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主旋律 (七)再组春梅会 (七)再组春梅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46.html


[什么?她就是文春梅?]

郝文凯是李美妍的外甥,而文春梅和李美妍是好朋友,一定有照片留下,那么郝文凯认识文春梅也就不足为奇了,只是大家诧异的是,文春梅竟是筱均俊的姑姑。

不错,被筱均俊叫姑姑的人,正是文春梅。初次见到文春梅,她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很温柔,只是很明显的让人有距离感,让你不敢轻易的接近她。

十几年过去了,她依旧是那么美丽。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

[俊~]四人一齐看向筱均俊,要他好好解释一下。

[啊咧?]见四个伙伴都一副自己不说清楚善不罢休的样子,筱均俊再次看向文春梅,向自己的姑姑求救。

接到外甥求救的眼神,文春梅会心的一笑,[好了你们,是我要小俊不要告诉你们的,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只当我失踪了,呵呵~你们也不要太惊讶,经历了竹林事件后,我看开了人生的许多,十年了,我也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热血的文春梅了。]好像回忆到了神妹妹好的回忆,文春梅脸上慢慢化开了甜美的笑容。[不过,现在是我重新回来的时候了。我要继续调查竹林传说。]

[诶?]

[姑姑,你是说……]小姐年均简直不敢相信,他这个十年来从不出门的姑姑,居然要再调查竹林传说,那也就是说姑姑她要出门了!

对着自己的外甥坚定的点点头。[是的,我要和你们一起调查!]文春梅快步走到泰迪的面前,激动的说:[你就是泰迪吧,长这么大了,你哥哥他……]欲言又止,文春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诶?]泰迪吓了一条,还疑问文春梅要对他做什么呢,是他想太多了。(汗~)

[文阿姨……]

[叫姐姐!]

[诶?]

冲四人站眨眼,文春梅俏皮的转了一圈,[对,叫姐姐,我可不想被你们叫老了,小俊也是,叫姐姐。]

[是~]五人无奈道。文末也不过如此,文春梅比魔鬼还可怕。

[怎么啦?你们表情不对哦!]

[没有,对拉,文姐,你打算怎么调查竹林啊?你要以什么身份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深怕文春梅不高兴恶整他们的阿弟立刻转移话题,省得自己跟着遭殃.

[嗯?]文春梅低头很认真的思考着。[有啦!]

[什么?]五人异口同声的,很紧张。

能不紧张吗,文春梅并不像她外表那样温柔,可以说很恐怖,她的恐怖,筱均俊尤其知道,而且深有体会。小的时候,姑姑要他去寄信,他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把信封弄脏了,结果姑姑就罚他不许吃蛋糕,并当着他的面把他的那份也一同吃掉;姑姑喜欢看恐怖片,于是他又被迫半夜陪她一起看,并且还要为她倒果汁和买夜宵。否则就要被逼穿女装上学,反正,自己从小就受这个什么都很优秀的姑姑的压迫。

见大家那么关注,文春梅微笑着甜甜的说:[秘密!]

[哇列?]五人再次傻眼。

懒得理会文春梅的无厘头。几个人开始催她讲她和李美妍的事情。

[真是的,一点都不幽默。好啦,讲就讲。]

94年12月24日,是平安夜,那天我本来是想和男朋友出去与会,但是,小妍一个人在宿舍,那个谢明秀偏在这种日子说不能陪她,我很担心,就和男朋友说明原因回到宿舍去陪小妍。我们俩中午吃完饭决定去学校旧楼的资料室查资料,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结果,恶魔真的找到了,一本族谱和一本很恐怖的蓝皮本子。族谱是南岭创始人谢文轩的。蓝皮的本子,上面记载了自南岭创办以来。所有死在竹林的人的名字和年次。

我和小妍仔细查看了那本蓝皮本子,发现了一个规律,每两年就有一两个南岭的学生死在竹林,而且都是调查竹林传说的主要任务。还有就是关于那个族谱,写明写也在其中。他是谢文轩的后人,虽然一副文弱书生的斯文模样,却是个人渣,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使得小妍迷恋他迷恋的连生命都可以不要,这是后话了。

我们把这些告诉了我的男朋友,他说先不要深查,等到他进去竹林探查后在做下一步打算。我和小妍听到他要去竹林,都吓到了,这之前竹林死了多少人呢,那里就是个是非地,一个禁忌。我和小妍都劝他最好不要去,可是他不听,还说自己是死不了的,因为还有心愿没有完成。

