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战四平:白崇禧麾下王牌一举击溃林彪联军

蜀山小剑仙 收藏 0 539
导读:以下是引用片段: 会战开始时,毛泽东信心十足,意兴风发、满以为在四平能重创国军、使“四平保卫战”像西班牙内战共和军死守马德里一般,蜚声国际,令中外瞩目。 四平街一仗对东北共军冲击不可谓不大,士气受到严重打击。诚如黄克诚所说, “是抗战八年所未有者。”投降、被俘、逃亡的现象相当普遍。 罗荣桓写道:“从长春撤退到哈尔滨时思想很混乱,全军无所措手足。无政府无纪律现象非常严重。各人搞各人的, 各人抓各人的。有些同志把新招编来的伪满军队和新缴获来的武器,看成自己的,不去充实和补充主力。 这样的部队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以下是引用片段:

会战开始时,毛泽东信心十足,意兴风发、满以为在四平能重创国军、使“四平保卫战”像西班牙内战共和军死守马德里一般,蜚声国际,令中外瞩目。


四平街一仗对东北共军冲击不可谓不大,士气受到严重打击。诚如黄克诚所说, “是抗战八年所未有者。”投降、被俘、逃亡的现象相当普遍。


罗荣桓写道:“从长春撤退到哈尔滨时思想很混乱,全军无所措手足。无政府无纪律现象非常严重。各人搞各人的, 各人抓各人的。有些同志把新招编来的伪满军队和新缴获来的武器,看成自己的,不去充实和补充主力。 这样的部队虽然有武器,但很不巩固。敌人一进攻,散的散,叛变的叛变,给我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第一次“四平街会战”──“把四平变成『马德里』 ”


四平街是当时辽北省的省会,人口八万,位于中长、四洮、四梅铁路之交点,为东北交通枢纽,工业 及军事之重镇。其东北郊山峦重叠,西南郊河流纵横,形势险要,又因其位处中长铁路上渖阳与长春之间, 是南北满通衢的咽喉,历来为战略上必争之地。


共军自从出关以来,一直到“四平街会战” (中共称为“四平保卫战” )以前,其主要战略是“且战且退”,与国军交战采取游击战、运动战、避免与国军正面冲突,不作无谓牺牲。盖因共军初出关外,尚未 建立根据地、群众基础不稳固、军队的装备亦不充足,面对美式机械装备的国军,军火及战斗力均占下风, 因此山海关、锦州等段,共军皆主动弃守、且战且退。可是一九四六年三月十八日共军进占四平街后,中共中央却一反往常,改变战略,决定保卫四平街,在四平街及本溪各结集十万大军,准备与国军主力一决胜负。毛泽东下令林彪 “死守四平,寸土必争” 。


会战开始时,毛泽东信心十足,意兴风发、满以为在四平能重创国军、使“四平保卫战”像西班牙内战共和军死守马德里一般,蜚声国际,令中外瞩目。


但东北战场上的共军将领并非全都赞同毛泽东保卫四平的乐观看法。首先“东北民主联军”统帅林彪 在会战前,对死守四平便有疑虑,四月十一日给中央电中,林彪对当前情势作了如此判断:


“我固守四平和夺取长春的可能性和东北和平迅速实现的可能性均不大,因此我军方针似应以消灭敌人 为主,而不以保卫城市,以免被迫作战,其结果既不能保卫城市又损失了力量……”


林彪此时的看法其实十分正确,一向老成持重直言敢谏的新四军将领黄克诚在会战当中,还不断呼吁,弃守四平、长春。致中央五月十二日电中,他首先向毛泽东陈述中共部队伤亡耗损的实情:


“由关内进入东北之部队,经几次大战斗,战斗人员消耗已达一半,连、排、班干部消耗则达一半以 上。目前虽尚能补充一部新兵,但战斗力已减弱。”


黄克诚认为: “四平坚守有极大困难,四平不守,长春亦难确保。”


毛泽东不理睬黄克诚,也不回电,却一直电令林彪“坚守四平”。四月十八日,共军进占长春,林彪 颇受鼓舞,林彪四月十九日电中央,向毛泽东表示坚守四平的决心:“我守军决战至最后一人。”


林彪先前的顾虑一扫而空,跟随毛泽东一齐冒进,准备破釜沉舟,“死守四平”。

林彪亲自统率黄克诚、李富春、万毅、周保中、吕正操各部共十四个师十万余人,广筑工事,以四平 市区为中心,组成一条东西蜿蜒百余里的防线,决心把“四平变成『马德里』 ”。

