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二章 6

zhenaisusu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size][/URL] 因为我的枪法好,每次战斗我都被打头阵的老虎团借去当狙击手。 仗一开打,老虎团团长孙德彪就指着鬼子的军官让我打,他还给我挑了一支崭新的三八式步枪送给我,我说,枪还是要用老枪,顺手! 他笑笑说:“收下吧,用用就成老枪了,就顺手了!” 我在百团大战中的一次战斗中,不到一个小时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因为我的枪法好,每次战斗我都被打头阵的老虎团借去当狙击手。

仗一开打,老虎团团长孙德彪就指着鬼子的军官让我打,他还给我挑了一支崭新的三八式步枪送给我,我说,枪还是要用老枪,顺手!

他笑笑说:“收下吧,用用就成老枪了,就顺手了!”

我在百团大战中的一次战斗中,不到一个小时几击毙了三个鬼子军官,鬼子十分恼怒,用迫击炮来轰我,搞得我在阵地上躲来躲去。

很多时候,我还不太情愿就那样一枪结果了鬼子,觉得那样太便宜狗日的了,让他死得那么痛快。于是我先瞄准鬼子军官的左眼,把他的左眼敲掉后,再敲掉他的右眼,看他痛苦万状的样子,我就有种莫名其妙的快感,然后再一枪打在他的眉心上,送他上西天。

没多久,就被孙德彪就发现了,他对我说:“麻子,你还是一枪结果了鬼子吧,这样打浪费子弹!”

我抱以孙德彪一个古怪的笑容。

孙德彪把我当宝贝,三番五次对我说,要到旅长上官雄那里把我要到老虎团里来,说把我放在旅直属营太屈才了。他真的一次次地去找上官雄要人,上官雄死活没有答应,他还对孙德彪说,你再和我啰嗦,以后休想借麻子了。孙德彪万分无奈,一个劲地叹息:“可惜,可惜呀!”

后来发生了一件令我尴尬的事情。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在一片山坡上休息。不知怎么搞的,那天跑肚子,我就跑到背面的山坡的一片小树林子里去拉稀。我像一只无头苍蝇般窜进了那片林子,来到一棵树后面,脱下裤子就一阵狂泻!我正感觉到痛快无比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惊叫,我看到一个女干部提着裤子朝林子外面狂奔而去,从她的背影看,我知道了她是谁。

她就是上官雄的老婆章文晴。组织上照顾上官雄,把章文晴分到我们旅,在旅部当宣传队长。她不好好的搞她的宣传,跑这林子里干什么呀?难道她也像我一样拉稀?

我的痛快之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心想,这下麻烦了。

果然,我拉完屎,还来不及走出那片林子,上官雄的警卫员洪大武满脸肃杀地朝我迎面走来。

他用鹰隼般的目光盯着我:“旅长叫你去一趟!”

我心里发虚,还是壮着胆问道:“什么事?”

洪大武的手放在盒子枪的枪把上,好像随时都准备掏出枪来击毙我似的,我看到他这个动作,一股无名火就会冲上脑门,真想给他一记老拳,打得他满口吐牙。

他冷冷地说:“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压住内心的怒火说:“你这样如此嚣张,老子参加红军时,你还穿开裆裤呢!”

我的话里还是充满了火药味。洪大武冷笑了一声说:“别以为你是神枪手,我就怕你了,什么时候咱俩比试比试!”

嘿嘿,又一个人要和我比试枪法,我咬咬牙说:“你要和老子比枪法?你小子不配!”

说完,我就气冲冲地走出了林子。洪大武跟在我后面,一言不发,我想这小子一定是气坏了。

上官雄没有在旅指挥所见我,而是在山坡的一个没人的角落里脸色阴沉地站着。我看到他后,刚才被洪大武激起的怒火顿时泻得一干二净,我想一定是他老婆在他面前添油加醋地说了我什么,说不准说我是为了偷看她的大白屁股到树林子里去的呢!如果那样,我不成流氓了吗?这事情死去的宋其贵也许能干得出来,我是那号人吗?但是我解释得清楚吗?我突然变得十分惶惑,仿佛我真的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我像个卑鄙小人那样惶恐不安地站在上官雄的面前,那个牛气冲天的警卫员洪大武站在不远处,紧张地望着我们。上官雄朝他挥了挥手:“走远一点!”洪大武在上官雄面前是一条听话的狗,走得远远的,可他还是望着我们。上官雄的脸色阴沉,他低声而有力地对我说:“你怎么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情?她是你嫂子呀!”

我的心里一阵阵地发冷,浑身颤抖。

我就是有一百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我还有什么话好说,上官雄一定听信了章文晴的话!别人不了解我,难道他上官雄不了解我吗,我是个废人!况且,我从来都不是那种见色忘义的流氓!

我的沉默好像是默认了此事,上官雄接着说:“我理解你,就是那样,你心里还是有需求的,可你不能做这样下流的事情呀!等革命胜利了,我替你找个老婆,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因为是你,这事情我就算了,要是换了别人,我非一枪毙了他不可!不过,以后一定要注意了,不要因为你和我的关系,就为所欲为!”

他的话像钢刀一样插在我心上。

我不能不说话了,那怕是上官雄把我毙了:“上官雄,你给我听着,如果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做了对不起你老婆的事情,你立刻就把我毙了,我不会眨一下眼睛!告诉你,你就是把女人脱光了,放在我眼前,请我看,我都不看一眼!你难道就不懂我李土狗的人品!”

说完,我扭头而去。

我自从和他重逢后,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第一次这样痛快地把我心里要说的话吐出来,我在那一刻无所畏惧,我是李土狗,就是打掉了命根子,也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我不会容许谁在我的头上泼脏水!

我看不到上官雄在我离开后的表情,只知道从那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上官雄碰到我时,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的,他也很长时间没有和我说过话。我以为上官雄会因为此事把我调离旅部直属营的,那样我也解脱了,说心里话,让我到孙德彪的老虎团里去,我会快活些,在直属营,总能看到上官雄,我心里总有一层挥不去的阴霾。上官雄却没有这样做,他没有把我调离直属营,后来孙德彪多次请求,他也没有答应,我不知道上官雄心里是怎么想的。直到在解放战争的一次战役中,我才和上官雄分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