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接受“央广”专访问答(主要内容)

sunsky2020 收藏 1 189
导读: 2008-12-03 16:38:21   中评社台北12月3日电/马英九今天上午9时10分参访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并接受专访。以下是访问主要内容:    ●两岸协商经济、民生优先 未来不排除政治议题   问:明年上半年即将展开的“第三次江陈会”,除了两岸金融合作列入议程外,政治性议题有可能进行初步协商或谈判吗?   马英九:关于“第三次江陈会”,目前的规划还是经济性跟民生性议题,譬如说包括两岸金融可能签备忘录,又譬如说,两岸共同打击犯罪,或者是其他有关投资保障这类的问题。这类的问

2008-12-03 16:38:21

中评社台北12月3日电/马英九今天上午9时10分参访台湾“中央广播电台”,并接受专访。以下是访问主要内容:

●两岸协商经济、民生优先 未来不排除政治议题

问:明年上半年即将展开的“第三次江陈会”,除了两岸金融合作列入议程外,政治性议题有可能进行初步协商或谈判吗?

马英九:关于“第三次江陈会”,目前的规划还是经济性跟民生性议题,譬如说包括两岸金融可能签备忘录,又譬如说,两岸共同打击犯罪,或者是其他有关投资保障这类的问题。这类的问题其实过去八年都没有碰,而这些问题早就应该解决了。拖了八年,它的优先程度是非常的高。至于政治性的议题,目前还没有做具体的规划。未来当然不可能完全排除。所以我们先把迫切性高的先解决,这些经济性的议题都跟我们的民生有很重大的关系,必须要优先解决。

问:是,在此同时,政府如何化解部分人士担忧台湾“主权”受到伤害的疑虑呢?

马英九:在整个两岸关系发展的现在,我知道民进党跟若干在野人士,在这些议题上一直都有非常强烈的看法。但是,仔细的去分析一下,到底我们走到现在一共跟大陆签了六个协议,有哪一个伤害到了台湾的“主权”?哪一个矮化了台湾的尊严呢?没有看到有人说清楚过。后来我看有人说就是因为你们接受了九二共识,所以才这么顺利,而九二共识就是伤害我们“国家主权”。九二共识是一中各表,换句话说,“宪法”本来就是一中的“宪法”,我们在“宪法”的架构下,跟对方进行协商,完全没有伤害我们的“主权”。真正迫切的不是他喊谁“总统”,而是赶快把截弯取直做好,让两岸旅行更方便。有了这种搁置争议、共创双赢的理解之后,两岸关系就比较好推动了。民进党过去执政的时候,就是没有把这种优先顺序搞清楚,一定要对方承认“一边一国”,我们才能谈。这样的结果不但目的达不到,反而使得许多优先程度高的议题没有得到应有的处理,以致于使得台湾愈来愈“锁国”,我们为什么跟大陆改善关系之后,全世界都在肯定,全世界不会再说我们台湾是一个麻烦的制造者,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作法对整个区域或者对全世界都有利。这就表示我们对台湾的现状以及对于国际的现势,有更清楚而充分的瞭解。

问:现在全球金融海啸的情况非常严重,您也讲过这波金融寒冬时间可能会拖的比较长,现在是否有到谷底都不知道,所以想请教,在这么严峻的国际经济情势之下,两岸应该怎么合作来度过这次的难关?

●两岸合作以外汇帮助其他国家

马英九:两岸的经济其实都相当程度的倚重外销,也就是“国外”的净需求,这方面台湾又比大陆来得更倚重,因此当美国的市场、欧洲的市场乃至于大陆的市场开始萎缩,尽管程度不一,都会对台湾的外销造成影响。而外销又是我们经济成长最主要的贡献,他的贡献程度有时候到七成到八成。外销一萎缩当然会影响到我们。所以我们一方面扩大内需,当“国外”净需求减少的时候,我们来提高“国内”的净需求,但是跟大陆其实还有一些可以相互协助,乃致于在区域扮演一个协助角色的可能性,就是说双方的大陆外汇存底有一兆九千亿美金,台湾有两千八百亿,台湾大陆都是前五名的外汇持有“国”。在这个情况下我们是有机会透过双方的努力能够在这方面相互合作,并且帮助其他地区的国家,当然这个部分还需要大家仔细来讨论,“国内”的企业家也有提出类似的建议,我知道他们这次在APEC也有非正式的交换意见。这个议题不见得为了这一次,将来、你看看,在十年前有金融风暴,韩国的财政部还被国际货币基金所接管,所以各国出现这种财经危机的可能性,可能过一段时间,随着经济景气的变化就会出现,所以我们永远不要排除这种可能性,将来能够在两岸关系改善之后,在这个领域能够建立某种协商或者互助的机制,我相信对两岸、对区域都是正面的。

问:那想问一下,最近消费券引起了各界的话题,我们还想知道一下打算怎么用这3600元的消费券?