中央军王牌尽出


国民党政府这一边对四平街亦是志在必得。国军自出关后,向北进展迟缓,虽然与共军冲突不断,但 都是零星小仗,未曾打过主力大战。国军最初出关只有两个军,至“四平街会战”前夕,已增至七个军暨 青年军二零七师共二十八万人,兵力骤增,与共军人数相差不远。起先苏联红军占领东北,等于是共军的 保护伞,国军有所顾忌,避免与共军大打出手,自三月中后,苏联红军开始逐渐撤退,而共军乃乘机进占 各大城,国共两军短兵相接,大战已不可避免。


四月十八日,马歇尔回转中国的同一天,共军三万余攻入长春,与国军先遣部队保警第二、第四总 队发生巷战,保警总队不支,被共军消灭一万余人 ,长春市长被俘。这对国军不啻公然挑衅,连美国政府不得不宣称,共军攻占长春是“公然违反停战协定” ,这就给了国军正当理由与共军正式开战了。本来国军出关后,便伺机与共军打一场主力战,一决胜负,共军集结大军死守四平,正好给了国军一个歼灭 敌人主力的机会。


四月二十一日,蒋中正电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指示“四平街会战”要领 :


“ (一)四平街会战,国军应彻底集中兵力,一举击破『共军』之主力。


(二) 四平街会议后,视战果及甲军情况,趁势收复公主岭、长春、辽源或在四平街方面暂取守势,抽 出有力一部先击破张学思部,收复本溪湖。”


蒋中正与毛泽东对四平街之攻守战下了一样大的决心,二人最后的目标都在长春。


四月二十三日,蒋中正召见东北保安司令部参谋长赵家骧,听取东北军事情况报告,并面授机宜,同 日蒋氏电杜聿明,指示四平街会战应采陆空联合作战 :


“此次前进应特重空军充分之准备与陆军之切实联系,为解决日前战局之唯一要旨,无论对南对北,各阵地皆应集中空军全力用于一点,俾我陆军奏效迅速也。”


同日又电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东北作战,“我空军应全力以赴之。”


“四平街会战” ,国军空军倾巢而出,发挥了巨大效果,在本溪重创共军。陆军方面,国军也可谓精锐 尽出,七个军有五个军是美式机械装备,其中新一军、新六军是国军五大主力中之两个主力。新一军军长 孙立人,毕业于美国维珍尼亚军事学院,为国军将领中受过最完整现代军事教育的将领之一,抗战其间, 以中国“远征军”出征缅甸,率新三十八师,于仁安羌一役以少击众,打败日军,解救被困英军,蜚声国 际。魏德迈对孙立人推崇备至,认为孙立人是他所接触过的中国将领中,最杰出的军人,他称赞孙“有统 御的特质,通晓现代军事战术与技巧。”25 新一军在抗战其间,曾在印度蓝伽接受史提威整训计划,受过 严格之美军训练,武器装备全由美国供给,是中国一支最现代化之军队,反攻缅北诸役,战果辉煌。新六 军军长廖耀湘毕业于黄埔六期,后又保送至法国圣赛尔军校深造,资历与孙立人相当,是国军中少数受过 严格完整现代军事教育之将领。抗战期间参加“崑仑关大战”、反攻缅北等战役,战绩彪炳,曾获国民政 府颁授青天白日勛章,所率新六军与新一军并驾齐驱,乃国民党中央军中两支“王牌军”,是“四平街会 战”中的主力。另一支攻打四平的部队第七十一军亦非弱者,军长陈明仁黄埔一期,骁勇善战,是国军中 有名的猛将。陈明仁及所部第七十一军抗战期间反攻滇西,曾立大功,甚受盟军赞誉。而统率此三个军攻 击四平街之主将杜聿明,毕业于黄埔一期,更属所谓“天子门生”,向为蒋中正所倚重。抗战时期杜聿明 曾任第五军军长,第五军为当时国军唯一机械化之部队,杜氏以指挥“崑仑关大战”,奋勇克敌,而名重 一时。后又任中国远征军副司令长官,远征缅甸,战后蒋中正选拔杜聿明担当东北保安司令长官之重任, 亦可见对杜氏寄望之隆。


