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二章 2

zhenaisusu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部队打扫完战场就撤出了晖县县城,八路军主力还得往延安方向运动,游击队留在县城里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带着宋其贵等几个剩下的兄弟参加了八路军,张团长没有把我要走,我留在了上官雄的队伍里。

我和李朝阳是在刘佩兰的新坟前分手的。

李朝阳在我们撤出县城的过程中,一直背着刘佩兰的尸体,我们说,大家一起抬吧,李朝阳没有吭气,背着刘佩兰的尸体,快步如飞。我们紧紧跟在他的身后。李朝阳找了个向阳的山坡,把刘佩兰的尸体放了下来。他终于说了一句话:“佩兰,你就在此处安息吧!”我们就在这里挖了个墓穴,把她安葬了。安葬刘佩兰的时候,风呼呼地叫着,李朝阳已经哭不出来了,只是沙哑着嗓子嚎叫着!他野狼般的嚎叫刺激着我的心脏,我也和他一起嚎叫起来,我想,这是男人表达悲伤最好的方式。在这个时候和李朝阳分别,是十分残忍的事情,我很清楚,和他这一分别,就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飞奔了,永远也不可能在一起比赛杀鬼子了!可我没有留下来的心理准备,只能离开!他和我分手时给我提了个要求:“麻子,我们交换枪吧!”我同意了,我把我的王八盒子给了他,他给我了一支盒子枪。他和我交换完枪,和上官雄他们别过后,就领着游击队的弟兄们从另外一条小路飞奔而去,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之中。

呼啸的风淹没了魂灵的嚎叫。

我在许多夜晚,会梦见刘佩兰,浑身血肉模糊地站在我面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