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 第二卷 第二章 柳林之战

东风西风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26.html


“柳莺”和“风中飘发”在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

他比她大了一个月,当他们小的时候,基本上是他这个哥哥喜欢欺负妹妹:看到她手上有什么好吃的,已经走的很稳当的哥哥上去伸手就拿,才学会走路的弟弟只能空着手在一边哭!而双方的父母也不阻止,只是在一边看着。

“柳莺”哭着哭着,看到没有人帮自己,也只能不哭了,摇摇晃晃的走到哥哥面前伸手想要去抢自己的食物,但是被脚步稳健的哥哥一个转身就躲开了,或者是手一拨拉,一个屁墩就只能坐在地上!这时的小孩子已经确定大人不会帮助自己了,只有再次爬起来,再次上前去为了自己的食物而努力!也许是吃够了,也许是小小的人儿也明白,自己独吞,肯定还是会被这个锲而不舍的家伙烦着的,于是哥哥只好把自己抢到手了的东西自己一口,妹妹一口的这样分着吃。而到自己手里也有食物的时候,虽然妹妹不敢上来抢,可是人家在一边眼望望的,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只好自己咬一口,在给妹妹咬一口!从此,就成为了惯例!

就这样,两个小家伙也到了6岁。按照华族人的传统,六岁的男孩子,要被送到学堂去了,学习怎么成为成为一个战士,学习怎么谋生怎么养家成为一个当家作主的男人——这些知识,自然有族中上了年纪的老人或者长老,百户长来教导;而女孩子,也不能到处乱跑去玩了,她们要跟在妈妈的身边,学习怎么织布做衣服,怎么分解男人带回来的猎物以及把猎物做成食物,或者是把多余的部分存储到冬季天气寒冷了的时候才享用,学习饲养家禽家畜,归结为一句话,那就是和妈妈学习怎么持家,怎么成为一个妻子!

6岁的孩子,已经很董事了!至少,作为女孩子的“柳莺”已经清楚的知道,未来的日子里,自己的丈夫,会是这个小时候欺负自己的小男孩了!而事实上,现在这个小男孩虽然还是叫自己“妹妹”,但是越来越高壮的身体和他笑嘻嘻的脸上亮晶晶看着自己的眼睛,和他敢于和那些年纪比他大的小孩子打架的勇气,她已经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妹妹做的有些名不副实了,而且他打的那些架,几乎都是因为那些大孩子喜欢在自己提水或者洗衣服的地方故意给自己捣蛋而不服气从冲上去的——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讨厌的小子那么喜欢作弄自己,因为部落里还有那么多的小女孩呢,但是她亲眼的看到了自己的“弟弟”为了维护自己而勇敢的冲上去,而她也举着自己手里用来击打衣服的洗衣棍冲上去,两个人和那些年纪比他们大的孩子打成一团,然后同仇敌忾的两个小家伙带着一头一脸一身的伤痕回家!

家里的大人已经见怪不怪了,也没有人责备他们或者是去找那些大孩子的家长,因为,华族的孩子的如果连打架都不敢,会被人认为是懦夫的!更何况,自己家的孩子并没有打输!

就在那些给自己的“哥哥”敷伤口的日子里,这个女孩子认定了自己未来的丈夫!然后,在今后的日子里,她所要做的 ,就是努力的和自己的妈妈学习怎么持家怎么成为一个妻子,以及期盼着自己快点到18岁,这样,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成为他的妻子了!

漫长的童年和少年终于过去,终于他们都跨过了自己的18岁!然后,自己终于可以成为他的妻子!

“柳莺”坐在自己家的房子里一边缝补着自己男人的衣服一边偷偷的笑着,因为她想起了自己在成亲那天终于忍不住的问了小时候几个老喜欢欺负自己给自己捣蛋的家伙:为什么你们那时那么喜欢针对我呢?

