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五章 以身犯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这样的男女接触,汪晓艾是第一次,她以前也只是在书本上看过一点。这个还带有很多陌生感的许岩,是她的猎物,现在还不是抗拒的时候,给他总应该尝到一点甜头。

许岩的舌头在她的口中随意挑拨一番。他又开始吮她的舌尖。

汪晓艾感到有点不适应。

许岩的右手似乎带有魔力,虽然是隔着两层布料,他对汪晓艾胸部的爱抚仍然真真切切的透彻在了她的肌肤上。他只是转圈般揉动它们的外部,有时按压几下胸膛的上部,他并不怎么用力。

汪晓艾觉得自己的胸脯微微的有些发热,渐渐的有点肿胀,那两只乳房终于不自主地耸立在衣服下面。它们也仿佛是耸立在许岩的手心下。

许岩的另一只搂着她肩头的手臂,又从她的背部滑下,慢慢揽着汪晓艾的柔腰。

她胸脯上的那只带有魔力的手忽然悄悄起了变化。它不只是暗暗加重了一些力道,更是用大拇指刻意挑拨、逗弄着耸立胸膛上的两颗凸起。这样的动作许岩是富有心机的。

汪晓艾的身体不能抑制,她的胸前有明显的快感传来。

这时许岩也已停止亲吻。他伏倒在汪晓艾身上,用双唇含住了她的一颗耳垂,用力吮吸起来。

汪晓艾突然产生一种将要晕眩的感觉。她的心中有点惊慌起来,——不知是惊慌这种未曾预料的奇妙感受,还是对自己的处境产生了担忧?

许岩的右手停止了动作。他没有心急地去解汪晓艾的衣扣,而是从她的腰身侧面,一路下滑到了腿膝处。

他没有去脱汪晓艾褐色的丝袜,却是用手掌摩挲着她柔滑的大腿,不断向上移动。

许岩探伸在她身下的那只手掌,也已往下移动,按在她丰匀的臀部,左右轻捏起来。

汪晓艾的身体在这样温柔却最能摧垮防线的手段下,难免产生了迷失一般的欢悦感受。但幸好只是一小会儿。

当她意识到必须是马上阻止他的时候,许岩的手指已经触摸到了女子单薄但不觉光滑的底裤。

他当然并没打算在她不做防备时,解去汪晓艾最私密的遮羞布。他只是想进一步的点燃她身体的热情,虽然隔着布料他却依旧信心十足。但在许岩的手掌将要侵犯那一处神圣地域时,汪晓艾的一只手立即阻止了他的动作。

许岩遵从了汪晓艾的意愿,他将手掌从她的旗袍下慢慢抽出。这样的事情,他从未强迫过哪个女人。

汪晓艾收回手臂,从许岩的身下挣脱,重新坐正了身子。

许岩问她说:“婷菲姑娘还有什么顾虑吗?”

汪晓艾带着羞意向他笑了笑,回答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许先生为日本人做事,你我如果……如果那样做的话,将来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许岩说:“汪小姐的真正意思,我倒听出了一点。你是担心像我这种人,是不会有什么好的将来的。”

汪晓艾慢慢轻点了一下头。许岩也坐正身子,喝了一大口红酒,苦笑着说:“这个我也何尝没有考虑过。但骑虎难下的滋味,汪小姐是不会明白的。”

汪晓艾站起身来,从酒柜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坐到了许岩的右手边,对他说:“许先生的处境我很能理解。即使这样,你没有想过应该为中国人做点什么吗?”

许岩说:“汪小姐的意思是……?”

汪晓艾说:“明着是在帮日本人做事,暗地里却可以为中国人的抵抗提供便利。”

许岩的脸上显出紧张,说:“这不是让我背叛日本人吗?”

汪晓艾说:“这样做并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再者许先生将来的出路也会因此变得明朗。我们也可以……”她在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已经主动将身子向许岩靠去。这当然并不是汪晓艾真实的打算,她要靠它暂时迷惑住对方。

可是许岩并没有为之心动,反而将身子向后挪了挪,冷声说:“这样怎么可以?!你究竟是什么人?”

汪晓艾已提前察觉了他的态度,身子立刻站起往外退去,转身后十分利落地将衣柜角落的左轮手枪取出,枪口也很快地对准了准备站起身的许岩。

“别动!不然我一枪要了你的命!”汪晓艾对他喝道。

此时的许岩突然散去了刚才的紧张神情,反而弯腰拿起了汪晓艾方才倒的那杯酒,浅啜了一口,又坐回了沙发上。

汪晓艾双手握枪,手指抵着扳机,疑惑地问他:“你不害怕吗?”

许岩没有回答,但他的神情早已作出了回答。他反问说:“汪小姐知道这是什么枪吗?”

汪晓艾说:“美国寇特公司生产的,点三八英寸左轮手枪。”

许岩笑着说:“没想到汪小姐对手枪满有见识的。你又怎么知道枪里面会有子弹呢?”

汪晓艾也笑着说:“相同样式的枪我以前握过。它的重量告诉我,枪膛里面至少应该有一颗子弹。”

许岩说:“汪小姐看来是行家了。你说得没错,枪膛里面的确有两颗子弹。也许你应该开上一枪再证实一下。”

汪晓艾说:“如果你肯考虑合作的话,我是不打算杀你的。”

许岩笑着说:“就算你打算杀我,靠手上那把枪也是不可能的。它的击针我已重新设置过,你不妨扣动一下扳机,看它还能开火吗?”

汪晓艾心中产生不少惊异,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地说:“你认为我不敢?”

对于这句问话,许岩没有表示肯定,也没有否定,而是默然了一会儿,忽然说:“中共地下党员汪晓艾。汪小姐的真实身份,以为我不知道吗?”

汪晓艾听到他这句话,脸上的惊诧神情已是难以遮掩。她往前逼近一步,改为单手拿枪,不过枪口仍是瞄准着许岩的胸部。她想起了萧大姐之前嘱咐过她的话,如果自己的身份不幸暴露给对方,务必要将此人除掉。但令她想不通的是,许岩怎么会对自己的身份知道的如此详细?

许岩又说道:“汪小姐没有否认,那就证明我的情报没有出错了。知道我星期六晚上为什么没有去丽都酒吧么?”

汪晓艾不由地问:“为什么?”

许岩说:“那是因为我接到了关于你的身份的情报。我总得盘算盘算如何应对这点意外吧。”

汪晓艾说:“那你是早有计划了?”

许岩说:“我所做的只是消除对自身安全的威胁。就算这把左轮手枪可以正常使用,日本宪兵分队离此处也不过一里之地,汪小姐认为在开枪之后,自己有多少机会可以安全逃离呢?”

汪晓艾没有说话。她已准备动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虽然并不情愿杀他,但已别无选择。

此时许岩又说:“我劝汪小姐放下手枪,悄然离开此处吧。你的身份,我是不会透露给其他人的。”

汪晓艾听他这么一说,左手的劲力收回大半,问道:“许先生没有同日本人设下埋伏,计划将我抓获吗?”

许岩笑着说:“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我怎么会愿意送到日本人手里?那里面的日子,可不是正常人可以熬得过去的。”停了一下,他又说:“汪小姐现在离开这里,你我就当未曾相识。这样对大家都好。”

“你究竟是什么人?”汪晓艾放下手枪,忍不住问他。她不太明白许岩这样做的缘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