马英九:本来我是想捐出来的,后来大家说消费券就应该消费,所以我决定还是消费,但是捐了还是捐,捐的话至少是消费券价值十倍以上。因为其实我每个月都在捐钱,都在帮助弱势,那我到各地消费也是如此,所以这3千600元我会好好想一想,因为很多热心人士帮我提供意见。

问:那有没有可能给马小九买点什么东西?

马英九:马小九不可能靠这3千600元,不然他日子就很难过了,我觉得他生活过得还不错,因为看起来长的气宇轩昂,一表“狗”才。

问:刚刚提到APEC,这次前“副总统”代表您出席亚太经合会非正式领袖会议,这是过去十六年来台湾层级最的高一位代表,外界解读这是您推动“外交休兵”的具体成果展现,如何评价这次台湾参加APEC的成果和意义。

●两岸和解也要在国际社会和解

马英九:我觉得我们这参加APEC是非常成功的,连董事长他具有卸任“副总统”的身份,到那个地方去跟全世界的主要领袖平起平坐,就除了欧洲以外其他重要领袖都来了,我在电视上看到这个画面我自己也很感动,这画面很多年都没有出现,我们的代表跟其他国家平起平坐,一起讨论问题而且也能够发表意见,我相信这就是很多台湾人积郁了很多年的这种渴望,我们是不是也能够在国际舞台上能够发出声音来,至少在APEC已经第一次做到了。当然我们还有很多的路很长的路要走,国际组织我们参加的并不多,不过从这个地方可以看的出来,如果说我们可以妥善的处理两岸关系,也许在这方面空间会增加。我常说为什么我们希望两岸的和解不只是在海峡,也要到国际社会,主要考虑国际社会我们参与的程度机会等等是台湾人尊严的来源之一,很多人把这一点看得比其他一切来得重要,所以我们千万不可以忽略。因此我们会非常积极的在这个方面努力,当然我们在“外交”上、国际参与上所遭遇的困难几乎全都是来自两岸关系。但是我们也希望两岸关系的发展一直是向前顺利发展,这样国际上所遭遇的阻碍应该会比过去来得减少。不过我们从来不会一厢情愿,我们希望一步一步,步步为营,同时我们在海峡也好、在海外也好,都是秉持着“中华民国宪法”跟九二共识,也就是我们谨守着这个分寸,来推对外关系,我想会比过去有更重要的成果。你们看到的是APEC,你们没有看到的是我们上任已经有6个多月了,“邦交国”相当稳固,当然只有六个月,觉得时间还很短,但是如果对国际事务了解,对台湾“外交”情况了解的话,如果不是我们改善两岸的关系,到这个时候,是不是可以平静无波,是一个很大的问号,所以我想双边关系如此,多边关系如此。所以目前的做法,我相信许多专家都知道,这是对台湾最有利的做法,也是最能够得到国际友人支持跟协助作法。

问:很多人看“外交休兵”最关键的指标,是台湾能否参加明年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WHA。对这件事是否有信心?

●参与WHO可列为两岸两会协商讨论议题

马英九:我们现在都尽全力从各个角度、各个场合来推广,来争取支持,到目前为止,我们接到美国、日本、欧盟还有“邦交国”的讯息呢,都是他们会全力支持,但这个最后还是要看当局WHO跟中国大陆的态度。这次连董事长到APEC去,跟中国大陆领导人胡锦涛先生就这点交换意见,那么胡先生的看法是说,两岸恢复协商之后,这些问题都可以讨论。所以我相信,我们往后会在这个议题上,跟大陆交换意见,希望在这个方面,比过去有更大的进展,这是我们更加期待的。

●认同奥巴马322来函提恢复台美互信

问:我们讲到了“外交”关系,美国一定占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美国的新总统奥巴马在明年一月就要上任了,现在两岸出现和解的新契机,想要请教,对于美国新总统奥巴马上任之后,美中台三边关系有什么样的展望?