国军出关,多由美军军舰及飞机直接运输,并未像共军经过艰苦长途跋涉。初出关时,国军将士斗志 高昂,由山海关向北挺进、一直是采取攻势,至“四平街会战”前后,这一个阶段可以说是东北国共战争 中,国军士气最旺盛的时期。


攻打本溪


蒋中正鉴于马歇尔由美返毕后必然又将施压令东北国共军队停战,乃下令东北行营主任熊式辉限其四 月二日前抢先攻占四平街。国军之所以迟迟未能一举攻下四平,主要原因之一为共军在本溪集结了十万大 军,与防守四平之人数相当。本溪为辽南战略重镇,有“煤铁之都”之称,是渖阳的门户,共军扎重兵于 此,既可威胁渖阳,又可牵制一部份国军,令其不克北上。国军欲全力攻下四平,必先解除本溪共军的威 胁,才能抽兵北进。此时杜聿明因病住院北平;熊式辉乃亲自指挥攻打本溪,令第五十二军军长赵公武指 挥第二十五师由抚顺出发,新六军之第十四师由辽阳出发,分两个纵队于四月七日向本溪进攻。讵料第二十五师竟遭共军集优势兵力围歼,损失一团人,师长刘世懋率部撤逃。第十四师亦损失重大。熊式辉原想 邀功,第一次攻打本溪失败,反而受辱,颇感苦恼。由于攻打本溪受挫,进攻四平亦呈胶着状态。


四月十六日,杜聿明病愈返渖阳,重新部署,加强五十二军及新六军,以二军全军部队附七十一军之 第十八师,在空军掩护下,于四月二十八日分两路向本溪攻击前进。经过强烈战争,国军空军以低空投掷 美制杀伤力极强之“面包篮”炸弹,共军伤亡两千多人


五月七日,国军攻下本溪。杜聿明如此评论此役:“本溪之共军已被我军击溃,伤亡惨重,向连山关以南安东境内溃退。”


本溪共军威胁解除,杜聿明乃抽调新六军北上,协助新一军及第七十一军,向四平街挺进。


进攻四平


当初三月十八日共军占领四平街后,国军即奉命于三月下旬开始北上进攻四平,其进军北上的部署如 下:


以新一军及第一九五师为中央兵团,由渖阳沿中长铁路攻击前进,新六军及第八十八师为右翼兵团, 由本溪经西豊、平冈迂回四平侧背策应;第七十一军(欠第八十八师)为左翼兵团,于秦皇岛登陆后,由 新民极法库攻击四平侧背。


三月下旬至四月初,正是辽北地区化雪季节,沿途道路泥泞,国军都是美式机械重装备,军炮运输不 便,又遭共军节节抵抗,进展迟缓,一直打到三月二十七日,新一军始进占开原,四月四日进占吕图。同 时左翼第七十一军亦进占法库。四月十日前后,新一军在空与炮兵的掩护下,向四平街攻击,激战数日, 曾一度突入四平,因后续部队支援不及时,卒被共军击退。十五日,第七十一军第八十七师,孤军冒进, 在大洼遭共军埋伏,第八十七师一团人被消灭。经此败损,国军攻势顿挫,与共军形成僵持局面。直至五 月初,右翼新六军将本溪共军击溃后,迅即移师北指,五月十三日,于开原集结,东北保安司令杜聿明乃 重新调整部署,准备于十四日,开始对防守四平街之十万余共军实行两翼包围迂回攻击。当日 (十三日) , 杜聿明下达进攻四平街命令:


(一) 本溪之共军已被我军击溃,伤亡惨重,向连山关以南安东境内溃退。现我第六十军一部及第五十 二军主力在营口、海城、连山关间占领阵地搜索警戒中。


四平街之敌约三个纵队,现在老爷岭、四平街、旧四平及昌北以东赵家沟、任家屯一带占领阵地,顽 强抵抗,与我新一军及第七十一军(欠第八十八师)对峙中。


共军之一部约两个纵队,在中长路以东南下与我铁岭、开原之第一八二师、第八十八师、及第一九五 师发生局部接触,有切断中长路的企图。


(二) 我军以击破四平街之敌,一举收复长春、永吉之目的于五月十四日晨由两翼包围攻击,将敌压迫 于辽河套内而消灭之。尔后分向东丰、海龙、长春、永吉、德惠、农安、三江口、郑家屯追击前进。攻击重点保持于右翼。


