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东京时间2006年8月15日上午。东京。新日本政府防卫厅会议室。

与会的都是新日本政府防卫厅和国防军的高级官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其中一位戴着眼罩,独眼的女将军,而她坐的位置也是非常靠前,看得出她地位尊贵。

此刻,她的声音充满忧虑:“我想提醒诸君,一旦我们展开‘潮汐’计划,很有可能就使得我们日本和我们千百年的宿敌进入一场长期的战争中,如果在战争中我们政治外交处理不当,也许会有更多的国家成为我们的敌人。因此,我在这里最后一次提醒大家,‘潮汐’计划,必须慎重考虑!”

“早川君多虑了。”一位身穿上将军服的军官说:“我们现在执行‘潮汐’计划是最有利的时机。首先,我们的内战并没有完全结束,没有哪个国家会想到我们会立即执行这个‘潮汐’计划,因此,我们周边的各个国家,都没有做好完全的战争准备;第二,南方的叛军,他们的补给线并没有被完全切断,‘潮汐’计划的执行,会使得南方叛军的补给线彻底切断;第三,‘潮汐’计划的成功,将为我们的下一个计划——‘丰臣’计划打下坚实的基础。”

“松本君有远大的抱负和理想,是我辈应该敬佩的。”身边另一个身穿中将军服的军官说:“但是我们必须评估一下我们目前的实力,是否能够支持同世界第三军事大国打一场全面战争。”

“上村君对我们的国防军信心不足啊。”被叫做“松本君”的上将说道:“我们现在在南方只要保持10个师的兵力就够了,叛军的实力已经越来越弱,而我们的实力是越来越强。”

“还有一个问题。”早川夜提出:“‘潮汐’计划中,我们宣战的对象究竟是谁?计划中写的不明确。我们是向中国政府宣战,还是向台湾政府?”

“计划中没有‘宣战’这个环节。”松本上将回答:“从日本的历史上看,宣战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日本宪法中没有规定日本拥有交战权。”

早川叹了口气,对于一个帝国军人出身的将军,不宣而战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但是早川很明白松本说的是实情,日本并没有宣战的本钱。首先是道义上的,法律规定日本没有交战权;从军事上说,现代战争最关键的是出其不意,一旦宣战使得对方有所准备,自己将付出相当的代价。“潮汐”计划针对的目标是中国的台湾,虽然在目前中国大陆和台湾仍在政治上处于分裂状态,但并不表示北京政府会放弃这块土地。一旦北京方面民族情绪的爆发,那么东亚的这一对夙敌又将进入长期的战争中去。

这些参加会议的军国主义将领虽然狂热,但是并不愚蠢,如何使用最好的方法,尽量避免日本的损失而达到日本的目的才是他们考虑的重点。

“潮汐”计划早在内战爆发的前期就开始制定,帝国陆军104师团参加了日本内战之后,东京政府的形势大为好转,一方面为了彻底切断南方政府的补给线,另一方面也是对新日本政府在东亚霸权的确立打下一个基础,“潮汐”计划便出台了。

台湾曾经在50年的时间里是日本的殖民地,21世纪开始之后其政治态度也比较亲日,在台湾的土地上到目前为止仍然有许多日本人的后裔,为了宣示日本在东亚的霸权,台湾无疑是最好的地方。台湾不象朝鲜和韩国一样与日本有世仇,相对而言,日本在台湾殖民的期间,给予当地人的生活条件比其他地方还是要好上许多。

而“潮汐”计划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台湾虽然不停地要独立,但是北京方面却一直宣称台湾是中国领土。如何让日本的军队能够在台湾宣示其军事存在,同时尽量避免200万规模的中国军队参加这场战争,却是计划中最关键,最伤脑筋的问题。

新日本政府的高层不是白痴,何况还有早川夜、戢云这些深谙战争之道的高手做参谋。日本新政府中的右翼分子也不乏拥有战略眼光的人。

“一旦与北京政府进行战争,必然又成为一场长期战争,虽然有帝国作为盟友,日本最终获得胜利的概率更大,但是就算战争取得胜利,日本仍然不能保证东亚的霸权——附近还有俄国,还有美国的影响。因此,如果要执行‘潮汐’计划,那么以最快的速度占领台湾,然后集中武力给予中国海军一次重创,那么日本就拥有了足够的本钱把北京政府压到谈判桌上去。”一个将领是这样说的。

