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脊梁的汉奸说法:阎良不适合造大飞机?


作者:秦川雨




来源:强国社区



有人称,集飞机设计、试飞、制造的最大的航空工业基地——西安阎良是中国的“西雅图”,说明其在国内的战略地位与西雅图一致,但不乏某些人的存在这样的潜意识:靠这个洋名“西雅图”似乎更有底气!这是近二三十年来崇拜洋人、崇拜资本、投降帝国主义后,一个毫无志气、断了脊梁的思维。称“中国西雅图”没志气,为什么?一来,这里是中国的航空工业重地,同时肩负着国防安全重任,与洋人无关;二来,这里不靠洋人来壮胆。



近来又有这里不适合造大飞机的奇谈怪论!作为草根,咱来说一说。



看看兄弟单位:沈飞的11号还不是引进俄罗斯吗?没造过大家伙。沈飞J8某型机被美帝涮了后,成飞的“枭龙”成了争气机,还是近年来歼10小猛龙扬了威风,还是小飞机,这些飞机都离不开成飞建厂的初衷——制造小型战斗机。这是其余两大家,再看上飞。




上飞就惨啦,曾经708立项,干的是大飞机,可飞上去的运10在西藏折返了26个来回,很快硬是让人给拽下来,原因就不细说了,现在了解这段历史的时候,还要为那些为大飞机研制鞠躬尽瘁可敬的老前辈们流泪!从80年代初麦道82开始,中国发展的大飞机路线就开始寄希望于洋人,惨遭了第一次失败!后来就更惨,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上海就成了“外企”“外资”的桥头堡,咱的设计师们、老前辈在卖地图册,养家糊口,人家外企钞票大大滴~~后果是什么,人才闲置、人才流空!没人才怎么办?协作嘛!而且是跟洋人屁股后面爬行式的协作 ——与麦道合作MD90,此时是98年前后,上飞的严峻情况是:技术断层、装备老化!



此时,西飞“义不容辞”地承担了70%以上的关键部件:中央翼、翼盒、中机身、前后段……几乎囊括了加工难度最大,协调最复杂的主要部分,掐头去尾俨然一个“西飞造”,尽管“时间紧,任务急”,可西飞在节点上从来没有耽误过。但是,帝国主义本质使然,“垄断先进技术设备,利用经济实力卡住对方脖子,进行敲榨勒索,渗透扩张,这从来是帝国主义控制和掠夺别国的重要手段。”后果可想而知,在关键时候,洋人随意耍个花样,就单方撕毁了合同,结果还是被洋人给涮啦:



——按20多架次采购的进口材料、仅造了两架,被人戏称“绝代双雄”!老美在撤走前,连造“壳子”装“壳子”的工装都不给留下。看看中国航空人的耻辱 ——99年,214厂房,静静矗立的、诞生不到两年的、全新的“干线机”工装,却不知道自己将要惨遭灭顶之灾:在美方的要求下,我们的工艺员按照“指示”施工,工人拿着大锤,检验员跟随,洋人监视,这些由我们亲手建造的打着波音产权的机身生产线、翼盒生产线、垂尾生产线被一一用大锤、气割销毁!工人签字、检验签字、洋人签字!在西飞某处的废工装停放场地,暂新的大型工装被肢解为无数废铁框架,悲壮堆成了小山!




时入世纪更替,1998-2004,上飞的人才队伍还是没能稳住,这不,在ARJ立项后,人才严重不足,就又利用上海得天独厚的“人脉”,玩一次“兼并”,西安所兼并上飞所,哈哈,人才就可以自由流动到上海去了,可上海还是不争气,图纸压了一年,且漏洞百出,设计与这里的制造协调相当的不便,最后图纸设计撤回,与西飞充分协调。西飞再次挑起了大梁,又如当年MD90的制造比例一般:机身前后段、中机身、中央翼、翼盒总成、包括翼稍小翼(复合材料)还是协调最复杂、工艺、制造最难的部分。



