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新世纪的退伍兵

神秘雇佣军 收藏 0 364
导读:     编审:连俊义 季桂林 陈大鹏 主持人:李国华 张向持 金从强 制作:宣琦 傅海波 走近新世纪的退伍兵   张建国 张克坤 本报特约记者 王国龙   “如果能考上大学,那么,我会先上大学,再竞争上岗”   ——上学深造,退伍兵中的新趋向   岁末年初,记者在江西省三个市县对退伍老兵做调查时发现:去年的退伍士 兵中出现了以往很少有过的新追求———退伍之后上大学!   据调查樟树市去年退伍的210名战士中,想继续上大学深造的有47名,占总数



编审:连俊义 季桂林 陈大鹏 主持人:李国华 张向持 金从强 制作:宣琦 傅海波


走近新世纪的退伍兵


张建国 张克坤 本报特约记者 王国龙


“如果能考上大学,那么,我会先上大学,再竞争上岗”


——上学深造,退伍兵中的新趋向


岁末年初,记者在江西省三个市县对退伍老兵做调查时发现:去年的退伍士 兵中出现了以往很少有过的新追求———退伍之后上大学!


据调查樟树市去年退伍的210名战士中,想继续上大学深造的有47名,占总数 的22.4%。吴家巷办事处退伍军人陈剑,原在空军某场站当兵,学的是无线电通 信和驾驶。当兵前,他参加过高考,没考上,到了部队,他又参加了军校考试, 也未如愿。今年退伍回来,人家都说他的工作安排没有问题,因为他的父亲陈桂 华在市法院民事庭当庭长,又兼任市维护军人合法权益合议庭庭长,凭着父亲的 关系,在法院系统安排相应的工作并不是太难,但他还是决定先考大学。父亲不 仅非常支持他重圆大学梦,而且对儿子说:现在,法官也是竞争上岗,没有知识 ,不懂法律,即使今天上了岗,说不准明天就得被有知识有能力的强者“挤”下 岗。到大学去学习,虽然眼前少拿几年的工资,但更主要的是长远利益。如果万 一考不上大学,也要通过自学考试,达到大专以上学历。


不打算急于找工作,而打算先学知识,提高素质,在江西不少地方似乎已成 为一种时尚。临川市退伍女战士袁疑慧,父母分别在保险、银行系统工作。1998 年入伍前她参加高考得了468分,但那时因为大学没有扩招,离录取分数线还差一 截。2000年11月28日退伍回到家,休息了一个星期,就进了临川中学复读班。她 说:“退伍安置一般要到2000年6月以后,这半年时间决不能坐在家里等分配,而 要重新捡起高中课本,准备参加2001年5月份的成人大学考试。”父母认为女儿的 决定是对的,保险、银行系统都在分流人员,“铁饭碗”不“铁”了,知识和技 能的筹码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分量。即使安排了一份工作,也要先考大学“ 充电”。如果考得上,那就要上完大学再工作。


一些退伍兵在谈到求知与工作的关系时颇具辩证法:当兵退伍回来,靠政策 安置只能给你一把进门的钥匙,或是给你一把划船的桨板,即使人进了门、上了 船,如果你不行,还是要被刷下去。没有真本事,结果只能是两个:要么把靠政 策安置的岗位当作拐仗,丢了就会倒下;要么就是在事业上永远处于低层次,不 可能有大的作为。未来的世纪,是个充满激烈竞争的世纪,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 ,就会缺乏发展的后劲。只要自身素质过硬,就不愁找不到发挥自己特长的工作 。


