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三:第三章:第四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13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瞎转悠’?”田万忠道:“鬼子可绝不是瞎转悠,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也说不准,只是早些回到连里听听长官们怎么安排吧。”说完他看看前面的一片密林道:“咱们出来四、五里了,咱们斜着上去贴这个树林边上翻上去那个小坡,下面是一个小慢坡,可以让军马跑一阵子!”说完他双腿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韩大海俯下身子看了大约有十分钟,突然抬头对着一直注视着他的吴志伟说道:“老吴,你过来看一下。”


吴志伟闻言走到了桌边看向地图,韩大海用一支铅笔点着说道:“你看这港埠口附近的山里距离果庄不远的唐家洼仅仅30里地,而田万忠和刘海生他们三人应该是明天归队,这伙鬼子的‘特战队’袭击了五大队的一个排和我们的六名女兵就退回了港埠口的西南、应该是院东头鬼子的据点。如果他们休息了一天左右,就有可能沿着果庄西北经大张庄渡沭河沿着棋山镇一线直达管帅这条我们曾走过的路线,如果他们经果庄径直向东在刘家南湖附近渡河再经小铺和于里镇的西北,也可以沿着我们曾走过的方向到达管帅和李家坡。如果他们是走第二条路线,田万忠三人可就危险了!”


一名师一级的作战科长出身的吴志伟仅仅看了几眼就看明白了韩大海指出的两条路线并迅速地在大脑中做着判断。思忖了片刻他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会可能出现,但我认为有一点不能确定———那就是时间差的问题。”


吴志伟见韩大海并没有插言而是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于是也坐下来说道:“大前天发生的情况说明了这一伙鬼子在距离果庄仅仅几十里的港埠口附近,但经过了前天和昨天,又加上今天整整三天的时间,这伙鬼子还能够只走30多里路正好与田万忠三人恰巧碰上吗?除非这伙鬼子因为什么耽误了时间和路线,才有可能与田万忠三人明天早晨会在唐家洼一带的山上撞上!但茫茫的大山,田万忠三人三骑能遇上他们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韩大海看了看眼前这位年长而明显仍在战术原则上保持着一本正经和墨守成规习惯的吴志伟叹了口气说道:“老吴,我们刚刚损失了六个兵———尽管是女兵,这也是在未可知的情况下造成的损失!而这个‘未可知’就包含了许许多多的的‘可能’和‘不可能’!我们目前所面临的鬼子‘特战队’,据我分析就具备着隐蔽性强、做事不循规律、进退快、作战火力强的诸般特点,另外有几点也说明了他们的‘有可能性’,老吴。”


韩大海卷上一支烟抽了一口站起身说道:“第一、我们所知道的这支从济南来的鬼子‘特战队’人数仅为250人左右,但六大队的侦察班长只发现了40多人———除了战死的10人以外,还有30多人,那么,另210人去了哪里?又去干什么呢?葛班长说这伙鬼子在战斗结束后有报务员往什么地方发了电报,这就说明了这仅仅40人左右的小鬼子就装备着一部电台,这不是明确地把鬼子‘特战队‘的编制等情况显示出来了吗?”


韩大海说到这里踩灭了烟头看着吴志伟说道:“鬼子‘特战队‘250人,等于一个中队稍多一点,40多个人编成一个组合,正好可以编为6个小队。6个小队其中一个人数稍稍多一点,肯定就是鬼子的指挥官———也就是佐野贤一带领的那个小队!


6个小队各带着一部电台———这就是我们得到情报所反映他们带着一些大小不一的箱子上火车的原因了!由此可见,他们到了沂蒙山就可以把这些经过了特殊训练的6个特战小队分别撒出去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超过5—10里地在各个地段齐头并进地沿着我们原来的撤退路线搜索而一步一步地逼近我们藏身的驻地———五莲山!他们的具体战术运动和先期布置一定是这样的!”


