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孔子诛少正卯,“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朋友找网特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0 418
导读:在“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文章《网特祸国,网奸害网-----直击环球》里,他提到: “朋友告诉我网特三大特徵。 ------------ 一,论证似是而非,因为生活在不同体制下,他们论证方法明显不同于大陆,突显狭隘急了就骂人! 二,论据不充分多引用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或所谓精英数据,没有生活大多泛泛谈。 三,不同的教育导致说理上的似是而非,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 这个“网特三特征”我怎么看怎么眼熟,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原来就是孔子的主张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文章《网特祸国,网奸害网-----直击环球》里,他提到:


“朋友告诉我网特三大特徵。


------------


一,论证似是而非,因为生活在不同体制下,他们论证方法明显不同于大陆,突显狭隘急了就骂人!


二,论据不充分多引用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或所谓精英数据,没有生活大多泛泛谈。


三,不同的教育导致说理上的似是而非,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


这个“网特三特征”我怎么看怎么眼熟,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原来就是孔子的主张啊!


如今是弘扬传统文化,特别是国学的伟大时代,据说不仅我们的孩子都能摇头晃脑地背《道德经》 ,我们的爱国青年都穿着“汉服”挤地铁,而且连老外都对孔子佩服地五体投地,一大帮子素来被我爱国志士看不起的诺贝尔奖获得者,都认为“如果人类要想在二十一世纪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头到二千五百年前,从孔子那里去汲取智慧”——虽然这次大会的时间和参加人数都待确定,而且至今没有看到过原始文本和报道,但也足可看出我国传统之牛B!


既然牛B到如此地步,那么用孔子的学说来教育人民,挖出网特,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所以不可一日无此君的这位朋友大概也是孔子的忠实信徒,汲取了不少智慧,而且能够“举一隅,以三隅反”,活学活用到抓网特,真可谓第七十三贤人了。


我之所以把“网特三特征”看作是对孔子思想的发扬光大,是因为想到了孔子诛少正卯故事,这故事了解国学的人都知道,就不赘述了,这里把孔子列举的少正卯五大罪证举出来,以便更好地说明不可一日无此君的朋友,即我们的第七十三贤人的光辉思想的伟大源泉。


孔子说少正卯的反动之处在于:


“心达而险”、“行辟而坚”、“言伪而变”、“记丑而博”、“顺非而泽”,简单地解释就是:


心达而险:知道的多,喜欢闹事;


行辟而坚:不听圣人的话,我行我素,还不思悔改;


言伪而辩:说的都是假话可是还很善于诡辩,一般人说不过他;


记丑而博:脑子里污七八糟的一大堆,都是些和正统观念不一样的东西;


顺非而泽:全心全意为反动思想做辩护,辩护掩饰得特别好,欺骗性、迷惑性极大。


有此五大罪状,少正卯死矣!


但孔子诛少正卯之事里来都有不同看法,后世儒家极力否认,因为孔子是讲“仁”的,讲“仁”的人怎么会杀人呢?!虽然也时不时有“仁如孔子,亦诛少正卯”的说法。——就是说这是孔子意志坚定捍卫道德的表现,这就坏事变好事了!


假如这事是真的,那孔子自己可以说就很够得上“言伪而辩”了,最近看《明朝那些事》里说徐友贞一伙搞“夺门之变”,成功后要杀于谦,就说于谦谋反,可是苦于找不到证据。最后徐友贞说“虽无显迹,意有之”。这个“意有之”,被《明朝那些事》的作者“当年明月”说成是和秦桧杀岳飞的“莫须有”相映成趣,我看其实还可以上溯到孔子诛少正卯——我国道统之不绝,于斯可见。


再参照当今贤人的“网特三特征”,就不难看出二者在思维逻辑上的一脉相承,真是道济一世之危啊,斯文一脉,延续至今,真可喜矣:


第一、“论证似是而非,因为生活在不同体制下,他们论证方法明显不同于大陆,突显狭隘急了就骂人”:


生活在不同体制下,并不一定就有不同的“论证方法”,因为很多方法是各种文化共同的,比如归纳法,比如证伪法,比如排他法,等等,等等。不同文化尚且如此,不同“体制”就更是如此了——而且我实在难以理解,何以有不同的体制就会有不同的论证方法呢?难道还真的有“资本主义物理”和“社会主义化学”这样的分别吗?


