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第二卷 草创根基 三十六、兰色令旗

ymsw1234 收藏 12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那天晚上林建裕只说了一句话,方觉连夜跟着林建裕就偷偷跑出了黄龙镇。

赣州有座通天岩,通天岩在城西北六公里的地方,通天岩的巨石虽然不高但是很奇特,看上去就像是从天外飞来的石头一样。棕红色的岩石堆里树木丛生,把岩石周围遮掩的严严实实,更加显得神密莫测。在通天岩方圆十几里的的位置,古树参天、林木繁茂、洞壑幽深。据当地人介绍,通天岩石窟开凿于唐朝,兴盛于北宋,至今还保留着唐朝至宋代的石龛造像359尊,宋代至民国初年之间的摩崖题刻一百多品,可说是“江南第一石窟”。

通天岩分为观心岩、忘归岩、龙虎岩、通天岩、翠微岩五大岩洞,据说苏东坡、阳孝本、王阳明等历史名人都曾在此留下了众多遗迹。奇特的是,那些佛像和石刻词文,年复一年经受着岁月的侵蚀,却没有任何的改变。

通天岩沉寂多年,最近却有了些细微的变化,不知道什么原因,在通天岩附近的地下河里一股细流出奇地突然向上涌动起来,向一处所在急驰而去。当然这些变化,是刚进通天岩的一群老老少少看不到的,他们能看到的是神秘的佛像和自然风光。

"爷爷,你不是说能帮我弄到钱吗,大老远跑到这大石头山里转悠干嘛?"方觉显然没有被眼前如此壮观秀丽的景色吸引,找了块青石板一屁股坐下不满地瞅瞅正在四处打量地形的林大爷。

"呵呵,快到了,小天,别歇了,一会儿就到地头了。"林建裕向西南面不远处观察了一下,突然严肃地道:"从现在开始大家都别出声了,孟大队长,让你的人把枪都顶上火!",孟凡宇答应了一声传令去了。为了隐蔽行踪和迷惑日本人,方觉诈称有病,把李天宝、杨宝等人留在黄龙镇打掩护,改令孟凡宇带上一只由清一色招募来的军阀土兵组成的分队护卫。

林建裕领着方觉一行人悄悄穿过通天岩区,来到通天岩的中心地带,通天岩主岩山石嵯峨,林木苍翠,花香鸟语,幽泉涓涓.确实给人一种别有一番天地的感觉。所过的岩壁间雕有宋代李大正手书“通天岩”题刻。

在通天岩下有一座佛教寺院.寺院以岩为顶,以崖作壁,以石洞为室,室内极其开阔,僧侣们就在这简陋而宽敞的石洞里修心养性,专研佛法。寺院四周的岩壁,则刻有佛像100余尊。据说在800年前,这里曾是赣南一带香火极盛的佛教石窟寺。天造地设的一处天然佛界。

在通天岩主岩上,林建裕掩身在一块巨石上探头俯视石下五十米处的地方,神情有些紧张。方觉好奇的往下一看,原来林建裕正在看这座依山而建的寺庙,虽然寺庙历史久远,这庙里的香客看来倒不多,三三两两,到处都有。

"寺庙里的这些人都不是香客!"林大爷厌恶地看看寺庙里的人,转头向方觉透露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们都是日本人假扮的!"

"我都打听清楚了,这些假扮香客的日本人年前就来这里了,一直待到现在还赖着不走。寺庙里的和尚据说早被他们赶跑了,寺庙四周必经之路他们都设了岗哨,进香的香客都被拦回去了,不是他们的人根本就进不了这座寺庙!"

"爷爷,日本人跑到这荒郊野外的地方来干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当地的官府不管么?"方觉非常奇怪,林大爷为什么带我到这来,而且这么紧张?难道也和这座寺庙有什么关系吗?

"我估计,这帮兔崽子八成跟咱们的目的一样!"林建裕到这个节骨眼终于悄悄向方觉透露了来通天岩的秘密:"小天,这座寺庙里极有可能藏着咱们天地会"五祖"留下来的兰色令旗啊!"

哦?看着林大爷说话的时候一脸激动,方觉却没多大感觉。他手里有五祖留下的一面小红旗,那面红旗除了制作挺精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爷爷说的兰色令旗也没大不了的吧?!

"傻小子,这个兰色令旗跟红色令旗可大不一样,五祖各掌一面令旗,兰色令旗可是当年掌财的令旗!"林建裕拍拍方觉的小脑袋挤挤眼道:"兰色令旗背后据说隐藏着一笔富可敌国的财富,你不想要吗?"

真的?!听到有巨额财富方觉来了劲:"爷爷,事不疑迟,咱们现在就动手把寺庙里的日本人全赶走把那面兰色令旗找到吧!"