韩大海说到这里用铅笔在一个小本子上画着草图说道:“茫茫的沂蒙山宽有百里、长几百里,他们分成六个小队相距5里的话,就可以在运动中熟悉该山区的地理环境中把个主要运动范围象梳头皮一样细细地梳理一遍,然后一旦有了情况,通过电台就可以及时沟通联络并给与支援。这就是他们运动的基本方式!


第二,他们其中的一个小队在大前天同五大队和我们的六名女兵打了一场遭遇战,尽管他们打死了一个排的八路军士兵和我们的女兵,但自己也损失了10名训练有素的队员,暴露了自己的战斗实力和战术特点以及其活动范围,这是任何一个鬼子的特战指挥官所绝对不想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分析的不错的话,这伙鬼子展开行动的原因不外是两个———一是被这伙八路军士兵们发现了他们并提前开了枪而不得已还击或者有某种‘灭口’的意图。二是在八路军的其中发现了有身穿我们服装的士兵,他们并没看出来是些女兵而以她们为主要目标抢先动了手!但根据葛班长的侦查了解,他说是先听见了三八步枪和汉阳造的射击,这就说明是八路军或者我们的女兵们先动了手,所以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


这伙鬼子在战斗结束后,把我们女兵们的尸体背走并撤向了西南———我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么鬼子们要把我们女兵们的尸体背走?他们一定是同他们的指挥官和另几个小队会合。这样一来,佐野贤一一定会根据突发情况作出一定的调整———其中包括行动的路线、行动的时间、提防八路军为了报仇出兵寻找他们而避免发生他们所根本不想打的仗而进行某种不运动的隐蔽、各小队之间的间隔距离、受损失的小队的人员调整等等。这样一来,部队的集中和确保行动的稳妥肯定会让他们放慢了运动的速度。问题是这个速度能放慢多少呢?


如果这支鬼子的‘特战队’沿着果庄向西北经大张官庄渡沂河,田万忠他们就会安全无恙,但万一鬼子经过果庄直向东走刘家南湖渡河,即使和田万忠他们不交叉,但鬼子们在山里面潜行,田万忠他们骑在马上不会理会而正常赶路,可是这些经过了特殊训练的鬼子们就不会发现他们吗?”


“你分析得很对。”吴志伟沉思了一下说道:“我刚才忽视了这伙鬼子是专门训练出来搞‘特战’的这个因素,始终是按照‘常规’来分析问题,看起来是片面了。如果鬼子在暗处运动,一旦发现了田万忠三人,他们去的时候走山路,穿着我们的军装并且带着武器,鬼子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唐家洼离着港埠口仅仅30里地,田万忠他们很可能在最近一、两天内听到鬼子在那附近袭击了八路军的事情,也许暂时不会知道其中有我们的女兵。”韩大海道:“通过这一年来的几次战斗可以看出:田万忠、刘海生和孟起来这三个兵表现都不错,尤其是老田,很有顾全大局的观念,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肯定会急着赶回部队的。但至今天也没回来,看起来田万忠的老母亲极有可能是病逝了,否则他们三人不会等到最后假期的期限!”


韩大海说到这里沉思了一会说道:“我们必须在明天天亮的时候赶到唐家洼一带去接应他们,否则后果会严重了!我们宁可白跑一趟,也绝不可在这个时候轻易地损失任何一个弟兄!”


“有这个必要。”吴志伟也说道:“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出发?要带多少人去?”


“最晚不超过半夜出发。”韩大海道:“我带一排和射击队骑着马去,家里还有一大摊子,你得主持一下。一会吃完饭,咱们开个排以上的军官会议,布置一下准备转移的方案吧。”


“转移?”吴志伟不由一愣,寻思了一下问道:“向哪里转移?我们不准备迎战他们?”


