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编外篇四 十字路口的大和民族 编外篇四之一 日本海上的战斗

台海争锋 收藏 12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凛冽的海风呼啸地席卷过日本海那原先平静的海面,海风所过之处,无一例外地带起了一排排数米高的浪花,黄涛看着这些波浪前赴后继地撞碎在他的舰首,令人沮丧的回忆不禁又重新跳回到了他的脑海。 三天前,他的爱舰“昌都号”护卫舰,因为正值返厂大修,所以他和他的兄弟们,没能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凛冽的海风呼啸地席卷过日本海那原先平静的海面,海风所过之处,无一例外地带起了一排排数米高的浪花,黄涛看着这些波浪前赴后继地撞碎在他的舰首,令人沮丧的回忆不禁又重新跳回到了他的脑海。

三天前,他的爱舰“昌都号”护卫舰,因为正值返厂大修,所以他和他的兄弟们,没能跟随“泰山”号航母战斗群出征。盼星星、盼月亮,在修理厂工人24小时的全力维护下,全舰官兵们总算把这条船给盼出了厂。

听前线反馈回来的消息说,东南沿海、台岛北端,在“泰山”号航母舰载机以及舰队强大的水上火力驰援下,当天上午,台北、基隆一线的制空权和制海权就重新回到了我军手中。虽然昌都号是一条快要报废的旧型导弹驱逐舰,但它毕竟已经伴随了黄涛的小半生,黄涛从担任轮机长开始,就在这条舰上服役,而在这场战争中,他是多么期望能够看到他的爱舰在退役前,能够利剑出鞘啊!

可什么事都是好事多磨,昨天傍晚,在规避不明身份的潜艇时,恰巧又遇到了传说中的全频段电磁干扰,自己这个在海上呆了二十多年的老水手,竟然误打误撞地迷航闯进了日本领海。等电磁罗盘和电台恢复信号后,日本的一支八.八舰队已经从前到后,开始了他们殷勤的“护航”。

“基地,基地!我是昌都号,我舰迷航误入日本领海,请指示!”通过电台,黄涛向舰队基地进行请示。

“没用的东西!还不快给我撤出来!”老首长骂骂咧咧地教训道。

“首长,我们已经被数艘日舰包围!请求攻击!”黄涛下定决心要闹个鱼死网破,在北海舰队里,凡是参与过“突破”第一岛链任务的舰长们,没一个对小日本抱有好感。

“混小子别胡来!先抛锚!等我请示了上级再说!”老首长并没有支持他年轻气盛的冲动行为。

巨大的铁锚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拉着碗口粗的钢链吱吱嘎嘎地带动绞盘飞速地旋转。当铁锚牢牢地抓住海底后,黄涛和政委柳英杰离开指挥室,踱步走到甲板上。

远远望去,在距离日本领海线的那一侧,四条日本军舰悍然地对峙着,但令人奇怪的是,他们的炮口并没有指向自己,而是恶狠狠地瞄准着另一侧的两艘美国军舰。

美日海军之间有共用频道,此时此刻,他们在交流着什么,无论是前线的舰长黄涛、政委柳英杰,还是后方基地的领导,谁都搞不清楚。

这时,通信兵把脑袋探出指挥室的舷舱,大声喊:“舰长,基地要求通话!”

“好,知道了!”黄涛听了,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指挥岗位。

“臭小子!立刻给我撤回来!不要管小日本,他们还没参战,谅他们也不敢轻易动手!给我记着,不许主动攻击!但遭遇攻击可以还击!”老首长用毋庸置疑的语气下达着命令。

“报告首长,退路上有两条美国军舰!请问我们如何处置?”黄涛回答道!

“他妈的,越搞越复杂!沿日本领海线做规避运动,试试能不能摆脱美舰!”老首长思索了一阵后说。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内,方圆几十公里的海域上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一边是一条老旧的中国护卫舰,一边是两条虎视眈眈的美国海军伯克级导弹驱逐舰,而在中间的,却是四条和事佬一般的日本“金刚”级和“雾岛”级军舰。当“昌都”号在黄涛的指挥下,逐渐靠拢朝鲜半岛南端,距离青岛和大连的北海舰队海军基地越来越近,并且就快进入岸基反舰导弹的射程时,美军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们舍不得将到手的肥肉重新从嘴里吐出来。其中一条驱逐舰上的两座标准型MK41导弹发射架,同时射出了两枚反舰型巡航导弹。

