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箭 第一部 鸿 箭 第二十二章 龙岗会群英(3)

饶兴利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1.html


3


且说日军驻孝感宪兵队,此时此刻,岗村一手拿着那个嵌有美惠子玉照的小相框,一手拿着快喝完的酒瓶。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岗村放下酒瓶去接电话,他突然从椅子上站起,肃立:“嗨!”接着放下相框,大步走出队部的门。

一辆三轮摩托车在轰响,岗村坐进摩托。摩托车驶出大院。

黄记修理店虚掩的店门缝露出一顶“狗钻洞”的帽子,帽下有一双机警的眼睛。

岗村队长的摩托车从店前隆隆驶过。

日军驻孝感司令部搂上会客厅气热暖和,穿着和服的宇岛大佐在两个女子陪伴下,跪坐在桌前。房中响着日本曲子,气氛十分宁静、平和。

岗村快步登楼进来。

“岗村君,请——” 宇岛大佐看见了他。

“司令!今日怎么如此平静心悦?”岗村不解地问道。

两个日本女子走近岗村,一个为他脱去大衣,一个跪在他身旁,为他斟酒。

“岗村君!国事、军事繁忙一身,家事被冷落一旁。上午,军部送来侄女美惠子从广州寄来的生日贺卡,我才记起今日是我的生日,在这孝感城,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所以请你来小斟几杯!”

“司令怎不在电话里说明,我也好带些礼物来为司令祝寿呀!”

“嗯,借中国人即将到来的春节气氛背景,我们对饮就算个意思了。” 宇岛说罢举杯,“请——”

岗村举杯:“请——”喝完这杯酒,岗村问道,“司令!美惠子还说到别的话题吗?”

“很遗憾,贺卡上就只写的一句话:祝叔叔生日快乐!估计,美惠子心情不会太好,走后连一封信都没有。可怜的侄女——美惠子。”

“提起旧事,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的情绪变得低沉,就是几个月前被游击队掳去后才有的。司令!我的不愉快,这帐要算就算到新四军游击队身上。我们什么时候对他们进行扫荡?”

“岗村君,我们今日暂不谈此话题好不好?来!干杯!歌舞助兴!”

随着音乐节奏,四个日本女子翩翩起舞。但是,岗村视若无睹,情绪低沉。

“来支那已有好几个年头了!不知司令是否有同感:今年是最令人沮丧和不愉快的年头!”

“岗村君说得没错,说来说去,就是这大、小悟山的新四军和孝南湖区游击队拼命地跟我们作对,不停地骚扰、破坏,让我们心情一天比一天坏。哎,李海林方面有什么消息?”

“即使他愿意为皇军效劳,但是受时、空限制,他也很难发挥效用!他几次提供的消息、由于我作处置不当,未能收到最佳效果。不过,最近我想将加紧实施‘母狼寻崽’的计划,就是说把李海林的母亲放出监狱。”

“嗯,不妨一试。昨接武汉司令部来电指示:尽量作出姿态,与当地民众共渡春节。你这一招符合这一精神。不过,值哨、巡逻,不可懈怠!”宇岛大佐说罢又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再说,饶平泰在青龙岗开完军事会议,与黑牛骑着马赶回塘口村。村前土岗,饶平泰向哨兵挥手致意。两匹战马朝驻地奔去。

罗忠和战士们一拥而出,欢迎饶平泰和黑牛。

“大队长,有什么新的战斗任务?”李小丰士气很高。

“明天到野猪湖打野猪,捕鱼,准备春节物资!”饶平泰宣布。

场上一片激情的欢呼。

女兵棚舍前,春喜等三个女新兵把饶平泰拦住。

喜燕小声地:“饶大队长,我们的枪什么时候才会有着落?”

饶平泰左右观望了一下,看只有罗忠、柳青、汪梅在场,轻声说道:“快啦!别急!”

春喜、冬梅和喜燕手拉手跳了起来。饶平泰示意,不可声张。

春喜她们拥着柳青、汪梅兴高采烈地走进女兵棚舍。

饶平泰突然把汪梅拉到边上,悄悄地向她问话,只见汪梅频频点头。

傍晚,饶平泰拉着罗忠来到小河堤岸。

罗忠:“你这家伙不怕冷,又拉我来这挨冻?”

饶平泰极兴奋地:“只要有新的任务下达,我心里就烧得像一团火那样!要冷都冷不下来!”

罗忠:“上级真的要我们去打几天野猪?”

饶平泰:“老罗,你也信以为真?”

罗忠:“从你那高兴劲。我都能猜出几分来:莫不是进孝感城跟鬼子来一场买卖?”

饶平泰:“看来,什么机密都瞒不过你罗忠。这回真的要全队出击,配合主力夜袭孝感城!上级要求我们大队在年二十八那天分批潜入城关。”

罗忠:“兵,又是男的又是女的,进城后怎么安置呀?”

饶平泰:“你看可不可以这样,一部分投靠亲友,例如,汪梅等五个女兵可以到她娘那里。这点我一回来就偷偷问过汪梅;另外,黄记修理店少说也可以挤进十来个人;剩下的就跟我去住‘老孝感客栈’!”

罗忠:“那李海林怎么办?”

饶平泰:“上级指示,暂不处置。作为留守人员留在塘口。我想派黑牛和黄天宝两人看住他。”

罗忠:“还有入城问题!你这‘胡老师’的身份和你这张面孔怎么办?别的人还好说,赵五林这关你怎么过?”

