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4集、王尚书自污求生 李玄休大闹巴蜀1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1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原来,河间王司马颙自从回到长安,便对齐王心存不满,只因齐王势力正旺,又没抓住他什么把柄,即便骄奢放纵、沉湎嬉乐,也算不得什么大过,因此不敢与他作对。此时见齐王不从众望,不立成都王为皇太弟,反立年仅八岁的幼童司马覃为皇太子,立时来了精神,召李含说道:“齐王不立成都王为皇太弟,反立司马覃为皇太子,私心不小!”

李含道:“成都王是皇上的至亲,有大功于社稷,而推辞谦让返回封地,很得人心。齐王越亲专政,朝野侧目,现在又立司马覃为皇太子,目的就是为了长久地把持朝政。殿下可发檄文,令长沙王讨伐齐王,长沙王微弱,一定会为齐王所杀,殿下就以此当作齐王的罪行,联合成都王征讨他,一定能够将他擒获。除掉齐王而立成都王,使国家社稷安定,大勋也。”

司马颙大喜,当即上奏,表陈齐王罪状,并扬言道:“将带甲十万,与成都王共同会师于洛阳,请长沙王废黜齐王,以成都王代辅朝政!”就以李含为都督,张方为大将,起兵向东,进逼洛阳。又遣使去邺城,邀成都王司马颖共同举兵。成都王因未被立为皇太弟,更恨齐王,得了河间王起兵之约,也即响应,起兵南下。

齐王大惊,即聚文武百官议道:“从前赵庶人、孙秀作逆,篡夺帝位,社稷已经倾覆,无人敢出来御难。是我首起义兵,扫除元恶,尽了臣子之节。现在河间、成都二王听信谗言,发兵作难,如之奈何?”

尚书令王戎说道:“社稷倾覆之时,殿下首举义兵,匡定大业,功劳确实很大。但殿下自从执政以来,却有五失:一、居安不思危,宴乐过度;二、宗室骨肉之间本不当存有芥蒂,现在则不然;三、四方蛮、夷并未宁静,而殿下却说功业已隆,不把蛮夷事务放在心上;四、战乱之后,百姓穷困,殿下却不曾赈救;五、殿下讨伐赵庶人时,曾与各路义师盟约:事成之后,及时奖赏,但现在却还有有功未赏之人。赏赐不及有劳,故而朝野失望,人怀二心。现在河间、成都二王兵马强盛,锋不可当,殿下不如就此退隐,交出大权,或许能够求得平安。”

一人大怒,厉声叱道:“赵庶人听任孙秀,移天易日,当时衮衮诸公无一倡义,唯赖齐王身犯矢石,躬贯甲胄,攻围陷阵,大业因此得以匡正。王令公刚才所说,根本就不顾惜齐王的事业,哪里是在为齐王着想?报功赏赐的停顿迟缓,责任不在齐王府。河间、成都二王听信谗言,发起叛乱,就当共同征讨,怎么反叫齐王退隐回家呢?试想汉、魏以来,王侯隐退回家的,有能保全妻儿的吗?提出这样的建议,罪该当斩!”

百官视之,原来此人葛旟,时任从事中郎,正是齐王帐下心腹。百官无不震悚失色。王戎也大惊,自悔失言,再看齐王时,齐王脸色已然大变,双眉紧锁,眼露杀机。王戎惶怖,情急之下,假装内急,起身如厕。到了茅厕,又故作龙钟之态,自个跌倒在粪坑中,弄了个屎尿满身,臭不可闻。百官见了,唯恐避之不及,都赶他出府。王戎这才逃得一死。

王戎去后,齐王与百官再议。中领军何勖道:“长沙王与河间王同谋,此乃腹心之患,当先除去,然后出兵,西征北讨!”齐王于是即令董艾出军,去袭司马乂。

早有消息报入骠骑将军府,司马乂大惊,急带了左右百余人驰入皇宫,关闭诸门,召集左军自卫。董艾由骠骑将军府一直追到皇宫,见宫门已闭,就在宫之西侧列下兵阵。齐王率大队人马随后赶到,纵兵焚烧千秋神武门,烟焰大张,远近所见。

司马乂见事危急,即向内外宣告:“大司马谋反,诸军速来助顺讨逆!”京中诸军闻讯赶到,齐王则使人执了驺虞幡,向诸军喝道:“长沙王矫诏。诸军不可盲从!”京中诸军这下可都犯了难,不知谁是谁非,助也不是,不助也不是,干脆作壁上观,站在一旁看起热闹来。

