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教课书,重新认识资本主义

激情需要理智 收藏 1 178

说起资本主义这个话题,连自己都觉得有些老古董的滋味,当今社会谁还会真去在乎意识形态,小日子过滋润就成了。这话没错,蕴含了民生至上的哲理,然而,一场金融风暴让全世界都知道了虚拟经济,冲击无所不在,从菜篮子到GDP,精英阶层也好草根也罢,林林总总竟是谁都逃脱不掉。当老百姓们静下心来认真审视宏观及微观经济这些很虚的东东,不论是专家点评还是时政新闻,甚至只需留意发生在身边的变化,就会不断发现一些过去经常忽略的看点。

我也一样,因为受一些右倾观点的荼毒,最近对资本这个名词格外上心(因为过去太不上心了),当然,本草根不懂模型,也缺乏权威的数据采集,也不是想要著书立说建立一套狗屁理论,纯粹一时起意发点感慨,谢绝邀战,如有指摘,请拍砖时保持风度。

最大的感慨,源自对国际资本的重新认识。

开闸放水之前先送给大家一幅画面:中国的蓝天之上,翱翔着两只巨大的秃鹰,目光精准爪牙犀利,耐心地等待着这块土地上的人们逐渐流血而死,然后飞扑下来,啄食一块块鲜血淋漓的骨肉......这两只秃鹰,一只叫做产业资本,另一只叫做金融资本。

这是郎咸平送给本土企业家的告诫,作为铁血网的资深潜水员,我把它转赠给各位愤青,我们可以不鸟上层精英,建行股权被洋鬼子骗走关我等屁事,那么请再看看下面的例子:高盛不怕掉价去养猪了而且06年就拿走了双汇,法国苏伊士在全国各省会城市疯狂收购水务,青岛啤酒只差4%的股权就得变成外资,家乐福沃尔玛分店越开越多本土零售业风雨飘摇,汇丰不停向平安注资,可口可乐想吞掉汇源果汁,牛根生就算再会哭,也改变不了蒙牛是摩根史丹利扩张工具的事实......

知道了这些,我笑不出来了。

这他妈的已经关我的事了!

如果有一天,物业公司通知你说自来水涨价一倍,碰巧老婆从超市归来不停抱怨猪肉快赶上海鲜了,没给你买啤酒给女儿的果汁和牛奶也减量一半,然后保险公司电话通知你想续保就得加钱,请别惊慌,更不要破口大骂,因为你用的是外资产品,不想弹尽粮绝的话,请乖乖付账。

然后,可能就会轮到电力、铁路、通信......再然后,是和生活有关的一切。

小资们可能会欢呼雀跃:终于可以有个放心踏实的生活环境了,我要潇洒闯世界!

嘿嘿,不知道被炒了鱿鱼然后钱包大幅缩水之后,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别忘了,老外的牛奶也是有毒的,卖给你的商品除了价高并无本质区别,信用卡不再永远安全,更重要的是,当国人的财富被搜刮殆尽,你还有兴趣呆在这片穷山恶水里充当低等劳役吗?

不要拿什么全球经济一体化来抨击我,如果我儿子长大后依然还能享受物美价廉的外资产品,我马上闭嘴,问题是,当一宗宗商品的定价权不再属于国民之后,资本家们还会如此善心吗?

我很不理解,既然都全球一体化了,为什么优尼科就不能卖给中海油?潦倒的花旗为什么就偏偏不能有中国大股东?为什么外管局在黑石的投资决策最终只能招致耻笑?

绝大多数国民对资本的扩张模式并不关注,幸好,金融风暴吹开了神秘的面纱,让老百姓们在关注自己的同时,也有幸瞥到了一眼真相:政府说经济基本面良好是必须的,社会需要稳定,可大量企业关门倒闭也是事实,民工返乡潮,女白领集体怀孕,制造业衰退以及GDP掉到了个位数,不正说明了外向型实体经济大受冲击吗?

可能有人还要争辩说中国制造的质量、口碑和档次不好,橡胶手套、打火机以及最近的破铜烂钉,难怪卖不出好价钱,需要集中全力大搞产业升级了。是,我不否认中国产品的确差人一等,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企业家没有不想争做上游的,上游多好啊,标准是我的定价权是我的,全世界的DVD我都可以收一份钱,管他东西南北风。问题是你怎么做上游,是规模大还是产品先进?海尔不错吧,广告都大到德国人的地铁里去了,扩张也不慢,产品呢,尽可以和洋鬼子东瀛佬一较短长,可海尔是上游吗?再看看其它,宝钢,连铁矿石谈判权都捞不到,被必和必拓掐脖子插刀子还得强颜欢笑,活脱就是一窑姐儿,还是大冷天穿低腰裤站街那种;一汽呢,合资多少年了政府官车都是采购他的,可硬是连个自动波箱都捯饬不出来;中石油够牛逼吧,全球老大,嘿嘿,可惜只能在窝里横,纳斯达克上市几年总共只搞了多少银子?回马枪在国内又坑了多少股民?你要真是上游有本事从洋鬼子手里抢开发权嘛,把零售终端铺进美国,让洋人老百姓也领教一下你们的高油价,何必厚着脸皮非得在国内霸着不降?