“密集火准备!”密切关注着雷达显示屏的黄涛,看到黑色的屏幕上凭空多出两个小绿点后,立刻大声地吼道。

对于密集火的火网能否奏效,黄涛和所有官兵的心里的确一点底儿都没有。只可惜这艘快要报废的老舰,除了这件近身防卫的装备外,什么都没有。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昌都”号上的密集火并没有启动,当那两枚巡航导弹飞跃日舰上空时,被日舰的反导系统异常轻松地搞定了。

“真他妈的搞笑!小日本和美国鬼子俩自己掐起来了!”黄涛扭头对着柳英杰笑了笑说。

“是不是他们没协调好!恐怕下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吧!”刘英杰并不像舰长那么乐观。

接下来,美军又试探性地发射了两枚巡航导弹,但同样被日本军舰无情地击落。

“枪炮长,冥河舰舰导弹准备,目标左舷五度,定标八海里!”黄涛不想再这么被动挨打,他要反击。

十多秒后,从俄罗斯采购的快要报废的导弹顺利地越过日舰上空,扑向美舰。令人奇怪的是,日本人并没有启动反导系统,当导弹距离美国军舰不足两海里的时候,才被美国人自己船上的宙斯盾拦截。

看到这个结果,不仅令黄涛和柳英杰松了口气,本来他们俩就没指望能够击中目标,但通过这次发射,他们俩至少明白了,知道眼前的小日本是站在谁一边的。

当黄涛正在思索如何运用眼前的有利条件时,指挥台上的通信讯号灯急促地闪烁起了的红光。黄涛赶忙拿起听筒。

“黄涛!立即撤出日本领海!这是命令!立即撤出日本领海!这是命令!”老首长在基地那边说。

“首长,可对面有两条美国军舰,只要我们一出日本军舰的庇护范围,立刻就会被击沉啊!”黄涛焦急地说。

“执行命令!这是总部的直接命令!”老首长用一种黄涛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冷酷语气说。

“是!首长,但能不能派遣海军航空兵进行掩护,或者火力支援舰!”黄涛用近似恳求的语气报告。

无线电波的那头,一位老人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黄涛啊!你应该知道咱们北海舰队的家底,航母战斗群驰援台湾后,我们剩下的军舰和战机就是守住渤海湾的出开口都捉襟见肘……”

“首长!您别说了,我明白了!”黄涛听了这话,立刻体谅到首长的难处,最后,他说:“首长,请您放心!我们‘昌都’号全舰官兵,就是死,也要死在我们中国的领海!”

老人听了之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见着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舰长,在面对没有生还希望的未来时,还能够如此坚决地执行这么不近人情的命令,真不知道自己是该悲伤,还是该欣慰。

黄涛切断无线电通讯后,打开指挥频道说:“全舰官兵听着!在我们面前,有两条美国鬼子的破船,上级要求我们歼灭他们!大家有没有信心!”

在各个通信频道中,各级部门长在回令的时候,既没有出现黄涛想象中悲壮的哭腔、也没有盲目自信地嚎叫、更没有悲观的歇斯底里,他们几乎全都用一种意想不到的轻松语气表示拥护自己的决定。

黄涛扭头看了看柳英杰,刘英杰冲他笑了笑,示意可以开始作战。

“左满舵,方向正西北!前进四!出发!”黄涛下达了令数海里之外的日本人以及美国人全都无法理解的命令。

“昌都”号开足马力,擦着日本舰队的边缘向美国军舰驶去,上世纪八十年代生产的巨大舰炮慢慢地瞄准了美军的其中一艘伯克级军舰。

当美国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155毫米口径的双管重型火炮立刻显示了它原始的威力,美舰尽管拥有完善的反导系统,但对于如此近距离的炮击,显然无能为力。只可惜首次发射弹道偏高,但威力巨大的炮弹仍然直接砸到了其中一艘美舰的舰桥上,并在美舰的指挥室内发生殉爆。硝烟过后,黄涛看着目视范围内的那艘目标舰,三分之一个舰桥已经被炸飞,整个水线以上部门的昌都号水兵全都发狂般地欢呼了起来。

首发命中,尽管没有击中敌人吃水线以下部位,但第一击不仅炸飞了敌人的指挥室,同时,也击毙了那条舰的舰长,沉重地打击了敌人水兵的士气。

这时,另一艘美国军舰上的舰长和水兵们,表现出了百战之师的沉稳和冷静。两枚巡航导弹、四枚鱼雷有条不紊地鱼贯出膛,迅速扑向“昌都”号。在“昌都”号尚未来得及发射第二炮的时候,失去日舰反导系统庇护的它,被两枚巡航导弹和一枚鱼雷直接命中,更加雪上加霜的是,遭遇重创,并且失去舰长的那艘美国军舰,在那些资深士官长和年轻下级军官的指挥下迅速展开反击,底部进水并已开始发生严重倾侧的“昌都”号,又被两枚巡航导弹直接命中。

