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性 第十二章 1

zhenaisusu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5.html


我和上官雄的相逢是那么巧合,像说书人讲的故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当时,我们俩面对面站着,一个是八路军猛虎团的团长,一个是普通的游击队员;一个穿戴整齐,一个衣衫褴褛;一个红光满面,一个满脸是血……我们的地位有了很大的差别,我心里也产生了微妙的情绪,尽管我异常的激动和欣喜。我们沉默地注视着对方,我无数次想好的见面要说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浑身微微颤抖。要不是八路军的另外一位团长和李朝阳从里面走出来,打破了僵局,我们不知道还要僵持多久。那位团长见状,十分惊讶:“你们这是干什么呀,上官老虎!”上官雄笑笑说:“没什么,没什么,碰到了一位故人!”

上官雄的语言显得十分平静,而我,还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心里激动得翻江倒海,他的心情是否和我一样?他眼中的闪亮的泪光也消失了,也许他隐藏了内心的激动,我毕竟是他从小就同生共死的兄弟啊!上官雄笑着把我拉到了那位团长面前说:“张团长,这就是我常和你说起的李土狗,湘江之战,我以为他牺牲了,没想到他还活着,还来到了太行山,真不容易!”张团长听完上官雄的话,显得比上官雄激动,赶紧过来握住我的双手说:“英雄啊,英雄!这么多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我想流泪,可我的泪早就流干了,我已经不会流泪了,只是被打烂的耳朵上渗出了血。

李朝阳也不敢相信我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我要找的人和他的队伍,宋其贵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答应过他的,无论如何,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他和弟兄们受委屈,他根本没有必要害怕什么,他应该和我一样高兴才对。张团长看到我耳朵上流下的血,说:“你这是?”李朝阳说:“张团长,要不是他舍命爬上城墙杀鬼子开城门,我们是拿不下县城的,他在开城门的时候,耳朵被打烂了!”张团长马上叫道:“卫生员,卫生员呢!”

这时,上官雄才伸出了手,和我的手握在了一起。

我的手是那么粗糙,而他的手显得平滑多了。

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们可以感觉到相互的心跳。

可我心里隐隐地感觉到,我们紧紧相握的手掌中间隔着一层薄薄的不易觉察的纸。上官雄还是以前那个上官雄吗?我希望如此,可我不敢确定,真的不敢确定,此时的他,仿佛站得很高,而我站得很低,我似乎够不着他,他根本就不需要我的保护和相救,看来梦中的一切都是反的,这让我欣慰而又不安。卫生员来了后,上官雄松了手,说:“土狗,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可不要再发炎了。见面了就好,以后我们有得是时间在一起,我们可以找个时间慢慢地说说这些年的情况,你现在先去疗伤吧。”我知道他所指的发炎是什么意思,想到那事,我心里隐隐作痛,我不明白他有没有把我那难以启齿的事情连同我的英雄事迹一起告诉给张团长。

我随卫生员走后。我听到张团长在后面说:“上官老虎,你这个兄弟可是一条不可多得的好汉子呀,我想让他跟我走!”

上官雄笑笑:“你别打这个小算盘了!”

张团长说:“你手下已经战将如云了,还缺这一个!”

上官雄又笑笑说:“这个可不一样,你拿十个和我换一个,我都不换!”

张团长说:“好你个笑面虎,这个李土狗我要定了!”

……

宋其贵跟在我的身后,从那时开始到他死,他一直跟着我,我搞不清楚,他心了究竟害怕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