(三) 右翼兵团 (新六军附第八十八师) 于十三日在郜家店、莲花街、大台子山一带就攻击准备位置, 于十四日开始经西丰、赫尔苏向四平街之敌左翼迂回包围攻击前进,以一部协同第一九五师(该师由指挥 所直接指挥),迅速楔入敌左翼阵地哈福屯、老爷岭、三不管高地,主力指向赫尔苏、公主岭攻击前进。 协同中央兵团将敌包围于辽河套内歼灭之,尔后继续追击前进,第一到达线公主岭以南辽河套内;第二到 达线梅河口、海龙、磐石、双阳、长春;第三到达线小丰满、永吉、其塔木及松花江东岸要点。


作战地境线:开原、大台子山、哈福屯、公主岭、长春、九台、其塔木之线,线上属右翼兵团。


(四)中央兵团(新一军)于十四日由现地发起攻击,击破当面之敌,即迅速追击,与左右两兵团协 力将敌压迫于辽河套内而歼灭之。第一到达线公主岭以两小城子;第二到达线长春以西双城子之线;第三 到达线德惠、农安及松花江北岸要点。


作战地境线:旧四平、榆树台、山城子、双城子、农安之线,线上属中央兵团。


(五) 左翼兵团 (第七十一军欠第八十八师) 于十四日由现地发起攻势,协同中央兵团向双山、昌北以 北占领阵地之敌右翼包围攻击,击破当面之敌后,即转向三江口、郑家屯方向追击前进,并确实占领郑家 屯、双山,肃清附近之敌。


令下后,十四日,在飞机炮火协同下,国军各部队分三路向四平街共军大举进攻。


父亲奉命东北督战


原先蒋中正曾下令东北行营限其四月二日前攻下四平街,可是国军北上进展迟缓,前后拖延几近二月, 中间尚有挫败,蒋为此十分焦急,而马歇尔四月返华后又不断向蒋施压,促使东北停战,更令蒋决心迅速 解决四平之役,以谋长春。蒋接到杜聿明五月十四日之攻击计划后,担心此役成败,乃派父亲于五月十七 日赴东北巡视督战 29。时父亲已发表为国民政府第一任国防部长,六月一日即将就职,名义上国防部长乃 国军军事系统之最高决策人,蒋派遣他即将上任的国防部长往东北督战,亦见其对四平之役的重视。每逢 战事紧急的关键时刻,蒋氏选派父亲至前线解危,在北伐、抗战时期,都不乏前例。“徐州会战”,“台 儿庄之役”战争最吃紧之际,蒋氏命父亲赴前线协助李宗仁作战,卒获大捷,便是一例。


五月十七日,父亲飞抵渖阳。父亲以首任国防部长由蒋中正主席特派至东北督战,东北将士士气为之 一振 30 。自马歇尔使华调停以来,东北国共战事一直拉锯于边谈边打,且战且和的混沌局面,此对当时采 取攻势的国军至为不利,影响士气甚大。父亲对于国共问题一向坚决主战,此次由蒋中正任命至东北督战 等于持有尚方宝剑,对于正在激战中的国军将士是一大鼓励。东北将领自杜聿明以下多为所谓黄埔系的 “天 子门生”,别人可能难以驾驭,但父亲却与杜氏等将领颇有渊源。一九三九年父亲主持“桂南会战”,杜 聿明时任第五军军长,率领麾下郑洞国、廖耀湘等攻打崑仑关,战争至为激烈,反覆来往,双方损失惨重, 父亲亲临前线指挥,授杜聿明以机宜,第五军遂一举攻下崑仑关,完成抗战中着名的“攻坚”一役,杜聿 明因此声名大着。父亲任军训部长期间,巡查第五军,认定其训练优良,曾特别下令褒奖。父亲对杜聿明 及第五军干部颇能赏识而且指挥得动的,这一次四平街会战,父亲往前线督战,再度指挥杜聿明,二人合 作,又一次创下辉煌战果。