饶平泰:“在回来的路上我想好了:我们可以从西、南两个城门进城。你带大部化装成春节前赶集的农民。我嘛,带上七八个香客……万一碰上赵五林就……”突然用左手亲切地将罗忠的肩一搂,又用右手食指暗暗地顶住他的腰,“来他个——”

罗忠马上领会了他的意思,接过话茬:“酒会‘德华酒楼’!”

两人会心笑了起来。

且说,李海林独自在村头土岗转悠。忽然见柳青、汪梅边谈边朝土岗这边走来,便躲进一处树丛中偷听。

汪梅:“青姐,我怎么觉得这事有点怪怪的。”

柳青:“什么事?”

汪梅:“下午我们不是在女兵棚舍前谈话吗!饶大队长突然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问我——你娘住的屋有多大,容不容纳得下五个女子过夜?我说没问题。顺口问他:最近是不是要进城?他不紧不慢地回答说: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最后,他还叮嘱我不要跟别人提起这件事。”

柳青:“大队长明明要你不要跟别人提起这件事,你为何要告诉我?”

汪梅:“你是那个‘别人’吗?”

柳青:“够意思!小梅!依我看——近期一定有一次大的行动!”

汪梅:“那我不就可以和青姐一道再进孝感城了!”

两人一边笑一边说着离开了村头土岗。

躲在树丛中的李海林望着渐渐远去的柳青和汪梅的背影,心中暗暗思量:“难道他们说的去野猪湖打野猪、捕鱼只是个晃子?要夜袭孝感城才是真?”

鸿箭游击队驻地,一盏煤油灯下,战士们三三两两,东一堆、西一撮在热议着打野猪、捕鱼的事。

李海林坐在床上看《水滸传》,饶平泰、罗忠悄然走近他。

李海林突然地:“大队长、指导员找我有事吗?”

饶平泰从衣袋中掏出一个通知:“海林同志,祝贺你,你的三句半说出了名,秦书记要你年前抓紧时间创作节目,年后——”

罗忠打断饶平泰的话:“初三,参加汇演!”

饶平泰:“对!初三带着节目去青龙岗。”

罗忠:“希望你好好干,为我们鸿箭扬名出把力!争取到师部参加演出!”

李海林:“大队长、指导员,我能行吗?”

饶平泰:“行不行,不是靠一张嘴说了算,而是要有实际本领。近几天的什么打野猪呀、捕鱼呀,你就不用参加了,一条心进行创作。需要什么帮助可以找黑牛和黄天宝。”说完,饶平泰、罗忠离去。

李海林望着他俩的背影,把牙咬了一下。心想:“这不明明把我软禁起来?难道他们已怀疑到我,要我作茧自毙吗?我李海林也不是一个孬种,嗯!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腊月二十八那天,穿着便衣,化装成各路神仙的游击队员们断断续续地行进在通城大道上。他们中有的用蓝子捡着鱼虾,有的用鱼篓装着大鱼,有的两人抬一小篓土特产,有的肩扛着野猪肉……汪梅、喜燕、冬梅等三个女兵化装成卖鸡蛋的村姑正朝卧龙镇走去。

另外,还有一支小分队:为首的是腰系烟袋、手拿烟筒,头戴黑榄皮帽扮成土豪的饶平泰,带领着七八个香客(其中,柳青、春喜扮成女香客),他们大摇大摆走在通城大道上……

路过卧龙镇,游击队员三三两两进入卧龙药铺。

药铺后院停满了东西,坐满了人。

刘绍坤拎着水壶,给同志们一个个地倒水……

刘绍坤风趣地说:“鱼、肉、鸡、蛋样样有,我这药铺后院今天成了集市了!”

他的话说得大伙开心地笑个不停。

饶平泰:“同志们!由于情况特殊,直到现在,在即将进城时,我才宣布此次作战任务。我们的任务是密切配合主力十三旅偷袭孝感城,把鬼子的军械物资来个大搬家!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众:“有!”战士们情绪十分激昂。

饶平泰:“出发!”

此时孝感城里,岗村正带着宪兵队沿街执勤。

岗村手持皮鞭对一商铺老板吆喝着:“你的红灯笼、对联快快地布置好。”

商店老板陪着笑:“我的马上就布置。”

赵五林带着几个伪军也在县保安大队院门贴对联、吊装灯笼。

赵五林在念对联:“爆竹声声辞旧岁,喜气洋洋迎新春!”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今年春节有没有红包?”

赵五林骂道:“你他妈的——”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快过年了不能开口骂人!”

赵五林:“是,是,是,那你准备拿多少来孝敬我这个队长呀?”

戴旧毡帽的特务:“队长,连我这骨头渣子都是你队长的,那压岁的红包还不是你想怎么给就怎么给的。”

赵五林:“你还很会说话哩!你知道我赵某人口硬心软,你这压岁红包还是带回家给你媳妇做衣裳吧!”

特务们和站岗的哨兵都在傻笑。

忽然,汪菊拎着一些花生、麻糖、酥糖、鸡蛋,还有一些桔子朝院门走来。

赵五林赶紧迎上前去:“二姨太,这么多节礼,敢是送给我赵五林的吧?”

汪菊:“去,去,去,你好大的面子!我这是送给我老娘的!哎,五林兄弟,我娘点着要条大青鱼,你能到集市帮我挑一条,拎到同仁巷20号去吗?”

赵五林:“给郭大队长的丈母娘办节礼,是我赵五林的福气!二姨太还说这样的客气话,真是把兄弟给看外了!”

赵五林对特务们说:“你们先到南门查巡,我待会就到。”说完,他和汪菊一起离开县保安大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