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隼行动 第六章 第六章:第二节

shxfq9011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size][/URL] 派出了我国最新研制的;海上战事平台远赴这两个地域。说到这个海上可移动的战事平台,自然而然地想到国防部长的态度。从未来战事的角度上来讲,海上可移动的战事平台--也就是俗称的航空母舰。越来越失去往日战事中充当的角色,也越来越成为概念中的军事显耀角色。而他极力地倡导,游说,国防部最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9.html


派出了我国最新研制的;海上战事平台远赴这两个地域。说到这个海上可移动的战事平台,自然而然地想到国防部长的态度。从未来战事的角度上来讲,海上可移动的战事平台--也就是俗称的航空母舰。越来越失去往日战事中充当的角色,也越来越成为概念中的军事显耀角色。而他极力地倡导,游说,国防部最终在军备采购案中增添该项目。在一年中建造了两艘新型的海上可移动的战事平台。组合成两个混成编队,每艘航母编队由八艘新型的蓝盾号核潜艇、二十艘驱逐舰、十艘战列舰、三十艘护卫舰、256架各类型的战机,还有各类运输的辅助船舰组成了战斗编队。

对太平洋区域探测的战事平台,在进入指定海域之后,对该海域进行了地毡式的搜索。当时,外层空间的探测力量也加入到了搜索之中。各种探测的结果表明;有一种人造的海洋航行器,就在这片广茫的海域里,也许是想躲避还是有意图地捉迷藏。该种性质,至今还得不到有力的证明。

外界称之为愤怒的不可抵挡的毁灭力量,在该海域里进行了一个月的搜索。其结果仍然是毫无收获。

真正是何种原因!或者是否已经搜索到了什么?只有中央情报局,以及国防部的资料库中,对此事有了一个结论性的结果。由于极度的机密,以机密的形式收场。外界的各种揣测如乌云盖天。海洋专家、地质专家、海洋生物专家,各种物质理论界的专家们,提出了许多有趣的猜测。也许是国家机要部门,有意想将人们的关注点,引入到一场没有任何能力,可以去证实的学术专论上去,可能是有意识地放出一些错误的信息。

引发起一阵对此事狂热探寻的热潮,各学科系的学者们,相继提出自认为能够解释其现象的假设。尤其海洋生物学家的假设理论,显得最有说服力。其理由根据是:因为发现了不明物的所属地域,正好处在白岭海峡的暗流带中。在这个暗流带里,含有丰富物质的海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同时,该水域中的鱼类也特别多。而发生事件的时候,正是每年里的鱼汛季节,从太空中观测得到的、也就是拍摄下来的照片分析,有可能是一群鱼,甚至该名学者还拿出这种鱼的标本来作为证据。

情报部门欣然接受学者们,对于外界好奇群众的解释。各种报刊书籍里,全是学者们的设想与断定。情报部门里的一位新闻负责人,在电视台的专访中,用他本人权威的说法,或者从意思上来说,只是代表着他本人的观点。他还是愿意公开接受学者们提出来的推断,承认在指定的海域里探测未果,实际上的确是鱼群。避而不谈空间站受到摧毁的事件,全篇讲话内容都是一些外交官式的辞令。

可是在国防部里面的一个秘密地下室里,在这个属于高度戒严区域内。在一个密封的玻璃柜里,一个只有小汽车轮胎大小的物件静静地摆置着。它是一个齿距形的圆形物,有些地方出现一定规则的延伸部位。相似与某种东西相接衍的部位。也就是说:该物件是某个大型物件中的一个零件,至于该物体是何种形状自然无法去猜想,因为就连该物件也一时弄不懂是干什么用途的。海军的潜艇在太平洋里,用制导鱼雷击中一个不明物体,经过打捞才获得。在该物件的中间地方,有一个为某种圆球状物特别留下的凹陷部位。并且凹陷部位的半圆面壁上,成网状式的布满很规则的沟槽。

各种凝点实在是太多了。首要的就是:还不能从得到的资料上去判定,这个不明物体是被鱼雷击中,然后发生了爆炸残留下来的碎片。海军提供的资料里,只反映出一个这样存在的事实。不明物被制导鱼雷击中后产生了爆炸。没能打捞上更多的残片是因为,不明物体在遭到摧毁之前,它正好前往海底洋流带中。