次日,五月十八日,父亲偕杜聿明赴前线督战,至开原指挥所,坐镇指挥。此时前线战争异常激烈, 已经到了决胜时刻,国军分三路向四平进逼包抄。顷刻,郑洞国来报,右翼兵团廖耀湘所率之新六军已经 突破共军防线,由西丰、平冈,进出赫尔苏,迂回共军侧后,企图切断四平共军退路,而左翼兵团陈明仁 率七十一军亦乘势超越梨树,夹击侧背,对共军形成左右包抄形势,至是共军全线动摇,中央军团第一军 军长孙立人已于十六日由美返国亲自指挥第一军,在空军掩护下,一举突破共军阵地,向四平挺进,林彪 所部十万余共军大败,伤亡惨重。十八日晚,开始往北仓皇撤退。


五月十九日,国军进入四平街,为时一月的第一次“四平街会战”遂告一段落。四平既克,父亲乃下 令继续进军长春。在此关键时刻,南京统帅部获得前方谍报,长春城内还潜留了六千苏联红军,因密令杜 聿明,军队不准渡辽河,过公主岭,杜聿明因对父亲出示此一命令,父亲乃说:“既是我下命令追击,责 任当由我负。”并同时当杜聿明面去电向南京当局报告,并连夜赶回南京向蒋中正说明实况。


父亲此一当机立断的决定至关重要。杜聿明虽有追击共军直取长春的决心,但中央当局的命令他不敢 违反。父亲是蒋中正特派到东北督战的大员,本来就授有见机行事的权宜。父亲当然也了解蒋的心意,攻 打四平,意在长春。进攻长春有所顾忌是怕国军力有不逮以及与苏联红军起冲突的危险。可是父亲见到林 彪军队已经溃败,狼狈情形,出人意表,正应乘胜追击,良机不可错失,乃遽然独断下令,命杜聿明继续 追击。杜聿明有了父亲的命令,才敢放手部署,兵分三路以扇形追击,继续进军长春,并在追击途中,造 成林彪部队重大损失。


十九日晚父亲回到南京即向蒋中正主席面陈,报告林彪部队溃败实况,力主继续攻取长春。


国军进占长春,苏联态度也改变了,竟不惜扯中共后腿,向蒋示好。蒋信心大增,在渖阳亲自指挥他的“天子门生”将领们,挥军北上。隋炀帝及唐太宗都 曾领军至东北亲征高丽,蒋中正此次莅东北督师也可说是“御驾亲征”了,他手下的爱将们当然更加要卖 命表现。国军进占长春后,随即继续分三路往北急速追击向哈尔滨仓皇溃退的林彪败部,左翼队占领辽源, 右翼队于二十四日占领梅河口、海龙,二十六日占领双阳,二十七日占领磐石、九台,二十八日占领吉林 省会永吉,中央兵团新一军亦于二十九日占领松花江的大门德惠及松花江北岸桥头堡,三十日继续占领农安。


同日(五月三十日),蒋中正偕父亲飞抵长春,这时东北前方战事已至紧要关头,新一军沿中长路猛 追,越过松花江,向哈尔滨逼近。在此历史关键时刻,父亲向蒋中正提出肃清东北共军的全盘计划:父亲 力主乘胜追击,直取哈尔滨,乘林彪部队溃不成军失去战斗力之际,穷追猛打,一举拿下齐齐哈尔、佳 木斯及满洲里北满诸重要城市。进一步,父亲主张组织民众,编三百万民团,保卫地方,肃清共党势力。 父亲并建议待东北情势稳定后,抽调五个美械装备师回关内至华北助北平行营剿共,打聂荣臻部,等事毕 再行调回。父亲自告奋勇愿意留在东北,继续督战,负责将肃清东北共军计划付诸实施。


可是蒋中正不同意父亲留下,说道:


“六月一日国防部成立,你回去接事。你的意思,我交代杜聿明去做。”


父亲力争:


“委座在此,我也在此!”


蒋说出心中疑虑,父亲停留东北,继续战共,怕马歇尔责怪。


父亲又力辩:


“马歇尔责怪可以推到我身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蒋仍坚持要父亲即日回返南京,就职国防部长。父亲无奈,只得离开长春。


北伐父亲任参谋长、抗战任副总参谋长、国共内战又任国防部长,中华民国三个重要战争阶段,父亲 都出任蒋中正的军事幕僚长,在北伐抗战的紧要关头,父亲向蒋氏提过的一些重大军事决策,也曾获采纳。


一九四六年五月卅日,父亲在长春向蒋中正提出的这一套进军哈尔滨,肃清东北共军的计划,可能是他做 为幕僚长向蒋氏所做最重要的一个军事建议,这个关系国共东北战争甚至整体内战成败的建议却偏偏未能被蒋氏接受。