死后三天里,我和他就失去了联系,他也没有去上课,室友说他有二天没见到他了。就在我担心到要起警察局报案时,他回来了,二轻身边还多了一只狗,很可爱,他叫它木每,很奇怪的名字,但那又怎样呢,只要他能平安的的回来就好。

自竹林回来,他只字不提竹林的事,只是和我约会,开心的过每一刻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我也暂时的把竹林忘记了,也忘记了小妍,我并不知道把竹林的事告诉她,到底是对还是错,总之,在我和男朋友快乐开心的做神仙眷侣时,小妍却还在调查竹林的事。是我害了她和那帮研究社的同学们,当时我并不知道小妍和谢明秀已经分手了,她是那么的爱谢明秀,为了他,小妍宁愿当他的轻抚,和谢明秀分开,小妍她该有多伤心,多痛苦,可惜,我这个做人家朋友的,却不知道,制骨者沉浸在自己的幸福爱情中,忽略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就在我们升到大三那年,有一天小妍半夜把我推醒,说是有话告诉我,我只好起来用冷水洗把脸,使自己清醒。

小妍告诉我,她去过竹林了,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感到有点阴冷而已。在听到小妍说她进去过竹林时,我的心脏都差点挺直跳动了,突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和不安。不只为小妍进了竹林,也因为小妍把我从幸福中打醒,点差竹林,是我和小妍两个人的事情,而且还是我把她拉来调查的,我怎么能忘了呢?

<以下是李美妍的叙述>

96年3月29日,我从学生会出来,遇到了明秀的夫人,金女士,她和明秀一样,都是很温柔的人,她请我喝下午茶,我们来到了位于南岭山顶部的一家很简朴的茶社,它是一对夫妻开的,一对很恩爱的夫妻,妻子已经怀有身孕五个月了。我们被热情的招待,金女士点了铁观音,在等待上茶的这几分钟里,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不一会茶来了,茶社的老板娘优雅的为我们添茶,说了句请慢用就下去了。此时,整个茶社里只有我们两个了。

[你就是李美妍?真的很漂亮。]金女士轻柔的声音很悦耳,她拿起面前的茶轻抿了一口,[我知道你和我丈夫的关系。]

[我……]

[我很高兴明秀他能遇到一个他爱的人,最可贵的是,那个人也爱他。]金女士温柔的笑脸,更让我心里不是滋味。[小妍,我可以叫你小妍吗?]

[当然。]我的冷静,该死的此时却不知跑到哪边去乘凉了。

[你不要紧张,听说你和他分开了,为什么?是因为我吗?]

[不是的……]我心好虚。[明秀很体贴,他是个好人,夫人您也很温柔,我不想伤害明秀,更不想伤害您,所以我……]

[小妍,]没等我把话说完,金女士就打断了我。[我拜托你,能回到他身边吗?]

[什么?]我错愕的看向金女士。[夫人,您说什么?]不是请你离开也不是你这个不要脸的死三者,而是,请你回到他的身边!这,到底什么状况啊?我被弄糊涂了。[夫人,您说什么?]

[小妍,我并不怪你哀伤明秀,反而很谢谢你,我和明秀结婚,完全是政治婚姻,虽然我很爱他,他对我也很好,但我知道,他并不快乐,他的心,很空虚,他是个好丈夫,也是个好父亲,可是,他不幸福,遇到你后,他变了,他脸上的笑容明显的曾多了,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你也许奇怪,为什么我求你回到他身边,因为他又不快乐了,而且,我也快离开了,将不久于人世。我不希望在我有生之年他不开心,所以,小妍,求你了,回到他身边,带给他快乐吧,我会和他离婚,好吗?]

[夫人……您在说什么呢?]完全被金女士的话给吓到了。[什么您就要离开了?您要去哪里?不久于人世又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害怕从金女士口中听到答案。

[你不知道,我从小就有哮喘,医治很多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所以小妍……]

[夫人!]你等金女士那话说完,我就打断了,不挂机呢怎样,我都已经决定结束这段恋情了,而且,我在调查竹林,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所以……[夫人,您别这样,我已经决定结束这段恋情了。而且……]

[而且什么?小妍,你不爱他了吗?]