进入21世纪,中国军队和中国的经济一样开始了快速的发展,但是在军队的建设中,很多东西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中国的三军中,海军无疑是中国军队的软肋。不能不说,这个将领找到了准确的方法。

*

几乎是同一时间,中国,湖北西部山区。

一场军级规模的模拟对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演习指挥部里,大屏幕正显示着对阵双方的状态。观看演习的一些军官在下面交头接耳。

“目前状况,蓝军第3步兵联队已完全包围红军127师380团。目前正在进攻,如果380团30分钟不能突围的话,将被判定被全歼。”前面的一位上校军官在进行解释。

“这种判定太离谱了吧?蓝军一个联队只有150个人,怎么能包围380团?那可是2000人的一个机械化步兵团!”观看演习的一个军官小声说。

“蓝军模拟的是四维帝国陆军,他们曾经用一个不满编制的2000人军团歼灭了日本自卫队第七装甲师;上半年日本内战的时候,他们的104师团600人,把南方政府的5个师4万多人击溃,蓝军现在的表现,其实离他们模拟的对象差得远呢。”另一个军官小声回答。

“你们在后面偷偷摸摸地说什么?”前排的一位将军转过头来问道。这位将军很年轻,但是眼睛里渗透着睿智。他就是17集团军新任军长,29岁的陆军少将,寒冰。

“军长,这回看状况,43军在演习里很吃亏啊,12坦克师全灭、125师全灭,126师损失一半,现在127师又被咬住一个团,再这样下去,怕是127师也保不住了。”先前说话的上校军官说。

“而且我算过了,蓝军到目前为止,3个师团总共15个联队,至少还有9个保持的完整战斗力。”另一个军官补充。

“看目前的状况,欧阳文彬也无力回天了。”寒冰感叹了一句。

“那是啊,咱们17军都没能打赢,43军只怕也不行啊……”先前说话的上校说。

“少来,”身边的大校军官插嘴,“43集团军毕竟是老红军部队,17集团军哪能和43军比?17集团军到目前为止编制还不到1万5千人吧?人家43集团军浩浩荡荡6万人马,根本不在一个数量集上。”

“陈冬伟同志,请问你是哪个军的政治部主任,怎么胳膊肘总是拐错方向?”上校不满地说。

“我是就事论事。”陈东伟大校回答:“不知道这个演习搞什么鬼,好象是专门来打击我们自信似的,对蓝军的判定太宽松了,一次大规模炮火覆盖,损失居然不到一层?”

“这并不奇怪。”寒冰说:“导演部对蓝军的判定还是比较合理的,我和董南杰98年的时候和帝国军队一个小分队交手过,结果你们现在也知道。四维帝国的士兵体质和训练比我们都要好,再加上武器先进,能够打成这样,已经是尽力了。”

“以前训练,我们的假想敌要么是美军要么是日军,现在突然变成这么变态的外星人,还真是不习惯。”

“不习惯的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军,你看那几个王牌军,38军输了,54军输了,27军也输了,而且15军还输得更惨,连蓝军一个联队都没能歼灭。”另一个上校说。

“不要老是看着别的军输了,也不想想咱们自己输得多难看。”寒冰训斥自己的部下:“咱们折腾了一个星期,损失了6个团,才吃下两个联队,想想就觉得丢人。”

“仗是你指挥的又不是我指挥的。”陈冬伟看寒冰瞪着自己,忙改口说:“咱们应该团结一致,找出不足,共同进步。你不要老是看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演习场上的局势也越来越明朗化。红军虽然顽强抵抗,但是蓝军强大的攻击力面前,红军终于没有长时间的坚持下去,终于宣布战败。

“问题很严重啊,同志们。”一位将军在台前做总结时说。

虽然在演习判定的时候,导演部给予蓝军更优惠的条件。但是谁能保证,在真正的战场上,敌人,不会比这只蓝军更为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