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罅称雄 第五章 第二节:纽约市警察局

shxfq9011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23.html


下午3点钟的时候,哈合比·米切尔中尉,对自己桌上的零乱程度,十分地恼火。他的嘴中喊嚷着一些,让人听不清的话儿,像是在咒骂什么一样。整个室内的其他警员们,都怕惹着他的火气,尽量地克制自己的声量,也尽量让他随心所遇一些。但有一点他们是值得庆兴的,原因是:那位从不示弱的清洁工没有来,不然的话;他们的双耳又要饱尝,他俩常伴那种机关枪式的,相互指责的无聊言语。

他拔开堆在桌面上的杂物,为自己清理出一个可以办公的地方。这时候,他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了昨晚喝剩遗留在桌上的咖啡杯。从剩余在杯里的咖啡,弄得桌面上一塌糊涂,引得他不由地大叫了起来:

“丘比!丘比!我说该死的丘比!你现在躲在该死的什么地方啦?”

“对不起,警官!”邻桌的一名警员朝他说道:“今天丘比没有来。”

他不无感慨地对搭话的警员回答道:“说实在的,一天如果没见到他,竟然感到这一天还很别扭呢!但愿他今天没能来,不是闹肚子痛。”他爽朗地笑了起来。

警员默默地点了点头,对他俩每天都要争吵,并且还显得是那么一本正经的激烈程度,但是竟能够建立起,如此深厚的友谊是感到很惊诧的。

“丘比家出了事!”

“是吗?丘比家出了什么事?”顿时,他的神态表现出无限地担心来。

“也许丘比正在为他的第二儿子,因吸毒的事儿正在犯愁儿呢!”另一个同僚搭进话来说道:“在昨天夜里,他的儿子被捕了,他不来也许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喔,可怜的老丘比!”米切尔不安地、连连摇头叹道。

现在,他开始集中精力来思考,一件十分费解的事。这件费解的东西是;一张20美元面额,并且被撕下只剩一半的钞票。前天在新泽西与纽约接壤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但是很快就被证实是一起谋杀,司机被子弹击中,高速行驶的汽车,在失去了控制之后,从桥面上坠落了下去。车上的三人全都丧命,但是从其中一个死者的嘴里,发现了这张半截的钞票。可以看得出,死者是想保护这张,仅只剩下的半截钞票。

纽约警察局的约翰·罗伯特,交给他的一个任务,现今还是没有一点的进展。那是一盒由副探长侨装成一个放荡不羁的百万富翁,同赌场老板的谈话磁带。这位探长为调查一件事项,不幸为此送了命。但是他的调查报告,使警方踩住了这个集团的一根触须。发现了纽约有一个经历1957年,国会通过一项法案专治清除黑社会的运动之后,仍然保持完好的,一个拥有几十亿美元的黑手党帝国。

在过几天,就是那位探长遇害周年的纪念日。他不知道约翰·罗伯特警官将会怎样想,但是他知道罗伯特探长,一直在追查杀害他的搭档的真凶,以及其幕后的组织。近来从一些零星的资料上得出来,探长的死因,与这个黑手党帝国有着密切的关系。

哈合比·米切尔,全神贯注地看着手中的另一份资料,只是可惜的很。因为就连联邦调查局,都对这个黑手党帝国,没有任何的档案记录。

回想起一连窜的事情,都发生在最近的这段时期里,这可是历史上都没有,任何记载过,硬要在这个月份里,让人如此地惊心胆颤。

在坚尼路称霸的越青帮,与其他帮派的火拼,早已经使警察们头痛不已。接二连三总有人被杀。同时,神秘的爆炸事件,同样把警察们搞得扑朔迷离。而更为奇怪的是;这时候中央情报局也来插上一手,简直是一团糟糕,让人毫无头绪。

纽约简直给抬上了天!哈合比·米切尔很想从中,分析出一点头绪来。他相信这一系列的事件总有某种联系的。可是头绪在哪里呢?他不知道!最后他决定,还是到上司那儿走一趟。

几分钟之后,他敲响了上司办公室的门。在得到同意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副局长正站在窗前,沉思着什么。他悄悄地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等待着副局长转过身来。米切尔警官正好趁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手儿,捶一捶自己走得酸痛的大腿。这一天可奔波的够呛,虽然他只遵命去办理一件事儿,可是他喜欢越俎代庖对一些不归他管的事儿,都去插上一手。