"哪有那么容易啊,小天!"林建裕很理解方觉此刻急迫的心情,一个五岁的小孩要努力支撑两万多人庞大的方家压力之大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只有像方觉这样百年难遇的天才神童才可以承受,当然方觉因缺钱急不可待失去往日沉稳和机智也是完全可以原谅的。

林建裕找了块大石坐下,疼爱地把方觉放坐在膝盖上,耐心地解释道:"这段时间我查阅帮中秘典,又连续拜访了天地会的几个分支帮派长老,才大致猜到兰色令旗藏在这里,这个兰色令旗不容易寻啊!据说这面兰色令旗每年只在某个特别的时刻出现一次,之后就无影无踪,三百多年来天地会选派了无数能人异土来此地寻找兰色令旗都铩羽而归。而这个特别的时刻,至今就没人知道!"

"爷爷,那不是坏了,这帮日本人是在用最笨的办法等着兰色令旗的出现,只要他们天天守在那个地方,兰色令旗迟早会出现,那不是很容易被他们找到吗?"

"哈哈,没那么容易。兰色令旗必须触动一处机关才可能出现。这些日本人不知道内情,以为守在那里就能拿到,简直是痴心妄想!"林建裕冷笑着望着远处寺庙里来回走动的人影:"如果不是急等着用钱,就让这些蠢人耗死在这荒郊野外才好!"

林建裕很坦白地跟方觉交了底,他只知道那个特殊暗示符号就藏在通天岩这一带的古迹中,具体在哪个地方,他也没查到什么蛛丝马迹。

为了不打草惊蛇,方觉吩咐孟凡宇带着他的人就地隐蔽起来监视寺庙内敌人的动向,而他带着几个贴身护卫跟着林建裕在通天岩一带继续寻找五祖故意留下的"特别暗示符号",找到了那个特殊暗示符号,就找到了让兰色令旗出现的触发机关。

在方圆十几里的山里,方觉跟着林建裕转了好几天,问了附近山里居住的山民,把忘归岩、观心岩、龙虎岩、通天岩和翠微岩五个岩洞极有可能留下特殊暗示符号的地方都先摸了个遍。

方觉推测这符号多半跟文字有关,随即要林建裕带路重走一遍,一路之上细细地留意起来。

通天岩主岩岩壁间雕有宋代李大正手书“通天岩”题刻。苏轼落职过虔(即赣州)时,曾多次游览通天岩,至今这里还保存有阳行先、苏东坡、李存3尊刻像,并有东坡真迹。对于通天岩的宋代名人的真迹,方觉揣摩了半天,一无所获。

观心岩和翠微岩都是些石刻造像,并没有文字,方觉觉得可以忽略不计了,直接走人了。

同心岩又称龙虎岩,岩上刻有明代刘昭文所书的“同心岩”3个字,壁间还有31条题刻,据说多为宋人所作。方觉在这里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来。

等转到忘归岩,方觉边走边细细打量着石洞周围的岩壁上结构严谨、笔划宏重而有力的古刻书法,当走到据说是明朝南赣巡抚王阳明留下的诗刻前终于发现了一丝古怪。王阳明在石壁上题诗是:“青山随地佳,岂必故园好?但得此身闲,尘寰亦蓬岛。西林日初暮.明日何来早。醉卧石床凉,洞云秋士扫”。方觉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明月何时早"的明字似乎比其他字略高了一点!

不会这么简单吧?看过不少夺宝系列电影的方觉犯了嘀咕,那么多年那么多人都找过了,愣是一个人都没注意这个字上这么明显的异常?怎么感觉就像专等我来发现一样!

方觉的发现是对的,一个贴身护卫从岩顶下到字刻上,手一触碰那个"明"字,那个字居然悄无声息地陷了进去!过了一会儿,旁边有几个字突然凸了出来,随即又迅速回位,而那个明字也凸了出来,几行诗刻表面平整,再也不见参差不齐的现象,王阳明留下的诗刻发生的古怪变化,只是一瞬间的事,不注意根本看不清楚。

"小天,那几个字看清了吗?"林建裕惶急的问方觉,林建裕在明字一缩,就扭头望通天岩寺庙方向,不知道在观察什么东西,诗刻上哪些字凸现他压根没有看全。

"爷爷,看清楚了,明天黄昏时分兰色令旗必定出现!"方觉知道了兰色令旗出现的确切时间却兴奋补起来,这探宝也太容易了点吧?!

"该是教训那帮兔崽子的时候了!"林建裕心头最后的一丝担心和疑问没有了,很是高兴,迅即瞩咐方觉道:"小天,你就在这里待着,哪儿也没去,我和孟凡宇带人去对付那帮日本人。等我们灭了这一小股日本人,再来接你过去!"

