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四川大震后,四川一名叫徐超的老乞丐多次捐款,让很多人都知道了他。12月1日下午,老人又前往灾区捐款,抱着几大塑料袋的硬币和一叠一元旧钞票,一共460元。他此次去,是参加希望小学落成典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拿着机票,老人很兴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几大塑料袋的硬币和一叠一元旧钞票一共460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机组人员自称是老人的“粉丝” 记者 常毅 摄


现代快报12月2日报道昨天下午2点半,一架空客321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起飞。机舱内,义丐徐超坐在靠窗的位置,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一个破旧的蓝布包。包里,是几大塑料袋的硬币和一叠一元旧钞票,一共460元。这是徐超几个月来讨饭讨来的,他说,他不能空着手去见江油希望小学那些可爱的孩子。


出发


先安顿好精神病小伙


460元钱讨了几个月,要带给灾区的孩子们,买点本子和笔


昨天中午12点,记者准时赶到南京金宝大市场,徐超早就在那里等候了,还是一样的打满补丁的衣服,蓝色的布包,花白头发,但明显看出,衣服和包已经洗干净,头发也洗过了。


在去机场的路上,记者告诉徐超,有很多快报读者想捐衣物给他,让他穿得体面一点出行,“不用了,我衣服都已经洗干净了,就是补丁多了点,要是穿得那么体面,老乞丐就不是老乞丐啦!”徐超请记者转告他对热心市民们的感谢。


还有一家敬老院通过快报邀请他过去住,徐超也婉言谢绝,原来,以前也曾有养老院联系过他,“但我要照顾那个精神病小伙子,我去舒舒服服过日子了,他怎么办?”徐超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照顾了5年的小伙子。


徐超说,他临行前给小伙子留下了几十元钱,并跟附近一家面馆联系过,如果小伙子把钱都花光了,“我跟老板说了,就让他先吃,等我回去再结账。”


回想起他与小伙子告别时的一幕,徐超满脸心疼,“他很舍不得,一直跟我‘嗯嗯嗯’,就是不说话,像要哭的样子,看得我也挺舍不得的。”


对于马上就要乘坐的交通工具——飞机,徐超充满了期待,毕竟是67年人生中第一次乘坐,“我回老家办身份证时,老伴就一直跟我说:‘好人有好报啊!’,要不是我为地震灾区捐款,我一辈子也坐不了飞机啊!”徐超说,老伴让他到灾区多拍点照片回家给她看,“老伴对灾区也很关注。”


一路上,徐超紧紧抱着怀里的布包,看上去十分沉,“里面可都是钱啊!”徐超说,这只布包里装的,是他近几个月一元一角讨来的,徐超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布包,里面最大的“票子”就是一元,硬币垒得整整齐齐,“我数过了,一共460元整。”徐超说,这些要带给灾区的孩子们,买点本子和笔。


候机


机场保洁员塞给他一把钱


“原来飞机这么大,我看它们在天上都很小的”


背着沉甸甸的蓝布背包,徐超走进了禄口国际机场候机大厅。刚没几步,两位年轻男子迎面走过来。“你好,你好,是不是要去四川?几点的航班?”徐超愣了一下,张口不知道说什么好。记者一问才知道,这两位是机场运输服务部的工作人员李龙麟和他的同事。


“ 我们一眼就认出这位老人了,当初他捐款给灾区,已经成为名人了。” 李龙麟笑着说,他们在快报上看到,义丐徐超将乘飞机去四川,参加希望小学落成典礼,于是从上午开始就留意进入大厅的乘客,终于等到了。李龙麟说,老人的善举感动了他和同事,值得他们学习。李龙麟带徐超和记者去换登机牌时,两个去山西太原出差的男乘客也认出了他。“这不是那个捐款的义丐吗?”这两人都在南京工作,以前就在金宝大市场见过徐超,他们祝愿徐超一路顺风。


换完登机牌后,李龙麟又带着徐超和记者来到安检口,这里已经排成了长队。李龙麟跟工作人员解释说,徐超的腿脚不好,能否照顾一下让他不要久等。工作人员立即为其开通了“绿色通道”。


在候机室,隔着落地玻璃墙,徐超终于看到了停机坪上的飞机,他有些激动。“原来飞机这么大,我看它们在天上都很小的。”徐超让记者为他拍照,背景就是这些大飞机。老人还对候机厅发表了看法,“比镇江火车站大多了。”


