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二章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上官雄在延安的队伍扩编中,当上了旅长,而我则在旅直属营当一名普通的士兵。我还是可以经常见到上官雄,但是我们俩很少说话。有时他看到我,会朝我投来怪异的一眼,我无法判断那一眼的含意。

某个清晨,我早早地起来,赶在部队早操前在延河边上练刀,看到不远处的一颗柳树下,有个人在念书。我没有在意,自顾自地练起刀来。我一套刀法耍完后,我发现那人站在那里瞅着我,这时,我才看清了那人的脸面,他就是旅长上官雄。我很奇怪的是,他早上起来不练刀,改读书了,他什么时候识字的,我一无所知。在我眼里,他变得有点书生气了,和当时在刘家大宅杀人时的上官雄判若两人,他是进步了啊。人和人的命就是不一样啊。他有如此大的出息,我内心还是很为他自豪的,毕竟他是我的兄弟!

他走到了我面前,朝我笑笑:“土狗,你还是那么刚猛!”

他几乎很少对我笑,这一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我不知对他说什么好。

他说:“把刀给我!”

我把刀递给了上官雄。

上官雄双手托起了那把跟随了我十多年的鬼头刀,凝视着,双眼闪动着金属的光芒。他叹了口气说:“土狗,难为你了啊,这么多年,历尽千辛万苦,也没有扔掉这把刀,也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怎么样了!等革命胜利了,我们一定要带着刀回去看他老人家!”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暖暖的,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下拉近了,可那只是短暂的瞬间,对我来说,足够了。

部队离开延安,重新开赴抗日战场前,上官雄结婚了。他的新婚妻子是一个从上海到延安的女学生,叫章文晴。那是一个简朴的婚礼,却来了许多后来共和国的元帅和将军。自己的兄弟结婚,我应该帮助做很多事情的,我却插不上手,只能远远地看着婚礼热闹的场面,默默地祝福我的兄弟上官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