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胜雪 第一章 (十)

王二蛋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size][/URL] 这样的谈论也传到了郑澜的耳朵里面,同时也有些喜欢说媒拉纤的人问过她和韩铁军是不是真的好上了,郑澜每次只是很不坚决地说没这回事,但自己这阵子是不是真的算和韩铁军好上了,她也不能够肯定。 就在郑澜从卫校培训回来后没几天,韩铁军的职务又升了,不再是公社的团委干事,而是公社的团委书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0.html


这样的谈论也传到了郑澜的耳朵里面,同时也有些喜欢说媒拉纤的人问过她和韩铁军是不是真的好上了,郑澜每次只是很不坚决地说没这回事,但自己这阵子是不是真的算和韩铁军好上了,她也不能够肯定。

就在郑澜从卫校培训回来后没几天,韩铁军的职务又升了,不再是公社的团委干事,而是公社的团委书记了,因为公社有个革委会副主任到年龄退休了,原来的公社团委书记就顶上了那个位置,很自然地,韩铁军这个原来的团委干事也就成为了团委书记。团委书记在公社并不是个很大的官,但好歹也是个负责人,是个负责人就得办个大队的联系点,很巧的是,那个退下来的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原来就是办桃林大队的联系点,于是,韩铁军就接了他的手,桃林大队就成了韩铁军的联系点,这么一来,韩铁军就得经常来桃林大队走走了,了解实际情况,掌握生产进度啥的。

按理说,韩铁军的职务已经发生了变化,人们得改口叫他韩书记了,只不过由于他刚升职不久,大家还没来得及改过来,再说了,一般的社员也搞不清楚这干事和书记究竟有啥区别,反正就只知道他现在是公社在桃林大队的办点干部。

韩铁军每次来桃林大队,郑澜那里他是必去的,本来这也没什么,都是从武汉来的,两人的父亲原来就是老同事,彼此走得近一些本来就很正常,可是那些社员们可没这么想,这也怪不得那些社员,两个年轻的伢妹子经常在一起,谁都会认为这两人是好上了。

其实,这两个年轻人相互之间也确实是有好感的,尤其是韩铁军,他已经真正喜欢上了郑澜,自从那次在卫生院郑澜照顾了他整整一个晚上开始,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又漂亮又温柔体贴的姑娘,随着两人接触的增多,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几次,他都想向郑澜表白,但每次话几乎就要出口的时候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回去,因为他害怕,害怕郑澜会拒绝他,那样他今后反而不能这样有事没事地来看看郑澜了。

而郑澜的心里又是个什么想法呢?对于韩铁军,她也是有几分好感的,这个大大咧咧的家伙现在她觉得怎么看怎么顺眼,同时她还很喜欢这家伙的性格,有几分风趣,又有几分豪爽,而且还非常乐意帮助人。只是她现在对于谈婚论嫁根本还没有任何想法,她最大的目标就是抓紧时间多学习,真正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所以,现在这些社员们的议论让她有些苦恼,怎么大家都往那方面想呢?我们之间至少到现在为止可是最纯正的革命友谊。但是她也不想去多做解释,她知道越解释反而会越扯不清,随它去吧,反正我们之间是真的没什么,她有点底气不足地想。

说来也怪,有些东西你越不去想它,它越是往你的脑子里面钻,这阵子,不知怎么,只要韩铁军有那么几天没来桃林湾,郑澜就不由自主地惦记起这家伙那张笑起来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的脸,尤其是晚上她一个人在灯下看书的时候,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想起韩铁军又有几天没来了。

有过男女感情经历的人都知道,郑澜如今也喜欢上了韩铁军,就是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自己没意识到而已。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过着,转眼又是“双抢”时节了。

虽然现在郑澜可以不下田干农活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比其他的人轻松,她得替那些顶着烈日在田里劳作的人们做好防暑工作,每天挎着药箱在几个生产队之间跑来跑去,给社员们分发仁丹丸、清凉片、十滴水,而且这两天大家都很累,许多毛病也会带发出来,所以,这几天她也使忙得要死,累得要命。

这天,她总算把该忙的都忙完了,拖着疲惫的身躯往回赶,老远就看见一个人站在她的小屋门口。

难道是有人来等我看病的?想到这里,郑澜赶忙加快了脚步,结果等走近了一看,一张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