坐在长椅上等待登机时,老人的装扮跟周围的乘客形成强烈反差。不少乘客投过来惊讶的目光。三位机场保洁员拿着拖把经过时,认出了老人。“哇!这就是报纸上说的那位要饭的好人啊。”她们围了过来,对徐超嘘寒问暖,“在报纸上看到你的事迹时,我眼泪都下来了。”保洁员于大姐说。当她得知徐超的背包里装的全是打算捐给灾区孩子的零钱时,她从口袋里翻出钱,放进了徐超的不锈钢杯子里。就在徐超和记者走往登机口时,又有一位保洁员追了过来,把几个人刚刚凑的一把零钱交给了徐超。


登机


不想给飞机上添麻烦


以为飞机上没厕所,没敢吃饭和喝水,还准备了垃圾袋,用来吐痰


一辆大巴将徐超和其他乘客拉到了一架空客321飞机的舷梯前,这是四川航空公司的8924航班。登机前,徐超想和飞机合张影。就在拍照时,飞机上一位穿制服的小伙走了过来,好奇地看了一会后,小伙问,“你们在搞行为艺术吗?”


得知老人原来就是报纸上报道的义丐时,这位名叫敖永林的川航空警队工作人员立即恍然大悟。登机后,徐超走在飞机通道里,好奇地看着这辈子第一次看到的飞机内舱,“原来跟火车差不多啊……”刚坐下没一会,敖永林和两位空姐陪着一位穿航空制服的中年男子走过来。“这是我们机长李志远,特意来问候老人。”李志远机长听了记者的介绍后,握住徐超的手,向他表示敬意,“谢谢你”。李志远机长等人离开后两分钟,一位空姐来到徐超面前,“爷爷,我们机长邀请你们去头等舱就座。”就这样,徐超和记者来到了头等舱,徐超感慨着,“真舒服啊!”


下午2点半,飞机起飞了,徐超朝窗外看个不停,说:“云真好看。很稳当,比坐火车舒服。”记者告诉他,如果有什么需要,比如要去洗手间什么的,可以跟记者说。徐超却说,“我不知道飞机上有厕所,我不想给飞机上添麻烦,所以上午没喝水,连午饭都没敢吃。”徐超还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干净的塑料袋,“我连垃圾袋都准备了,怕飞机上没地方吐痰。”


途中,空姐分发了零食,并问乘客需要什么饮料,徐超悄悄问记者,“要不要钱的?”得知不要钱时,他才要了一杯红茶。


敖永林和几位空姐招呼记者,“请给我们讲讲老人的故事吧。”在工作人员休息间,记者详细讲述了徐超的经历和故事。当听说老人为了不想给飞机上添麻烦,连午饭都没吃时,他们赶紧用微波炉热了几盒饭,端给徐超。虽然一直客气地说“不饿不饿”,但这四盒菜和一盒米饭很快被徐超吃光。空姐又为他端来一份面条,徐超赶紧摇摇手,“吃饱了,这次真的不饿了。”但空姐还是用塑料袋装了一大包饼干交给记者,“留着给徐爷爷路上吃。”看到徐超吃完饭,敖永林坐到他身边,对记者说,“现在我是他的粉丝,请帮我们留张影吧。”敖永林给记者留下电话和邮箱,详细问了徐超的行程,然后拍拍胸脯说,“在成都有什么事找我,给我打电话。”


到达


成都机场遭遇“包围”


“明天带我去看看那些板房吧,还有学校”


下午近5点,飞机降落在成都双流机场。刚走到出口,就看见一个年轻女孩举着一个大牌子,“欢迎南京客人徐超先生”,她是前来接机的江油市教育局的殷鹤老师。 “咔、咔”快门声不断响起,原来,堵在出口的还有闻讯而来的当地媒体记者。徐超走到门外,闪光灯也跟着闪到门外,一群刚下飞机的乘客也围了过来。“是那个捐款的义丐。”有人认了出来。