于是,二王大战,直到深夜。当夜,洛阳城内,飞矢如雨,火光冲天。傻皇帝司马衷不能安寝,带了嫔妃、宫妾、侍臣走避上东门。却被何勖这个愣头青看见,不管它三七二十一,什么天王老子,就令部众一把箭射了过去,立时,嫔妃、宫妾、侍臣倒下一片,吓得傻皇帝东奔西窜,惊叫不已。齐王看见,即来喝止何勖:“天子麾盖所在,怎可乱射?”但为时已晚,正在一旁观望的诸路军马见何勖竟敢向皇上放箭,都疑齐王谋反是实,于是各率部众来攻齐王。一连战了三日,齐王大败。长史赵渊趁机又反,杀死何勖,擒了齐王、董艾、葛旟等,上殿请降。司马乂即叱左右,将齐王牵出,斩于阊阖门外,徇首六军,董艾、葛旟等齐王同党皆灭三族。

于是大赦,改年号为太安。长沙王掌朝,即遣天使持驺虞幡分两路去阻河间、成都二王兵马,说齐王已诛,令各自罢兵。成都王得知齐王已除,回北去了。河间王本想,长沙王弱小,一定会被齐王杀了的,却没想到长沙王不但没有被杀,反而因此除了齐王,还掌了朝政大权,一场精心设计的棋局,竟为他人作了嫁衣裳。河间王心里那个悔呀痛呀,真是不可名状,但人算不如天算,事已至此,也只好退兵,返回关中去了。

话说回头。却说罗尚原来奉了赵王司马伦之命,与辛冉、徐俭率兵入蜀,再申诏命,令六郡流民都须返回本郡,立即上道,不得滞留巴蜀。流民大惧,无资无粮,都不愿回,于是来向李特求策。李特即遣其弟李骧沿道去迎罗尚,献上大量珍宝;李特又与李流亲率流民牵羊担酒,赶到绵竹去为罗尚接风,又多多献上珍玩,极尽殷勤之至,目的就想请罗尚能为流民通融通融,不要催逼太急,暂且停留到秋后十月,等粮谷收割完毕,筹集到了路资后,再上道不迟。

罗尚本就是个贪赃纳贿的王八,见了这许多的珍奇宝物,早已是豁然开朗,心想,朝廷对流民返回本郡也没明确规定期限,况且流民也愿返回,不抗朝命,如今只需宽限一下,又能得到这许多好处,岂不是两全其美?只等李特一开口,立即应道:“好说,好说!”但还是留下一手,并不完全满足李特之请,只许宽限流民在秋初的七月,必须上路,心想,到时你流民粮谷未收,无资上路,还不得再来求我,向我多多地再献珍宝?——好妙,好妙,真所谓:为官爱财,取之有道!

好快,转眼就到七月,罗尚即分遣部众下到蜀中郡县,督遣流民上路。当时,六郡流民都散布在梁、益二州,为当地人当佣工,都无返乡之意;又正值多雨时节,当年的粮谷还未打收,无资上路。流民见郡县催逼,人人愁怨,不知所措,于是又来向李特求策。

李特只得又去拜访罗尚,多多地再献珍宝,再次请求延缓到秋后的十月上路。罗尚会心而笑,心想,量你手有多少钱,斗不过我手中把着权,你肯出钱,我便放权!正要答应,不料帐后走出一人,喝阻道:“流民狡诈,使君不可一延再延,否则,便永无归期,误了朝命了!”

罗尚见是广汉太守辛冉,极为不悦,就将辛冉拉到帐后,责道:“你我一向同舟共济,明应暗合,利益共沾,今日为何却来坏我好事?况我已经收了李特的重礼,怎好不许?”

这辛冉之贪婪比起罗尚来,更不是盏省油的灯,当年朝廷因讨伐赵廞之功,任命李特为宣威将军,李流为奋武将军,都封为侯,并下玺书到益州,令开列在讨伐赵廞时有功的六郡流民,以备赏赐,辛冉则贪为己功,又不如实上报,将发下的奖赏都归为己有。此时,辛冉听了罗尚的责怪,反大笑道:“使君如何这般的小家子气?不看大的,却贪这么点蝇头小利?”

罗尚听出辛冉话外之音,即问道:“太守这话作如何解?”

辛冉即向罗尚进计道:“流民以前趁赵廞之乱时,就曾剽惊了许多财物,应即催逼他们返郡,我们却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设置关卡,将他们的财物一举夺来,岂不比李特送来的这点多了去了?”

罗尚大喜道:“若非太守远见,我已失了大财了!”即令辛冉去北路上布置关卡;自出帐外,与李特说道:“遣返流民回本郡,此乃朝廷之命,绝不可一延再延了。”将李特打发走了。

流民无奈,凄凄苦苦,只得上路,不料前面路上,却又忽然冒出许多关卡。兵丁个个如狼似虎,盘查流民,但凡见到值钱的东西,都被官军抢下,如敢反抗,便被打翻在地。流民本就穷困,仅有的资财又被夺走,如何还能上路?于是都去哭告李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