“郑澜,你回来了,我今天来桃林了解一下双抢进度,回公社经过这里,就来看看你。”

每次都说句这样的话,哪回能不能换句新鲜的。

郑澜拿出钥匙把门打开:“请进吧,韩大干事,不,应该是韩大书记。”

“郑澜你就别每次都拿这样的话来笑话我了,几个武汉知青里面哪还分这些。”

“吃晚饭了没?不嫌弃的话就在我这里吃怎么样,不过先讲明啊,菜只有辣椒和黄瓜,我可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来拍你这位公社领导的马屁。”

“嘿嘿,我还真是打算在你这里蹭一顿晚饭的,公社食堂的饭点已经过了,等我回去肯定捞不着吃的,在其他社员家里吃饭按规定要交5分钱伙食费的,在你这里我不是可以白吃不交钱吗。”

“去你的!好像我就不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而是地主老财似的,不行,从这回开始,你在我这里吃饭也得交伙食费!还有,你以前在我这里吃饭的伙食费得补上,我算一下……至少有10顿饭了,就便宜你小子,按10顿算,快点,交5毛5分钱来,不然我就不煮你的饭!”

“不对!你这是在剥削我!我记得清清楚楚,包括今天这一顿我也就在你这里吃了8顿饭,其中还有两顿饭煮少了,我没有吃饱,另外还有一次饭煮糊了,结果让我吃了一碗黑锅巴!这样算起来,我最多只要给你3毛钱!”

两个人瞪圆了眼睛对视着,终于,郑澜先忍不住了,“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然后两个人都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不和你贫了,”郑澜捂着笑疼了的肚子说:“你坐啊,我就做饭,放心,今天没啥好菜但是饭管够,而且我保证不会把饭烧糊的。”

“等等,我这里还有点好东西……”

在郑澜疑惑的目光中,韩铁军变戏法般拿出了一串用柳条穿起来的小鱼。

“这是哪个生产队长在拍我们韩书记的马屁?乖乖,还真不少。”

“你别以开口就打击我这个立场坚定的革命干部好不好?这可是我从坝边上过身的时候抓的,人家一片好心带来给你尝尝,谁知道你竟然这么看我,唉……”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算了,难得碰上这么好的机会,我也挨着韩大书记沾点光,给我!”听了韩铁军的话,郑澜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暖流,但是她嘴上依然是不依不饶。

憋屈的韩铁军脸上顿时换了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而郑澜在一旁捂着嘴窃笑。

很快,鱼的香味在这小屋子里面弥漫开来……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斜阳西照,转眼天空就是乌云密布,随即,豆大的雨点根本不管人们来不来得及收拾,噼哩啪啦地就砸了下来。

“啊呀,怎么转眼就下起了这么大的雨,韩铁军你肯定没带伞的吧?”郑澜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说。

韩铁军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从公社出来的时候可是老大的太阳,谁会想到这时候下这么大的雨呢。

“我这里有把伞,这雨估计来得快也去得快,等雨小点你打回去吧,记得下次来的时候还给我啊。”

然而,这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已经完全黑了,雨却依然在下个不停。

两个人只有在这小屋里干坐着,屋子本来就小,里面还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药柜,对了,墙角还有一个郑澜用几块土砖垒起来的“灶”,所以很拥挤,唯一的一把椅子让韩铁军给坐了,郑澜只能坐在床上。

已经坐了很久,雨依然没有要停的意思,甚至于连变小的意思都没有,两个人已经再也找不到聊天的话题,就这么默默地坐着,郑澜用手指绞着自己衬衣的衣角,而韩铁军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煤油灯发呆。

终于,韩铁军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郑澜,把伞给我,这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停不了,我还是打伞回去算了。”

“不行!”郑澜听了这话,连忙也从床上起身:“外面这么黑,又下这么大的雨,你可是要从坝边上过去的,现在坝里的水肯定涨满了,这么走太危险了,还是等雨小了,我再帮你借支手电……”

郑澜突然没有说话了,因为她看到韩铁军正在痴痴地望着自己,那种眼神好……好……那个……

郑澜从床上起身站住的时候,正好是站在韩铁军的面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情景,看着自己最喜欢的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你叫韩铁军还如何把持得住!

郑澜霎时满脸通红,就要低头转过身去……

已经迟了,一双大手已经将她紧紧抱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