由此得到一个很合理的解释是:对于没有找到更多残片的事实是,也许是因为湍急的洋流将其他的残片带走了。它正好置处在海底的洋流带里,自然各种可能性的推测,始终存在各种可能性的立足点。

海洋学家及工程理论专家,结合了海军提供出来的数据,在实验室里,模拟海里的洋流,及水压,然后进行爆炸测试。经实验得出来的数据支持,这个处在洋流带边缘的不明物件,有可能是来自解体不明物体中的一个机械部件。单单只一个部件,如果将此与外空航天器遭受到击毁的事件去联想。所有的结论都带上推测的特性,因为无法证实。只是该部件的本身,就具备了许多让人扑朔迷离的特点。

单从环境的角度去考虑,早已使人深思疑惑不解。暂时抛开是否是不明物体的某个部件,就部件本身的构成物质上去讲,是人类的科技产物。海军声探测仪获得的图像证实,被击毁的不明物,本身是一个庞然大物,也许是深海航行器!

“不明物的定性,现在仍然难以定性吗?”

“目前暂时还不能断定。”分析师回答。并朝上司做出一个敬请的手势。

在朝分析大墙那边的显示屏走去的时候,廖括中校很快想到了一个主要的问题,于是问道:“资料的提供者,有可能处在危险之中?”

“这是特段之中的必然事实。”

“那么你们己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了吧!”

“从理论上能够做到,但是显然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只能扮演信息提供者的角色。”

“意思是说,我们不能从实际行动上,给予对方实质性的帮助?”

分析师有几秒钟的时间里,只是呆呆地注视着中校的双眼,从眼神里得到了另一个主题。理解与对现实状况,存在巨大差距地浮现出,遗憾的面容来。“中校!您是先想看一下我们的技术协助呢!还是直接进入到数据的分析之中呢?”

“我迫切地想了解,资料提供者的处境状况。”

分析部的主分析师,用手摸了摸下巴,稍微沉思一下回答道:“这需要等待几分钟的时间,我们需要将通讯频道进行切换。”

“我需要见到同步的信息图像资料。”

“没有问题!”

此人说完话,离开中校。吩咐操作员进行要求的操作。

中校的目光游览了起来,在目光快速地扫过各控制排柜前,进行操作的工作人员。相嵌在墙上的大屏幕,由于没有资料,它没有被启动。而脑海里的思绪在转动头脑的时候,早就进行了大量的数据转换。并且从该些数据资料里,整理出一个清楚的定义来。

有感于前两次的成功行动,有感于行动的本身,存在的深远意义。自然在感慨的同时,想到即将面临的事务。作为前沿不明事件调查科研部的成员,有理由去认定;面临的事项将是以前的不明事项进行深入的延续。就在中校想到亚利智者的时候,分析师已经将通信频率转换到定点的内容之中。大屏幕里出现了中校,想了解的图像资料。

屏幕里显示出来的图像,来自于定位卫星收集到的资料。自从曾中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使命后,他的任何位置都受到定位卫星系统的跟踪与监视。虽然其中的细节对于中校来说,不属于管辖的事项范围,当然他也就没有必要去过问。刚才插转而来的图像,从时间段上认真讲来,并不是同步的信息,但是也并没有超过特定的时间段。

在一幢摩天大楼里的一个层次中,有一个标注的红点,经过层层放大及技术上的处理,曾中在房间里的图像悦然出现在屏幕里。他在房间中的电脑前进行操作。

分析师朝中校说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信息图像资料,要比情报部门获得的同步资料滞后十分钟。”

“也就是说,想获得现在时间段里的信息,还需要等上十分钟。”

“技术上是这样的,因为情报部门,需要首先处理其中有可能存在的特殊内容。”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内容并不是很值得关注的内容。”

“可以这么说。”

屏幕上的图像在这个时候消失了。那位分析师把手中,刚刚获得的一张纸片上注明的内容事项看了一眼,朝中校说道:

“情报局的主管比尔·怀特先生,敬请你过去一趟。”

中校点着头,可是思维仍没有离开。并且在进一步地思考,因为想到肩负重任之人的性质,很快联想到某个方面上去。“也许执行该项任务的人,目前正处在危险之中。”

“这是可能的,我认为是这样!”