在接受完记者们的采访后,徐超和记者终于跟着殷鹤老师上了车。在前往江油的路上,记者还接到安徽一家报社记者的电话,希望能电话采访义丐徐超,徐超欣然接受。


晚上近9点,徐超和记者终于赶到江油市。街上依然繁华,看起来似乎并未遭遇一场大地震。但细看之下,却能发现沿街的居民楼大多带有裂缝。殷鹤老师说,这些楼房都已经加固过,大部分居民都已经回到家中,但还有一些人至今仍住在板房里。听到这些,徐超默不作声。住进酒店后,徐超才开口对记者说,“明天带我去看看那些板房吧,还有学校。”


[背后的故事]


有人为他捐衣


有人供他养老


得知义丐徐超要前往四川江油参加希望小学落成典礼,昨天一大早,记者桌上的电话就响个不停,近百位市民要为徐超捐衣物。


“老人家想好穿什么衣服没?要不要我提供一点?”住在南京白下区的林女士打来电话,林女士说,她家是开服装店的,有很多适合老年人穿的衣服,可以免费提供给徐超穿,“毕竟要上飞机,如果老人家还穿着破破烂烂的乞丐服,会不会被人家轻视?”林女士有点担心。


住在南京下关区的戴先生也想给徐超捐衣服,“我刚给父亲买了一件崭新的羽绒服,老人家如果有需要,可以给他穿。”戴先生说,现在已经是冬天,江油在四川的偏北面,说不定气温比南京要低一点,徐超岁数也不小了,四处奔波,戴先生担心他会着凉。


诸如此类捐衣服的电话有很多,大多数市民和林女士的担心很一致,“徐超穿得很破会不会影响登机?”


记者还接到一个特殊的来电,一名经营敬老院的女士愿意接老人过去,免费给老人养老。该女士姓贾,经营的敬老院在南京鼓楼区,贾女士告诉记者,她家其实并不富裕,只是一般的小康之家,但丈夫特别有爱心,特地开了专门为老年人服务的敬老院,虽然营业时间只有一个多月,但已经入住了20余位老人,条件还不错。


“在地震时,我们就知道了这名老人,我们也捐了款。”贾女士表示,徐超的行为值得全体中国人学习,当记者问其为何想起要为老人免费养老时,“一名年迈的乞丐都能做到为他人着想,他能做到的,我们为什么做不到?”贾女士称,等徐超从四川归来时,随时欢迎他入住敬老院。


相关报道:


乞讨老人为地震灾区捐款105元(图)


核心提示:他在捐了5元后,又找遍身上的零钱,特地到银行兑换了一张百元现钞,放进了募捐箱。老人解释说,“我上午就想多捐一点,但钱太零碎了……”


乞讨老人捐出105元

现代快报5月16日报道 爱心捐赠仍在继续,昨天,最让人感动的捐赠者应该是这位乞讨老人,他在捐了5元后,又找遍身上的零钱,特地到银行兑换了一张百元现钞,放进了募捐箱。


这感人的一幕发生在江宁区东新南路的一个募捐点。昨天中午12点,一名约60岁的老人来到了募捐点,他头发花白,穿一件蓝色衣服,胸前的补丁起码3个,背后的则不计其数,衣服下摆已经破烂,脚上穿一双破烂的凉鞋,手中还拿着一个讨饭碗。


工作人员郭小姐说,“我们放了好多宣传牌,上面有灾区的一些图片。”老人端着碗,在宣传牌前止步,看了一会,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5元钱,放进募捐箱,念叨了一句,“为灾区人民……”


工作人员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老人已经离开,“他好像很累的样子,步履蹒跚,看着他的背影,我就想哭。”


本以为这就是捐款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谁料,下午3点,老人再一次出现,这次,他掏出了100元,塞进了募捐箱。


“这次可把我们惊呆了!”郭小姐赶紧拉住老人问情况,老人才解释,“我上午就想多捐一点,但钱太零碎了……”


老人的普通话很不标准,费了很多口舌后,郭小姐才明白,老人本想多捐一点钱,但身上全是讨来的一毛两毛还有一些硬币,不好意思拿出来,特地利用中午凑了凑,接着到银行,将全身的零钱兑换出了一张一百元,“老人一直说,‘灾区的人比我更困难,他们的生命都受到威胁,不容易啊!’”


好说歹说,老人总算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但他不会写字,委托工作人员代签:徐超(音)。老人走后,在场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保安说,老人常在附近乞讨,平时很少吃到什么好东西,没想到一下子就捐出这么多……”说到这里,郭小姐已经哽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