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金融殖民强权下的中国安全何在?

金融殖民强权下的中国安全何在? ——在第五届北大“中国经济发展与经济安全论坛”上的演讲

我们下一位演讲的嘉宾是乔良将军。乔良将军是中国政策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研室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主要作品《超限战》、《灵旗》、《大冰河》、《军官素质论》、《世界军事列强博览》、《全球军力排行榜》等,多次获全国全军大奖,并应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特邀主讲《三十六计》。

乔良:

我把给我的掌声送给前面的两位演讲嘉宾!我有幸在几年前就听过 王建 先生关于美国的预言,他在2002年就讲到了美国经济的下滑,提出了美国经济的“L”曲线模式,并认为美国将会利用战争去解决问题.他的预言已被今天的现实证实,所以我要借此论坛向他致意!

此前我参加过二、三、四届论坛,这次是第五届,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届。这显然跟这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有很大的关联。金融海啸是当前全世界的行情,怎样认识它的本质?到目前为止,从普通人到专家各执一词。我不想扮演预言家的角色。刚才主持人介绍我是是战略学教授,还是一个作家,对于金融和经济问题,我原本是没有发言权的。但我一直在从自己的角度观察这个问题,并且得出了自己的观察结果。

我发现,很多专家(当然不包括在座的专家)在面对这次金融危机时都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更多的专家喜欢从技术角度分析这次金融危机。有很多东西只从技术层面去解读是不行的。有人把这次的金融危机归罪于为美国的次贷,这让我觉得很可笑。有些专家甚至分不清楚次贷和次债,经常把二者混为一谈。其实,一句话就能把这既相关又不同的二者区分开:次贷是美国人给自己惹得麻烦,而次债则是美国人给全世界制造的麻烦。如果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不能弄清楚,我不知道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来谈论经济问题。有人则稍微深入了一点,把这次危机归结为华尔街过度开发和利用金融资源,金融衍生品惹得祸。还有人进一步认为是美国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严重背离的结果。我还看到一位很著名的经济学家,他把危机归结为美国的储息率太低,美国政府只好滥发美元,造成流动性过剩、泛滥。这些结论对不对?我觉得都对,但可惜盲人摸象,都没说到根儿上。

我想换个角度看问题。我不想仅从金融技术的层面来分析这次危机,我想从金融大战略的角度,从国家大战略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表面上看,这次金融危机是华尔街惹的祸,大家没有异议。实质上如何呢?实质上如果不是美国政府和统治阶层设计并推行了它的全球金融大战略,不客气地说,这次金融危机是美国国家金融大战略在全球推行近40年的必然结果。因此,如果太技术化地分析这次危机,就可能会忽略最重要最要害的责任者的责任。有这样一个故事,讲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有人拿着手枪进到一家手表店,用手枪指着手表店老板说:你看,我这块表就是从你这儿借80美元买的,现在我没钱了,需要你再借我50美元,你先别说No,你必须借!你也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你。但是如果你不借给我,我会开枪把我的脑袋打开花。这样你就要清洗地毯,这笔费用将超过50美元,更重要的是你手表店的信誉将会因此受到严重影响,谁还敢上你这儿来买手表呢?老板赶紧乖乖把钱借给了他。这个故事就是影射华尔街自己演砸了还要挟美国政府救市。美国政府为救市拿出了7000亿美元,给了两房3000多亿美元,向AIG提供了850亿美元贷款,谁都看得出来,美国政府这次被迫救市差不多就是被华尔街勒索和绑架的。这是不是整个金融危机的原因?我认为当然不是。

华尔街绑架了美国,也绑架了美国政府,这不假。但是事情并没有到这一步为止,进一步是什么?美国打喷嚏,全世界患感冒,原因就在于美国和美国政府又绑架了全世界。现在的事实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很多金融专家、经济学家仅仅认识到华尔街绑架了美国政府,认为华尔街给美国和全世界带来了麻烦,实际上真正的麻烦是美国和美国政府带给全世界的。华尔街绑架了美国和美国政府,美国和美国政府绑架了全世界,这才真正是这次金融危机的根源和实质。