“迎战是必须的!”韩大海笑道:“可我们就是迎战,也不能把家暴露在鬼子的枪口下来应战啊!那样的话我们连觉都睡不安稳,还怎么应战他们?”说完他又点上了一只烟说道:“我是这样打算的,一会开会也要这样布置:我们必须在这伙鬼子踩到我们驻地的地盘之前撤出去,来一次远距离搬家,再趁夜撤回沂蒙山营地,然后把家———主要是物资和女兵们安置好了之后,我们就趁马远距离在这伙鬼子的后面袭击他们!现在鬼子找上了我们,等于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而我们转移到了沂蒙山之后,全连的主力杀回马枪跟在他们的后面寻觅他们的踪迹,利用他们多路分进的战术队形逮住一股吃掉一股!他们相距不远并且通过电台可以及时联系并支援是不是?那我们的战术原则就是逮住了狠狠咬上一口,再利用我们有马匹的条件迅速后撤以避免让他们聚而围歼我们。这样一来,就可以变成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而把不利的情况尽量变成有力的因素,就可以于近日内在这沂蒙山外和五莲山内想办法把这250人的鬼子‘特战队’彻底解决掉!当然,这个原则必须是鬼子的‘特战队’还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前才好用,否则,他们一旦知道了我们的目标,多路运动就会变成一路进攻,我们想打他们就费点劲了。”


吴志伟思忖了一下也抬头笑笑道:“看起来目前也只好这样打算了。我们必须是在暗处,无论是打鬼子的常规部队还是这个‘特战队’,我们只有在暗处才能发挥出我们的特长,才能掌握战场主动权。”


“另外老吴,”韩大海又对吴志伟说道:“在一会儿的会上,甚至包括我带一排和射击队去接田万忠回来之前,先不要把6名女兵阵亡的消息透漏出来,以免引起弟兄们和女兵们的情绪过于激动,到时候你这个心软的长官也不好掌控,等我回来根据情况再说吧。”


“好吧,我马上告诉李宝亮,这小子不露出消息就没人知道了。”吴志伟道。


一个小时后的军官会议上,韩大海面色平静地介绍了眼下的严峻局面以及具体的打算,然后下令道:“第一、根据港埠口附近发现鬼子‘特战队’的情况,一排、射击队在一会10点钟跟我乘马去迎接田万忠三人。二班长姜大岭带上黑虎在前面引路侦查沿途情况。我们是夜间在山里行走,速度快不起来,所以要赶早,必须在天亮之前接近唐家洼并寻找便于观察的隐蔽之处等候他们。


第二、郑少海的工兵组于守功带四个弟兄同一时间乘马并带上几天的干粮和我们一起下山,他们要于明天天亮之前在莒县的西南绕过刘西街进入沂蒙山,快马加鞭一百多里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然后天亮之前进山后让军马歇歇,再悄悄沿山里摸回我们原来里庄附近的驻地,查看一下那几个岩洞的情况。我们撤退时让河水灌进了山涧,但不知鬼子们是否过去、或者用炮轰给破坏了没有?现在是夏季,汶河水不小,让他们游过去查看一下。如果没有其他情况,留下几个人做些木筏子等待连队搬回去,于守功带一人回来报信。郑少海告诉他们:一是要绝对地隐蔽,想法避开所有人的耳目,二是要抓紧,因为连队这边的情况很紧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三是千万要沿着我指定的路线。”


韩大海布置完后目光炯炯地扫视了大伙一眼最后说道:“弟兄们,我们自上一次袭击日照至此时已经半年多了,事实很清楚:小鬼子在被我们的数次打击下,并没有放弃对我们的追寻攻击,经过了半年的相对平静,现在他们改变了战术原则,精心组建了一支‘特战队’专门针对我们前来寻衅———并且是抱着不消灭我们绝不甘心的姿态逼近了我们的家门口!‘来者不善’啊!我们怎么办?没别的办法,只能按照我刚才所布置的那样,想办法变被动为主动,改变这种‘芒刺在背’的状况!所以我要求在座的各位弟兄心里有数,回去开个排务会把连部的意志和弟兄们好好讲一下,不仅要激起我们各级指挥官的战斗意志,更要激起全连上下的战斗意志,准备要打一场硬仗、恶仗和血仗!


