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九十三章 弥勒之乱(十六)

gaoyu19840128 收藏 2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红土坡下两伙人此刻斗得正欢,紫衣披甲的隋军官兵虽然勇武,可是毕竟只有百十来人,而围攻他们的弥勒教乱军足有两千人之众,久持之下,他们已经伤亡过半,还能战的,大部分也都已经力有不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场中之人猛然听见土坡上一声马驹嘶鸣,还未等看清来者何人,一道黑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红土坡下两伙人此刻斗得正欢,紫衣披甲的隋军官兵虽然勇武,可是毕竟只有百十来人,而围攻他们的弥勒教乱军足有两千人之众,久持之下,他们已经伤亡过半,还能战的,大部分也都已经力有不继。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场中之人猛然听见土坡上一声马驹嘶鸣,还未等看清来者何人,一道黑风就呼啸着突入战阵。

“啊——”

“呀!”

“呃——”

........

一群弥勒教徒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就已经有数人被刺翻在地,待他们回过神儿来,罗士信一人一骑已经杀入战阵很深。此时长孙无垢也看见了罗士信的身影,小姑娘惊喜不已,不住的冲他招手呼唤,激动之情跃然脸上。

“他是江洛琪那妖女的走狗!”,弥勒军中一个骑马之将指着罗士信吼喝道:“兄弟们,宰了他,教主定然重重有赏!”

喊话这小子就是这股弥勒军的首领,在弥勒教中身居坛主之职。那日江大美女带着罗士信等人跑去向海明那里煽风点火,这坛主也在现场,他见罗士信一直跟在江洛琪身旁,就认为这黑小子是江洛琪的手下。

向海明举旗起事后,首先去大牢把他老子向天问救了出来,两人一沟通,这才知道一切的风波原来都是江洛琪那丫头在背后搞的鬼,等他们带人去抄江府时,江家宅邸已然变作一片焦墟,想要清洗江家骨干,可江家之人也早已撤离扶风这是非之地,他哪里还能找到人来。

向天问父子虽然没有找到江家一党,但他们造反的事业却弄得有声有色,因为扶风并非边境地带,没有受到异域外族的威胁,所以杨广很放心的把扶风骠骑、车骑两府的精锐隋军都调去了北边,整个扶风地界的守备仅剩下不到两万人,而且还要分守九县。

这下可把向海明的弥勒军爽死了,虽然弥勒军大部分人都是没什么武斗经验的壮民,可架不住他们人多啊!向天问这老神棍一通歪理邪说,立刻就在扶风之地啸聚三四万头脑单纯的信徒,一路攻城略地,声势造的好不威风。声势一大,又吸引来无数的山匪流民,好像滚雪球一样,规模越聚越大。

战场中弥勒军人数占了绝对优势,隋军官兵已经是强弩之末,所以那坛主一声招呼,立即就分出一大群弥勒教徒朝罗士信围攻了上来。以前打架,罗士信身边不是跟着长孙无垢就是跟着江洛琪,总是个小累赘束缚他的手脚,而此时的罗士信却是无拘无束,好像挣脱了枷锁的猛虎 咆哮着冲入了羊群之中。

罗士信将手中镔铁霸王枪耍得好似一条嗜血蛟龙,枪头乱舞,锋芒霍霍。一群弥勒教徒别说伤到罗士信,就是想要靠到他的身边,那都是难比登天。

一通猛冲猛闯,罗士信很快就杀到了长孙无垢近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罗士信枪锋所指哪里,哪里就血雾漫天,然后定然有弥勒教徒命赴黄泉,隋军官兵早就看出了这黑小子是友非敌,所以他来到小美女近前,护卫隋军并不阻拦。

“士信哥哥...呜哇——”

长孙无垢一见罗士信来到眼前,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观音婢毕竟年纪还小,这半日来数次遇险,身边护卫一个个被杀,心中早已惊怕不已,此刻可算见到亲近之人,心中委屈难抒,终是放声哭了出来。

“垢儿莫怕,都怪哥哥来迟了,让垢儿受惊了。”

看着小姑娘委屈可怜的样子,罗士信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爱抚着长孙无垢的秀发,细声劝慰道:

“哥哥带你离开这儿!来,上我的马。”

“杀!”

罗士信刚想将长孙无垢从她的坐骑上抱过来,这时就听红土坡上一声大喝,两人抬头望去,就见一位紫袍白马的老者威武的立在坡顶,那老者将手中囚龙精钢枪微微一抖,策马就向坡下战场冲杀下来。老者马后,还紧跟着十几个英武彪悍的骑士,一个个杀气腾腾,让人望之胆寒。

以老者为锋,十几骑下冲之势形成一个小的战术三角,好像一把匕首,硬生生捅入弥勒军的外圈包围。原本战场上的隋军兵士已经疲惫不堪,马上就要兵败如山倒,可当他们一见到那老者带人杀入,登时就像给隐君子打了吗啡一般,一下子全来了斗志,怪叫着与弥勒军拼起命来。

“这些兵士是为了护送垢儿去军营,才在这里遇到弥勒军游击,垢儿不能就这么走了!”