这个绑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总统单方面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这个体系的解体当时对美国和全世界影响并不大,美国人当时也不清楚会有多大的影响。到了1973年美国政府还不知道美元和黄金脱钩以后,美国的经济将向何处去?这时候有一位年轻人(现在早已是60多岁的花甲老人)迈克尔·赫德森,他写了一篇研究报告:《黄金非货币化的影响》。这个报告认为,美元和黄金脱钩之后,在一段时间内对美国没有坏处,相反会有短期的好处。因为与黄金脱钩之后,美国可以随意地印发美元。然后通过赤字经济的方式,廉价消费全世界的商品,这样的方式在短时间内对美国是有好处的。但是长时间看,无论对美国还是对全世界都没有好处。按照他的话说,无异于饮鸩止渴。

美国政府看到这样的报告是什么态度?欣喜若狂!美国政府认为,既然短期对美国有好处,为什么不能把它变成长期对美国有好处呢?于是美国政府真的就这么做了。这成了美国的基本国策,也成了一种刻意的制度安排,美元霸权体系在与黄金脱钩后,不但没有动摇,反而继续维系并得到了加强。为什么?因为当时美国超强的经济、科技和军事力量。这三根支柱支撑住了美国政府和美元的信用。在此之后美国已经轮换过五、六任总统,每一届都对这一基本国策心领神会,心照不宣。

有人讲在金融衍生产品这方面我们永远斗不过美国,为什么?因为美国强大的金融力量背后站着强大的美国政府,因为隐在这背后的美国的金融国策你永远看不到。你不可能在任何一本书里看到美国的金融国策。美国的这些战略,在美国的现任总统和下任总统交接的时候,当现任总统把控制核按钮的手提箱交给下任总统的时候,他同时会把美国的金融国策告诉继任者。美国政府就是这样开始了最基本的经济转型,转向了什么?转向美国只生产美元,而全世界生产用美元购买的产品。世界经济也被迫开始进入这个转型的过程,由此开始了真正的国际大分工,这才是真正的全球化!并非像有些人所说的全球化始于古罗马帝国时代,连丝绸之路也是最早的全球化等等。真正的全球化从1971年开始,从美国这次国际经济大分工开始。由此开始,美国逐渐地放弃了实体经济,其他国家则继续保持实体经济,让美国人用发展虚拟经济赚到的钱来购买实体经济国家的产品。这样的过程实际上是美国政府通过滥发美元隐性财富来攫取现实的物质财富的过程。这就是美国的基本国策。迈克尔·赫德森35年前就揭示了这一点,因为他是一位有良知的学者。他揭露真相并呼吁美国不要再这样走下去。美国政府把他一脚踢开。结果,他的著作不但在美国不能出版,连在日本出都受到美国政府干预。最近这本书已经在中国出版了,我建议大家有兴趣最好看看,这是一本非常深刻地揭示了美国金融霸权体系实质的书。

进入虚拟经济时代之后,美国就可以处于世界经济的高端,通过高杠杆化来撬开世界的财富大门。一开始只是美国,后来欧洲也想跟上来。但现在还主要是美国,它可以不动声色地,合理合法地通过体制、规则来掠夺全球的财富。国际金融体系和游戏规则成了巨大的经济黑洞,贪婪地吸吮着我们的财富,剥削着体制上处于下风的国家。哪怕你拥有强大的军事机器,仍然可能在不失一寸国土的情况下,尽失你的财富。前苏联就几乎被西方和美国不动声色地剥夺了大量的资源和财产,让美国人洗劫得非产惨。

我在前几次论坛上都讲到日本是怎样被美国洗劫的。这从1985年广场协议之后,日元被迫对美元升值,导致日本经济陷入二十年衰退的历史就可看得清清楚楚了。接下来就轮到中国了。现在的中国和美国是一种什么关系?从一个小小的笑话,可以看出个大概。有一个美国人向一个中国人吹牛,说我们美国的科技非常发达,发达到美国人吃的口香糖嚼过以后都不扔掉,可以再拿来制造避孕套让中国人用。而那个中国人也不示弱,回敬道:我们中国的科技也很发达,我们中国人使用过的避孕套也不扔掉,可以重新制造成口香糖再让美国人去嚼。这个笑话很贴切地反映出中国和美国现在的相互依存的关系,你来我往。但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关系是不对等的,美国非常聪明,他已把跟中国的关系变成一个循环水系统:美国人早晨起来刷牙、洗脸,做饭,冲马桶,用过的水顺着下水道流到中国,中国再用美国人使用过的水继续刷牙、洗脸,做饭,冲马桶,这水然后又流回美国,美国经过净化池净化后使用,这个过程就是美国人生产美元购买中国人生产的商品,然后再把中国人挣到的美元借回去再次购买中国产品,如此循环往复。

