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中国某些爱国主义者的一点质疑

markinghu 收藏 0 158
导读:鲁迅先生说过,辱骂与恐吓绝不是战斗。当然现在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的“爱国主义者”便未必认可鲁迅先生的话。因为他们自我宣称是爱国主义者。爱国主义者的话一句抵一万句,爱国主义者的话句句是真理。所以他们更习惯于辱骂与恐吓,既辱骂与恐吓同胞,也辱骂与恐吓“敌人”。事实上,“敌人”往往听不到,倒是可爱的同胞常常听到。躲在电脑背后吼两句骂两声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当然,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还有更勇敢的举动,那便是宣布抵制日货,尽管抵制日货的后果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可能造成中国不少工人失业。然而这些

鲁迅先生说过,辱骂与恐吓绝不是战斗。当然现在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自以为是的“爱国主义者”便未必认可鲁迅先生的话。因为他们自我宣称是爱国主义者。爱国主义者的话一句抵一万句,爱国主义者的话句句是真理。所以他们更习惯于辱骂与恐吓,既辱骂与恐吓同胞,也辱骂与恐吓“敌人”。事实上,“敌人”往往听不到,倒是可爱的同胞常常听到。躲在电脑背后吼两句骂两声是最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当然,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伟大的爱国主义者”还有更勇敢的举动,那便是宣布抵制日货,尽管抵制日货的后果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可能造成中国不少工人失业。然而这些“爱国主义者”可能会说:这是不可避免的牺牲。其实,毕竟这些牺牲是别人的牺牲。这些“爱国主义者”总让人想起了阿Q.阿Q不是不敢革命,只要人多,他还是愿意冲进秀才家中搬走那张宁波床的。如果人多,这些爱国主义者还是愿意冲进日本人的商店大楼给日本人一点教训的。可能我是小人之心,度当前不少“爱国主义者”的君子之腹,总觉得他们恨多了一点,爱少了一点。对一些地区和国家的恨多了一些,对自己国家和人民的爱少了一些。这是颇有趣的现象。也许,这可以视作真假爱国主义者的试金石吧。那些假爱国主义者不妨换个名字如“排外主义者”更合适。我以为,与其在网上网下痛恨什么日本人、美国人,不如在家里家外多爱一些亲人同胞。与其天天讨论如何抵制日本,遏制美国,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自强不息。全国人民少打一点打麻将、斗地主的时间,全国官僚少一点贪污腐败,也许中国才真正可能早点实现富强。

那些痛骂日本人却从来不在公交车上为老弱病残者让座的爱国主义者,就跟当初全中国哈日哈韩的小青年一样,无非是把爱国主义变成了一种庸俗的时尚。这恰恰是当今中国的悲哀。



爱国主义说到底源于人类某种根深蒂固的认同需要。简单地说,个人永远要寻求种种归属感,比如性别,比如国籍。人对自己提问:我是谁?回答往往是:我是男/女人。我是某国人。等等。这便是认同(identification)。认同的重要性的凸现是现代政治的一大特点。因为在前现代社会,我们今天的人们所重视的种种认同往往是比较模糊的。比如鸦片战争以前,很少有中国人会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又比如说岳飞是民族英雄,更是自相矛盾之说。当时宋金都在今天中国版图内,两国人都是今天中国人的老祖宗。如果说岳飞是民族英雄,那么跟岳飞对打的金兀术也是民族英雄。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吊诡,原因正在于我们犯了时代谬误,误将现代的认同去套前现代。在现代政治中,民族/国家认同的凸现与强化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如国歌、国旗、国徽的出现都是现代社会的产物。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民族/国家认同并非凌驾于其它认同之上。现代人恰恰生活在多种认同交织而成的网络之中。如果幸运的话,这些认同和平共处;如果不幸的话,这些认同便会彼此冲突。爱国主义可能引发的弊端便在于通过无限拔高民族/国家认同,而贬低乃至抹杀了其它认同,如文化、阶级、性别、职业等等。当爱国主义变成了民族沙文主义,极权主义随即出现。一个人是否是一名爱国主义者的判断成为生死攸关的大问题,而作出判断的人永远将是极少数人。极权主义者无不鼓吹爱国主义。希特勒和他的成千上万的支持者无疑都是爱国主义者。金正日和他的成千上万的支持者无疑都是爱国主义者。萨达姆和他的成千上万的支持者无疑都是爱国主义者。然而这样举国都是爱国主义者的壮丽美景却可能是一场恶梦。历史与现实也一再提醒我们,恰恰是那些缺乏民主与自由的国家最容易变成民族沙文主义的肥沃土壤。

一言以蔽之,我认为,爱国主义并不如我们曾经被教导的那样高于一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