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枝》*羽衣甘蓝

兰花草001 收藏 1 9
导读:《东风第一枝》*羽衣甘蓝 (自由散漫体) 傲霜独卧,如花非花,装扮北国风华。 神农当年犹醉,花匠今世研发。 绿叶粉面,醉心花,拭目天涯。 飞雪日,稳稳安坐,管它北上南下。 遐思时,神游紫姹。 谈笑间,心洁奇葩。 直教木枯树败,羞罢花凋草塌。 夜来敢问,刺骨寒,奈何洒家? 御朝云,趁天晴日,谁又比我潇洒? 山东布衣金学孟于2008年12月5日中午 《大江东去》 * 笑窗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东风第一枝》*羽衣甘蓝




(自由散漫体)




傲霜独卧,如花非花,装扮北国风华。

神农当年犹醉,花匠今世研发。

绿叶粉面,醉心花,拭目天涯。

飞雪日,稳稳安坐,管它北上南下。




遐思时,神游紫姹。

谈笑间,心洁奇葩。

直教木枯树败,羞罢花凋草塌。

夜来敢问,刺骨寒,奈何洒家?

御朝云,趁天晴日,谁又比我潇洒?




山东布衣金学孟于2008年12月5日中午




《大江东去》 * 笑窗花




(自由散漫体)




小思沉悟,举目凝窗花,龙凤模形。

但将锱铢烟云去,赤志留予汗青。

纵飘乌云,随后彩虹,更留得清明。

而今谁知,酾酒横槊镝鸣?




享浴春风秋雨,绿洲寒星,眺皎皎月影。

窗上一时飞扬处,瞬间化做空冥。

龙也是生,凤也是生,莫若真百姓。

腾达堂皇,不过厅堂窗棂。




山东布衣金学孟于2008年12月5日傍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