金融危机之前,美国人即使在美元不断贬值的情况下,他们的物质生活依旧过得很好,为什么?就因为有中国提供的廉价产品。中国用非常低廉的工资和成本生产出来的产品供给美国人消费,美国人使用之后是什么态度?美国人怎么看中国人?美国人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对美国倾销产品,造成了美国巨大的贸易逆差。美国还指责中国为美国人的廉价消费进行的生产破坏生态环境,美国人还指责中国人用低工资抢了美国劳工的饭碗,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里外里的好处全占了。有部反法西斯影片里有句经典台词:墨索里尼总是有理。现在是:美国人总是有理。其实美国政府非常明白,中美贸易,美国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逆差,因为中国人想买的美国产品他们不会卖给中国,而他愿意卖给中国的也就是微软和大飞机顶多加上大豆。中国真正需要的产品美国人不会卖给我们,美国人需要的产品中国人却会抢着卖给他,在这种情况下当然美国会有贸易逆差。但这只是美中贸易逆差的表层原因,深层的原因我前面已讲过:那就是美国政府有意通过逆差经济和赤字经济在隐形没收别人的财富。

打一个比方,中国生产一件衬衣,卖两美元,卖200万件,挣400万美元,这400万你却拿不回来。你挣了400万美元他给你一张票据,就是这张票据,交到中国商务部官员手里还没捂热,又迅速回到美国去购买了美国债券,这个时候我们中国的财政部才会拿到一张真正的票据,就是美国债券。美国人基本上就在用这样一种方式和我们玩。我们压根就看不到自己挣到的美元。这些名义上的中国外汇储备,有一半都变成了美国政府的国库券和各种美国债券,而我们反过来还要根据我们的外汇储量,去大量地印刷人民币,最后不可避免地造成我们的人民币流动性过剩。这也是我们面对的通胀原因之一,甚至是重要的原因。这些麻烦可以说都是美国人给我们制造的。而当我们把从美国挣到的美元又放回美国的银行借给美国人之后,美国人的好日子就开始了,稍微追踪一下不难发现我们购买美国债券的美元流到四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供美国老百姓消费过日子。这就包括刚才我们谈到的次贷危机。次贷在中国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次贷只可能在美国发生,次贷就是让那些信用不良的次级客户们从银行贷到钱,最终贷出了大麻烦。而美国人为了分散风险,又把这些次级贷款打包成债券,,变成次债向全球发行,结果美国人花钱,全世界埋单,美国人出错,也是全世界埋单。

第二个方向,是通过银行低息贷款方式,给了美国的跨国公司。美国的跨国公司总是拿着利率很低的贷款,也就是拿着中国人、日本人、印度人挣的美元,转手到这些国家去投资,于是情况就变成了这些跨国公司从我们手里赚取的是大把的利润,而我们从美国人的手里只分到可怜的利息。

第三个方向,是变成了美国政府和军队用来打仗的军费,我们看到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这里头大量的军费开支也是中国人埋的单,因为我们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你借钱给了美国人,他把它拿来用于战争,你管得着吗?

第四个方向,是美国政府庞大的行政开支。联邦政府大量的行政开支,我们不必去谈,但其中一部分钱通过中央情报局去了达赖那帮人手里。去了“东突”分子手里,还有“***”的手里。支持这些家伙跟祖国作对,给中国捣乱。这真让你打掉门牙还得和血吞!中国人的钱就是这样被美国人花掉的。最后你还什么好处也落不到。

为什么形成这样的局面?绝不仅仅是因为华尔街。在华尔街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同时,美国政府在追求美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他们使劲的方向、努力的方向、推进的方向是一致的。由于这样的方向一致,形成合力,才一步步把世界也把中国推到了今天。

为什么说这是美国政府的刻意所为?美国政府从 1971年8月15日 之后,就明白了大量印刷美元可以轻松换取全球财富的奥秘,就开始刻意这么干了。与这一招配合,美国政府通过大肆发行国库券和各类债券让资本源源不断地回流到美国。

为此,美国就需要制造出全球对美元的需求,美国有很多方式来制造这种需求。例如,打高油价。打高油价对美国有什么好处?美国人也要用同样的价格去购买石油,似乎对美国没有好处。但打高油价就会造成美元的需求,需要更多的美元去购买石油。美元贬值对美国有什么好处?会把油价逼高,造成全世界都需要美元。这就是美国的一种战略。为了让全世界各个国家有更多的美元需求,美国还鼓励和默许对冲基金向全世界的金融货币领域发起攻击,使各国产生金融恐慌,不得不为了预防金融风险而大量储备美元,这样就造成更多的美元需求。最后,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美国的虚拟经济能够更快更多更便当地吞食各国实体经济的财富。