据记者调查,今年退伍战士求知考大学之所以成为一种趋向,主要原因有四 个方面。一是地方高等院校扩大招生、宽进严出等措施的出台,终生教育观念的 兴起,激发了一部分战士退伍后想上大学的欲望。特别是一些入伍前曾参加过高 考,因为当时录取分数高,招生数量少而失去了上大学深造的机会。如今上大学 的机会多了,这些退伍战士一度熄灭的大学之火,又在心中重新点燃。二是义务 兵服役期改为两年后,退伍战士大都在20岁左右,即使上4年大学,年龄也不大。 刚脱下军装的李志良说:“我2000年才21岁,看到许多同学正在大学里读书,非 常羡慕。现在,我已依法服了兵役,完成了一生中的一件大事。21岁正是读书成 长的好年华,退伍之后进大学校门补充知识并不算晚。况且经过部队的摔打磨练 ,我更懂得知识的重要,对知识和技术的认识更加深刻,同时还具备了吃苦精神 ,一旦上了大学,定能学有所成。”三是一些退伍兵在部队就参加过军校考核, 只是因落榜而未能如愿,心里总留下一个遗憾,于是立志再作一次拼搏。四是许 多退伍兵认为,进入凭知识竞争的时代,没有知识,就必将被时代淘汰。于是人 人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危机感。认为只有多拥有知识和技能,发展的路子才能更 宽,人生的轨迹才可能因此而变得更加美好,比如,具有大专学历,才有资格参 加公务员考试。


“与其靠政府给个岗位,不如发挥自身优势创造一个岗位”


——上岗就业,不再单纯看重国有单位


南昌市劳动力市场是该市劳动局组建的大型劳动力中介服务场所。自开办以 来,先后被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树为“全国三种职业介绍模式”之一、全国六 家“示范职业介绍服务中心”之一、全国18家职业介绍“三优文明窗口”之一等 荣誉称号。


12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这个市场,正巧碰上洪都飞机集团公司的退伍兵徐 邦华、李建峰、李明3人手持退伍证在登记求职,接受“能力测评”。


在军营里经过艰苦磨练的退伍兵,确有一番勇气直面自己的人生道路。因为 按照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安置原则,他们都可以安排在洪都集团的国有企业岗 位上,这是政策规定所允许的。但他们并不满足于此,他们想重树人生的里程碑 。


“职业指导”厅里,同样吸引着许多城镇退伍兵那一颗颗想到民营、私营经 济单位求职的心灵。在这里,有提问,有回答,好不热闹,偶尔还会发出茅塞顿 开的笑声。


有退役士兵问: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


职业指导答: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择业过程中,文凭并不代表拥有了技能 ,只有在兴趣的基础上,不断学习和钻研业务,才能干好工作。


问:我既希望工作稳定,又害怕限制了自己的发展,怎么办?


答:这种求稳其实是一种害怕市场竞争的就业心理障碍。国家鼓励人才流动 ,有才能者完全可以在流动中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问:面临择业,总想给自己一个定位,这样好不好?


答:太看重定位,过早地定位,因而造成不适宜的定位其实是一种人才浪费 。只有在实践过程中,寻找到适合自己能力发挥的最佳角色后,才可谈定位。


问:一个单位若帮我解决了编制、户口,我心里就很踏实,这样对不对?


答:事业单位现在都开始推行选聘制,不合格的公务员也要分流。一个人在 择业上最重要的不在于编制、户口(可挂在人才交流中心),而在于有无一身过 硬的本事,有本事腰杆就直,心就会踏实。


问:我为自己定了三条框框:工资不高不去、福利不好不去、地区不发达不 去。这三条会不会框住自己?


答:在市场经济规律下,个人能力愈来愈可借助报酬等体现出来,在工作经 验还是一穷二白,能力水平还是个未知数的时候,太好高鹜远或不能吃苦是个大 问题,要赶紧转变观念才对。


据统计,一个多月来,来这里求职的退伍兵已达到1026人,除南昌市以外, 还有省内38个市、县、区的退伍兵。许多经测试合格后的退伍兵被该市场向各用 人单位推荐,目前录用率达到55%。其中98%为非国有经济单位。如安义铝型材 料厂是退伍军人杜刚创办的一家民营股份制企业,去年年底时一次就聘用了12名 刚退伍的士兵,其中2人从事管理工作,5人做保安,3人开车,2人安排到驻上海 办事处做销售业务,年薪平均为2万元左右。


