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梦 第一卷 台湾行省 第○一四节 转移国际焦点

jany_chan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2.html

见对方找光复军,陆子丰答对方道:“我们正是光复军”

对方热情走过来紧握着陆子丰的手并说了一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当陆子丰等人在疑惑之际,对方感觉到自己失礼了,就赔笑的说:“众位不好意思,我们是开心过头啦,我们是义军,我叫罗福星,”,并指跟在他后面的那个人道:“他叫刘强”

陆子丰见他自报家门,也已知道他是谁了,同样是热情的握着他的手加回礼道:“你好,你好,罗弟兄的事迹我们可是都听说过啊”,各营长也点头表示听说过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罗福星(由于为了再现抗日爱国志士,可能与历史上的人物有出入,请读者不要深究,谢谢!):

****************************************************************

罗福星,字东亚,原籍广东省嘉应州镇平县高恩乡人,小时随父迁居台湾,住新竹苗粟一堡,曾在苗粟公学校上学。1903年全家内渡,在厦门与各革命团体有所接触,思想比较活跃。那时,台绅丘逢甲任广东省督学,丘逢甲推荐罗福星赴爪哇视察学务,在南洋做过教员,并参加过起义。起义后,它从南洋召集华侨组成民军回国参加革命。1905年重返台湾,与志愿光复的爱国志士会合,组织台湾起义大军,鼓动抗日斗争。为了便于发动组织,随后又设立台湾起义军苗粟分部,以台湾当地华民会、兄弟会、同胞会等组织的名义,迅速在台北、基隆、宜兰、桃园、台南等结纳志士,由于台湾以台是日寇在台湾的统治中心,所发去的起义是屡次失败,后败走台中东势,并在那里蓄势待发

罗福星根据当时台湾民众痛恨日本占据台湾并奴役台湾同胞的心情,明确提出“驱除日人,恢复台湾”的口号。由于席卷大陆的反抗清庭的风潮不断地吹过海峡,早已激荡了台湾同胞推翻日本殖民统治的革命情绪;再加上罗福星早已参加革命团体并与革命团体会诸多关键人物有着密切的关系以及它对于台湾情况的熟悉,很快就联络一些骨干,以“华民会”、“三点会”、“广东兴中会”、“革命会”等名义发展组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发展了秘密党员500人,预定1906年5月10日集会起义。但由于走漏风声,起义计划被日本人侦悉。日本侵略者先发制人,事前进行大搜捕。当时,沈阿荣和其他数百名志士,毫不犹豫奋起斗争。但因寡不敌众,沈阿荣等重要干部被日警逮捕,革命行动暂遭失败

罗福星等人积极策动起义复台,他亲自撰写《大革命宣言书》。宣言列举了日本帝国主义的21条罪状,号召台湾人民驱逐日寇,光复祖国河山。宣言受到台湾各族人民的热烈拥护和响应,短时间内参加革命队伍的近达三千余人

但是,罗福星并没有将各地的队伍都纳入团体会统一组织之中,只不过建立了一个松散的联盟,缺乏坚强和严密的领导。因此,在敌人的警犬四处嗅觉和追踪下,先后迫使各地的革命武装仓促发难,遭到被各个击破的厄运。1906年下半年,日本军警实行全岛大搜捕。全岛起义计划随着400多名各族革命者的被捕入狱而被完全破坏,

还原历史:历史上的罗福星本人于1913年12月19日在淡水被捕,并将他及200多人被判极刑,这就是在台湾历史上著名的“苗栗事件”。罗福星临刑前,以“牺牲血肉寻常事,莫怕生平爱自由”的英雄气概,写下了《祝我国民词》和《绝命诗》,慷慨地登上敌人的绞台,为祖国的革命和统一事业英勇殉国,年仅29岁

1906年3月,刘强领导的林圯埔起义是台湾农民第一次公开使用武力反抗日本大规模掠夺土地森林

刘强是南投厅沙莲堡羌仔寮庄(今南投县鹿谷乡)人。笃信神佛,经常在宣讲佛法时,宣传反日思想,并以因果循环之理,号召台湾同胞起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辛亥革命的胜利,他更坚定了反日的信心

