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之剑 第一卷 第一次较量 第四章

jiangjun851219 收藏 15 3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


回到和保民一起住的屋子,马一鸣没有脱衣服,躺在被卧里。昏黄的煤油灯忽明忽暗的,使得他心理更加不塌实。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炕下保民的那双鞋,突然害怕了起来,鞋的一周都是泥,他不知道保民的心是不是也有点泥。想到这里,他更有些睡不住了。起身后一个人坐着,头发有点乱,但是神情已经不象前几天那么差,他的一举一动都自然多了,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凭借自己的直觉和经验,觉得将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再次看看那双带有泥的鞋,保民已经睡着了。他从一个包里拿出一身衣服,全都是黑色的,那是他平时晚上执行任务时穿的特制衣服,是通过一个秘密途径从邻国买回来的,衣服不仅仅质量好,更重要的是胳膊和腿在衣服上摩擦时没有一点响声;从床底下掏出一双黑色的皮靴子,虽比不上现在的质量但在当时对于作战部队来说简直是奢求,他快速穿上这些,将包里的两把短枪别在了腰上并检查了子弹是否上膛,每个靴子旁边都有个剑鞘似的,将两把2尺多长的匕首插了进去,在灯光下,匕首闪烁着寒光,有点吓人,把这些准备停当后,将一个细长的布袋围在了自己的腰上,从里面抽出一个和针那么大小的东西,微笑了一下又放了进去;最后又在自己肩膀上斜挂了一个黑皮袋子,他拿那袋子有点吃力,所有的一切准备好后他有检查了一次才点了点头,以示满意。

保民只是转了个身子没有醒来,马一鸣朝保民看了看,他知道有些事情不会避免的,转身出了门。他没有叫保民,更没有让老段知道。

在整个城市里,他对现在要去的那个地方是最为熟悉不过了。在白天人口遭杂的时候他会去看看,在晚上他也会去看看,作为副队长,他可不能和其他队员一样吃现成饭,他需要了解敌人知道敌人。目前他已经将这个地方的兵力配属以及日军换岗的时间都已经掌握,这也是为什么他每天回杂货店那么迟或者不回去的一个原因之一。

马一鸣没有走小胡同,他出门后只是垫了一下脚轻轻的爬上了房子,从房子顶上象飞一样的朝宪兵对过去了。其实这条路他晚上已经走过,所有的房子连在一起直通宪兵队的。晚上不时的有日本人巡逻,其实通过这条路走的更近一些,马一鸣如同幽灵一样。

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日军宪兵队,直接去王军奇的住的房子。王军奇所在的地方象是新加了岗哨,对他来说这到没有什么,只是感觉这些细微的变化好象印证着自己的判断,除此之外周围的环境没有其他任何更多的变化。

通过房顶上看王军奇房里发生的一切不是那么清楚也不容易让自己行事,他从肩膀上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细小的钢钩,将这个钩子紧紧的嵌在了房子窗户的横木上。用自己的脚钩在了钩子上面,脚朝上头朝下,通过窗纸朝里面看。

这一看让他大吃一惊,没想到那个日本军官武田正有说有笑的和王军奇谈论着些什么东西。因自己位置的限制,很难听到里面具体在说些什么。也只能隐隐约约能够听到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大致上也就是双方在说一些关于情报方面的东西。这些马一鸣也有所了解。可是让他更为吃惊的是,从武田的嘴里说出“黑山之剑”这四个字后,马一鸣惊呆了,他对自己的这个对手有些惧怕了。“黑山之剑”在自己军队里也只有几个人知道,更别说日军了。

原来自己队伍的多次行动成功后就便引起了武田的注意,只是武田因没有更直接的证据,经自己努力也才换的了“黑山之剑”这四个字,别的却一概不知。

听到这里马一鸣有些欣慰了,他没有去做过多的担心,现在也不是他想考虑这些的时候。只是脑子里有个问题,这四个字日本人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在自己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毕竟他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任务。