上午时间里,他在计算机中心档案库里,查找今天在机场里遇到的那位法国游客,拉比·迪林斯先生的资料。当他联接到联邦调查局的料资库时,竟然被拒绝进入系统。屏幕上出现的数据告诉了他,中央情报局封锁了资料。但是他完成了另一件工作。

同香港的警署部门取得了联系,调出了副局长想了解,一个香港人的一切资料。而他对此是颇为费解的,因为无法弄清楚;副局长怎么会对一个东方人如此地感兴趣。局长这时候正好朝他转过了身来。

“您好米切尔警官!那半张钞票的事情,弄得怎么样啦?”

“还在调查之中,其中有二人被证实是巴西人。可是怎么也查不到有关这两人的资料。警察局里没有他们的记载,移民局里也没有!目前我正在设法与巴西警方去取得联系,看来只是时间问题了。”

“也许是非法的移民!”局长道。

“我同意您的看法,局长!”

他们俩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死者就是副局长搭档,调查的那个黑手党帝国的成员。因为死去的那位探长,在他的报告里曾经提到过巴西的黑手党。事实证明:纽约几个有名的家族都与那儿的黑手党有联系。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安东尼奥·格拉卡特拉斯家族是牵头人,据一些知晓黑手党内部情况的人士透露;目前主持纽约黑手党盟主的正是这个家族。

“查明了这个家族的经营情况了吗?”副局长问道。

“食品包装业、市立银行、建筑业。”哈合比·米切尔一口气地背诵道。这些资料,早 以在他的脑海里,深深地安上了家。“旅游业、制造业、旅游业是这个家族新生的产业,这些产业都是合法的,从没有偷税漏税过。有些行业,还是企业界的楷模呢!”

副局长沉思了起来,米切尔继续地说道:“只是近段时间里来,凡是与格拉卡特拉斯家族有联系的,或者是:直属企业与各种行业,都莫名其妙地发生一系列的爆炸案,好像有一个什么样的团体,在与他们作对,并极力地破坏。”

“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不是吗?”

“可是被他们拒绝了,其理由是;这些事件不是暴力,是属意外。完全是保险公司的范畴之内,他们说目前还不需要警方的保护。”

“您对此事不感到奇怪吗?”

哈合比警员缓慢地摇着自己的头。“我的确是对此;感到十分的奇怪!”

虽然他们说出来的推测内容,是有一定的理由,但是没理由不需要警方的保护与调查的呀。而他们为什么要放弃这项享有的权力呢!警官真对此真的是很费解的。

“那么现在他们的态度,有了改变没有?”局长问道。

“没有!他们依然如故。”

“我们应当有理由去插上一手的。”

“是的,局长!只是他们的律师,在上午间向警察总署递交了一份抗议的信函,他们认为我们的保护,有障于他们的商业的运作。”

“谢谢您警官先生!现在您可以走了。”

当米切尔警官离开之后,约翰·罗伯特副局长,更为沉思了起来。其实有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不想让别人知晓。而现在他把一切事情与事务全都挪开,认真地看起,警官给他带来的材料。对于格拉卡特拉斯家族企业的爆炸案他不太关心。当然,他们有理由说得过去,因为这个家族拒绝了警方,为他们提供保护的建议。局长暗地里感到好笑。不是吗?他们的这种做法不是相当有趣吗!他摇了摇头,开始去考虑另一件事情。因为目前,他极需要一股私有的力量,只要能把杀害搭档的凶手给予正法,他是愿意越轨一点的。因为他不是现在才有这种想法的,而是在一年之前,当他与伙伴调查黑手党的时候就产生了。在以后的时间里,一直设法与一些恐怖组织取得联系,但是他们谨慎的令他灰心丧气。

但是这次他觉得自己,终于向目标迈出了一大步。现在他开始研究起苏轲的简历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