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01.html


撕心裂肺的警笛声越来越近,雷声也越来越响,越来越近。终于像巨浪排空的吼叫,在低空回荡。滚滚乌云像脱缰的野马,奋蹄扬鬃黑压压地盖了过来。闪电银蛇般地扭动着身子,发出炽烈的白光。接着,一声炸雷,飘泼似的大雨大了起来。

暴雨哗哗地下着,雨点连在一起像一张大网,像有千针万线,把天地密密实实缝合起来。整个大地都被密集的雨水浇溉着,浩浩然如倾如泄,茫茫然天地一体。

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冷睿身上抽。暴风雨中的哀伤悬系着他的灵魂,回忆的画面缠绕着他的心绪,城市夜晚独有的闷热包裹着他的灵感。任务在他的心中渐渐化成白茫茫的一片雨帘,连痕迹也都渐渐消失了。一切如过眼云烟,如阳光的下的水滴,很快会消失的无踪无影,所有的承诺如痴人说梦,生离死别的伤口是无法愈合的。

掌心被纵横交错的手纹划开,宛如远古的沟壑。与生俱来的蜿蜒,织就了今世宿命般的碎片。冷睿握紧了手,试图攥住那些缠绵的曲线却发现命运从指间溢出,冷睿发现他攥不住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不了刘局的命运。

大雨滂沱,狂风怒号。

乌云,为何这样低垂?暴雨,为何这样骤急?狂风,为何这样惨烈?树木,为何这样轻声呜咽?

苍天垂泪,大地呜咽,冷睿噙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滑落。

阳光留不住彩虹,夜空挽不回流星,就像冷睿挽救不了刘局的性命。

灵魂焚烧肉体,野火肆肆。洗净尘埃,思想闪亮。刘局的话如水边清风沁入他的心田,如山间明月朗朗照耀他的心扉。

冷睿历经了一次次生死轮回,意志、勇气、韧性、智慧、渡过了一个个恐怖的人生漩涡。人性的光芒在闪耀着,这是飞翔的光芒,穿透厚厚的深海水域,穿过断层的四季,冷睿相信所有阴暗的角落开满了百合。

他想找寻杀害刘局的弹头,但没有时间了。丽江公园到处是手电光,纷乱的脚步声狠狠地灌入他的耳朵。他被警方包围了,他现在就是杀害刘局最大的嫌疑人。

冷睿抱起刘局的尸体朝烈士广场外飞跑,一如在战场上和生命赛跑,生命的真实和永恒的虚伪都难留住,所有的一切都将恢复平静,包括他那颗热血的心,一颗从一个战场走至另一个战场的心。

跑了两步,他转身抱着刘局尸体冲上塔上,让刘局坐在石板上,背靠烈士纪念碑,就像守护着革命英魂。

一片丹心图报国,千秋青史胜封爵。

最近的警察离冷睿已经不足一百米,冷睿对着刘局的尸体敬上一个军礼,一抹眼泪雨水,抬手向天鸣枪,既是开枪为刘局送行,也是告诉追捕他的警察他手上有枪,不要靠他太近。

冷睿冲入狂风暴雨中,听到身后“砰砰”的枪声,警察已经开始鸣枪警告。

暴雨如注,把地面冲刷干净,但暴雨能洗刷干净世间的丑恶吗?冷睿在暴雨中狂奔,狂奔。刘局死了,现在变成是他一个人的战斗,他将要孤身奋战,迎战强大的太上老君和万能的上帝。

冷睿在丽江公园神秘消失,仿佛隐身人一样,也如薄雾,被初阳蒸融,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十天后,在怒江边的小镇出现冷睿的身影,于是出现开篇的一幕幕:冷睿深夜强渡怒江,突袭金三角,驾驶摩托车高速撞上直升机,最后失忆被玛丹所救的一系列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