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忠甲,字子信,奉天梨树县前梁村梁家窝棚人,1886年7月22日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幼年时代的梁忠甲入私塾启蒙,后进新式学堂学习,1905年考入奉天中学堂,因成绩优异被保送到保定通国陆军速成学堂炮科学习。1909年该校并入保定军官学校,同年12月,梁忠甲毕业分配到新建陆军第三镇实习(统领曹锟,驻防长春、昌图),半年后被正式委派到第三镇任炮队第三标第一营右队排长。1911年随部队回防北京。辛亥革命爆发后赴山西与民军作战。1912年第三镇改为第三师,梁忠甲任炮队第一营第一连连长。同年因病请假回原籍休养。

1913年3月,梁忠甲投奔吴俊升的中央骑兵第二旅,任第三团团副。同年11月,在剿匪战斗中舍命救出负伤的吴俊升,有功特授陆军中校衔。1914年,梁忠甲被调往河南围剿白朗义军,战斗中“蒙赏五等文虎章”,同年3月吴俊升升任洮辽镇守使,梁忠甲从关内返回,任洮辽镇守使署一等参谋官。1916年,吴俊升伏击蒙匪巴布扎布,战斗中吴俊升中弹落马,又是梁忠甲冒死冲上救出,令吴俊升十分感激。1917年7月,吴俊升的中央骑兵第二旅和奉天后路巡防营合编为陆军第29师,吴俊升任师长,梁忠甲位该师炮兵第29团第三营营长,上校衔。1919年4月兼任29师军官团团长,获二等银色奖章一枚。1920年升步兵第44团团长,1921年5月兼任东省铁路护路军哈满副司令。1922年12月,步兵44团改编为东三省陆军步兵第38团,梁忠甲仍为团长。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大力整军,将所有部队整编为陆军步兵27个旅、骑兵5个旅。梁忠甲接替病逝的江省骑兵旅旅长石青山的职务,成为骑兵第五旅旅长,该旅归属第29师管辖,驻防海伦,同时梁忠甲还兼任东省铁路护路军哈满总司令及满海总司令。1924年,又兼任黑龙江省防军第四路统领官和东荒剿匪总司令。

1924年,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梁忠甲率骑兵第五旅跟随吴俊升直取喜峰口。战争结束后,1925年10月又协同第17师万福麟部出击多伦,途中因郭松龄倒戈而转道向锦州进击。1925年11月23日,梁忠甲旅与郭松龄部交战,被击败迭次后退。12月21日,奉军与郭松龄军在新民巨流河决战,梁忠甲旅在巨流河东岸截击,坚守阵地直至奉军援军赶到,功劳甚大。1926年,梁忠甲部再次跟随吴俊升入关讨伐冯玉祥,8月14日占领多伦。1927年张作霖在北京组织军政府就任海陆军大元帅,奉军再次整编,梁忠甲部整编为第15旅,属吴俊升之第六军团,为奉军的总预备队。1928年张作霖被日军暗算丧生,东北军大举返回关外,梁忠甲之第15旅驻防满洲里。

梁忠甲之步兵第15旅担负哈尔滨-满洲里全线935KM路段的护路任务,全旅约万人,下辖3个团。1929年5月5日,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公署来电:“近来俄人在边疆增兵,要严防入满”。梁忠甲遂开始在满洲里和扎贲诺尔一线部署兵力,6月中旬开始构筑野战工事。7月2日上午8时,苏军大批骑兵开始进攻扎贲诺尔,双方发生激战,到午后3时苏军始向北撤退。此次战斗苏军被俘骑兵59人(俘虏均于第二天早晨被释放)。7月12日下午1时,苏军千余乘汽艇沿额尔古纳河逆流而上再次向梁旅38团右翼进攻,被梁旅迎头痛击被迫退去。当晚双方炮战达3个小时,此后每晚苏军均来骚扰。8月5日,苏军步骑兵6000余地空联合向梁旅大规模进攻,因守军阵地坚固,苏军几经进攻均未得手,到7日苏军被迫策划腿,转而向满洲里方向集结。