南投厅林圯埔有一大片竹林,多少年来附近农民都在那里采取造纸和编制竹手工艺品原料。日本殖民者企图把这些竹林收归官有,禁止农民采伐。得知这一消息,群众万分愤慨。1906年3月23日,南投厅新寮民众领袖刘乾,与庆兴人林启祯联合,以庆祝友人生日为由,召集南投、林圯埔一带民众,饮酒欢呼,群情激动,追袭林圯埔附近的日警派出所,杀死多名日警,缴获各种枪械和物资。后来,起义军冲下山来,准备攻打林圯埔日本警察支厅。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刘强率众退入山中

**************************************************************

陆子丰继续道:“罗弟兄为何在这?还有苗粟不到一天有光景怎么这般情景?”陆子丰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只听罗福星伤感的道来说:“一言难尽啊,我们去年之前多次起义,但都是每次都到失败,去年全岛军义40多名各族革命者就被捕入狱而被完全破坏,我等我败走蔽台中东势区,以待有机会再起,不想年底前我听到众人在议论北方抗日军大胜日寇,并且光复了台北等日寇在台湾的统治,把日寇儿玉源太郎与后藤新平打的落花流水,满地找牙”,罗福星越说越激动的手脚都比划了起来,好像他就参加了那次任务一样,而光复军此时的脸上都是一堆的笑容,包括陆子丰在内,他们灿烂的笑容主要有两原因,第一是把日寇儿玉源太郎与后藤打的落花流水的人正是他们,此时被一夸不免觉得脸上有光,这第二是心想这民众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还落花流水、满地找牙,知道内情的人是知道那的行动抗日军是付出了什么代价,对陈羽他们的预期这是比日寇伤的还重,才让光复会暂时保持克制,无疑、陆子丰就是知道内情的人之一

罗福星咽咽口水继续说道:“因此我也在等机会起义抗日并与北方的抗日军会合,但由于我们的‘武器’太差了,只能等到这时才起义”,是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还看他身后的那几百人马也是面黄饥瘦,他嘴里所说的武器有的是一锄头而已

罗福星继续回答陆子丰的第二个问题道:“今天早上我们听到东势的日寇有点乱的在调兵,我叫人去打听了一下,原来是东面的抗日军在花莲猛攻日寇的据点,让他们支援,因此我们趋势起义,日寇以为是新竹的抗日军也打过来,而我们就是抗日军的内应”,罗福星说出了光复半天的疑惑

陆子丰点点头道:“看来日寇是惊弓之鸟了,让他们感觉是草木皆兵,一有风吹草动就一哄而散”

罗福星也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看法,但也有不同意见的说:“是的,在苗粟的日寇是心有余悸的,但这些都上次在北败南撤有兵,原有驻在南面投以南的日寇可是身经百战的,他们这时还在跟住在山上的原住民对峙着”,还是罗福星熟悉台湾这时的情况,也是台湾南投以北方这一年多以来都没有战事与反抗,加上又要回国受国民的‘膜拜’,更可说军心不稳啊

听到罗福星这么一说,陆子丰等人好像看到江河这次肯定也是恶战

**************************************************************

台湾花莲清水据点已是炮火声‘隆隆——’,打的是热火朝天,场面胶着。清水据点外还能见到光复军在紧张而有序的换着迫击炮弹,而前面光复军是用不太整齐的拉枪膛声‘咔咔——’声,可见这是一场硬战,但在光复军的眼里你就是再硬我也要把你啃碎。

又听到第一联合团团长江河在喊开炮声:“预备,开炮——”,‘嘣,嘣——’又是几声响炮声,虽然光复军这边的伤亡不大,但已激战两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有打开日寇的进入花莲的通道,虽然光复军的损失不大,只死了十几个,伤了二十多人,但满脸却是泥土,江河的脸也不例外,原来台湾南方的日寇为了征服未屈服的山上的原住民,每个据点都有榴弹炮,而且多则十几座,少则三、四座,这清水的据点就有五座在与对面的光复军对峙着,虽有榴弹炮防御,但他们的伤亡却要比光复军要大的多,据点里面已倒下了上百人了,大部分是死在第一道防御工事上的,个个被炸的看不出人形。受伤的也有七、八十个人,但一半人还在顽抗的阻击中,不可谓不顽强啊,众光复军心叹这帮日寇与北方的日寇是相差甚远啊,但日寇这边是势单力薄,而光复军则是人多势众、火力集中,所以损伤对比差距大