结果,几个已经和“风中飘发”不打不相识而成为朋友的家伙你推我让的,终于有一个家伙开口了:我们那时就很喜欢你了,但是你知道,小男孩喜欢女孩子,有时候会被其他的伙伴笑的,所以为了让你注意,我们只有故意跟你捣蛋咯,结果那知道你已经有了一个护花使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柳莺”的脸已经红彤彤的了,而眼睛里带着早已经明了自己伙伴心思的“风中飘发”还笑眯眯的一边赶着他们离开他们俩的新房一边说:好了好了,赶紧出去该干嘛干嘛去了啊!兄弟我今天成亲的日子,你们居然赶在我面前对我老婆说喜欢她……

一帮子坏家伙嘻嘻哈哈终于离开了,突然间安静了下来的新房里,只剩下了两个年轻人,互相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对方,终于,还是“柳莺”开口说:

“闹…闹了一个晚上了,我们…休…息吧!”最后那几个字,几乎让她自己都听不清楚……

“风中飘发”上前轻轻的拉起了她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抖的手,很温柔的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家里交给你,外面,我负责!”语气很平和,语言也很普通,但是,紧张的新娘却在这时不在战抖了,放松了自己。

“我们终于是一家人了!我会好好掌着这个家,不懂的事情,我就问婆婆或者是我妈妈!我会是一个好妻子的!”新娘也同样很轻柔的说,然后,她微微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新郎低下了头,吻在了新娘温热的红唇上……


“柳莺”闭着眼睛抿着自己的嘴唇,想象着着小时候就抢自己的食物欺负自己的那个坏男人在欺负自己,突然“呀”的一声,手上被尖利的针头给扎到了,她连忙张开了眼睛,就看到指头上渗出了一滴血滴,她把手指放紧嘴里吸去血滴,脸上正为自己大白天的居然在想这些事情而发烧,耳朵却听到了外面村头似乎有喧闹声。

她放下手里的活,跑到了大院门口,就看到邻居好几个人脚步匆匆的向着村头走去,一个人看到了她,打招呼道:

“弟妹,出事了……快去看看……”

“柳莺”想问什么,对方已经跑远了,她只能也跟在背后一起向村头跑去,左右搜寻着,却没有看到自己的父亲,同时也是部落里目前的最高领导,军务长老“灰鹰”的身影。

等她随着人群跑到了村头,已经看到几个村里的长辈扶着几个显然不是本部落的年轻人,他们脸上身上都是伤口层土。

长辈中一个是百户长“快马”,他大声的对几个年轻人吆喝道:“快点去找‘灰鹰’长老,他在磨盘滩训练战士;你,你,你叫上你们的媳妇赶到长老议事厅,准备好热水和药…”他一下看到了主动挤上前的“柳莺”,马上道:

“‘柳莺’,马上找你婆婆,长老不在,只有她的医术最好了!”

“柳莺”连忙点头,转身向着婆婆家的方向跑去,而背后的众人已经扶着这些又累又伤的族人向着长老议事厅而去。


大长老“立熊”带着三千战士马不停蹄连续赶路。此刻,他们胯下那些曾经被其他拥有高头大马的部族战士笑话的小个子马显出了连续长时间奔跑的耐力优势,而且,当战士们停下来休息的时候,只有把自己的马匹就地一放,解开马鞍,这些不挑食的小个子马可以直接吃当地的野草,而不必像是其他部族的马匹那样还必须要精挑过的草料来伺候那些马大爷!

“立熊”已经派了外务长老“六指”单人双马飞速赶回柳林部,尽管他知道自己的前搭档“灰鹰”肯定已经在做准备了,说不定甚至已经开始向山居部或者是高原部派出了联络人员,但是作为前柳林部大长老,他自己也清楚的知道,柳林部这几年以来没有什么比较突出的人才,尤其是应付这些紧急局面的人才,此刻多一个“六指”回去,也可以给“灰鹰”多一个助手。

离开石头城三天后,这三千战士终于和鹰岩部已经等候着了的两千战士会和,五千人不做长久的停留,只是把一些疲劳的马匹更换过,就马上出发。同时,“立熊”派出了更多的使者到柳林部山居部和高原部,同时在鹰岩部军务长老“铜头”的建议下,选拔出了300人的斥候队伍准备前出侦查。

