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称中国软中带硬! ZT


第五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结束了,即将下台的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唯一成就是使中国愿意携手,加码投资,对抗金融困境,但在各界瞩目的人民币汇率改革方面可说是空手而返。

台湾中央社报道,在美国金融危机引发全球困境之际,中国至少对鲍尔森表现出不致于落井下石,出脱美国债券的善意。双方甚至同意要在最短时间内共同提供200亿美元商业融资,挽救经济困局。但是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也软中带硬的要求美国尽一切作为确保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安全。


出身投资银行,与中国关系良好的鲍尔森在财长任内一手推动中美战略经济对话 (SED)机制,从2006年底开始,他就代表美国总统布什与代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前国务院副总理吴仪携手,定期每半年进行双边经济对话。


由于在任内美国财政经济一路恶化,又未能提前对金融危机提出警讯和解决之道,鲍尔森这次在北京的毕业旅行被认为是形式意义重于实质意义。再加上鲍尔森即将出访之前,人民币突然连续重贬三天,让长期对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布什政府更是脸上无光。


中国一些经济学家已经在鲍尔森抵达北京之前,公开批评美国一手搞出来的全球金融危机,不应该企图用对中国施压的方式解决。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就说,从今年6月在华府的第四次SED会议中,中国就已经不再是像过去一样的倾听的姿态。他说,“现在美国的危机已经蔓延到全球,美国过去兜售的美式资本主义的那一套东西已经失去了说服力。”


在对话形式上,中国也不再愿意以国务院副总理的层级与美国的部长级官员平起平坐。尽管这次会议仍然依惯例由王歧山与鲍尔森共同主持,但各界都知道这次会议只是给布什一个面子,中国驻美人员已经开始和奥巴马政权交接小组讨论今后中美之间的经贸对话,美方应该要拉高到副总统拜登的层次。即将在明年元月就职的奥巴马也公开说他还没决定上台后还要不要继续中美之间的SED机制。


从2005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已经升值20%,但是美国总统大选期间,民主党一再批评布什主政的共和党政府未能更积极对中国进行汇率施压。鲍尔森此次北京之行,汇率问题成为所有媒体的焦点,但中方完全不为所动。


一度有报道说,人民币汇率问题根本没有被列入这次中美战略对话的议程。事实上汇率问题还是讨论了,但是美国只有重申中国应该继续让人民币升值,中国则继续坚持渐进式汇率改革,在这次的SED会议中,完全没有讨论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降幅度的可能性。


和过去四次SED会议之前,人民币都会配合对美元升值的经验相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4日说,人民币汇率已经实施浮动机制,有贬也有升。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则说,中国不会指望藉人民币贬值来刺激出口,因为中国当前的出口困境,主要源自国际市场需求萎缩。


在美国政权移转,全球经济危机尚未探底之际,台湾经济研究院六所所长杨家彦表示,“美国要人民币升值的机会不大,顶多期待人民币不要一再贬值就不错了”。


杨家彦认为,奥巴马上台后面临的严峻情势在于金融危机之后,美国更大的失业问题会成为社会与政治问题,奥巴马势必要拿出保护主义来因应国内情势,当然也会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市场和人民币近一步升值。如果这两方面都未能尽如美国之意,美国将祭出各种经贸与非经贸手段,诸如要求中国强化环保责任,或加强对中国制品的检疫等方式,对中国施压。


然而中国也不是完全无招架能力。从今年9月底开始,中国已经正式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中国目前持有5850亿美元的美国债券,在美国走向经济衰退之际,中国内部批评声浪四起。


法新社报道,在这一回合的中美战略经济会谈的首日,王歧山就要求鲍尔森“采取每一个稳定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动作,以确保中国在美国的资产和各项投资。”


同时,在SED会后的联合记者会上,鲍尔森和王歧山都强调反对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中美将进一步推动国际间尽快重启多哈回合谈判。这明显是代表布什总统的鲍尔森在北京的临去秋波,讲给奥巴马听的。中国也藉此向下一届美国政府表态,不要片面对中国施压,因为中国已经不再是过去倾听的中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