又听到‘炮隆隆——’的几声那清水据点已被炸开了一个大口了,光复军第一营长吴顺见这一机会不失时机的大喊向前冲,众光复军你追我赶、个个奋勇、人人当先向日寇的清水据点冲去,双方对峙的距离本来就不远

说时迟冲时快,吴顺带那个一队人马已与日寇展开了肉搏战,光复军已把枪换成了背上的刀,虽说枪他们是缺的,但刀他们是一把都缺的,你看:栓子这一刀砍下又有一个日寇变成了野鬼,这已是第二个日寇死在他那把嗜血的刀,正所谓把大刀砍向鬼子的头这一幕在这里上演了,看那边小五已把刀插入了一个日寇的心窝,小五想把刀拨出再砍一个,他心思是想:‘杀一个够本,斩一双就赚了’,但那个日寇不知是痛还是看出了小五的心思,就是不想让他拨出来,双手紧拽那把刀。并双眼狠毒的看着小五,小五看到了他那双狠毒的眼,比他还狠毒的双臂用力把那把刀插进了更深处,这时那日寇才呜呼的毙命。在另一边的顺子是个子弱小的人,叫他在工事上放枪还行,让他拼刺刀还真点难为他,这不,手脚都被一个日寇刺伤了,被那日寇压着打,顺子只有防御之力,却无反击之能啊,就在当那日寇举他那把带有肓药旗的刺刀要刺向顺子时,就听一声枪响,见那日寇就一头栽到坐在地上顺子的身上,原来是光复这时已到冲进了清水据点,顺子才得以捡回一条命,二十分钟后清水战斗结束,这一百多日寇被江河的一千多人围着打,就算是武林高手也会被砍成肉酱,何况说起拼刺刀中国人可是日本人的祖宗啦,最后没一个活口,其实是这里鬼子没一个想跑,

江河见这里战事结束,就留下十几个人以作战场处理,自己带着其他人继续向花莲的纵深处推进,趁日寇增援未到之时拿下花莲,就这样江河带领的几个营一路奔跑着到了一个叫大和的地方,这里是日寇另一个据点已被光复军打掉,防守的人虽不多,但工事却是坚固无比啊,众人心想要是这里也派重兵把守,那这里不知要死多人光复军与费多少炮弹啦

当众人想继续推进时,前面看到一个光复军的前探来报

那探子来报说:“报告团长,前面有一股日寇在向这里移动,看那人数大概有两千人左右”,众光复军听了嘘嘘的大呼又有大战打了,江河看到占了这个坚固的工事也想起了《汉武大帝》那句自信的话,说道:“时势移也,攻守易形啦”,心想也该让日寇尝尝‘进攻的味道’啦,他们却不知他们这一路来更是诠释了我们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豪语:“犯我汉者,虽远必诛”,江河叫众人隐蔽,就样江河与众光复军也开始了第一次阻击战

************************************************************

而陆子丰带领的第二联合团就郁闷了,这几天来这一路是通畅无阻,以接连过了台中、彰化、云林等地还没有日寇的身影,站在云林斗南的陆子丰想着这日寇怎么只对江河情有独钟呢,但他也已打听到了两三分的情报:就是儿玉源太郎命令(其实是后藤新平建议的)日寇退出台中、彰化、云林三地所有兵力退至嘉义一带集结阻击光复军的进攻,而花莲有坚固的工事要求固守待援,南投多有山脉,并且居高临下不怕一时有失,原来是儿玉源太郎听到情报员说‘贼军’集结几万人南下了,儿玉源太郎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也不知是这个情报员是道听途说还是有人放的烟雾弹,竟是如此的夸大,如让光复军听非笑掉大牙不可,这是后话在此暂不提——