就在武田说一封信的时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突然低了下来。马一鸣只能听到里面苍蝇的叫声一样,根本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他只能通过对方的嘴形来确定对方说话的大致内容。而通过嘴形来分析说话的内容也是他们平时训练中最难的最关键的一个科目。

马一鸣感觉到自己的心揪起来一样,他怕自己看错,而做出错误的判断。虽然他也不知道信的内容,可却知道信的重要性。马一鸣的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武田和王军奇的一举一动,没有任何的松懈。而在这时,他感觉自己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只是这双眼睛在自己身上没盯多长时间就消失了。从耳朵里听到对方走的声音却让他脑子里的那个疙瘩正在一点一点的解开。他没有去理会那人,所有的一切都在变的更为明了。

听到武田在问关于信在那里时,王军奇先是顿了顿,但是马上就回答了对方的问题。马一鸣看的很真切,他只是默默的记住了哪个地址。等待着他们的继续。

武田好象很不满意。脸上虽说堆满了笑容,可是眉头却时不时的皱一皱。王军奇没有继续说,可是武田却继续追问着,他现在更关心的是信的内容。王军奇有点不耐烦,他知道自己把信的内容说出的后果,不仅仅是自己人不会放过自己,同时日本人也不会放过自己,虽然武田给了自己保证可自己的资本都已经用完了,对于日本人来说,他也会没有价值了。

现在王军奇没有任何选择,他没有任何办法。当王军奇刚启动嘴唇的时候,伴随着屋子里一片漆黑,只听到啊的一声,什么都没有了,静悄悄的。一个黑影已经不知去向了。

“士兵,有刺客。”一个响亮的声音化破了黑色的寂静。整个日军宪兵对都折腾了起来,每个人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院子里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日本军人。

一个日本上尉走到门口“报告,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屋子里没有任何一点动静。中尉有些害怕,他们无法承担的起这位中佐的死亡或者什么。马上点了根蜡烛进了屋子。

屋子里所发生的一切让这位中尉惊呆了。他只是站在那里,不敢进去。

“进来”声音虽然想保持住镇定,可是越是这样刻意去保持越显的说话的人很慌张。

“中佐,对不起,我们什么都没发现。”中尉说完后头有点低垂,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用眼角扫视着一切。

武田没有说话,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拿起了蜡烛。脸色有点发白,他有些后怕。王军奇依然坐在桌子上,只是桌子上还有地上有着湿湿的东西。武田走到了王军奇跟前,烛光照在了王军奇的上半身。武田发现王军奇的脖子左侧在往外面渗血,里面有一根和针一样的东西,本想找医生来医救,可是看到那发黑的血液后,武田深吸了后气。走到窗户边放蜡烛的桌子上,端起蜡烛发现蜡芯彻底断了。他无法理解这一连串的怎么会在同时发生。在整个屋子里武田细心的观察,他想蜡烛的熄灭和王军奇的死亡应该是同时发生的,并断定为同一人所为。

而能将这两者连连在一起的只能是窗户。

拿着蜡烛一点一点的看,结果发现在蜡烛正对窗户的那面有个小空,一切都随着这个小空的发现而清楚了。当时的场面也在武田的脑子里形成。刺客从窗户外射进来这个暗器,先熄灭了蜡烛然后再刺进了王军奇的脖子。武田倒吸了口冷气,虽然曾经也见过一些刺客但是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高强的刺客。他再次想到了那四个字。想到这,武田猛的一惊,他觉得自己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马上集合队伍,出城。”命令是那么急切。没有人反应过来,只有哪个中尉做出了最快的动作。

一个清脆哨声,军队集合。武田自己马上坐到了第一辆车上,带领后面的人。出了城,朝东南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那个黑影也早已出了城,从小路也已经朝城的东南方向走去。

在另一个方向,山上也有几个人在山上的小路上,他们正在朝一个小山村而去。

当所有车辆都通过后,城里又安静了,谁也不知道将有发生什么事情。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