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之推波助澜 百年大计 五、集体婚礼

elbt 收藏 6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size][/URL] 经过对廖英华的再了解,本着请个家庭医生的想法,我与廖英华商量后决定于1931年的元旦结婚,家人知道我要结婚了,都很高兴。在我的挑动下,三哥与钟彩霞、陈华山与刘香兰(廖英华的同学,也是在新生集团医院上班)、李大春与马彩霞光也决定和我一起举行一个集体婚礼。也省得陈华山老妈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6.html


作者语:刚才又传不上来。

----------------------------------------------------------------------------------------------------------------------------------------------------------

经过对廖英华的再了解,本着请个家庭医生的想法,我与廖英华商量后决定于1931年的元旦结婚,家人知道我要结婚了,都很高兴。在我的挑动下,三哥与钟彩霞(日久生情的又一例子)、陈华山与刘香兰(廖英华的同学,也是在新生集团医院上班)、李大春与马彩霞等人也决定和我一起举行一个集体婚礼。也省得陈华山老妈老是唠叨他。章武,黄有富,黄有财三个后悔没有早找女朋友,以至没赶上集体结婚这趟车,我说:“你们三个下次再集体一次就行了,何必那么沮丧呢?”“对呀”三个单身汉变得愉快起来,就差唱“为什么我们这样快乐,因为没有老婆来管我……”了。

集体结婚的事,在报上登了一个广告,还说到时会沿街派发喜糖,欢迎大家捧场。又派出了很多请贴。

婚礼那天,廖英华的父亲和哥哥来了,但他们却显得很怕生的样子,很少说话。元旦全新生集团放假,但护卫队除外,一大早,鞭炮就响个不停,汽车队围绕上海的主要街道慢慢行驶,车厢上的人披红戴彩,向着两边看热闹的人群抛洒喜糖。人们都在抢着捡拾,更有一些小孩子跟在汽车后面追逐,以期得到更多的糖果,这种机会哪里找。上海最大的饭店被我包下,作为招待宾客的场所。各方势力都送了贺礼,开席前,迎宾走调的声音大叫了起来:“蒋总司令到!”全场一时肃立,静得好象可以听到心跳声,老蒋一身中山装,在几个便衣的保护下,走到我跟前,我大声的说:“不知校长前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陈华山也上前说些没营养的话。老蒋说:“你们两个就不要客气了,今天是你们的大喜日子,我要祝贺你们的,把礼物拿上来。”老蒋送给我和陈华山各一个条幅和一份委任状,我和陈华山各升一级并当众宣布了这个事情,这下我是上校,陈华山是中校了。我的条幅上是“百年好合”四个字,陈华山的是“鸾凤和鸣”。另外,宋美人送了一对晶莹剔透的玉镯给我的新娘子,馋得刘香兰眼珠都不动了。

我请老蒋讲几句,他把我们跟随他的历史讲了一遍,又勉励众人要忠于党国的事业。讲完后他就告辞走了,这个素食主义者了不适合留在这酒酒肉肉的地方。待老蒋离去,杜家叔侄最先叫起了郝上校。其它人也不甘落后,一时马屁四起。老蒋这次可是给足我面子了,我会回报你的。鲍曼特送的是一台奔驰小轿车,我转手就送给了陈华山的新娘刘香兰。

黄埔同学在国民党方面的也送来贺礼,到不了的也发来贺电。

一番应酬,把我累得够呛,那在我那些酒都换成了凉开水。进洞房了,廖英华说我:“怎么样?郝上校,不行了吧!”“我不行?当初是谁打不过谁来着?要不要再试试?我这个上校可不是白给的”“试就试,谁怕谁呀!”于是,新婚之夜,我和我的新娘去掉所有的羁绊,坦诚相对,展开了一场肉搏,一场未分胜负接着又来一场,直战得你知我长短,我明你深浅。反正一夜下来,两人都没睡好。第二天带着熊猫眼出现在众人面前,成了他们的笑话。很好笑吗?谁结婚不是这样呀!

第二天,上海的各大报章又以我们的集体婚礼为头条,只不过其中多是关于老蒋的到来和讲话。而昨日辛苦一点追着汽车的小孩子又掏出口袋里的糖果吃起来。

当天新生集团加餐,没想到工人们自发凑钱给我们送贺礼,好家伙,一个人两块大洋,新生集团人员近两万啊,我收下了,不过我把他们翻了一翻作为过年费返还了回去。这说明,新生集团的待遇是最好的,没能加入新生集团的人总是在想:如果能加入新生集团好了。新生集团不是垃圾处理站,不收垃圾。

英华的父亲在第三天时对我说:“贤婿,英华就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照顾英华”“岳丈你就放心吧!”英华的哥哥则对我说:“你可不要让我妹妹给欺负了。”说完眉一扬哈哈大笑(我不禁怀疑和英华成婚的正确性)。他说的时候是很小声的,英华虽然就在一旁,但也听不到,她猜出不是好事,但却不敢乱来,公公婆婆们可都在一边呢。不管英华如何撒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撒娇,还别说,她撒起娇来别有一番风情)挽留,他父亲和哥坚决要回家,也不要我送他们的重金。

婚礼是结束了,但上海市民却谈论了好长时间这个事情。集团婚礼、当街撒糖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鲜事,更别说蒋总司令专门出度两个小校官的婚礼了。

李大春,章武,黄有富,黄有财,马彩霞被我赶回新庄村过春节,他们出来也有一段时间,该是他们衣锦还乡的时候了,家在灵寿那边的护卫队员有九人,我让他们一起回去,为了安全,带上了一批枪。护卫队陪这五人回到新庄后,就可以回自己家过年了,这九人每人都领到了三十块大洋,相信可以过个肥年了。约定正月十八再在新庄集中,然后回上海。

李大春,章武,黄有富,黄有财,马彩霞带着一批东西回家,很是风光了一把,他们的手表差点就被活吞了。村里的成年人都分到了一把手枪,每支配弹三十发,他们学会了打枪,但被告知不能轻易使用枪支。每个人都得到了新衣服,听到上海的情况,个个都萌发了去上海的念头,但我一早交待过,不准把他们带出来,因为新庄是我们的根基所在,要留人看守。五个“还乡团”吃的鱼是村里放养,村里现在实行的是互助组形式。种的果树也长得很高了,但还没有结果。消灭了单身的,适龄儿童都可以上学。这次要求村里人尽量养家畜,种植各种蔬菜。不要轻易收留外人居住在新庄。我和陈华山在新庄的家被众人打理得很整洁,随时可以入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