***********************************************************

虽说台湾的光复军的人马让儿玉源太郎云里雾里的,但在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上的报道却是千真万确,这是第一次让台湾上《华盛顿邮报》的头条,这种头条看来后面是少不了啦,这道新闻是这样写道的:

台湾‘抗日起义军’已占领了(注①)台湾的台北等重地,现台湾‘抗日起义军’于云林与花莲一带与日本军队对峙,由目前的态势来看是:台湾‘抗日起义军’占优,据说这次的台湾‘抗日起义军’声势浩大并且不同于以前(注②),对于台湾‘抗日起义军’与日本对峙的最新消息我们将继续追踪报道

落款是:主编:约翰-比特,投稿人:东方小子(注③)

第二天,不但美国各大报纸,世界各地也都转载这个新闻,可能是世界清平太久了没什么爆炸性的新闻才如此‘勤快’转载报道,此时才让约翰对台湾的报道重视了起来,俨然此时的台湾成了国际的焦点,看来炒作的作用不小啊

这事主编约翰也证实过的,他是收到台湾驻台湾的特派记者的电报(注④)

注①:这主编也真是的,该用引号的不用,不该用的乱用,还把‘抗日起义军’用引号,看来在西方的眼里这支军队还不合法啊,什么叫占领了,台湾本来就不是日本的,

注②:这里有大部分是主编修改过的,投稿人在称台湾光复军时就被主编改成了台湾‘抗日起义军’,而日寇之称则被改成了日本军队,还有就是这个投稿人辛辛苦苦的写了一大编幅竟被主编约翰剪辑成这么寥寥的两段字,看来是对台湾光复这件不够重视啊,以到有后面约翰要请人帮助也碰了钉子

注③:东方小子就是赵献

注④:陈羽吩咐把台北的电报开放给公众,第一可让全世界了解台湾的现况,让国际给台湾造势,这是变相的给日本施加压力,台湾民众并不屈服日本的强盗行为,第二是想让这些电报的人暴露出那些是记者,那些是间谍,好以后算帐。这可说一举两得,也不谓不毒啊

*********************************************************

法国总统府,法利埃总统)翘着二郎腿对坐在他旁边的雷蒙加莱总理大臣(说道:“幸亏我们没买了台湾(买台一事后面有详述),要不然现在吃苦的可能是我们啊,现在也可让日本在亚洲灭灭威风”

雷蒙总理答道:“是啊,据来自香港与澳门的消息说:台湾的日本军队不但吃尽了骨头还有可能覆灭的危险”,看来这法国佬还没有死心啊,自孤拨出征台湾失败后,这帮人还是这么‘死心不改’,说着说着两人大笑了起来,他们现在是心情大快啊,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这帮‘西方失败’是个个有兴灾乐祸之心,又想得渔翁之利之意

*********************************************************

日本东京内阁,他们也收到了相关的消息,当然他们是当事人消息就更加确信与详细

桂太郎内阁总理黑着脸先开口说:“各位对这事怎么看”

老不死现任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说:“回援台湾,坚决反击贼军,让台湾那支那人再次见识我们的厉害”,众位与会的人都拍桌子表示支持,这个内阁可都是一些好战分子组成的好战内阁,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坐在另一边的西园寺公望,他是一温和派的人物,因此没跟他们一样的躁动

桂太郎见他沉默就问他道:“阁下怎么看这事”

西园寺公望回过神来答道:“在下也支持”,这不废话吗,现在国内的支持两次征战台湾的声浪一天比一天高涨,那还能得罪他们啊,这样算是通过了对台湾再次征战的方案

桂太郎道:“那我们要尽快让朝鲜签接管协议,后让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大将再次征服台湾,我们在国内等着你的好消息与为颁发荣誉”

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伊东祐亨脸堆起了笑容道:“是”

他好像又看到了再次征服台湾,并看到他带着手下一路烧杀掠夺,然而他没有看到是这次是他的末日啦

看来平静多时的海面又要起风波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