当然,在众多的退伍兵中,也有不少是临时找一份工作,心里还是向往着有 一个固定的“铁饭碗”。南昌市东湖区退伍战士潘建海说:“我是一名城市兵, 由于父母单位不景气都下了岗,日子过得紧巴巴。因此,暂不敢去做一次人生的 冒险,丢开国有单位而自谋职业。现在离职分配工作还有大半年时间,我不能将 它白白浪费,所以,来劳动力市场找一份临时工干。一来是解决生活所需,二来 也可以先适应一下市场竞争的滋味。如果自谋职业的滋味不错,我也许会下决心 自己去闯一闯天下。”


城镇退伍军人为自己投身非国有经济单位或自谋职业作了这样的注释:传统 观念是一堵悦目的墙,在受到墙的保护,尽情享受和欣赏的同时,也被阻隔了探 寻的目光和锐气,进取的意志和感情会在墙内消磨和萎缩;梦想的能力,探究的 热情,发展的愿望,均会因此黯淡、麻木。因此,与其依靠政府给个岗位,不如 自己创造一个工作。古人云:“天助不如人助,人助不如自助。”现在市场经济 体制已将我们还给自己,剩下的便只有自己去创造了。




“并非当村官才留农村,即使还是‘修地球’,也要‘修’出新名堂”

——拼搏奋斗,行行能成大气候


有人说,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村入伍的战士大都不愿回到农村去。如果能 当上个村官留在农村还差不多,不然,家乡就留不住这些退伍兵。果真是这样的 吗?


记者专门走访农村,在同40多位农村退伍军人交谈中,发现上述说法的确大 有人在,但也并不完全如此,立志在农村干一番事业的虽不占多数,可也有不少 。


永修县退伍军人陈小强一回到农村,就作了一项调查,发现一条规律:在农 村,凡是退伍军人多的地方,能人就多,农村经济和各项事业发展就快。全县脱 贫致富的先进典型中,退伍军人达到55%,在多种经营获得成功的人中,退伍军 人占63%。他对记者说,人力资源的合理流动,是人力资源合理配置的必然结果 ,也是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农村退伍军人选择到适合自己才能发挥、经济收入 比较高的地方去生产生活,是一种适应社会需求的正确行为,同样应当予以支持 ,而不能妄加指责。但是,作为在部队培养过的退伍军人,应当认识到现代化的 农村建设,非常需要退伍军人来起带头示范作用,即便不当村官、乡官,照样可 以在农村干出一番大事业。


“丢开锄头去当兵,当兵回来扛锄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圆圈,而是一次螺 旋式的上升,关键看你在部队是不是用心去当好这个兵。”


据调查,像陈小强这样的思路,在一部分农村退伍军人中很有代表性。樟树 市刘公庙镇的刘敏在中央警卫团当战士,退伍回家到便特邀了20多位农村退伍军 人,到本市“农村能人”创办的实业基地参观。临江镇退伍青年农民邹永川从20 0元起家,经过6年奋斗,现已发展成为不要国家投资一分钱的“万头养猪场”; 店下镇退役青年民兵蒋秋根13年开垦荒山,造杉木林150亩,现年产值可达10多万 元,2000年被评为省劳模。有些农村退伍兵认为:“脱下军装还是‘修地球’, 何苦要到部队去吃两年苦?”刘敏和他的战友参观之后发出感慨:即使“修地球 ”,我们也要“修”出新名堂!