为什么美国这次在金融监管上出现这么大的漏洞?大家都知道,美国的银行业监管是很严密的,有一个中国女孩写过《我在美联储监管银行》,介绍过这方面的情况。可是美联储并不监管投资银行,只监管商业银行。这就使投资银行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自由发展,可以用高杠杆化的金融衍生产品去投机敛财。

我建议大家有空去读读《诚信的背后》。这是一个美国投行的经纪人用他的亲身经历对我们现身说法。在这本书中作者讲到自己设计了一个复杂的债券模型,就是一种复杂的衍生产品。复杂到什么程度呢?别的不多说了,光是到后来计算本息时,他请了6位数学博士来计算,居然能得出四种结果!这么复杂的模型哪个投资人弄得明白?而作者向我们透露的是,只有先把水搅混了,鱼才会上钩,所以,看完他的书,我的结论是,美国的金融衍生产品,除了市场交易部分,凡是场外和柜台交易的,都存在欺诈行为和成分!而美国的金融监管又是怎样缺失的?书里也写得非常清楚。柜台交易的债券大部分是垃圾产品,很少有真正够得上三个A级的。这样的垃圾债券如果没有评估机构给出很好的评级,债券的信誉上不去,就不可能卖出好价钱。于是投资银行就必须去说服评估机构。过去,美国的评估公司是不拿钱的,免费公正地对各种产品、各个上市公司进行评估。现在不是这样,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拿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当评估机构拿了申请评估的客户的钱之后,可想而知,评估机构自然就会相应给申请评估的客户一个满意的、信用高的等级。

当一个垃圾债券这样的金融产品设计出来,过不了关怎么办?评估公司会给他出主意,告诉他怎样拿到最高的等级。美国政府的债券等级最高可以评“AAA”甚至还有一个加号,怎么让垃圾债券也能达到3个A?就用“巧克力蛋糕”方式,本来只是一个普通蛋糕,在上面抹上一层巧克力,就可以被评上“巧克力蛋糕”。同样道理,把垃圾债券与美国政府发行的债券多少沾上点边儿,垃圾债券顿时身价百倍变成了“巧克力蛋糕”。实际上美国评级机构对于美国政府的债券无一例外都打 “AAA”的最高分。而任何垃圾债券,哪怕只要沾上十分之一的美国债券,都立马点石成金。这样的债券,中国金融机构和银行买了不少,从这次美国金融海啸的现状看,吃了多少亏,个中人想必心里清楚。 直到今天,还有人在为美国场外交易也就是柜台交易的金融衍生产品掩饰,说好话。不知是想为华尔街遮掩,还是要为自己的失误遮掩?这些复杂的衍生产品总的来讲对经济有什么好处?对于对冲金融风险起到了什么作用?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美国的金融衍生产品,特别是美国金融机构发行的债券,到今天为止,几乎没有一种债券没有出问题。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这其中百分之百的存在欺诈,起码百分之百有猫腻。但所有这一切,我认为不全是华尔街的责任,因为这是美国政府的基本国策,是美国金融大战略的一部分。美国有位著名学者亨廷顿写过一本书,叫《全球秩序的重建与文明的冲突》,他在书里面给美国政府出主意,出了十几条,其中有两条都强调了美国要占领全球金融制高点。

占领金融制高点是美国国家大战略的基石,正是美国政府的有意默许和纵容,才激发了华尔街的为所欲为。大量高杠杆化的金融衍生产品以金融创新的名义扫荡全球,在一定程度上支撑了美国的金融霸权体系。事实上,这也催生了“金融殖民时代的经济”。我这个演讲题目也许会让大家觉得有点耸人听闻。因为迄今没有人给当代全球金融体系下一个结论,做一个定位。我认为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正面临金融殖民的时代,美国的金融大战略和金融霸权催生了这个金融殖民时代。