[我爱,很爱很爱,可是,可是……]我要疯了,我要怎样告诉金女士竹林的事和我对她的尊敬和不像伤害,就算景女士不介意我和明秀在一起,甚至还希望我们能结婚。可是,这样我会很愧疚,就算以后和明秀在一起了,只要一想起金女士,心里就会很痛,同样都是女人,女人了解女人,谁愿意把自己的矮人推给另一个人呢。

听到我拒绝,金女士很着急,脸色也变得苍白,接着就不停的咳嗽,想到她的病,我急忙上前帮她顺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来。

[夫人,您没事吧,要不要帮您叫医生?]

了脸色苍白,金女士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脆弱。[没关系,小妍,我的请求,你一定要考虑啊。]

[这……好吧,夫人,容我再考虑下。]

X X X

[文姐,那我小阿姨最后答应了吗?]郝文凯听着文春梅的讲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后来?后拉力谢明秀的夫人去世了,本来小妍答应他夫人和谢明秀在一起的,可惜,小妍却失踪了,我也因为某些原因,和男友分手,一个人出国生活了两年后,回国在这里静养。]文春梅一想到李美妍心里就好痛好童年,那么好的朋友,怎么就忍心丢下自己离开呢?而且还那么狠心的十来年不与自己联系。

低头想了想,阿弟道:[那竹林后来怎样了?]看了阿弟一眼,文春梅道:[我和小妍都不相信竹林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决定晚上再去竹林。]顿了下,文春梅走到落地窗前,看向窗外,不知想些什么。[晚上我们悄悄的来到宿舍后面那堵墙前,墙太高了,我就问小妍要怎么过去,小妍拉着我往男生宿舍那边的墙边走去,我才发现,原来墙角有一个洞,刚好够一个人钻过去,就在我和小妍要进去时,我男友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他劝阻我们不要去竹林,那里太可怕了。小妍却执意要进去,我男友很生气的冲小妍吼道:你想死没人拦你,可是你不能拉小梅和你一起死。虽然男友对我的关心和在乎我很高兴也很感动,可是要小妍一个人再进到竹林我是怎样的都做不到的,最后我男友妥协了,他说会陪我们一起进去。]

[文姐,为什么你不直接叫你男友的名字?]泰迪直直的盯着文春梅,既然认识自己,说明文春梅和自己哥哥是认识的。[为什么不直呼我哥哥的名字?]自从看了李美妍的日记,知道文春梅是哥哥的女朋友泰迪就很想向她问清楚,为什么要和哥哥分手,自从和女友分开后,哥哥学业不要了,法术也不练了,整天就是喝的迷酊大醉,以酒度日。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你不要走,是我对不起你……等等之类的。

转身看向泰迪,文春梅似乎从个泰迪的身上看到了泰果明的影子,泪水不由得就流了下来。[小迪,对不起,如果当时我没有选择友情而是爱情,你哥哥他也不会变成……]话没说完,就以泣不成声。看来当时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泰迪熊,别这样,我姑姑坑定是有苦衷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姑姑,筱均俊不忍心看到家人伤心。

[对不起,文姐。]对自己的强硬也很后悔的泰迪听到筱均俊的话,低头笑声的道了歉。

就在大家沉浸在悲伤中时,坤达的问题却让大家哭笑不得。

[不对呀,俊你姓筱,文姐姓文啊,那她怎么是你姑姑呢?是姨妈才对吧?]

听到坤达的疑问,大家先是一愣,然后哄堂大笑。

筱均俊更是笑到肚子痛。[坤达,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神经大条吔,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瞄了眼其实都和好奇的朋友,西西奥俊俊帅气的一笑道:[因为我随母姓啊!哈哈~]

发现被耍,几个人不服的冲上去,一时宽大的房间里,回荡着满满的欢乐笑声。

笑看着一群小男生打闹成一团,文春梅感叹颇多。

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可以暂时的忘掉那些伤心的往事。

[好啦,你们等下再闹,我还有事要宣布呢。]

刹时房间变得很安静,泰迪五人保持打闹的姿势,一齐看向文春梅,等着她的下文。

[我要重组文春会!]

[什么?]大家都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想到解散多年的春梅会要重组了。

[你们那什么表情,难道有什么意见吗?]见大家一脸吃惊的样子,文春梅突然表情严肃,声音犀利的问道。好似谁敢有意见,立刻杀无赦!

[没。没意见,怎么敢!]

[那就对了,乖哈,明天和你们一起去学校,今晚你们就住在这吧!]既然没意见,也就无需难为一群小鬼,文春梅开心的留下大家并吩咐小艾准备晚餐。翻脸比翻书还快。

[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