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二部 自强运动 第62节: 闵妃谋略

平山大侠 收藏 7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13章:兴建铁路 笫49节:太后心思 在中国数千年的封建王朝中,历朝历代都有各自的皇家园林,其中以清代的皇家园林最为知名。而众多的清代皇家园林中,又以承德避暑山庄、圆明园、中南海、颐和园这四座园林最具代表性;同时它又是中国近代史命运转折的典型标志。慈禧太后就是从避暑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62节: 闵妃谋略

“闵妃将帝王治世的经典书籍,读得烂熟于心,为日后弄权御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平山大侠

1866年3月,朝鲜国王李熙大婚了。凡是见到闵氏的人,无不惊叹她的美貌,众口称赞:疑为天人!当年那个在乡野城郊、闾巷闹市四处为温饱而奔波的闵氏孤女,如今一步登天,正式成为王妃。(因为朝鲜是大清国的藩属国,所以国王正妻不能称后,只能称妃。)这一年她16岁,李熙15岁。

入宫之初的三年时间里,闵氏严守国母仪制,克尽为媳孝道,很得翁婆满意。但是令她不安的是,她的婚姻生活并不美满,小丈夫对她有点敬而远之,并不是因为不懂人事,而是他对另一个后进宫的女人——李尚宫,情有独钟,显示出情窦初开的少男热情。两人整天相依相偎,耳鬓厮磨,如胶似膝,须臾不愿分开。于是妻妾争宠的好戏开始了,而帝王家的后宫争宠,总是弥漫着血腥味和死亡的气息。

与世界各国的王朝宫廷一样,在当时的朝鲜王宫,围绕在国王身边的,有机会得到宠幸的女人,除了正宫王妃外,还有名目繁多的关内命妇,(朝鲜时代在宫中任职的嫔、贵人、昭仪、淑仪等女官的总称。)色彩缤纷一大片。

这些女人虽然在名份上不能与正宫王妃争位,但是只要得到国王喜欢,便可以晋级;如果肚子争气,产下龙子,进而更幸运的是她的儿子被选为元子,(在未被正式册封为世子前,称为元子。)那么母以子贵,有朝一日她就可能会成为后宫的主宰——王大妃!(儿子当上国王后,生母即可升级为王大妃。)

闵妃内心产生了隐隐的危机感,但是她从小磨炼造就的遇事泰然自若的功夫,使她从来不把内心的忧虑和忌恨挂在脸上。为了排遣内心的郁闷,她开始埋头读书。而且她读的全是中国《春秋左传》、《战国策》、《资治通鉴》、《廿十四史》这一类及其他一些帝王治世的经典书籍,并且看得很仔细、很专注,一些她认为用得着的经验教训,则反复研讨,直至读得烂熟于心,为日后弄权御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闵妃一心一意地埋头读书,国王李熙却和李尚宫情意缠绵,很快便有了结果:李氏生产了,而且是个龙子。这是1868年4月的事。

李熙高兴得手舞足蹈,其父大院君更是满脸喜色溢于言表。因为长孙出世,在大院君看来是一个吉祥之兆,这是王族血脉复旺,国柞延绵的最好显示!于是,在举国上下一片欢呼声中,这个婴儿被赐号完和君,末来的东宫世子即此婴儿!这对闵妃来说,无疑则是一个致命的打击!熟读王朝宫廷斗争故事的闵妃,每每夜深人静之时,独处难眠的闵妃,常常被噩梦困扰,想起那些成为宫廷阴谋牺牲品的女人,就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闵妃心里明白:要想把握住自己的命运,自己手中就要有决定命运的权力!而此时大权在握,一言九鼎的大院君因得庶孙而欢喜若狂的情景,更是强烈地刺激着闵妃,她暗暗下定决心,为了自巳的未来,为了懦弱丈夫的王位,她一定要夺权,为此她开始悄悄地行动了。

她立即采取了两项行动,一是在暗中搭班子,组织起自己的人马,不动声色地把闵氏子弟安插到政府各个部门,再拉笼大院君的亲旧部下,又结交清议寻找“枪手”。当时儒林中不乏对大院君铁腕统治不满的人,如名震一方的巨儒崔益舷等,就经常纵论大院君政治之失,闵妃立即指使亲信前往联络。

这样,一度被大院君视为后宫小女子的闵妃,就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迅速地组织起了一支强大的反对派势力。

二是想方设法让李熙亲近自巳,她就是不相信,凭自已的美貌与智慧,李熙会对自巳不感兴趣。闵妃想起来,在大国(古代韩人对中国的称谓)的史籍中有蝶行游戏与萤行游戏这样的记载:这是大国皇帝喜欢的游戏,春天是蝶行游戏;夏天是萤行游戏,方法是让宫女们每人拿一把扇子站在船上,驶到莲池中央,皇上点燃芦苇灯笼逗引蝴蝶或萤火虫,如果停留在某一位宫女手中的扇子,那么这位宫女当天晚就可以蒙受皇上圣恩。

“对呀,眼下正是初夏,我为什么不组织一次这样的游戏呢?别看李熙巳当了父亲,可还是个好玩的心性,他一定会感兴趣,一定高兴地参与。只是……万一这蝴蝶或萤火虫,不在自已手中的扇子停留,落在别的女人手里怎么办呢?有没有什么万无一失的法子呢?”

