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浮 又是舒梁,但不是那个舒梁。

玄烨号航母 收藏 3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浮生若梦 初拾此题,即感到一股沧桑的味道了。 林语堂也有一本同名的著作《浮生若梦》!是著名学者、文学大师、一代幽默大师林语堂的经典小品文选集。作者以他天赋的幽默才能,极其雍容的文笔,娓娓讲说他的人生哲学。他力求将中国古代的生活智慧同现代工业文明完美的融合起来,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浮生若梦


初拾此题,即感到一股沧桑的味道了。

林语堂也有一本同名的著作《浮生若梦》!是著名学者、文学大师、一代幽默大师林语堂的经典小品文选集。作者以他天赋的幽默才能,极其雍容的文笔,娓娓讲说他的人生哲学。他力求将中国古代的生活智慧同现代工业文明完美的融合起来,成为一种宜于享用的中产阶级的哲学:旷达、温厚、适度、快乐。幽默是他的哲学精髓。在书中,从人类观念,人生态度,直到种种的具体问题,如婚恋、家庭、日常生活、大自然,以及文化方面的享受,无论巨细,都有着酣畅的议论,切当的批评,哲趣的感悟。古今杂糅、说东道西、引经据典、亦庄亦谐,具有酣畅的围炉闲话的风致,充分显示了性灵小品的魔力。

浮生最早出于庄子<刻意第十五>,“圣人之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静而与阴同德,动而与阳同波。不为福先,不为祸始。感而后应,迫而后动,不得已而后起。去知与故,循天之理。故无天灾,无物累,无人非,无鬼责。其生若浮,其死若休。不思虑,不豫谋。光矣而不耀,信矣而不期。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神纯粹,其魂不罢。虚无恬淡,乃合天德.”说的是一种逍遥自在的生存状态。

我的《浮生若梦》则不一样了,这是一部由若干“生”在各自“浮”的过程中,品味着“若”“梦”的人“生”。


浮生若梦:

浮:漂浮着的,毫无根基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化为乌有,就像浮萍一样,它都不知道自己要被水流推向何方,一个小石头激起的水花都可以将它掀翻,沉入水中,再想做浮萍都不可能了。

生:世间生生不息,在大街上川流不息的都是有生命的,他们的每一个个体的每一次唯一的生命,构成了生。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和浮萍有着很多相似的命运,沉沦进入了轮回的苦海,再想做人世间的生命都难了。

若:若是相似吗,其实这里的这个“若”字是浮生若梦当中最不恰当的了。怎么能是“若”能,简直就是啊!为什么人们总是必须在回头的时候才能看到身后的路呢?这就是浮生为什么一定若梦的原因吧。

梦:这才是最关键的,人生如梦这句话谁都会说,但是如梦的人生则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的,有的人到死也没有完成这体会的过程,留下了遗憾带到黄泉路上去品味着。

这就是浮生若梦。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这个故事会进行多长时间,慢慢来吧,直到看出了“若梦”的“浮生”吧。

。。。。。。




开始了!







又是舒梁,但不是那个舒梁。


舒梁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却早早的养成了老气横秋的毛病。

他有一个别人眼中很是羡慕的工作,舒梁是播音员,现在的话要说是主持人了,电台的主持人,他在“娱乐频道”工作了将近十年了,自从在北京广播学院,现在叫传媒大学,从那毕业以后就直接到了娱乐频道,从起初的羞涩到现在,也是一段相对很漫长的过程。

不过最近舒梁的日子不好过,台里找他谈话了,想给他的直播节目换个时间段。换个时间段主持倒是也无所谓,可是换到夜里十一点开始,凌晨一点结束,这确实让舒梁不太容易接受。每天上夜班不说,关键是这个时间段还能有什么人听啊!可是后来,同事告诉舒梁,现在的广播节目除了出租车司机听,谁还听啊,夜里怎么了,夜里不也是出租车司机听吗,只不过是夜班出租车司机听!

算了!无所谓,舒梁想开了,天天上夜班就上夜班,正好白天可以把自己的业余爱好捡起来,写写东西!这样挺好。

这不,舒梁已经开始做好了夜班的准备了。

这时北京西部的一处很大的仓储型会员超市,连臭豆腐都一买得买六罐的,这里不零售,只成捆成捆的卖。舒梁买了六十多袋速溶咖啡,又去旁边的小店里买了一个大号的杯子。夜班吗,咖啡要当花茶来喝!