更深一步的,所谓“论证似是而非”,这是“不同体制下的不同方法”的结果吗?如果是,那么是否“明显不同于大陆”的论证方法就一定会导致似是而非的论证呢?


如果上面一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可太好了,原来除了“大陆”以外,这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似是而是”的论证了,看来我们的经济科技教育文化等等和“论证”有关的东西,都是世界第一了!但我怎么觉得似乎有些不像呢。


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那就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即“不同于大陆”的论证未必就没有道理,那么又怎么来判断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


比如说吧,香港记者从市委书记穿着的名牌西服上发现了问题,大做文章,这是“似是而非”吗?


再说“狭隘”,怎么判定?是大陆狭隘,还是放眼世界进行比较狭隘?


所以,这第一条特征就很有儒学宗师的风范!至于“急了就骂人”云云,是很有意思的,我常常遇到。


第二、“论据不充分多引用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或所谓精英数据,没有生活大多泛泛谈”:


“多引用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和“论据不充分”有关系吗?如果有,很难说服人,因为“多引用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怎么就一定是不充分呢?如果没有,那么是很有道理的,但怎么是“充分”,怎么是“不充分”呢?要论证一个问题需要多少论据呢?


其实写过论文的人都知道,一篇合格的论文,要在新的观点、新的论据、新的方法这“三新”之中至少具备一个,具备了一个就算是合格的论文。而具体到论据,一个新的、有说服力的、合逻辑的论据就足矣。——只要不是满篇口号,


“精英论据”我就更不明白了,联系上文,大概是指“外国数据和报刊数据”,联系下文大概是指“没有生活”的论据。不过我总有一个看法,“论据”我所谓“精英”还是“草根”,能说明问题、证明论点就是好的,反之,你在草根也不行。


比如说吧,草根说根据经验一亩地只能打600斤粮食,精英说根据科学研究一亩地只能打300公斤粮食,草根不懂理论,精英没有生活,但这论据和论证都是可信的。反之,精英说根据最新研究(比如说社会主义苏联的农学新技术)一亩地能打20,000斤粮食,草根说根据最新试验,我们村里的小孩在地里的庄稼上打滚都掉不下去,那不管是什么人,我看都还是暂时不要急着为“粮食多了吃不了怎么办”发愁为好。


第三、“不同的教育导致说理上的似是而非,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为反对而反对”确实不好,说实话,我自己有时候都免不了这个毛病,虽然常常提醒自己。不过我还是不清楚,这和“不同的教育导致说理上的似是而非”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违反对而反对”的只是在“不同的教育”下进行说理的网特吗?


其实这第三点和第一点没什么不同,只是说的更清楚了,即“不同的教育”是“说理上的似是而非”的原因——是这样吗?


如果不是,这句话就有问题。如果是呢?这句话就很奇怪了。


不同的教育当然会导致不同的立场、角度和方法,但为什么一定有其中一种教育会导致“似是而非”这种根本性的错误呢?——这可不是见仁见智,而是“是非”的问题啊!


假使这是成立的,那么这导致了“说理上的似是而非”的不同的教育是什么呢?是港台教育,还是资本主义教育,还是西方教育?这几种“不同的教育”里面哪一种会导致“说理上的似是而非”呢?我可真是想不出来。但无论如何,任何一种只要会导致似是而非,那还是那句话:可真是我们的福分了。


要是台湾人似是而非就好了,要是西方人似是而非就更好好了,要是出了我们其他人都似是而非就好的无以复加了——我们就可以不战而胜了!


不过看看港台,看看西方,好像也还不是这么乐观。


所以,还是恭请孔子早日复生,在他的光辉照耀之下我们欢乐成兄弟吧。


顺便说一句,不知道要从孔子那里汲取智慧的诺贝尔奖得主,知道少正卯的五大罪状,会不会觉得中国人的“说理”是“似是而非”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