闵妃冥思苦想。“有了!”

闵妃兴奋地心里叫道。她想起来宋代蔡襄的故事。

蔡襄是福建人,但是却在京城为官。他老母亲年事巳高,很想回家乡为地方官,就近与老母亲共享天伦之乐。可是他多次上书,甚至当面向皇上提出要求,可是皇上就是不松口。无可奈何之下,蔡襄心生一计。

这一天,春机盎然,百花盛开,皇上在大下臣僚的陪伴下,游览御花园。姹紫艳红中,皇上心情格位好。忽然他发现一张芭蕉叶上,密密麻麻地聚集了许多蚂蚁,来到近前一看,这些蚂蚁竟然组成了文字,皇上好奇,不由信口念道:“蔡襄、蔡襄,原籍为官。”

不曾料想,话音未落,在一旁侍侯大驾的蔡襄巳跪倒于地上便拜:“谢主隆恩!赠小臣原籍为官。”

皇上一听便着急了:“爱卿快快请起,哀家不过是一时兴起,信口开河。哀家须臾离不开爱卿,怎舍得让爱卿远去,一句戏言,做不得数的。”

可是蔡襄抓住机会,不依不饶:“皇上金口玉言,君临天下,开口便是圣旨,那有什么戏言?怎么能说做不得数!”

皇上吃了哑巴亏,只好自认倒霉,让蔡襄回到家乡做地方官了。

你道小小的蚂蚁如何竟识得文字?其实不是蚂蚁识得文字,而是蔡襄的智谋。说白了也很简单,蔡襄事先将蜜糖水写在芭蕉叶上,蚂蚁喜食甜品,纷纷聚拢,自然就形成了文字。小小的一个计谋,终于使蔡襄了却心愿。

想到这里,闵妃绽放开桃花之笑颜,我何不依葫芦画瓢,照此行事,一定成功!

这一天傍晚,星空睛朗,微风送爽。荡春台下的一泓湖水轻轻荡漾,夏荷盛开,水面上、空气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这里本是历代韩王与妓女玩乐的地方。闵妃却把它当作成就自巳好事的地方。

游船行驶到湖中央停稳,众多的女人们围在李熙身边,欢声笑语,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李熙点燃手中的芦苇灯笼,高兴地大声宣称:“诸位爱妃,今晚就看你们各自的造化了,假如天遂人愿,本王一定与幸运者共效连理之趣,比翼双飞。”

煞时,女人们都屏声静气,打开手中的折扇,默默无言,看着李熙逗引蝴蝶和萤火虫,同时心中暗暗祈求:“蝴蝶和萤火虫,你们可千千万万要落在我手中的扇子上呀!”

这些女人们为了能获得国王的垂青,没有那个事先不做手脚的。有的三天前就吃斋念佛,求佛祖保佑;有的用鲜花泡浴,让自已身体充满花香;有的在折扇上洒上花露水,吸引小小的昆虫。总之,无所不用其极。

闵妃当然也不例外,只见她静静地伫立在与众人稍隔数步的船头,迎着微风,笑容满面,轻轻地上下摆动折扇。说来也怪,在灯光的逗引下,不一会儿,萤火虫和许多不知名的昆虫就纷纷飞来,在闵妃身边上下翻飞,最后竟都落在了闵妃手中的折扇上,后到的没了落脚之处,干脆停留在闵妃头上,双肩和身上也都落满了昆虫。

在李熙和女人们惊咤莫名的眼光下,闵妃骄傲地仰起笑脸,以胜利者的姿态轻启樱唇:“大王,今夜萤光之会,非臣妾莫属了!”

李熙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位打扮得非比寻常的美人,自已的正妻,心里想“怎么会是她呢?!”

因为平时闵妃从不在着装打扮上浪费时间,她认为自已天生丽质,刻意去包装自已,那简直是暴殄天物!可是今晚却不一样,闵妃心中明白:自己今后的盛衰荣辱,成败就在此一举了!她穿着薄似蝉衣的纱绸,使自巳美丽的身体,曲线玲珑;丰满的双峰,高高挺起;淡绿色的衣裙衬托着她人面桃花;含情脉脉地双眸,艾怨地注视着李熙,传递出令人夺魄的深情,真是别有一番意味!

“这个尤物……”李熙心里想到,“宛若天仙,还是自已的正妻,怎么平时就没有在意她呢?她进宫有四年了吧?可是自已却从来没有亲近她……”

李熙正胡思乱想之际,耳畔又传来闵妃温柔地话语:“大王,良宵苦短,大王不要忘了自已的承诺。”

李熙还未回过神,忽又听闻闵妃唱道:

“梨花月白三更天, 啼血声声怨杜鹃;

尽觉多情原是病, 不关人事不成眠。”

李熙知道闵妃唱的是韩国传统的诗歌形式——时调中的一首,作者是鳖主簿。“啊,她不仅是个尤物,还是个才女!”

1871年闵妃终于得子,她兴奋异常,认为这下可有以嫡夺庶,清除头上阴影的机会了。谁知天降横祸,这个婴儿一连数日大便不畅,大院君迸山参医治,服药三天后竟然夭折。这使闵妃的期望顿时化作了清烟。她痛不欲生,更加坚定地认为这是大院君有意所为,遂暗中切齿,发誓报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