。。。。。。


原本舒梁是主持音乐排行榜的,天知道是什么原因,也许又是该死的潜规则了吧,台里非得把舒梁换下来,新来的主持人是一个女人,她的脸和腿一样长,也一样白,那是一双确确实实的美腿,而那张脸也确确实实是一张可怕的令舒梁作呕的脸,也许领导喜欢美腿的女人,而忽略了她的那张恶心的长脸。

也没准儿。

舒梁被调到“夜曲”栏目的前一周,台里和他算是说得上话的一位领导,栏目组总编水人来找他。

水人是她的笔名,真名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也许他自己都忘了。这个人还是个开明的领导,也有些才华和歪点子。

“舒梁,下礼拜就要下地狱了,怎么着?”台里都把夜里的节目叫地狱,不知道为什么。

“水哥啊,我没什么想法,按编辑的来呗,还是音乐呗!”

“不行!你得换个思路!”

“换什么思路?原来那个时间段的夜曲不是办的不错吗?我吃现成儿的不就行了吗?!”

“你得了吧!夜曲都没人听了,羔子每天都快睡台上了!”羔子是夜曲现在的主持人。

“那您有什么好主意啊?”

“你得琢磨一下,夜里的节目受众群是哪些,他们爱听什么?!”

“人家不是都说了吗,夜里就是出租车司机,夜班的!他们爱听什么!”

旁边的一帮调皮捣蛋的起着哄的插嘴说道:“黄段子啊!很黄很暴力的啊!哈哈哈!”

“滚!”

水人不搭理那伙人,继续跟舒梁说道:

“他们说的是黄段子,你觉得什么段子司机爱听,或者说,有闲心夜里听收音机的人爱听什么?”

水人似乎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舒梁看着他煞有介事的样子,想笑。

“黑段子啊!”水人急得自己说出来了!

“黑段子?什么是黑段子?!”舒梁似懂非懂,还是不懂。

“黑段子啊,鬼故事啊!”水人说道。

“水哥,你行不行啊,现在都讲科学发展观呢,你玩儿什么鬼故事啊,找废呢吧?!”舒梁大呼小叫的表示着这主意不现实。

“舒梁,你别的甭管,我和台里领导都说了,他们觉得只要能把夜里的栏目收听率提起来,讲点儿鬼故事,没什么问题,有必要的话,还可以搞热线电话,发短信什么的!你放心吧!”

“发短信?热线电话?怎么打啊,打来干什么啊?电话里讲故事啊?!”舒梁张着大嘴,一脸的不解与疑惑。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这不就是让你想呢吗,真打算吃现成儿的啊!”

“那,我。”舒梁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什么那,我什么我,明天啊,你今儿晚上给我琢磨琢磨,明儿告诉我个大概!”说完,水人转身走了。

剩下舒梁一个人傻乎乎的坐在椅子上,目送着水哥离开。舒梁长叹了一口气,使劲靠在了椅背儿上,椅子被舒梁一下子就靠倒了。

舒梁摔在了地上。

一片哄堂大笑。

。。。。。。


没到下班的时间呢,舒梁下了播音台就和领导告假走了。他想回家,琢磨一下水人说的话,鬼故事。

有意思!

这时候才下午两点多,舒梁开着车走在长安街上,自东向西行驶,看着大街上川流不息的车流,舒梁忽然觉得心里很别扭。

下礼拜自己就见不到这个时候了,整天就得披星戴月了。

奶奶的。

。。。。。。


进了家门,舒梁打开冰箱随便拿了一罐可乐,打开没喝,一头躺在了床上。面前是一幅结婚照,那个女人很漂亮,而那个男人却很可怜。

那个男人就是舒梁,那个女人自然是舒梁的老婆。他们离婚了,已经三年了,舒梁一直还挂着这幅结婚照,但是舒梁的老婆却杳无音讯了,问过很多亲戚都不知道她的下落。舒梁一直认为他老婆是有意躲着他的。

原因不明。

躺一会儿吧,什么也不想!

舒梁安静的躺着,渐渐的,睡着了。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