同日,蒋中正亦离开长春飞抵北平。六月三日蒋返南京。四日,蒋中正接见马歇尔特使,表示愿接受 马歇尔建议,东北停战。


此时国军孙立人率领新一军已追抵双城,离哈尔滨不足一百里。事实上四平兵败,中共中央大为震动, 毛泽东于六月三日已电令林彪,准备弃守哈尔滨。第二次停战令下,新一军追击部队乃停止前进,调回至 陶赖昭及德惠县一带,采取守势,以待和谈解决。


六月二十一日,蒋中正应中共周恩来之请求,再度宣布,将停止前进追击的命令延长八日,至六月三 十日中午为止。


共军溃败实况


第一次“四平街会战”国共两军开战之惨烈状况以及林彪部队被击败后往哈尔滨急速撤退遭国军穷追 猛打之狼狈情形,当时国共双方都没有宣扬。国民党“剿共”打胜仗时,报纸照例会大登特登。但当时马歇尔正在南京施压要国军东北停战,因此有所顾忌,不便张扬。共军吃了败仗自然不愿张声,尤其当时周恩来正在设法谈判停战,以便东北共军有喘息机会,所以对马歇尔更要隐瞒四平战败真象。马歇尔也竟然被瞒过33,认为共军主力并未被击散,对国军以武力占领东北毫无信心,所以亟力主张停战。但苏联的情报却较正确,国军进占长春后,斯大林态度大改,频频向蒋中正示好。


“四平街会战” 林彪部队溃败,整个东北共军所受到之冲击及其损失之严重性,要等到若干年后,中共公布当年参加“四平保卫战”一些将领、干部的回忆录及中共党中央毛泽东与林彪等人互相来往的密电, 才可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这样记载 :


“四平保卫战中我军伤亡总数达八千以上,部队元气损失甚大,黄克诚之三师七旅,原为井冈山老部 队,四平撤退后只剩三千余人,失去战斗力;万毅之三师原有一万三千人,经四平战斗伤亡及撤退被击散, 只剩四、五千人,失去战斗力;一师梁与初部,剩五千人,还保持有战斗力;二师罗华生部还保持有战斗 力;邓华保一旅损失相当严重,其次是三师、八旅、十旅、杨国夫部都弄得疲惫不堪和不少损失。”


这里所谓 “伤亡八千” ,应该是个偏低的数目,韩先楚等人的回忆皆称此八千伤亡战士为 “老骨干” , 意指从关内调来的老干部、士卒。共军到东北后也收编了不少伪军以及当地的新兵,这些人的伤亡还不在此数,恐怕人数并不在“老骨干”之下。其他损失如被俘、投降、逃亡的人数也不少,万毅之三师原有一 万三千人,只剩四、五千,损失三分之二,相当可观。黄克诚一向爱说真话,国军占领长春后第二天五月 廿四日,他向中共中央发出一封痛定思痛的电报 :


“从三月下旬国民党进攻起,到我们从长春撤退,我军除南满外,总伤亡一万五千人。仅西满四个旅及 一部地方部队,伤亡达七千左右,七、十旅连排干部换了三次,部份营级干部亦换了三次……干部中一般情绪不高,……这些现象是抗战八年所未有。”


黄克诚列举的伤亡数字是一万五千,加了一倍。但南满本溪之役还未算在内,防守本溪的共军亦有十万余,战况同样激烈,尤其国军空军猛烈轰炸,杜聿明回忆一次飞机出击即射杀共军二千余人,本溪之役, 共军“伤亡惨重”。


林彪亦承认“四平保卫战”,共军伤亡重大 :


“进入东北之敌,为国民党最精锐的,新一军又为其最强者,故我军虽有奋勇作战,伤亡重大,弹药消 耗甚多,但只能作部份的消灭与击溃敌人,而难于全部击溃与消灭。”


国民党估计第一次“四平街会战”,共军伤亡的数字是四万人 。如果把四平及本溪两地共军伤亡人 数加起来,四万人不算离谱。毛泽东原先下令林彪死守四平,本来就准备牺牲数万人。林彪四平兵败,果 然损失数万共军,而四平并未守住,四平街并未化成马德里。


