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六、成立帮派

elbt 收藏 9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作者语:我对自己写的东西也不满意,因为我就这水平了,但各位能否提点意见,让我依此宝贵意见,看能否有那么一丁点的提高,谢了!

------------------------------------------------------------------------------------------------------------------------------------


陆陆续续的,有十二位少林寺的俗家弟子持着方丈的介绍信找到新生集团来,第一次来人,我都让陈华山与他们过招,陈华山吃尽了苦头,对我的意见很大,缠着要给他补偿。我看得手痒,也下场讨教了一下,让那十二位出场的不要有所保留,凭着那些专门为杀人而设计的动作,我胜了他们公推出战的俗家弟子庞志为。但我也看出那些俗家弟子真的有实力,我就让他们都留了下了,打铁还须自身硬,他们都服我,在我的指示下,由庞志为带头,成立了一个“忠义堂”,打着弘扬武功的旗号,实则是教授新生集团护卫队人员的格斗技巧,有些不方便出面的事就由忠义堂暗地了面处理。我的伙伴们也被我逼着强身健体,新生集团也有一些人员自己要求加入忠义堂。忠义堂的主旨是“忠诚、信义、团结”。

每天早上,护卫队和那些孩子都要出操的,新生集团俨然军营一样,给了工人们很大的安全感。工人们也可以免费到专为他们而设的夜校学习文化。更夸张的是,我开始资助一些资质好的高中以上的爱国青年,让他们到美国深造,条件是学成归来,必须为新生集团工作若干年,都签有合约的,若有违约都,则要赔偿五倍的费用。他们在美国深造期间,可以“介绍”一些工厂实习。同时,又请了些日语、德语、英语的教师(中国人)教护卫队和忠义堂等人,还美其名曰:面向世界。

新生集团的名气越来越大,司徒雷登竟专门从北平过来参观,我和他算是老朋友了,他慨叹我竟然取得了如此大的成绩,小意思啦!我对司徒雷登说:“只要是持有您介绍信的北大的理科毕业生,我一律接受。”出于对教育事业的支持,我捐了10万大洋作为北大理科的助学金。司徒雷登没想到我这样做,他后来为我颁授了北大“名誉毕业生”证书。(我编的,哈哈)

房子还在不停的建着,现在,那些刚建好的体育设施也是很抢手,几个蓝球场总是人声鼎沸。联邦号每次从美国回来都会带上一批子弹,美国雇员已没有了,船全部由新生集团的人员操纵,在我的准许下,这帮家伙没事就在海上打鸟玩,搭船的客人在付了钱后,也可以过枪瘾,两美元可以打十枪。子弹有的是,要知道两美元可以买三十多发子弹了,能赚一点是一点嘛!

护卫队和忠义堂的人打靶用的是淞沪警备部队的靶场,那些射击成绩好的人自然被记录下来,因为每次出动去靶场打靶都是动用汽车,所以汽油从美国买了很多。

现在我的钱可说是太多了,每年存在各银行的钱光利息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于是,我又开了印刷厂和驾驶学校,很多印刷工人因了新生集团的名声,都跳槽到了新生印刷厂,唔,这些人还挺有眼光嘛。驾校以略高于成本价的费用培养司机。我也给老蒋培养挑选来学车的有文化的官兵,只收成本费,我不得不在工厂旁边盖起一座招待所。好在当初向老蒋要地皮的时候,要的是城郊,这个地方避开了上海两次抗战的战火,地方也够大,发展潜力无限,附近的一些居民,也在厂区旁盖起了房子,用来出租,那些居民也做些小吃啊什么的到厂区允许的范围内叫卖,一些工人夫妻则租住了他们的房子。有人带了头,自然少不了跟从的,于是,多了一片出租屋。从安全计,我让人经常到那些地方巡看,更是组织了群防群治。自行车队、马队、摩托队随时会出动,跑步的人员也是围绕着这一片进行。工业区的治安是当时上海各片中最好的。我联系警察局,让他们同意我在这一片成立了一个警务区,警务人员等由新生集团解决,负责此片的治安,防止“乱党”的渗透。

若发现有那些党派在此活动,我都会善意的让他们自动离去。所以在这部份人的心里,工业区是顽固区。这些人汇报了这种情况,井岗山的毛老大也得知了新生集团的情况,高层人员开会后认定,新生集团至少是没有恶意的,要争取郝国忠,毛老大并没有把他和我之间的事情说出来,私人的事嘛,不用全天下嚷嚷的。下边的一些人则想,如果这个新生集团在江西就好了,立马共他的产,那是多么大的一份财富啊!我不知道我在他们的眼里,已是一个大资本家,是他们宗旨里要斗争的对象,当然,我也确是资本家,而且大到那些人无法想象。这个时候有十几亿美元身家的人吗?好象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吧!我自豪,因为我有本钱!还有硬靠山,若我说出来,双方都要承我的情。但这种高度机密的事情,少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保障,我的经验来自上世,那经验后面是无数的鲜血和生命。

我又从河北和山东这两个地方招了共三百名学过拳脚的二十岁左右的男青年,这帮人除了补习文化,主要就是当正规野战军训练,当然是悄悄的,我搞出训练纲要,让陈华山带着一些护卫队的老队员对他们进行训练。

在新生集团厂区的一个角落,用围墙围出了两亩地,作为我搞高产水稻的试验田。我只提供技术指导,侍候田的事情自然请有人负责。药水配方只有我自己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