下面散会后,一排、射击队迅速做好准备,一个小时后和我一起出发!”


田万忠带着刘海生、孟起来四天前急匆匆地赶到了唐家洼见到了老娘时,其84岁的老母已经说不出话来!见到了身高马大的田万忠后,只能靠在儿子的怀里流着眼泪嗫嚅双唇不住地流泪抽泣,第二天天未亮,也就带着终于见到了儿子最后一面的微笑满意地告别了人世------


按照田万忠的本意,当天就要将老母下葬然后立即归队,但他的老舅说什么也不肯,说80多岁的老娘按照当地的习俗必须是大三天,只能在后天出殡下葬!刘海生和孟起来也帮着说道:既然连队的长官们已经给了五天的假期,把老人入土为安再返回也不算晚。无奈,田万忠只好在村里一些人的帮助下张罗着给老人出殡的事宜。


第三天出完了殡之后,田万忠在其老舅家里备了一点薄酒答谢了唐家洼一些给予帮忙的乡亲之后,已经是夜晚。归心似箭的他只好和老舅及刘海生、孟起来商定天亮时分启程归队。


第二天的鸡叫头遍,田万忠三人起来给军马备好了鞍子后又被招呼着喝了两碗棒子面稀粥,等他们跨上了战马驶出村外进了山里时,天已经大亮了!胯下的战马颇通事理,早在备鞍具时就欢声嘶鸣,此刻一见踏上了返程的路,个个也兴奋异常,不仅显得马蹄轻灵迅捷,甚至前呼后应地鸣叫着!


“老田,”刘海生带上马赶上田万忠说道:“你干嘛让马跑这么快?老娘的事情办完了,一上午就差不多赶了回去,别把军马累着了!”


“前天晚上你没听说西南港埠口就在三天前有一些小鬼子打死了几十个八路军弟兄?”田万忠放缓了军马说道:“听村里人说近半年来附近也没有遇到过打仗的事情,都对这个事情感到突然。村里人听说有人看见是柴山的八路军来了好几百,后来不久竖旗山的八路军也来了好几百人,他们一起动手把牺牲了的几十名官兵们给埋了,但没人看见鬼子部队,只是有人捡到了比三八大盖子弹小一倍的黄子弹壳!”


“老田,你是说------”一起赶上来的孟起来不由低声问道:“是几天前长官们从连里开会回来后给咱们讲的小鬼子‘特战队’所用的‘花机关枪’?”


“你说的不错,”田万忠道:“鬼子打死八路军30多个弟兄所用的武器基本是这个冲锋枪,我以前也用过,但据说整个战场上除了八路军弟兄的武器弹药他们没动之外,打出的冲锋枪弹壳也都捡走了,只是有几颗落在草丛里的被咱们的人发现。能用冲锋枪在短短的时间内打死一个排八路军士兵的鬼子,在事后又迅速地不打扫战场悄悄撤走,不是这个韩长官所提到的鬼子‘特战队’还会是谁?”


“你是说,鬼子的‘特战队’摸到了这一带?”刘海生问了一句:“可俺不明白,他们来了后在这山里瞎转悠什么?”


“‘瞎转悠’?”田万忠道:“鬼子可绝不是瞎转悠,肯定有他们的道理。我也说不准,只是早些回到连里听听长官们怎么安排吧。”说完他看看前面的一片密林道:“咱们出来四、五里了,咱们斜着上去贴这个树林边上翻上去那个小坡,下面是一个小慢坡,可以让军马跑一阵子!”说完他双腿一夹马腹,放开马向前驶去。待上了小岗顺下坡奔驰到了不到一分钟,忽听他们身后的一个什么所在“嗒嗒嗒!”地响起了一片冲锋枪的射击声!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