我看到郎咸平先生多次在各个地方谈到金融超限战,虽然金融超限战是我和王湘穗先生在九年前提出的概念,但我并不认为今天我们面临的这场危机就是金融超限战。因为我认为金融战争从来就没有发生。虽然金融可以成为战争手段,并有可能在将来成为一个现实,但不是今天。我认为今天没有发生金融战争。因为是战争就一定要有对抗双方。而我们今天没有看到对抗双方,我们看到的只是美国金融力量的长驱直入,几乎没有抵抗,只有最后的结局。150年前,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敲开中国的大门,把中国变成了半殖民地。今天我们的论坛叫做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的战略论坛。但今天的中国的经济几乎已无安全可言,唯一的安全就在于我们金融体系的滞后性,支撑着最后的安全。就是说由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发展慢半拍,结果使我们幸运地还能剩下一点安全。美国金融入侵攫取走了我们大量的财富。中投公司今年年初刚成立的时候,真是壮志豪情,放言每天都要有数十亿美元的进出才能维系运转。结果怎样?大家有目共睹,更不消说我们的各家银行和金融投资机构了。 不过,一味地让别人吃亏栽跟头的华尔街也有玩火把自己的袍角烧着的时候,今天华尔街玩大了,玩过头了,其实主要是美国政府玩大了,玩过头了。结果我们终于见到了这场从华尔街开始,迅速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但美国就是美国,即使自己倒下,也要在自己身子底下压倒一堆垫背的,这里面有没有中国?但愿没有。

马克思说过,当被统治者不能忍受旧的统治方式,统治者也不能照旧的方式统治下去时,这时候革命就会到来。全球金融体系同样如此。中国和全世界都不能再容忍美国人用这样的方式洗劫全球的财富。可惜这个大好的时机我们肯定将会错过,依我看,中国这次能躲过灾难就不错了,因为我们事先没有做好应对这次金融大危机的准备,中国不是没有钱,只是既没有更好的金融战略,更成熟的金融体制,也没有相应的金融人才。包括我们的专家们,没有人真正懂得自由市场经济这把双刃剑的厉害,更没有仔细地研究过这次率先闯祸的金融衍生产品及其危害。这样,当时机到来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欧元区那些国家的领导人在出头领舞。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我们中国政府正在做的,做好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情就是对世界经济的最大贡献。

最后,让我们反思一下新自由主义。很多中国的金融专家和经济学家,虽不是全部,但有不少人是被美国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洗过脑的,很多人认为新自由主义是现代经济的发展方向。新自由主义确实给世界带来了20多年的繁荣,但我想指出的是,既然我们喜欢谈论自由和民主,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再好的经济理论也不能脱离民主的基本原则。民主的基本原则是什么?就是监督和制衡。自由经济理论追求不受监管的市场行为,这符合民主的精神吗?但反过来,我也不赞成金融危机一来,又开始无限制地加强政府监管。权衡之下,我们今天有可能抓住一个机会,就是既不走西方的路,也不走中国文革前的路。我们有可能走出一条中国人自己的道路。但我认为中国需要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一步步摸索,并且是头脑清醒地摸索,起码要认清楚今天这场金融危机不仅仅是华尔街的老板们在操控一切,在其背后是美国政府实施的全球金融大战略,是美国30多年占领全球金融制高点造成的必然恶果。

听众提问: 乔 老师讲了很多美国的战略动向,论坛的主题是国际动向与中国方略,那么中国的方略应该是怎样的?

乔良: 中国未来的方略我现在没法给出一个确切的良方,我不是专门研究这方面的。但我认为有两点:

1.全世界现在还没有做好迎接和应对中国兴起的准备。全世界从心理上和体制上都没有做好准备。所以说,今天中国人遇到的麻烦,包括中国人买什么什么涨价,卖什么什么跌价,所有这些都和全世界没有做好应对中国兴起的准备有关系。同时也和美欧等发达国家眼红中国的兴起进而企图遏制中国的兴起有关系。

2.中国今天非常无奈,可以说在经济问题上,在自主发展道路的选择上,包括这次的中国政府4万亿的紧急刺激计划。如果说到今天为止中国的应对措施还不对,则不对也是无奈,只能这样做。中国经济只要有一天不从投资拉动逐转向消费拉动,只要投资快于消费,中国经济就永远只会继续热的越热,冷的越冷,就会一直走不出美国政府和华尔街给我们设计的金融圈套。我们必须摆脱这一点,我们要与狼共舞,也就是必须与美国共舞。包括用可能的方式去帮助美国。必须要给美国人一些希望,如果美国垮掉,就意味着美国比我们早死一天。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不能够看着美国倒下,也不能看着欧洲在这个时候扩张。我们要等待时机,在此期间我们要做的就是牢牢把握好被动权。在当今世界金融大舞台上,中国没有主动权,那就只有被动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如果连被动权都抓不住,中国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所以我自己制造了一个新提法——中国要把握好被动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