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 朝内大街81号的新发现。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朝内大街81号的新发现。 “哎,这样啊,我切到导播那里啊,您说。”舒梁答道,舒梁看到水人向他提示,叫他把电话切回导播室。 舒梁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也许有的朋友知道那个地方,但是还有的朋友不太清楚那里。刚才说了,之前的电视剧《永不瞑目》曾经用过那座小楼的一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朝内大街81号的新发现。


“哎,这样啊,我切到导播那里啊,您说。”舒梁答道,舒梁看到水人向他提示,叫他把电话切回导播室。

舒梁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也许有的朋友知道那个地方,但是还有的朋友不太清楚那里。刚才说了,之前的电视剧《永不瞑目》曾经用过那座小楼的一层,给肖童做过住处。现实中的肖童也有此人,只不过他确实叫肖童,就住在东四老楼北边的禄米仓胡同,他每天下班都要骑车经过那两座楼,每天经过的时候,他总是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楼的外墙。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这两座楼里闹鬼,白天什么事都没有,一到晚上只要进去了就别想活着出来,相传日本人进去过,因为看上了这两座西洋式的建筑,想作为办公楼,但是当天晚上就有五个日本军官死在了里面,都是一种表情,惊恐的双眼。肖童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只不过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的。肖童有一个朋友,叫何云,是个纨绔子弟,仗着家里的殷实,整天无所事事,但是为人还算规矩,天天泡在网上,也算是无忧无虑。”

这是2007年的一个夏天,何云打电话给肖童。“哥们儿,晚上我找你去啊。”肖童木衲的回应着:“好吧。下班后我直接回家,你到家找我吧。”肖童到家的时候,已经吃过了饭,何云找他又要去旁边的烤肉馆,肖童跟着就来了,吃是吃不下了,只有陪着何云喝喝酒了。何云提出了像去鬼楼看看,肖童不敢去。

“去吧,我弄了个网站,找些古怪的视频,可以增加点击量,这可是钱啊。”

“那地方可不简单啊,白天去还差不多啊,这晚上怎么行啊。”

“白天?”何云低着头想了想,“白天也行,那明天你休息吧,我们明天上午去,怎么样?”

肖童这回并没有拒绝:“那好,明天上午咱去。”其实肖童也一直想进去看看。

当天晚上,何云就没有走,住在了肖童家,反正有地方,晚上的时候,何云将第二天要用的数码相机和DV机都充好了电,准备停当了,就等着天亮了。第二天。夏天的太阳出来的很早,肖童工作了一周还想睡个懒觉,何云可不用,他没有困意,从凌晨三点多就开始等着天亮了。看到太阳一早出来,就急匆匆的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肖童。虽然百般不乐意,但是肖童也跟着起来了,被何云连拖带拽的拉出了家门。没有走多远,东四鬼楼就到了。两人面前的小栅栏门根本拦不住想进去的人。何云轻轻推开门,脚下的落叶还应该是去年秋天的吧,两旁有几棵梧桐树,宽大的叶子在随着清晨的风轻轻摇曳着,树荫很浓密,斑驳的阳光透过树荫使脚下的路略微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诡异。

何云吩咐肖童拿着数码相机,自己拍摄DV,交待好使用要领后,两人就要进入鬼楼的第一道门了。这道门是一扇木框玻璃落地的大门,应该是没有锁,因为锁眼是镂空的,里面应该是很昏暗的,因为外面的阳光比较刺眼,相对于里面就暗了许多。何云打开了手电,准备进入这第一道门。

“何云,咱们还是算了吧。”肖童有些害怕了。

“都到这了,还不进去啊。”何云其实也害怕,只不过强烈的好奇心促使他一定要进去。

“我们干脆在外面拍几张吧,外面看上去已经很吓人了。”肖童指了指鬼楼的二层和三层,所有屋子的窗户上都是空的,没有玻璃了。话还没说完,何云已经推开了第一道门。

一阵异样的笑声随即传到了肖童的耳中,那一阵刺骨的凉风从肖童背上袭来,肖童几乎是慌不择路的跑进了鬼楼。好在里面有何云的手电,因为已经天亮,从窗口照射进来的自然光可以照亮屋子里的一部分,再加上手电的光亮,能见度还是不错的。一进门是一个大客厅,三层楼高,右边就是《永不瞑目》里肖童的家,两个人走进了右边的房间,里面明显比客厅要新不少,毕竟拍电视剧的时候重新做了一些布置和装饰。何云离开了房间,向楼梯走去,肖童因为紧张,时刻跟随着何云。木质的楼梯上传来了两个人吱吱呀呀的脚步声和木头被挤压的声音,速度都不快。肖童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一直都有,忽然他感觉到耳边回荡的脚步声比刚才要凌乱了,他低下头,尽量使自己的步伐和何云的一致,尽量使两人的脚步声合二为一。可是肖童仍然听到了两人脚步声以外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身后。肖童猛然间转过身回头看!空荡的客厅,地面上有外面投射来的阳光,仅此而已,那脚步声也没有了。

二楼有两个房间,门都没有了,里面依旧是空空荡荡的,灰尘浮在地板上,随着落步会跟着荡起一部分。三楼就在上面,肖童回忆起大人们讲的,主要就是三楼闹鬼,没有人能上去过。两人从进来后,还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呢。忽然,楼下客厅响起了一连串的脚步声,何云和肖童都惊恐的看着楼下。

“下来!哪来的,瞎炮!”原来是小区的治安联防队员,他们发现有俩人尽了鬼楼,就跟着过来。何云和肖童悻悻的被赶出了楼,被那几个人连批评带数落的一顿。回到了肖童家。

何云说:“肖童,有胆量,今晚咱们再去一趟。”

“我不敢!”