分析师脸面上的神态十分凝重,但是无法从神态里看出此人的内心想法。有一种奇怪,或者可以说是一个感慨由心底涌上心头。深深地感觉到自己部门里的人,都变得与情报局里的人那般,对任何事都表现出冷淡的态度,不再把个人的情感表露到脸上。这种意识形态上的变化,很可能是受到情报人员们的那种深沉个性的影响。中校暗暗总结出现的变化。与分析师致礼道别后,决定去比尔那里之前,顺便去一趟曲靖那里。

而对于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情况,密切关注的部门,除了情报部门的操控员之外。真正对执行任务的人员,十分关心的还是南方未来战事基地里的上将以及基地主管。同样产生这种暗藏在内心里的担忧,是经过两次成功的行动之后,对他们的了解,才产生了牵挂心情。如果准确地说,还是刘国贵少校更为强烈一些。

原因是将战友们引到为共和国献身的崇高事业上,经历前两次的行动,非常成功。而这一次也是出于他的提议,让战友曾中接受情报局的重任,利用生意上的便利条件,充当了情报人员的角色。

现在刘国贵少校站在大屏幕前,身旁有上将和基地主管。一起观看定点卫星获得的图像资料。就像不明事件调查科研究室里大屏幕上中出现的内容那般,而在这里是与本地的实际情况,在时间上是同步的图像资料。

那座高大的摩天大楼被锁定,随着逐步地放大,将可疑的地方尽可能地进行放大。已经有四个标明为危险的闪亮点,正从大楼的底层向上移动。曾中仍在房间里对那个球形物件,进行后续的扫描事项。在隔壁的另一个大房间里,还有同种颜色的三个亮点,它们分别代表着蔻丹、善妮与李惠三位女士。

一旁操作排柜上的操作员,通过多处有意设置的有效,反侦测的关卡,才转入到域名点的线路上,与曾中面前的那台电脑进行着信息交换。自然,交换的内容是经过加密处理的。就算被某个机构将信息截获,要想将其解密过来,其困难程度是相当高的。

“把不明之人的模样,给我扫描出来。”基地主管屠清仁指示道。上将对主管的意图抱以赞成式地点头。

操作的各项进程情况,同样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只用时一分钟,而事实上,在这一分钟的时间里,大量技术方面的内容获得解决。因为每时每刻进入该幢大楼里来的人,有上百名之多,当然离开的人数也同样很多。如何判定进入大楼里来的人,会对曾中他们构成人身安全性质的威胁呢?这就造成大量技术上的处理事项。

首先就是对进入该大楼的人员进行全面分析,还有大楼一侧的巨大停车场进出的车辆。如果说,在扬进与女友凯茜遭遇到的事件之前,各位分析员只能从定点的卫星上,由它获取的图像资料来做出可能性估计的话,那么现在分析的要素更集中,更为实际一些。那些不必要的、存在的各种各样、起到干扰的技术原因,已经减少到最低的范围之中。

而且对于有关SSSC公司的了解,更进一步地了解到,追杀者那一方的实质内容。

“把这三名杀手的图像给我锁定下来。”基地主管吩咐道。

在另一面较小一点的屏幕上,单独将三名杀手的图像呈现了出来。少校刘国贵往屏幕上看了一眼,然后注视面前操作员进行操作的内容。因为在该名操作员面前的显示器上,在这一排操作排柜的众多显示屏幕上,分数量地对进入大楼来的人进行分析。少校移身到另一排操作排柜去,那里负责分析停车场进出的汽车。得出来的资料表明,前来夺取金属球的人员是乘坐一辆黑色奔驰牌的汽车。

在少校观看完该些资料重新走回到,上级的跟前时。两位上司双眼紧紧地盯着一面,综合数据合成图像显示器里出现的图像。操作员已经将危险的信息发给了曾中,并还把前来找他们之人的相貌特征资料也发送过去。并且吩咐他们如何遵照安排,进行有效的躲避策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