的反应。他们怎么这么平静??难道是被我的神枪给吓到了??

可这表情也不像啊?正在这时宗保走了过来:“哥、你这是什么东西?声音挺响啊。就是我们没有看出什么来。”听宗保这么说,我转头看了看靶子那边。

这时我刚把手抬起来,指了指靶子那边:“你没看到么那么、、、、、、”刚说到这里我自己也感觉到不对了。在回头看了一眼,我就更郁闷了!!!

我现在到靶子的距离差不多七百米多一点的样子。这么远的距离我要宗保他们看清楚和真人一样大的靶子上的弹眼,好像有点???

回过头来张了张嘴:“嗯、、、那什么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我们闲着没有事,早早的就跑这发呆。”

宗保听我说完就是一愣,他可没听明白我说什么,可是又想知道,所以开口就要问问我,而我可没给他这个机会。一指远处的靶子:“宗保、去把最东边的那个靶子拿过来。小心别把上面的纸碰坏了。”

宗保听完也知道一点我刚刚用的东西。宗保认为好像是什么历害的暗器一类的。现在我叫他去取靶子就更证实了他的猜想。于是就跑了过去,把靶子拿了回来。

而这时宗显他们都站在了我的身边等着宗保回来。宗保回来以后把靶子小心的递给了我。这时宗显他们才围了过来。他们这么一看靶子就明白了,这和他们射箭的靶子是异曲同工的。

看着靶子上微微有点斜,但是成一直线的一串子弹眼。到最后中心的子弹眼最大,可以看出不止一棵子弹从那里穿过。宗显他们呆住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不说是万众丛中取上将的首级,也是把先锋吃饭的家伙给取了!而且这准确无误的程度,是叫人不敢想像的。想你这刚刚一露头。那边就招呼上了。

还打个什么劲?照这么看直接一个冲锋陷阵。然后跑到人家跟前直接举手投降好了。省得叫人家费事。想到这里宗保他们纷纷都想试一试。

我笑着叫他们按年龄排好队,就一个一个的轮着试了起来。但这可是真家伙,而且子弹虽然这里有一箱。而且工匠们还在继续生产着,但这来回取的也费事。

所以我就简单数了一下箱里还剩下的子弹数。就告诉他们每人还可以打三十发。然后就没子弹了。虽然我这么说没想到他们倒高兴起来,原来他们还以为每个人只可以打一盒子弹呢。

我分发完子弹就看着宗显他们高兴地试起枪来。他们分别是从东向西打的,每人一个靶子,等他们打完正好还剩两个靶子没打。这回我带着他们过去只把固定在木杆上靶纸轻轻的取了下来。

大家就在靶子前看起了成绩来。看来因为阻击枪的特点。所以像这样简单的射击还是很容易上手的,因此大家的成绩都是不错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