马英九:奥巴马先生能够当选美国总统我们也感到很高兴,倒不是因为他是我们哈佛的校友,更重要的是,他在我322当选以及520就职的时候都分别有来函。一方面祝贺;一方面对于台湾和美国的关系也有所着墨。我觉得他的道贺函,3月22号的跟其他人最大的不同,他直接提到了台湾跟美国要能够恢复一种互信,我觉得这一点是跟其他的道贺函比较不一样的地方。当然可以想像这信不是他自己写的,一定有对台湾非常熟悉的幕僚来谈这个。事实上我们就任之后所做的努力,就我们来看已经相当程度恢复了台湾跟美国的互信;否则的话,军购还有其他议题上我们不会相处的这么好。我们也会继续维持这样的互信,因为以台湾现在在全球的角色要想能够有所突破,很重要的资产就是我们的诚信。我们说到、做到,同时也让对方充分瞭解我们的动向。换句话说,不要经常给人家surprise,让他们不知道怎么回应。而且我们不只对美国,对其他我们交往的对象也应该这样。这样久而久之,双方有了互信之后,很多事情都比较好讨论。从熟悉国际关系的人都知道,国际关系也是一种人际关系,也是人际关系的扩大,因此在这方面能够多注意对方的感受对方的反应,尽量的追求双赢,大概是最好的策略。

●随时愿与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沟通

问:上任之初,您就表示希望当“全民总统”,就职演说感动了许多人。不过,从这次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发生流血冲突事件,可以看出朝野对两岸政策有不同的坚持,双方也欠缺沟通对话。想请问,对如何化解目前朝野僵局有何看法?

马英九:从830游行到1025游行,到陈云林来台的这些冲突,我们都有仔细分析,到底这些现场人的诉求是什么。除了经济不好,对于两岸关系有哪些具体反对的意见?有没有人反对两岸直航?有,但很少,而且也说不出很重要的理由来,包括中南部的农民都赞成,因为农产品可以卖到大陆;渔民也赞成,因为养殖鱼可以卖到大陆。他要我们不要开放大陆农产品,这本来就是我的政见,所以我想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实际上从签的六项协议中,没有一项是伤害到台湾利益的。我的感觉啦,他们感觉跟大陆走那么近,会不会对产生什么负面影响。我们可以一起想,可以告诉我们忧虑的是什么?说“主权”流失,没有流失啊,现在台湾可以代表到APEC在那边高谈阔论,这有“主权”流失吗?是我们的“主权”得到更多的重视呢?还是更少的重视?这一看就知道。所以我觉得如果可以透过沟通,大家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听听看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会引起有些人的误会。那我们从事后的民调看,65%到80%几的支持度,可见大部分人民可以接受的,我们并没有因为这样就很傲慢的说,少数人的意见我们可以不理会,我们还是愿意沟通。所以我在很多场合,从我就任开始,就任前就跟民进党蔡主席表示,愿意就这些议题跟她交换意见。当然我可以感觉到目前她顾虑比较多,即使如此,我还是表示门是开着的,我每次碰到她,都会提到,“有机会我们聊一聊,谈谈什么议题,都可以谈。”不限时间不限地点,只要她愿意都可以谈。换句话说我们始终把这门打开,假如说她不方便,她愿意找民进党干部,跟我们相对干部进行沟通,我们也赞成。如果她愿意,我们可以积极安排,我觉得多沟通,总比不沟通要好。

●若成立独立委员会 置“监察院”于何地

问:有可能召开“国是会议”,广纳不同意见,做政治上的沟通吗?