“那你在外面,我进去,有什么事,我就喊。怎么样。”

肖童看看何云,似乎他很坚定,只好答应了。夏天的白天就是太长了。

。。。。。。

离零点还差半小时,何云和肖童再次来到鬼楼里,肖童找了一个认为安全的梧桐树下,躲在那里,何云则转身再次进入了鬼楼。夜里的鬼楼果然不一样,肖童向上看着那几扇破败的窗户,似乎里面暗藏了N多杀机。肖童耳边响起了钢琴声,他确认是从鬼楼里传出来的,他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何云的号码,“你拨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里面是没有信号的世界。

。。。。。。

何云在客厅里,打开手电,端着DV,DV的照明灯也亮着,两处光亮在随着何云的走动也摆动着,给本已诡秘的鬼楼又增添了不少恐怖。何云从进门后一直就没有动地方,他想起来要拍DV了,他把DV放在面前,当看到DV里的画面是,何云惊呆了,在原地一动不动。DV的画面中,借助照明灯的光亮,何云居然看到了客厅里几乎站满了人,他布置应该如何形容此时自己的状态,因为画面中的客厅里的人全都肃然而立,都仰头向上看着,从一个个子比较矮的人的面孔中可以看到,双眼都是空洞洞的。何云迅速将目光离开画面,眼前又是一片黑暗和沉寂,而画面中的人仍然肃然而立。

何云不敢挪动脚步了,甚至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将DV转移了方向,何云发现就在自己身边就站着一个面容枯槁的双目空洞的人,或者就是僵尸。他们在看什么,他们在等什么?外面的肖童仍然在一遍遍的打着何云的手机,就是不再服务区,当肖童再次抬头的时候,忽然看到三层窗户里闪动着亮光,那是何云吗?此时,二层的窗户也开始闪动着向东亮度的亮光,那绝对不是何云,至少有一个不是啊。

里面的何云被吓呆了,他忽然看到画面中的所谓的人开始走动了,都向楼梯上涌动着,不一会楼梯上就被他们挤满了,周围不剩下什么了,他们都挤到二层了,仍然是抬头仰望着。何云的脚步轻轻的向前移动了一下,刚刚一动,就感觉自己身后被什么推了一下,何云回头一看,就在自己的背后,有一具僵尸在向前移动着,何云是用肉眼看到的,也许他已经适应了鬼楼里面的环境。那具僵尸依然仰着头,向楼梯走去,原来何云站的位置刚才一直在阻挡着他和其他僵尸一样的挤往楼上。

外面的肖童想进去了,他想推开门,大叫一声让何云赶紧出来。可是自己确实害怕。二楼和三楼的光亮仍然在那里闪动着。肖童看着大门口,似乎鬼楼的门是打开着的,他也要进去。正在此时,肖童听到楼上居然传来了掌声,抬头望去,眼前令人惊愕的变化使肖童也如僵尸般的站在了那里。

里面的何云,慢慢的也在向客厅的中间走去,向上拍着DV,画面里的僵尸都挤到了二层,他们四化在膜拜着什么。渐渐的二楼的扶手处被让开了,僵尸都在往两侧让,何云收起了DV,因为已经有部分僵尸将一直仰着的头低了下来,那空洞的目光似乎在看着楼下的何云。

外面的肖童看着楼上的窗口,因为刚刚还破败的窗口,乌黑的真实的反应着里面的亮光,而此时窗口上个个的闪亮着崭新的玻璃,从里面射出的是灯火无比的辉煌。肖童在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疯了一样的跑出了栅栏门,再回头看,哪里有灯火辉煌,还是破败的窗口,闪动的亮光也没有了。

里面的何云站在客厅里,二楼的扶手处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钢琴声,一袭白裙在扶手处飘舞,是钢琴,是一个女孩在弹钢琴,何云再次举起DV,画面中有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在拂动着钢琴。

外面的肖童再次冲进了栅栏门,窗口上依然反射着通明的灯火,和悦耳的钢琴声。他决定冲到鬼楼的门口,推开门,大叫一声,让何云赶紧离开。

肖童的步幅骤然加快,一下子到了鬼楼的门口,推那第一道门。

可是,肖童像撞到城墙一样,重重的拍到了门上,却怎么也推不开这道门。他透过玻璃隐约的看到了里面的何云,站在客厅里,他拼命的拍打着门,可是何云丝毫没有反应。

已经拍打了三分钟了,何云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的站着。

忽然,里面的何云慢慢的瘫软在了地上,DV掉在了地板上,震动的声音回响着,不绝于耳,慢慢的DV似乎消失了,化为空气了,何云躺在了地上。肖童依旧使劲拍打着门。

在拍打门的同时,门框内的玻璃上,赫然出现了一张让肖童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脸,这张脸他很熟悉,是何云的,只不过已经没有了双眼。

肖童跑了。

。。。。。。

故事讲完了。舒梁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流下了汗水。

“好了,朋友们,我们先进入一段广告!”舒梁按下了广告的播放键,他一下靠在了座椅上,似乎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抬头看着导播室里的水人,他冲着舒梁竖起了大拇指。电脑屏幕上提示有一段水人发来的话。

“舒梁,很不错,不过就是没有人再打来电话,短信也没有!”

是啊,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短信平台上也是空空如也,查看了一下设备,没有问题啊!

忽然,短信平台上来了一条信息提示。

“刺激,我想打电话来着,但我不想像刚才那位是打断你,他有病啊!?”

舒梁笑了,原来如此,设想如此吧。听众是因为一直在专注的听他讲述,才不打这个热线电话的。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