林建裕命令两个护卫守好唯一的进口,又四处查看了周围的地形才放心地走了。当林建裕的身影进入通天岩消失不久,突然从岩石缝里窜出一个人来,打量着林建裕来的方向若有所思起来。

通天岩寺庙里,黑龙会东北行动二组组长稻叶三郎像往常一样瞪视着眼前岩石漏斗大的黑洞之处良久,随后脚步沉重地走回居住了近一年的冰冷石室。组织下一步的行动指令始终没有发布,是继续守候还是放弃这个可笑的寻找天地会兰色令旗的任务?稻叶三郎从四处窜风的石室里扫视着寺中巡逻的手下在寒风下瑟瑟发抖,心情极度郁闷。

砰砰砰!这时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寺庙里两名黑龙会行动组队员应声倒在地上。

还没等寺里的人作出反应,像茅草被吹倒伏的枪声在这些人周围响了起来,而在前所未见的密集火力打击下,很快又有几个人中弹倒下。

稻叶三郎匆匆从石室窜了出来,观察着打枪方向的敌情,回头看到不断有人倒下,而昔日训练有素的行动队员们被突如其来的进攻打的趴在地上无法还击,不禁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黑龙会吃过这种亏!稻叶三郎拔出枪正要指挥手下还击,却被早瞄着他的林建裕一枪打爆了脑袋。亲眼看到组长中弹身亡,寺中残存的黑龙会行动组队员们突然间来了勇气,哇哇高叫着不要命地冲向火舌狂舞的机枪阵地。孟凡宇正组织人冲锋,被小鬼子的拼死反击搞得猝不及防,一下被打倒了三个团丁,机枪手也被冲上来的黑龙会的人趁乱打死了。

眼看一场混战即将发生,埋伏在另一边的机枪适时响了起来,把冲上来的剩余的七八个小鬼子全部打倒在地,避免了己方更大的伤亡出现。在寺庙外四处警戒的小鬼子也闻声疯狂地扑了上来,但在林建裕的阻击和两挺机枪的攻击下也被歼灭,可是就这样打,孟凡宇带的这个分队还是死了五个人,伤了十几个。

"幸好带了两挺机枪来!"孟凡宇检视着满地的死尸仍心有余忌:"这些家伙都他妈的疯了!”

“孟叔,告诉兄弟们,机枪子弹省着点用!”方觉被林大爷接应了过来,就直奔机枪而来。看着团丁手里的机枪弹药消耗了一多半很是心疼,现在凭这里的条件根本造不出来机枪子弹,这子弹是打一点少一点,子弹全打光了,缴获的新式机枪可就纯粹成了“废铁”一堆了!

“妈的,都是些破枪!”几个打扫战场的团丁气急败坏的把缴获的枪狠狠地扔在地上。方觉、林建裕和孟凡宇被他们的骂声吸引了过来,三个人仔细看了看,这群日本人用的武器居然都是些老“套筒”。孟凡宇摆弄着手里破烂不堪的步枪,深深地吸了口凉气,幸好这些日本人用的是这种仿制的旧枪,幸好自己刚装备德国原产的新枪,要是日本人使用了他们本国的步枪,这一战还不知道要损失多少人呢。

把这些尸体扔到附近的树林里,孟凡宇在寺院500米外四处小心地遍撒下岗哨,虽然把这股日本人全歼了,但谁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后援,如果少爷出了什么事,可不是他能担待的事情,那个张彪可是一直在跟他较着劲呢。

第二天上午,林建裕领着方觉登上寺中顶端,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漏斗形的小石洞,也就是稻叶三郎一直守护的那个石洞,林建裕指着这个石洞,兴奋地道:“小天,就是这个洞了,如果你在忘归岩看到的东西没错的话,今天下午黄昏时分,兰色令旗就会出现在这里!”

“爷爷,这个洞是通向哪的?”方觉探着小脑袋打量着黑黝黝的小石洞,顺手往洞里丢进一块石头,侧耳听了听,洞里居然半天没回音。

“通天!”林建裕一脸神秘:“这个石洞据传是个天眼,五祖无意中发现了它的存在,就把它当成了藏令旗的地方。”

天眼?方觉出神地看着深不可测的小石洞,不知道它能不能把我传送回原来的地球?方觉转而一想,随即把头脑里的荒唐可笑的念头抛掉,回到原来的地球又怎么样呢,自己的相貌改变了,已经做回不了原来的方觉了,而且虽然在这里比较危险,但好像比以前开心轻松了不少,不是吗?

“小天,你没事吧?”林建裕看方觉脸色不对,关切地问道。

“没事。”方觉摇摇头,问道:“爷爷,取令旗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不会有机关吧?”,方觉怕有什么厉害的机关之类的东西,万一没操作好,别像电影里探宝那样山崩地裂的,到时候逃都逃不掉了。

“没有什么了,等它一出现在洞口,你直接拿到手就行了。”

焦急的等待下,太阳终于下山了,当最后一丝阳光消失的时候,寺庙外突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喊声。孟凡宇带人赶了过去,随后,孟凡宇急急忙忙跑了回来,脸色很难看:“少爷,林伯,你们最好去看看吧,有情况!”

方觉和林建裕跟着孟凡宇来到寺院北面2百米的一处岩边一看,不禁目瞪口呆:两个放哨的团丁仰面倒毙在地上,衣服被扒光,肠子淌在地上,腹部一个大大的十字伤口更是触目惊心。

就在这个时候,寺院里有了动静。寺中顶端斗形的小石洞突然出现了一面兰色小旗,悬在石洞口一动不动。与此同时,一个人影猛地从寺庙一角窜了上来,伸手抄向石洞口的小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