马英九:过去我们开“国是会议”,都是在我们“宪政”体制还没有很上轨道的时候进行,那时“国会”还没有改选,“总统”也没有直选,这些还在的时侯。如果我们还要开“国是会议”,认为现行的体制都不管用,这并不是一个常态性的做法。就是说,我们要抢救经济、刺激消费,我们要发消费券,有人说可不可以年年发,或者说三节都发,像这个就,我常说特效药不能当营养品来吃。

“国是会议”是传统机制无法解决问题时才做,就像最近台湾人看到陈云林事件所带来的冲突,他们建议应该成立独立委员会,来检讨检察官有没有滥权,警察有没有侵犯人权,事实上,如果这样把“监察院”置于何地呢?我们体制上早有这些东西了,尤其是“立法院”也有委员会可以邀请“警政署”来问啊。假如这些都不要,自己再开一个委员会,成立委员会说不定就要去掉半年的时间,如果向大法官会议去申请这合不合“宪”,又去搞到几个月,不但没解决问题,还产生纷扰。让“宪政”机关发挥功能,这是我做“总统”非常重要的任务,因为我上任宣示的第一个承诺就是遵守“宪法”。

问:“金管会主委”陈树的请辞,让部分人士认为这是“内阁”改组的第一炮,不过您提过“内阁”改组时间应该是在明年,想请问,所谓明年是不排除在农历年前吗?

马英九:我们对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任何决定,因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这半年来各部会的工作,比刚上任时都有很显着的改进,大家对自己的任务、对媒体、和民意机关的互动也都加强,所以一天到晚都在谈这个问题的话呢,真的会使有些人感到莫名的压力。所以我们希望,大家好好的干,一方面大家全力以赴,二方面我们也会进行相关的考核。

问:未来新“内阁”应该有什么的面貌?

马英九:我想我们先努力把工作做好,不急着去讨论一些目前还没有谱的事情。

●海角七号抓住了台湾人的想像

问:在台湾引起热烈回响的海角七号,包括陈云林会长也认为很不错。这部电影想告诉大陆人一个什么样的台湾?

马英九:我觉得这部电影受到台湾热烈欢迎,最主要他把台湾的现况用艺术的手法、用浓厚的乡土感情作了忠实的描述,大家看到电影的场景就是日常生活的场景,没有刻意去把他戏剧化。基本上就是实况,小老百姓的生活,中间流露出许多人性、感情跟人与人之间始终不渝的真情。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值得称道的,我相信大陆也有很多类似的故事,甚至两岸之间也有很多类似的故事,都可以被发掘出来。只不过这次台湾魏德圣导演,这其实是虚构的故事,但是却能够抓住很多人的想像,所以我也高度推荐大陆同胞看一看,当作大陆了解台湾的起步,我觉得应该很有价值。

问:您建议大陆民众应该以什么心态看这部电影?

●期望大陆民众了解两岸背景不同之处

马英九:就是试图瞭解跟大陆双方分隔六十年的社会所孕育的想法是什么,因此我觉得应该带着一种欣赏的、尊重的、包容的态度去瞭解。最近我看到海角七号到大陆上演遭遇一些挫折,但这不是最后的,还在协商当中。尤其台日之间的感情发展,同时我有点顾虑,这可能是大陆同胞需要去学习瞭解的。因为台湾的背景跟大陆不一样,台湾被日本统治过五十年,这五十年当中当然有遭遇许多的困难,甚至比较残暴的对待,但是我相信人与人相处一定会发生感情,所以也不能够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同样的,大陆的东北也一样,它被日本统治了十几、二十年,我相信一定有这种故事出来。所以我觉得这次在战争当中难免有这种值得我们肯定的人性因子,凭良心讲,日本跟台湾有很多恩怨情仇,跟大陆也有,但是人毕竟是人,人性是没办法泯灭的,从这个角度来看,很多的场景、很多的故事都能够获得谅解,因此我也希望大陆同胞能够从这个角度来看海角七号。

问:任内有计划访问大陆吗?会想回祖籍湖南看看吗?

马英九:目前没有这个计划,因为我是“中华民国”的“总统”,如果要出访中国大陆,是非常重大的事情。时机可能还没有到,我觉得应该把两岸更迫切的问题先解决,我个人什么时候去访问,目前不是最迫切的事情。

问:会想回祖籍湖南看看吗?对那边有多少瞭解?有多少亲友在那边,任内不去,那卸任有没有可能?

马英九:我还不急着在这时候想这问题,我到现在为止没有到大陆访问过,我只去过香港,其实很多反对我的大陆政治人都去了很多次了,我虽然没有去,我应该有的瞭解还是会有。我觉得在我工作上所需要的知识,我都能掌握住,然后做出最正确的决定,这是最重要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