例子太多了,可能够让国人扬眉吐气的几乎没有。

如果说前几十年的改革开放解决了有无问题的话,现在,我们正面临着要么死掉要么更好的紧要关头。死掉不是倒退回到一穷二白的过去,而是更为凄惨,因为洋资本、洋金融已经被我们心甘情愿、持之以恒地引进了国门,他们裤兜里藏着匕首战战兢兢下了飞机,没想到得到的待遇却是鲜艳的红地毯,浩浩荡荡都不知道应该踩哪一块才好,丰厚的回报让他们也渐渐看清了这个国家的虚弱,不匹配的法制,处处漏风的门窗,人群傻得可爱,偏偏市场还大得诱人,规则近乎空白,他妈的不狠赚一笔简直对不起上帝妈咪爱,就算是那些胆子小的,想规规矩矩按西方市场的规则办事,或许还会处处碰壁被国人暗暗耻笑成阿甘,奉公守法也得有法才行啊?胃口越养越大,步子越来越快,如今回头看看,行行业业外资话语权越来越重难道不是事实吗?本土企业的大量倒闭以及制造业衰退又能回避得了吗?

十几年高速增长的GDP有理由漠视一切,忘记了国际产业资本已经把我们牢牢捆绑在一架无法自主驾驭的疯狂马车上。郎咸平拿出了一个芭比娃娃,告诉我们这玩意儿在欧美买十美圆,我们的出口价是一美圆,利润不属于中国,但这并不算完,只拿到一美元的中国制造企业,破坏了环境压榨了劳工还要忍受反倾销法案、货款拖欠以及威逼降价等等潜在威胁。可能你会很愤怒:都他妈这样了洋鬼子还想怎么着,逼死人吗?

对,逼你死掉,然后他们掉过头来收购,恶汗变成了救世主,低价不说还能挑三拣四。

或许令人难以置信,嘿嘿,去找“锵锵三人行”来看看,就是高盛养猪记那一期,让人苦笑无语,然后是睡不着觉。

说到金融资本,虽然是诡道无形但同样精彩。很多种生意都非常赚钱,比如并购拆分股权换置期货期指之类,中国的企业不管是不是真缺钱,拉洋董事入伙都是不遗余力,不计后果仿佛是当做荣耀,叫嚣着和世界接轨植入先进的管理理念,先进的后果是报表可能会很好看可红利却大部进了别人腰包,对金融投机滚瓜烂熟的国际操盘手们随时都在准备将毫无防范者一口吞噬,折腾完了拍拍屁股再去找地儿,留下一堆还得花钱掩埋的骨头渣子。

喜欢说中国人杰地灵的人不开口了,偌大华夏,有谁堪与巴菲特索罗斯比肩?

楼X伟还是周X川?

呵呵,开个玩笑吧,如果上帝许给楼X伟一个愿望,他一定会希望人民币成为世界硬通,如果还要加上一个时间,他会希望是,一万年。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不管是上世纪的布雷顿森林协议还是欧洲贵族借金融风暴试图谋反,跟中国都不搭边。人民币想要跳出非主流,取代美圆或者欧元至少本世纪是休想了,别看你有两万亿储备,可要真玩起来还真不够人家当盘菜的,不是一个级别。查韦斯叫喊着用石油整合世界俄国人高兴,可如果换成黄金或许欧洲人会对他感激涕零,欧洲有近三万吨黄金,美国八千多,中国更惨,六百多,万一美国人透支信用老牌贵族们肯定乐死,可等到美国死掉就会轮到欧洲人悄悄增发钞票,反正有全人类帮着埋单,那样中国死得更惨,G20上我们选择了美圆不是出于喜爱美国,几十年的血汗加上风险巨大的金融绑架,现实很无奈,也很残酷。

配角也不好当,谁让你是金砖四国里面油水最多的一个呢,不帮你减减肥迟早酿成大患。国际热钱的规模和疯狂绝非表面上默默无闻,远到香港狙击战近到股市牛熊轮换,哪一次不是血泪斑斑,如果有人非要相信香港是最终胜利者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上指深指起起落落难道就只是中国人的内部派对?外资银行进入中国行将两周年,同等的国民待遇,他们的信用卡除了能提供透支消费、取现、积分优惠、附赠医疗及保险服务之外,在部分地区还推行返现返券等营销手段,增值服务方面还有类似代缴税款等功能。说实话,要不是这场金融风暴让人心有余悸,我实在想不出国人有拒绝的理由。人家不必像你四大国有银行一样累死累活到处撒网,只需要在指定的中心城市里掌握住最优质的客户源就够了,照样盆满钵满还捎带捞些外快。我听讲座,教授说美国银行不动声色就赚了中国每人100块,因为人家帮着建行改革上市捞走了1300亿,好笑的是,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上说,即使是市场化高度成熟、金融理论基础极其雄厚的西方精英社会,对银行改革竟然同样是束手无策?

真他妈的奇闻,西方资本主义银行家正热火朝天帮着社会主义中国大搞银行改革,他们想干什么最终又能得到什么?

我们会失去什么?!

暴汗的恐怕不仅是那些金融界菁英,听完讲座我等老百姓也在揩着额头庆幸不已:难怪美国财政部一个劲鼓捣着中国放开汇率呢,幸好外汇管制没取消,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血汗钱该换成啥玩意儿才能安全了。

学习带来震撼,没想到震撼却是如此巨大,我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今后如何去做,我极其拥护改革开放也不想加入什么主义之争,追求富足的生活是基本民权,利益是永恒不变的主题,可问题是我们是否处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规则左右未来,而未来将是怎样?

翻开教科书上面有这样一段话:资本的本质,是在物的外壳掩盖下的一种社会生产关系,即资本主义剥削关系。

没错,阿巴贡夏洛克之流可以欣然长眠了,他们的子孙拥有更高的智慧和更大的胃口,产业和金融两大资本,已经把全世界都当做了劫掠对象,其中就包括你我,甚至是我们的子孙。

讽刺的是,当我还是少先队员时就已被传授过的知识,为什么在成年后却忘得一干二净?更讽刺的是,至今仍把招商引资旗帜挥舞得猎猎招展的,恰恰是和资本主义严重对立的共产党官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