樟树自古有“药都”之称。现在,刘敏和他的战友们已决定利用这一“无形 资产”,光大“药都”美称。他们把退伍费集中起来使用,承包一片荒山,挂起 “退伍军人药材基地”的牌子,聘请一位技术员作指导,立志埋头苦干它几年, 有朝一日,要让人来拍一部电影,名字就叫《我们村里的退伍兵》。


“帮助退伍军人提高素质,拓宽退役士兵安置渠道,党委政府还有许多事要 做”


——深化改革,必须随着时代的节拍前行


当记者在一些地方采访时,地方党委政府都有一个同感:随着改革的不断深 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退役士兵的成才观、就业观、发展观都在发生着 极为深刻的变化。当今的退伍战士回到家乡后在想什么,做什么,尤其是需要地 方党委政府帮什么,应当成为地方党委政府的一件“心事”。围绕这一问题题适 时推出新的改革措施,真正帮助退伍军人提高素质,拓宽退役士兵安置渠道,地 方党委政府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据退伍安置部门有关人士预测,江西每年动员了大批高考落榜生参军,也有 不少战士是带着考军校的愿望参军的,由此,退役后想重跨大学校门的士兵必然 会逐年增多。但目前,各地尚难发现有给退役士兵考大学提供优惠条件的举措。 因此,作为地方党委政府亟待研究如何在政策制度上,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 助。比如,战士在部队尽了义务,为国家作了奉献,牺牲了一定的个人利益,作 为补偿,省级人民政府能否作出规定:退役军人参加成人高考时,增加10、20分 作为优待分?入学后采取适当减免学习费用,或发放助学金等措施?


那么大学方面如何看待这个问题呢?记者在当地人武部门同志的带领下,先 后来到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和江西大宇专修学院,两所学院都已注意到这个新的信 号,表示要及时捕捉住退伍军人考大学这一有利机遇,探索适合退伍军人就读的 新模式。南昌市湾里区人武部与大宇专修学院共同列出了一个初步方案———开 设退伍军人分院。一是实行自收自支,由退伍军人学生自己核准学费,学院不赚 一分钱;二是成立“退伍军人学生教练队”,在学好科学文化的同时,承担本校 和对外大学生军训教练任务,获取的报酬全部作为勤工俭学收入;三是把退伍军 人所在岗位(企业或责任田)作为大学生实验基地,使之做到学习促生产,生产 促学习。


在就业方面,农村退伍兵观念变了,地方各级党委政府也正在从制度和政策 上加强引导。转业军官、樟树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桂成曾经参与过《樟树市村 级班子后备干部选拔、作用和管理条例》和《樟树市两用人才开发使用实施条例 》的制定。12月22日,他召集部分退伍军人在市人武部开了一个座谈会,一个多 小时的娓娓而侃,打消了退伍战士的许多顾虑。他说:为留住人才,退伍战士通 过考试可优先列为村级班子后备干部;退伍军人立志在农村创业的,不仅给予资 金扶助,而且可享受5年内免税的优惠政策。


在提供优惠政策的同时,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助更多的退伍军人转变 就业观念,引导和鼓励城镇退役士兵大胆地走自谋职业或到非国有经济单位就业 之路。战士退伍回地方,就是从一个战场转移到另一个战场。每个战士退伍时, 或多或少都带有自己的某种理想:有的想进机关、团体,有的想到收入稳定的事 业单位,但是由于机关裁员、事业单位用人改为聘用制、国有企业实行战略性改 组等原因,不是谁都能事事如愿以偿的。而许多“三资”企业、民营企业、私营 企业,却恰恰最需要退伍军人去开拓。据了解,江西职业介绍中心去年底就收到 了来自上海、广东、重庆等地的一些大中型外资、民营、私营企业招聘2000年度 退伍兵的“预期订单”,但有些退伍兵不去,认为“这不保险”。重庆一家台资 企业需要招收一批保安人员,条件是带退伍证、身份证即可。安置部门积极推荐 ,但一些退伍兵“想想还是不去”。在这种情况下,南昌市政府决定给退役士兵 一个保险系数———凡自谋职业或到非国有经济单位就业的城镇退伍士兵,安排 专项资金用于对其作为经济补助,并由社会保障部门接续其失业、养老、医疗等 各项社会保险关系。


看来,做好退伍兵安置工作,其间确实还有许多文章等着我们去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