上飞做什么啦?翔凤在一片欢腾的下线仪式中姗姗走出,而后呢?面对着首飞的跑道却步履蹒跚:——首飞一推再推,从春节前夕,推至年后两会献礼,又从两会胜利闭幕推至6月……回想当年的“绝代双雄”——MD90飞机有洋人成熟的指导,装起来还不算慢,可现在离开了洋人的拐杖自己不会走路了吗?最近又在传言,还得再推迟半年~ 想想也不奇怪,专家们在总装下线仪式上面带笑容,说:“什么是自主知识产权?新的概念是,做好集成商,充分利用全球最先进的技术……”多好听的话!但是,在看了ARJ21的配套清单后就不难发现,机身结构不但依靠兄弟单位,成品配套原来也是全球采购呀!(后附清单)


有人说,波音也是全球采购,那这些人都不好好想想,美国反倒更注重“独立自主”,关键技术和配套技术的前提是,一项技术都不会受制于人,在保证技术领先的情况下,才会发包至其他国家供应商或配套供应厂家,目的是降低成本、减少资源消耗、转嫁各种矛盾。相反,我们自己的技术,在错失了几十年发展时间后,在验证了“市场换不来技术”简单道理后,在动力、航电、飞控、燃油、电器等各项技术上,那一项拿得出手?看看上海作为“集成商”原来是被“供应商”牵着鼻子走的呀!不光在洋人面前不会走路,即使在兄弟面前腿也硬不起来呀~怎么才会飞起来呢??其实,不止是“外部”协调协作问题,自身的协调能力、制造、工艺技术水平、经验现在都是大问题,08年底首飞能保证吗?


难道,做生意的手法也能用于民族航空实业的振兴吗?自己没有几项技术敢向世界看齐,自己的人才队伍却得不到锻炼,自己的院所人才、装备继续闲置……航空技术资源是稀缺资源,这些航空人才,在急需锻炼的时候有被撇到一边的嫌疑。


还有件事值得一提,ARJ毕竟要和国际“接轨”,大家都要为以后的“市场”寻找出路,可是,通过ARJ飞机标准件的采用看得出,其采用的标准有些令人费解:小小的螺钉也要用美标,我国的航标、国军标没强度吗?达不到技术要求吗?有人了解到,在ARJ工装的制造中,本来很顺利的过程,却要先期协调美国进口的美标螺钉,这不禁又让人想起了“洋钉”,而更具讽刺意义的是,50年前,西安阎良这一不毛之地,“洋钉”都造不出来,而几年后,在这里毛周时代的老一辈“硬让轰六这个铝块子”飞上了蓝天。




“大客公司”是否各方利益博弈的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民族利益是大前提,大客肩负着中国民族航空产业未来的重任!至于“大客”未来的发展,翔凤的经验应该是他们借鉴和参考的主要依据,若真是这样的话,未来的大客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又要用实践来检验?




ARJ21支线机 配套清单:


动力装置供应商

发动机/短舱 GE



系统供应商



航电系统 Rockwell Collins

电源系统 Hamilton Sundstrand APU Hamilton Sundstrand

高升力系统 Hamilton Sundstrand

液压系统 Parker Hannifin Corporation

燃油系统 Parker Hannifin Corporation

空气管理系统 Liebherr Aerospace SAS, Toulouse

起落架系统 Liebherr Aerospace GmbH, Lindenberg

发动机振动监测仪 Vibro-Meter SA

发动机接口控制装置 Vibro-Meter SA



系统 供应商

主飞行控制系统 Honeywell-Parker

驾驶舱控制系统 SAGEM SA

防火系统 Kidde Aerospace

照明系统 Goodrich Hella Aerospace

内装饰系统 FACC

控制板组件 EATON

水/废水系统 Envirovac Inc.

应急撤离系统 Air Cruisers

氧气系统 B/E Aerospace Inc.

驾驶员座椅 Zodiac Sicma Aero Seat

风档玻璃和通风窗 Saint-Gobain-Sully

风档温控和雨刷系统 Rosemount Aerospace INC

风门作动器 MPC Products Corporation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