此时此刻的黄涛,不顾舰上熊熊的火焰和地板上滑腻的鲜血,在走出指挥室前,将政委刘英杰姿势难看的扭曲尸体重新摆好,随后义无反顾的冲到前甲板。这时的“昌都”号,已不折不扣地成了一艘活生生的铁棺材。

底层轮机室的官兵在发现大量的海水涌进来后,并没有想着怎么逃生,而是迅速堵死了轮机室通往上层舱室的阀门,在断绝了自己生路的同时,也阻断了海水继续上涌的通路,延缓了军舰沉没的速度。

后甲板的三座四联装35毫米防空炮被炸烂了两座,但剩下的那一座,继续向射程极限内的美舰喷吐着火舌。

黄涛、枪炮长、航管长以及还活着的昌都号官兵们,在军舰沉没前的那一刻,并没有想着怎么放下依然完好的救生艇,而是期望能够让舰首的巨炮最后一次发出吼声。

“小刘!我们出日本领海了吗?”在焦急地等待装填炮弹的过程中,黄涛扭头问年轻的航管长。

“嗯!出了!”这名叫刘伟的年轻人安慰着自己的舰长,但在他自己的海图上,明明白白的显示,距离日本领海线,尚有不到半海里的距离。

“好,那就好!兄弟们,救生艇就在侧舷,想走的就走吧!”黄涛看着聚在他身边的兄弟们,有些黯然地说。

此时此刻,他看着那些满脸鲜血、被硝烟熏得漆黑的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不禁感到心如刀绞,都是因为自己的失误,将军舰带到日本领海,自从看到那两艘美舰后,他就预感到自己很难再活着为国尽忠,但是,在他的心底,的确不愿意让这些年轻的士兵陪伴着自己沉入海底。

“舰长!都这时候了,谁还想着当汉奸啊!上了救生艇,就是美国鬼子、要不就是小日本的俘虏,老子们丢不起这人!”枪炮长恨恨地说。

“对!我们丢不起这人!”其他战士跟着吆喝起来。

两行热泪混着鲜血和污垢,滴在了黄勇身下的甲板上。

“好!兄弟们!共和国会记住我们的!来,我们再狠狠地揍美国鬼子一下!”

说完,黄勇猛地跳上大炮炮舱的顶端,用手瞄了瞄,然后大喊:“左侧十五度!俯仰负六度,放!”

“昌都”号舰炮在整条舰沉没前,发出了最后的怒吼。因为军舰上电子系统早已被海水短路,舰炮的炮瞄系统早已失灵,仅仅凭借黄涛临死前的手工目测,炮弹是无法真正击中远处目标的,但那一炮,代表着整个“昌都”号的全体官兵、代表着所有中国人民,发出了不屈的怒吼,向美国人、向日本人,向全世界人民表明,无论对手多强大,英勇的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屈服的。

站在日本“金刚级”旗舰上的日本防卫省大臣龙泽政信,目睹了“昌都”号沉没的全过程,看到最后时刻,他都没有看到一名中国军人,哪怕是试图去解开救生艇的绳索,直到最后时刻,一名中国军人英勇地站在即将沉没的舰首,指挥着舰炮。看着这些,龙泽政信心想,对面的美国人或许永远理解不了“昌都”号军舰上中国军人的所作所为,但我们日本人可以,因为日本文明也是中华文明的一支,虽然整个日本民族走了一百多年歧路,犯下了无数令人唾弃的罪行,但眼前政治格局的这次巨变,很可能就是摆在整个大和民族翻身的契机。

虽然在这时候,龙泽政信在心底还没有把握,还不能确定日本民族是否能取得中华民族的谅解,但他已经开始暗自庆幸,庆幸自己,同时也庆幸自己、同时也是天皇陛下的老师——上杉平八郎,都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此时此刻的龙泽政信暗暗下定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这条道路成为整个大和民族的唯一选择,只有这样,日本才能重新走向辉煌。

海战的第二天凌晨,美国CNN和华盛顿邮报,几乎在同一时间引用海军发言人的报告,同时刊登战报,宣称美日联合舰队在密切地的协作下,击毁了前来偷袭的中国军舰。

而当天下午,日本自卫省通过东京读卖新闻,立刻予以辟谣,并以严厉的措辞,强烈谴责美国在日本海域,无视本国主权和本国军舰的警告,擅自动武,击沉在日本舰队庇护下的中国迷航军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