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如果把这场战争看作一场拳击的话,那么局势是非常清楚的。

台湾和大陆,是台湾岛这个拳击场理所当然的一对对手,虽然这场比赛的结局很清楚,但是双方都不愿意动手——这场比赛是兄弟之间的比赛,原因是小弟闹着要分家。

虽然结局明显,虽然双方都没有动手,但是并不表示双方都没有准备。

相反,因为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因为历史的原因,或者因为双方长期的对峙产生的相互猜忌、隔阂、不理解……多方面的原因使得两岸双方都在积聚力量,力量强大的这边在准备,准备一击必杀,将对岸闹分家的小子一拳打趴下;力量弱小的这边在准备防御,一旦对面进攻,就死扛到底,直到国际社会的介入。

但是,就在两岸双方一边在准备打,一边在相互对骂,然后还一边尽量沟通,试图用其他手段解决问题的时候,又一个拳击手钻上了台。

这个拳击手就是日本,他毫不客气地跳上台面,而且,站了一个好位置——台湾的右侧。

当台湾全神贯注地防备中国大陆的时候,自己的右侧暴露在了日本的面前。而且这个日本是莫名奇妙地跳上本来不属于他的拳击台,并且上台连招呼都没有打,就重重地从右边给了台湾一拳。

于是台湾趴下了。

于是日本得意了,继续左一拳、右一拳,准备用迅猛的拳法把台湾彻底打败,然后宣布这场比赛的胜利。

但是在一些人的眼中,这个突然跳上台的拳击手的行径简直是愚昧。

因为当他把台湾打趴下的时候,他自己正好就站在了另一个拳击手的面前。

中国大陆。

为了解决台湾问题,中国军队从半个世纪以前就开始大力准备了。无论是军队的调配,还是物资的集散,都是已经筹划准备了半个世纪的。甚至作战方案,恐怕已经不下于上万种。

现在摆在中国军队面前的,位置仍然没有变化,有变化的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对手,更重要的是,这个对手还非常愚昧地用侧面对着中国大陆,因为他正在对趴在地上的这个对手猛打,打得正欢,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将自己的侧面交给了一个为了向这个位置打出一拳,已经策划了50年的拳击手。

在这个拳击场上,当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小家伙相互殴打,并且指指点点的时候,居然很少有人去关注那个正在积聚力量的大个子,而实质上他才是这个拳击场上的擂主。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异的局面。

如果要解释的话,只能这么说,因为这个大个子保持这种积聚力量进攻的姿态已经太久,却迟迟没有动作,以至于人们把他当成了一个石像。

当一个石像摆成一个进攻的姿态,就算站在石像的面前,又有什么可怕?

所以日本远征军不觉得可怕,早川夜原本觉得这石像的样子比较可怕,但是始终没见到石像的动作,早川夜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了。

只有两位当观众的人冷汗直冒——一个是戢云,一个是林迪。

作为通晓政治军事、并且在中国军队中曾经是集团军军长的戢云来说,这个局面是早以料到的后果。

戢云之所以鼓励早川提出进攻朝鲜的计划,也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产生。

如果日本顺利拿下朝鲜半岛,那么中国军队保持了50年的“石像姿势”势必会变一变,军队的主力必然会调到中国东北,这个时候才是进攻台湾的大好时机。

然而急功近利的日本政府根本没有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仍然选择的是一条冒险的下下之策。

越过还没有完全统一的四国和九州,去打击一个大国积聚力量想打击的目标,然后将自己的侧翼完全暴露在一个始终保持沉默的拥有200万规模的军队面前,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做。

在林迪看来,此时的中国或许有3种反映。

要么就当做一次“解放台湾”的战役,就像50年中策划的一样,大举攻打台湾,所不同的仅仅是对手变成了日本;第二种方法是用海军切断日本远征军的补给,让这20万远征军困死在岛上;第三种方法,也就是林迪最不愿意看到的方法,就是中国和日本原政府、也就是现在的九州、四国的“叛乱势力”结盟,让中国军队登陆日本,推翻帝国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日本新政府。

要想避免第三种局面的出现,那么日本远征军就不能全军覆没,要想保住日本远征军,最好的办法是在大陆的雷霆一击还没有落下时,把这20万人撤回日本。

但现在的问题是,日本远征军正在“胜利”中,他们怎么会愿意撤离?

那么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在日本远征军受到了打击,但是没有伤筋动骨的时候,及时把人撤出来。

要想达到这个目的,恐怕只能派帝国军队上岛,为日本远征军留下一个退出的通道。

但现在的问题是,帝国元老院根本不愿意派兵,而对于军团长林迪来说,在没有元老院的同意时,最多只能调动一个联队。派遣一个师团离开自己的驻防区上千公里,军团长也没有这个权力。

有时候,所谓“谋略”就是非常简单的道理,简单得和下棋、和看一场拳击差不多。

有的人下棋,连根本的规则都不会,所以永远是门外汉,历史上此类人多不胜数。

有的人知道规则,也会走两步,因此当他们遇上前者,他们的表现要好得多。历史上此类人也颇为不少。

还有些人会背棋谱,知道的规则自然比前二者更多,因此这些人中,其中有些人,居然在历史上留下的名字,但是很可惜,一旦他们遇上棋力更高的对手,他们就力不从心。比如“纸上谈兵”的赵括,比如立寨山顶的马谡。

当有些人的棋谱比较熟练之后,他们开始有了自己的棋风。表现在战场上,他们比只知道背棋谱的人要优秀得多,但是他们仍然受到一些局限,使得他们记载在历史上的名字,只能算是“二流”名将。此类人物历史上也比较多,他们大多在自己的生命中有过一次两次的辉煌,但是生命中的大多数时期,他们并没有太多惊涛骇浪的故事,此类人物比如三国的关羽、张辽、陆逊、周瑜等。

接下来的一类人物则进入了“下盲棋”的境界,他们虽然也有自己的习惯和棋风,但是他们更灵活,他们不仅知道自己该怎么走棋,而且还能看透对手的棋子。他们善于使用天文地理诸多因素的配合,加上上天赐予他们的运气和眷顾,他们一生中很少败绩,这一类可称为“常胜将军”或者说“一流名将”,比如战国的李牧,比如三国时期的诸葛亮。

至于最后一类,便进入了“棋圣”的境界,他们不仅知道自己该怎么走棋、知道别人会怎么走棋,他们甚至知道围观的群众中每一个人会怎么走棋,这些围观的人什么时候会横插一脚加入战局也在他们的计算之中。放在战场上,这种将军永远没有败绩,跟随他们一生的,是神眷般的运气和直觉,无论多么没有希望的事情,在他们的手中都可以变成奇迹。此一类人,在历史上少之又少。拿破仑、恺撒、成吉思汗、亚历山大,这是世界上创造了四大帝国的伟大帝王,是战场上敌人的梦魇,然而就算是他们,也没有迈入“棋圣”的门槛。

在我看来,也许只有少数几人,才算一只脚踏在了这个门槛上——如吴起、如李靖、如白起。

谋略如棋。

因此我说,虽然早川夜在日本内战的战场上表现辉煌,虽然在进攻台湾的时刻一帆风顺,虽然早川夜是日本远征军的精神偶像,是日本国的神话。但是在历史的面前,早川夜仅仅只是一个“二流”名将。

因为她很快,就会面临一个挑战,一个可以被历史记载为“一流名将”的人,正在她的对岸,磨拳檫掌,虎视耽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