此刻,原本担任大长老大帐卫护的“风中飘发”在得到通报以后,进入了大帐。

“大长老,‘风中飘发’代表本人及伙伴‘黑皮’,‘大眼’‘火牛’请求加入斥候队!”一进入大帐,弓身行礼过后的“风中飘发”开门见山。

站在地图前的由于派出了那么多的使者却还没有得到回报的大长老和各个长老凌厉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给个理由我!”“立熊”不动声色的道。

“前方已经进入柳林部境内,我和我的伙伴更加熟悉这片是我们故乡的土地!”“风中飘发”再次弓身回答道。

鹰岩部长老“三眼鸟”用请求的目光看看大长老,大长老却不理他,直接开口道:“理由充分,直接找‘铜头’长老报到!”

“是!”“风中飘发”弓身退出!

大账外,三个伙伴看到了他的手势,互相看一眼,露出了会心的一笑。 “大眼”把他的砍刀抛了过来,自己翻身上了早已经准备整齐的马,而接过了砍刀的“风中飘发”也上了马,四个人一声“驾”,四匹马向着已经准备出发的斥候队追了过去!


柳林部前长老“立熊”之妻“喜笑颜开”和她的媳妇“柳莺”把十几个来自高原部的战士伤口清理包扎好,已经是满头大汗了,但是,最让她们担心和震惊的,却是从这些战士嘴里得到的消息:

强悍的半兽人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攻破了高原部的城寨!半兽人吃人!战斗力强悍而凶残!

“喜笑颜开”看着才从十几公里外赶回来的军务长老“灰鹰”,用试探的口气对皱起了眉头的他道:

“你看…我们是要把城寨外的居民全部…召集进到城寨里?还是把城寨里的人全部疏散……”她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因为按照这几个年轻战士在昏迷前的说法,高原部依托城寨集结了2千的战士,仍然不能够抵挡得住半兽人的攻击,如果把人疏散开来,更加会被……

“召集所有百户长和十户长在长老议事厅开会!”“灰鹰”扭头对身后的年轻人命令道,然后回过脸来对自己搭档的妻子道:

“弟妹,我们的妇女和小孩要疏散到山里,我全权交给你!等下我会在会议上宣布!”

在“灰鹰”严肃的目光下,“喜笑颜开”也严肃的点头回答道:“是,长老!”

“灰鹰”扫一眼正看着自己的族人们,开口道:“那些人要留下,那些人要疏散,等着我们的会议结束!”他的目光在自己的女儿身上停留了一下,他看到了女儿向自己轻轻的微笑,脸上的表情却带着一些倔强。

他长长的呼了口气,大步向大厅走去,那里,已经聚集了几个先期到达的百户长和十户长。


一个豹人小心的蹲在树丛里,三角耳轻轻的弹动了一下,他微微的抬起了短脸,听到了远处传来的马蹄声,经验丰富的他还判断出,这是三匹已经跑了很长路途的马,累了,累极了!

他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尖利兽牙,微微张开的眼睛里充满了轻蔑和杀气:自己完全开眼对付得了这些卑贱的蛮族人,根本不用通知后面的狼人了!

他小心的站了起来——虽然面对的是三个已经很疲累了的蛮族人,但是,多年来的战斗仍然开眼好好的活着,他清楚的知道是因为自己足够小心的缘故——他从树丛间看到了自己的目标,但是心里却紧了一下:三个蛮族人,居然有两个人手上是拿着弓箭的——他清楚的知道这些蛮族人弓箭的厉害!

豹人在此刻不由得有些懊恼:为了轻便,自己身上穿的只是皮甲;而且,现在通知后面的狼人,也来不及了!只希望那些人多势众的狼崽子们没有因为多日的守候 而全部睡着了!

无疑,三个已经疲惫不堪的蛮族人也是小心谨慎的家伙,他们来到了坡前,在丛林外拉着了马,三匹马围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防御圈,两个拿着弓箭的家伙不断的打量着眼前被秋风吹动的茂密丛林——这里是大陆的南方,这些阔叶林在秋天里并不会掉光叶子!