梁忠甲得到苏军针对满洲里集结的情报后,马上将下属38团、43团调回满洲里,原扎贲诺尔阵地交由第17旅韩光第接防。8月7日,刚刚抵达满洲里的38、43两团马上与来袭之苏军发生激战。8月24日,黑龙江省副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苏炳文前来满洲里慰问,同时张学良电告全体将士:“国土不能一寸于人,我中华健儿守土有责,英勇向前杀敌,绝不让敌人越过边疆一步,定要雪爱辉之耻,报海兰泡之仇。”10月2日,梁忠甲报告苏联动向:“苏联政府于9月18日向各国大使馆宣布关于东省铁路问题:我方始终主张和平解决,并业经德国转达,对于中国交涉条件,虽以最大限度之让步,表示和平态度,而中国态度虚伪,毫无诚意。因认为今后之交涉无望,而本政府以前经过德国调停一切交涉断然中止。此后对于中俄国境方面引起一切不祥事件之责任,非本政府所应担责。”苏联这一态度,表明苏军已经基本准备完毕,准备大打出手了。

10月10日,贝加尔方面苏军3万余人大举进攻,梁忠甲告急:“自10日晚至11日晚6时,苏联步骑向满洲里43团、51团、38团阵地射击。”这些报告并未引起上司的重视,黑龙江边防副司令长官万福麟只是随意地命令梁忠甲和韩光第应战,吕荣寰向吉林省边防副司令长官张作相请求援兵时,张作相却回电说:“军队没有开拔费”!要求路局电汇10万大洋才能出发,这分明是在敲竹杠。张学良派遣防俄军东西两路增援,东路王树常抵达哈尔滨即花天酒地喝酒赌博,“出入于道外新世界大饭店”,部队停留在一面坡徘徊不前,致使梁忠甲、韩光第两旅孤军奋战。11月13日,苏军步骑炮兵1万5千人在坦克、飞机配合下大举进攻扎贲诺尔和满洲里。当日扎贲诺尔车站失守韩光第手持机枪亲临火线战斗,18日韩光第与团长林选青相继阵亡,团长张季英重伤自戕。梁忠甲两次试图突围增援韩光第均未成功,自此,满洲里通向哈尔滨的后路已断,梁旅遂成孤军。

11月17日清晨6时,苏军以坦克30余辆、飞机29配合步骑兵向满洲里猛扑,梁忠甲亲临前线督战,11月18日苏军再次进攻,守军屹然不动,还击落苏军飞机两架。午后,通向扎贲诺尔电话断绝,梁忠甲意识到韩光第旅战况不佳,遂向军民表示:“有梁某在决不使满洲里有苏军踪迹”。19日苏军增兵约万人包围梁旅,满洲里市内秩序大乱,梁忠甲走向大街告慰商民:“我梁某要有一兵一卒贸易枪有弹,要与敌人周旋到底,尽吾捍卫国土保卫商民之责。”当日下午全旅弹药告罄,东大营司令部大楼被摧毁,市区民居也大半毁于炮火。19日零时,小白石山指挥所被炮火摧毁,阵地失守。梁忠甲急电万福麟:“吾子弹虽尽,尚有刺刀可以支持三天,但三日内须有援军到,方可永久支持。”20日晨,万福麟回电因铁路破坏援军已不能前进,“可相机突围,以全实力。”

梁忠甲接到电报后于下午2点召集各界人士千余集会,声明退却之意,并表示要保护全体商民一齐退却。会后梁忠甲下令编成突击队准备向吉布湖朗图转移,机关人员乘车随后,商民则在最后。梁忠甲亲率骑兵300在最前方突击,步兵在后夹商民断后。突围队伍冲到满洲里西南4公里的小白石山时,发现此处已被苏军占领。苏军用炮火拦击,致使许多百姓丧生。梁忠甲一马当先率突击队冲入苏军炮兵阵地,缴获大炮7门,战斗中梁忠甲战马阵亡,梁脚部负伤,换乘卫士马匹继续冲锋。此时苏军炮火炽烈,殿后步兵和商民死于炮火者不计其数,每有炮弹飞至,全体官兵大呼:“众位勿惧,只要我们团结力坚一切均可战胜”。但每落一弹,军民就死伤多人,商民哭劝不已,梁忠甲无奈只得率军民返回满洲里。进入满洲里后,军民与刚进入满洲里的苏军展开激烈的白刃战,持续达6小时之久,始将苏军击退。

