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的崛起 第四部 金色勋章 第一章 力量勋章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8933.html


我正要上飞机的时候我的老师欧阳乐给我打了电话。

“你小子真的是去采访还是去免费旅游去?”他的声音很明显对我的动机采取怀疑态度,“我可给你说明了啊,不是每个传记作家都能顺利地见到防卫大臣的,我可是费了工夫才帮你联系好的,你小子要是不珍惜这次机会,可不会有下次了啊。”

说实话,这次出国,我真的还是有公费旅游的想法,当然了,我还只是个没毕业的学生,是没有“公费”的,“公费”从哪里来?当然是我亲爱的恩师欧阳乐先生了。

用别人的钱出去旅游真的是很惬意。

但是如果别人不仅帮你买单,而且帮你安排好行程的话,就不是那么自在了。

刚刚一下飞机,就有两个机场的士兵迎了上来。

都过了二三十年了,帝国士兵的标准装备还是没有多少变化。虽然简单,但是绝对实用,没有多余的装束,头盔、军衔标志、士兵牌,简单明了。机场附近不少机器人在巡逻,旅客行人从飞机上按次序下来,机器人小心地从人流里面穿过。我不禁又感叹,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在仿生机器人的应用上面,仍然是四维帝国占据着世界领先水平。

“您是杨劲先生吗?”一个士兵径直走到我面前问。

“是的。”我回答。

“防卫大臣安排好了,让您下飞机之后到息林宾馆住下,然后下午我们带您去见他。”士兵示意了一下:“车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

按照安排,我下午去见帝国防卫大臣飞卫少将。当我到达约定的地方时,这位大约四十多岁的将军穿着便服正在品茶。

“杨劲先生,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很年轻,而且,你也不像是一位传记作家。”将军的脸上是一点微笑,让我原本紧张的心情轻松了一些。

“如您所见,其实我还是一个没毕业的学生,我的老师纯粹是赶鸭子上架。”开了一句玩笑,我的心情也确实没有先前那么紧张了。

“不知道我的到来是否会影响您的工作,我知道,您的工作很忙……”我小心地问道。

“今天我休息,不是工作时间,我们可以有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聊聊。”将军说。

“哦……”我感觉很吃惊,出国以前我打听过这位防卫大臣的事情,据说这位雅典娜海湾战争中的指挥官是一个非常珍惜时间的人,记者要采访他一般要提前两天预约,而且时间一般不超过一个小时。

我很奇怪地问道:“您和欧阳乐先生是朋友吗?”

“不是。”将军回答:“我知道欧阳乐先生,我和他的一位朋友是朋友。”

我们交谈用的都是汉语,因此不存在语言不通的问题。其实四维帝国血统纯正的国民比地球人在身体素质、智商上面都占有优势,这在几十年前就不是秘密了,而且四维帝国人优秀的语言天赋使得他们可以轻易地学习地球上的任何语言。

“请恕我好奇,你们一个是帝国的防卫大臣,一个是中国的大学教授,怎么会有一个共同的朋友?”

“她的名字叫寒菲。”防卫大臣回答说。

“很抱歉我的知识欠缺,我不认识这个叫寒菲的人,我只知道2000年前的战国思想家韩非子。”

“你当然不知道寒菲这个名字,事实上我目前对她的状况知道的也很少,我只知道她整天不务正业。去年和我联系的时候她在倒卖军火,今年和我联系的时候就是为了你要来采访的事。欧阳乐先生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既然是朋友的朋友,我当然要尽力帮忙了。哦,对了,你不知道寒菲这个名字,那么你应该知道寒冰这个名字吧。”

我笑了,不言而喻的事情。既然我是专门写空间大战的传记,那么怎么会不知道寒冰元帅的大名呢。

“寒菲是寒冰元帅的女儿,也是我的战友。”

我吃了一惊,中国前任国防部长的女儿,怎么可能是帝国防卫大臣的战友?

“很奇怪?寒菲女士是个很独立的女性,2029年的雅典娜海湾战争中,她是帝国空军上尉,她是一位战斗英雄。在最后的一次突袭战斗中,她是轰炸机群的长机,而我为她护航。”

“原来你们是在战争中结成的友谊。”我明白了。战争中出生入死结成的友谊往往是真挚的。

“每年的清明节,她都会去克隆共和国首都兰德斯蒂尔城郊外的纪念碑,祭奠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如果你想更清楚的了解‘空间大战’,寒菲女士也知道许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谢谢您的提醒,我想我会去找她的。不过我倒是很有兴趣,想知道您是怎么走上将军的道路的?”我问。

我本来是随意问的,但是这个问题却使得将军的脸上掠过一丝苦笑或者是无奈的神情。

“我没有选择。”他说:“你知道吗?我的名字已经决定了我只能成为军人。”

我好奇地问:“这和名字有什么关系?”

“我的全名是飞卫·亚述巴尼布儿。我的家族世世代代都为帝国服务。我的父亲是一位情报员,1985年他不到6岁,被送到了中国,2005年的时候他接到帝国召集令,于是回国,参加了陆军21军团104师团。”

“虎军团!”我惊呼一声。

对于我情不自禁地打断他的说话,将军并没有表示不悦,而是继续说道:“我并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事实上,当我连名字都没有的时候,我的父母已经去世了。”

“哦……他们是怎么去世的?”我看得出这位外表坚强的军人,谈到自己家庭的时候显得有些脆弱。

“2005年八月,我的养父,也就是雅格·亚述巴尼布儿陆军军士,他所在的小分队突袭了日本在非洲的生物实验室,引起了日本的报复,日本派遣军队进攻温玛城,当时我的亲生父母正在医院迎接我的出生,很不幸……我的亲生父亲拿着枪出去战斗,阵亡了;因为医院的供电系统被炮火炸坏,因此我亲生母亲的手术失败,也死了。”

“那么,您的养父……”

“我是在三岁的时候才被养父收养,然后接受了他的姓氏。”将军说。

“也就是说,在2008年以前,您的父亲一直在21军团参加战斗了?”我问。

“不,他从2005年加入21军团,直到2015年才离开。”

“这样看来,您的父亲几乎参加了21军团参与的所有大型战役,完全可以算是历史的见证者。”

“是这样。他的脚步踏遍了地球的每一个区域,亚洲、非洲、美洲、欧洲、南极,我为我的父亲感到骄傲。”

“您说的令我非常神往,真想见见您的父亲。”

“很遗憾他已经去世了。”将军的神色有些黯然。

“哦对不起……”

在沉寂了一会之后,将军突然说道:“不过我的父亲留下了一本日记,虽然记叙非常简单,但是并没有遗漏什么大事,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给你一本影印本,父亲在中国生活了20年,因此日记是用汉语写的,所以你不必担心语言不通的问题。”

“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了。”我惊喜万分。

回到宾馆的时候,我不禁感慨万分。

以前在学校当愤青的时候,特别看不惯这些靠“关系”吃饭的人,买房子找关系、办户口找关系、子女上学找关系,没有关系网,就好象是什么都干不了一样。

现在才发现这个“关系”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因为我曾经喝多了跑去听欧阳乐的选修课,我就不会搭上这师生关系;如果没有我和欧阳乐的师生关系,我就不会成为欧阳文彬元帅的传记作家(元帅本人是不认可的);没有欧阳元帅和寒冰元帅的战友关系,那么欧阳乐教授和寒菲女士的青梅竹马关系就不存在;而再加上寒菲女士和帝国防卫大臣飞卫将军的战友关系……如此众多的关系加在一起,才能使我的这次“公费旅游”得以存在而且如此顺利。

由此可见,“关系”也是很重要的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