三个蛮族人叽里哇啦的交谈了几句,两个拿着弓箭的家伙拨马掉头望回路跑了,剩下那个拿着砍刀的家伙四周看了一下,也跟了上去向回跑了!

豹人在树上完全的站了起来,他不明白这些蛮族人看到了什么,居然就这样就离开了,但是他可是不能给这几个显然是探子是斥候队的蛮族人离开!他“吼——”一声长吼,给在丛林里潜伏着的狼人发出了围歼的信号!

“啊呜——”丛林里的狼嚎声中,三十名狼人同样穿着轻甲身形迅速的以月牙队形四足着地冲了出来,想要一下子把三名蛮族人围而歼之!


“风中飘发”一副很惊慌的样子挥舞着手里的砍刀,大喊大叫“哇——半兽人——半兽人来啦——”一面催马想要向着狼人半月型包围圈的缺口冲去,只有那两个弓箭手“大眼”和鹰岩部的“鸭子”不慌不忙的抽箭弯弓,三棱型带着倒刺的箭头在空气中划出两道乌光,“扑,扑”几乎是同时射入两个狂奔中的狼人眉心之间;两个半兽人被箭头的力道带着在空中翻了个滚,扑倒在地!

但是,狼人还没有来得及愤怒,又是两道乌光已经破空而至,两个狼人,一个耳朵下中箭,箭头已经穿入狼人的脑袋,另外一个眼睛中箭,在“呜——”的一声呻吟下向前扑倒,惯性还让他的尸体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

但是,已经有两个速度最快的狼人冲到了“惊慌失措”的“风中飘发”马前。一个狼人脚步调整,从侧面扑向了马匹,另外一个狼人借助地面的一个小坎已经腾空跃起,张开了强健有力的大嘴,在阳光下反射着白光的利齿狠狠的咬向了马上这个家伙的脖子!

“风中飘发”刀插回马鞍边的刀鞘,左手拉缰绳,胯下马向旁边一跳避开了地面进攻的狼人必中的一击,同时身体前探右手握着的锋利匕首举起,空中飞跃的狼人一扑不中,从“风中飘发”头顶越过,“啪嗒”落地,向前抢了两步,一头歪倒在地,被从下巴开始到下腹破开了的狼人在地面抽搐着,血液和内脏的体液已经渗透了地面!

“风中飘发”“啊——”的一声大吼,左手放开了缰绳反手拔出了刀鞘里的砍刀,只用自己双脚控马,马匹强冲,他手里的砍刀挥出,侧面一个人立而起的狼人头颅已经在空中飞起;马匹转弯,先前被隐藏的装作好像是疲惫的马力此刻全部爆发出来,“风中飘发”人侧挂在马鞍上,砍刀一顺,又是两名狼人的喉咙被刀锋割断!“风中飘发”身形在马上立起,马匹已经完成了转弯,他的头发在剧烈的运动中随风飞扬!

“走!”他大声对自己的两个战友道,同时一歪身,“大眼”手指一放,“嗖”,一道乌光掠过自己耳边,在“扑”一声利刃入肉的声音传来同时,还有一声闷哼!而催马疾行的“风中飘发”顺手摸一把自己被箭头劲风刮过的脸颊,虽然没有受伤,但是却有火辣辣的感觉!

三匹马带着三个诱敌的家伙飞快的向来路跑去,背后因为才那么一下子就损失了6,7个同伴,已经失去了理智狼人在嘶吼声中追了上去!树上的豹人也在愤怒中跃下追了上去——失去了那么多的手下,回去他也会被暴怒的百夫长生生撕成肉块!

“来了——”“风中飘发”和两个同伴大声吼道,草丛里一下站起了几十个华族人的斥候队员,每个人手里都是一把拉开了的强弓,弓上是闪着寒光的铁箭!


而在柳林部,同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来了——来了——半兽人来了——”了望哨高声的吼叫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像是在惨叫!

村庄里还在收拾东西的女人们都跑出自己的家,看着了望哨的方向!而战士们手里提着武器则向着各个隘口跑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