21日,全体将士子弹全部用完,梁忠甲分发红缨枪2000余于士兵,保护商民向东南喇嘛街退却。副旅长魏长林冲锋在前,沿铁路南侧冲击,至东门外,魏副旅长阵亡,梁忠甲亲自督战前进,上午11时终于抵达喇嘛街。而步兵被苏军切断,梁忠甲又飞马接回。

梁旅在喇嘛街被苏军团团围困,粮弹均无,1昼夜内与苏军肉搏达27次。日本驻满洲里领事对梁忠甲说:“贵军已山穷水尽,援军又已绝生,此时非暂缴械无以自全,顾君思之。”梁忠甲回答说:“我军子弹虽绝,尚有扎枪可与敌相间,但有梁某在决不可安然使赤俄杀我商民。”日领事说:“不能给敌人亦敝领事所乐闻,但交敝领事所保管当无他说,并顾担保商民性命财产及全部军士之生命。”梁忠甲听后默然泣下,良久回答说:“余守边防吏也,弹既尽,防已破,有死而已,他何敢知。”遂以手榴弹自杀,幸亏日本领事机灵,见状急忙抢夺,其他官佐也齐上才夺下手榴弹。其他左右军民见状皆嚎啕大哭跪于梁忠甲面前。日领事乃将其拥至领事馆,并派遣当地士绅前去于苏军联系投降事宜。

梁忠甲部投降官兵约8000人,苏军主力入城后,苏军指挥官李达夫原先准备将梁忠甲送往伯力或莫斯科,后来因梁据理力争,则将梁忠甲和其参谋长张文清、李乐山和参谋处长刘斌(很可能就是后来在新疆大败张培元、马虎山的刘斌)及参谋们送到苏联境内的大乌利车站关押。

1930年1月中旬,中苏外交官在伯力签约12条,梁忠甲等于1月10日回到满洲里。梁忠甲抵达满洲里后即收容部下移防海拉尔整训。2月15日,梁忠甲率15旅主官赴江省向万福麟述职,他要求将自己撤职查办,万福麟不允。在军事善后处理会议上,梁忠甲愤而直言:“根据此次满扎作战失败,深知我军装备落后,武器太差;无空、地作战经验、御空能力薄弱;指挥不统一,徒恃官兵勇敢各自为战是不行的。互不统属,指挥失调,尤其第二军归沈阳长官公署直接指挥。胡军长到海拉尔后,未到满扎等地视察过,也无任何联系,扎满混战数日,第二军按兵不动,坐视失败,令人遗憾!”

会议结束后,梁忠甲回到海拉尔防地,处理战后善后事宜。1930年3月7日,梁忠甲召集全旅官兵讲话,晚10点结束,梁下榻在原道胜银行经理卧室。第二天早晨7点,卫兵未见一贯早起的旅长起床,未敢惊扰。8点各机关来人前来拜见,卫士通报,但门仍然未开,卫士惊疑,遂急报张文清参谋长,张文清与参谋大惊,破门而汝,见梁忠甲身着绒衣,上本身斜靠于床,下半身拖于地,面色惨白,口际见有白沫许多,马上请来俄籍医生进行抢救,20分钟后医生宣布已经死亡,死亡原因为煤气中毒(有些文件记载说梁忠甲死于脑溢血)

噩耗传出,海拉尔商民为之震惊,聚集在15旅司令部外有近千人失声痛哭,消息传到奉天,张学良十分悲痛,特拨治丧费3000元抚恤。南京国府于4月4日拨款50万元褒奖梁忠甲和东北边防军在防俄作战中阵亡将士韩光第、魏长林、张季英、林选青等12人。4月5日,奉天召开各界追悼边防军阵亡将士大会,表彰忠烈。

梁忠甲一生戎马,却猝死于壮年,令人扼腕太息。他去世后,有报载“梁忠甲身后萧条”,“遗族有六旬余老父、八旬余祖母,夫人亦仅四旬余,子五、女一。”当年其长子18岁,幼子仅5岁。梁在职期间,“未添加田一亩,筑房一楹,不过不时补助家用之不足耳。”其为官清廉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