长孙无垢的人品那是没的说,没有过河拆桥的习惯。罗士信见小姑娘如此仗义,不由得向她赞许的点了点头。其实就这么跑了,罗士信也感觉很不好意思,毕竟这些官兵一直在保护自己的妞儿,自己不仅连谢谢都没道一声,刚刚还伤了他们的人。也不知那个绿袍铁锤将怎么样了,那时心中焦急,手上也没留情面,被自己的蛮力所震,就算不死也得躺仨月。

“好!我就助他们击退弥勒乱军!”

说罢罗士信再次将手中利器舞动起来,以长孙无垢为中心,不断的在周围收割着弥勒教徒的性命。

罗士信和白髯老者等人的参战,让场上的局势扭转不少,一方人多势众,一方勇武难敌,两边一时间在这土坡前胶着厮杀起来。

“擒贼擒王,众儿郎,随老夫来!”

虽然白髯老者不认为本方会输,可是这里毕竟还是弥勒乱军横行的地方,四处都是弥勒军的游击,在这里耽搁久了,难保对方没有援军。可是想速战速决,己方力量却又不足,所以白髯老者把目标锁定在弥勒军首领身上——那坛主一直在人群中大呼小叫的指挥,别人想不注意他都难。

随着白胡子老者一声大吼,那十几个骑士再次尾随着他,组成一个攻击三角,向弥勒军首领处杀去。

骑兵的优势主要就在于马奔跑起来的冲击力,没有速度,骑兵的任何攻击阵型几乎都是浮云。白胡子老者等人现在就处于这样的境地,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把速度加起来,刚刚起动,弥勒乱军就呼啦一下围了上来。在乱军之中,白髯老者和众骑士只能凭借着自身高超的武艺,一点一点的向弥勒教坛主杀去。

可是那弥勒教坛主也不是白痴,他当然知道这些人的目标就是自己,所以只要对方进一步,这小子就后退一步,始终与白胡子老者等人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上,中间以无数弥勒教徒的血肉之躯相隔。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老者心中着急,他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去叫援兵,而隋朝大军还在弥勒教控制区外,想去求援怕是来不及了,若是此时再有弥勒乱军杀来,事情就真不好办了。老者是有信心带着这十几个骑士突围出去,可是若非迫不得已,他实在不忍心丢下这百十来个兵士。

“都给我上,围住他们,我们的援兵就要来了!”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老者还在苦思对策,就见那弥勒教坛主一边挥舞着旗帜,一边鼓舞士气道。

嗖——

噗!

随着一声箭锋破空的锐响,众人抬头再看,只见刚才还在那里耀武扬威的弥勒教首领,此时额头正中间,已经赫然多了一支雕翎箭尾,而他那圆瞪的双眼,还兀自惊恐而又不可置信的盯着前方。

顺着弥勒教死鬼坛主的视线望去,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老者终于发现了行凶之人:凶手,原来是他!

“逼我!”,罗士信貌似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向身边小美女无耻的吹嘘道:

“你士信哥哥我向来就没有背后伤人的习惯,所以这小子不望过来,我不太好意思出手,要不早把他做了!”

其实,罗士信早就想一箭挂了那个弥勒教坛主,可是由于自己周围的弥勒军不断的上扑袭扰,所以他一直没能腾出手来弯弓搭箭。若不是那弥勒教坛主一阵高呼鼓舞,将罗士信附近弥勒教徒的注意力短暂的吸引走,他恐怕直到此刻也不会机会出手。

不过吹牛归吹牛,罗士信这一箭的技术含量却不是盖的,他与那坛主相隔的距离虽然不远,可这之间却有着很多的干扰因素:相互厮杀的骑兵、双方不断舞动着的大旗、还有漫天飞舞的细雨,这都会阻碍到射手的视线,所以罗士信这一箭能直钉在那小子的额心处,也算是秀了一把神箭手的本领。

“好箭法!”

小美女没说话,远处倒有人先喝起彩来。罗士信闻声望去,喝彩之人原来就是那白胡子老者。罗士信此刻猜也该猜到那老人家并非坏人,对于自己之前的鲁莽行径,他心中也很是愧疚,于是冲那老者善意的点点头。

白胡子老者原先以为这黑小子是弥勒教中人,他来要人,想要把长孙无垢抢回去奸淫凌辱,此刻看到小姑娘长孙无垢和罗士信如胶似漆,也知道先前是闹了个大误会。

见识到罗士信又一手神乎其技的本领,同时也知道这小将不是弥勒教中人,老人家当真是心花怒放,他心中暗自打定主意:这小子,老夫收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