四平街一仗对东北共军冲击不可谓不大,士气受到严重打击。诚如黄克诚所说, “是抗战八年所未有者。”投降、被俘、逃亡的现象相当普遍。


共军刚进东北收编了不少伪军的游兵散勇,韩先楚说这些人 “与国民党军进攻相呼应,纷纷哗变,与我作对。” 罗荣桓谈到四平撤退到哈尔滨沿途共军叛变散逃的混乱情况这样写道 :


“从长春撤退到哈尔滨时思想很混乱,全军无所措手足。无政府无纪律现象非常严重。各人搞各人的, 各人抓各人的。有些同志把新招编来的伪满军队和新缴获来的武器,看成自己的,不去充实和补充主力。 这样的部队虽然有武器,但很不巩固。敌人一进攻,散的散,叛变的叛变,给我们造成了很大困难。”



不仅新收编的士兵投降叛变,更严重的是一些闯关的老干部思想也开始动摇,对斗争前途失去信心。 林彪手下“东总”作战科副科长王继芳投降国军,这件事影响颇大。王继芳携带了林彪部队撤退计划等军事机密,以致新一军追击林部颇为得心应手。郑洞国手下指挥官刘德兴上校从王继芳处探知林彪部队北满后方空虚,乃向郑洞国极力建议国军应乘虚进攻哈尔滨及齐齐哈尔。后王继芳官至国军少将参议,一九四九年在重庆被捕枪毙。


四平撤退引起的逃亡潮,持续了相当久。难怪罗荣恒指责当时“无政府无纪律的现象非常严重”。


国军往北分三路追击,因是机械化部队,又有空军掩护,行军快速,一日三十英哩,三天已达一百英哩 ,直追共军。林彪部队被俘虏有之,更多被击溃四散。右翼新六军进攻吉林,俘虏了东满军区司令周 保中属下炮兵团五百人。


中央兵团新一军从四平追到公主岭,赶上林彪部队、将之击溃。六月一日彭真、罗荣桓及高冈给饶漱 石等人并中央的电报:


“我军自四平撤至公主岭附近时,敌以多路平行纵队各附汽车坦克向我追击,其受我抵抗之路则停止, 而他路则进行包围,飞机进行放肆轰炸,故被割断我部队甚多,至今尚存数团、数个营、数个连,落在后 面,尚不知去向……”


这些四散的部队吃了不少苦头。三师独立旅直属队和两个团,从五月下旬流离于中长路及渖吉路之间 的三角地带,至七月才归队。当时共产党在东北还没有建立群众基础,东北人民看见这些衣衫褴褛打败了 的“叫化军”,拒绝援助。不少人开了小差,一团二连连长和指导员一块儿跑了。后来归队的士兵,棉裤破得露出屁股来,见到旧日战友,大家哭成一团。


自五月十八日四平弃守,林彪部队开始撤退,至六月六日第二次停战令止,三个星期间,国军一路穷追不舍,首尾相衔,直追过松花江逼近哈尔滨,共军在这沿中长路数百哩的路途中仓皇败退,或降、或逃、 或被俘,其惊险狼狈,黄克诚、罗荣桓这些将领都认为八年抗日未曾经历过,罗荣桓非常生动的描写了当 时撤退的窘态:


“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从来没有这样被动过。我们一劲儿地撤,敌人一直在屁股后面追,就像拖了个 尾巴。”


“四平保卫战” 应该是林彪生平头一大败仗。林彪部队死守四平,战况惨烈,八万人口的四平街几乎夷为平地。四平失守,关键在于国军右翼新六军于五月十八日突破了共军三纵的防线,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 以六百辆汽车快速将军队强行通过,最后占领了四平的制高点塔子山,塔子山失守,便有封闭四平守军退 路的危险。至此,林彪看见大势已去,乃召集部下,预备全军撤退。四平失守,对林彪的声誉及心理的打击是大的,甚至一些当年非常熟悉崇敬林彪的老部下,也开始怀 疑:“林总”是不是多少年没打仗了,不会打仗了?士兵暗暗咒骂:“撤退将军”、“逃跑将军” 。长春弃守后,情况更加混乱,林彪所受压力太大,在路上情绪失控,脾气变得一反常态。退到舒兰的时候, 他的部下参谋处的李作鹏、向敬之等人停下来喝酒,林彪上去把桌面一掀,抓起炕上行李便向李等人摔去。


本文摘自白先勇所著《父亲的憾恨——四平街会战之前因后果及其重大影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