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风云 四十九 利用 四十九 利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3.html


49.

从正月开始,徐孝贤忙于外省业务,无暇过问公司帐目,徐祖泰周旋于各军阀和头脸人物里,财务全交孝仁打理,孝仁虽然木呐保守,在管理公司财务方面自有一套,别人看来很是得心应手,但内情只有他自己知道,昨天大妈叫他去,先是对他说了这几十年辛苦把他拉扯大,大哥又如何叫他管理工厂,又讲到大哥现在颓废不振的忧郁,孝仁当然知道大妈话里的意思就是在公司里多抬举大哥,就当报恩。

这时恰好公司有几批货物发出去,孝儒就要孝仁把货单先押着,稍后再来报单,可几天后他干彻叫他注销了事。起先,他不肯,而且实在猜不透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一想起孝儒对自己的抬爱,也就没太执着了。

没过几天,他又说原料紧张,要去外县调货,就支取大笔钱款,徐孝仁有一种莫名的担心,但他手续齐备,又有父亲的的印章,他也没多大怀疑了。

第二天,徐孝儒却喝得酩酊大醉出现在他面前,他吃惊的问:“你不是去调货了?怎么还在这里喝酒?”

“完了,完了,全完了!”徐孝儒含糊地说。

“什么完了?你快点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那些钱全被我输了,二弟,该怎么办?”

徐孝仁一听,人都懵了,这可不是个小数字,父亲要是知道了,自己怎么着也脱不了干系的。

“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啊?怎么能这样,现在这个样子,和你说也是白说。”说完就气急地走了。

这一晚,他根本就没睡下,第二天一早就去公司去核对帐目,不对还好,一查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半个月的时间,财务上居然有几十万的漏洞。

正在张皇不知所措时,徐孝仁见他大哥来了,赶紧一把把他拉住,急急地说:“你看这帐目亏空这么多,你想办法尽量补上啊,要不谁也脱不了干系的。”

“二弟,你终于说对了一件事,谁也脱不了干系,现在大哥真的没办法补空了,也只有如此了。”于是,徐孝儒就叫他如何怎么转帐、改帐,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没有半点疑点和漏洞。

后来干彻以此要挟孝仁,孝仁无可奈何地被他牵着鼻子一步步带到深渊。

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危机,可徐孝儒又提出动用后备资金,徐孝仁再也忍不住了,第一次对着大哥咆哮起来:“大哥,别再赌了,再这样下去,我也会毁在你手里,连整个徐家都要毁在你手里了。”

“我要不给他们钱,他们会杀了我的。”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不帮我,我就干彻捅出去算了,都不活了!”

“你真是无可救药!”

徐孝仁说完就气匆匆的走出办公室,见司机陈远正在前头,就叫住了他:“陈远,我出去有点事,你开车送我,”

陈远一听,赶紧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下楼去起车了。

虽然他遇到窘况,但他还是没有忘记去学堂看星萍,而他认为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不会被人当少爷看待,他就可以做一个平常的人,而他也只有和她说心里话,这几十年来自己所受的苦,这些外人看不到的痛苦。

还小的时候父亲总是很厌恶见到他,说是见到他就会想到他可恶的娘,他一直就由大妈抚养,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处境,处处乖巧,不惹麻烦,大哥惹祸了,他也出头为他担着,而总是换来父母的一顿好打,而大哥却躲在一边偷笑,他也不记恨,他就觉得自己有点寄人篱下的味道。等大了以后,虽然父亲让他和大哥学着打理公司,但也是跑腿的事,更没有自己的主张。而自从韩云天发难兴泰公司起,父亲才让他独自处理公司的财务,这无疑让他受宠若惊,他从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自己争口气,不负所望。可就这么段时间,兴泰却差不多毁在自己手里了,而心中的苦真的无处诉说,这时,他还是想到了星萍。

一到学堂门口,徐孝仁就叫陈远停车让他下车,然后叫他过一小时再来接他,陈远知道少爷心里想什么,就是不想让星萍看出他的少爷脾性。

谁知他一进学堂才知道,星萍一大清早就去县城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只好失望的往回走,他不明白她去县城干嘛。

正在纳闷的时候,只见星萍红着双眼走来,一见他赶紧擦了一下眼睛,不好意思的对他说:“对不起,我忘了今天你要来的。”

“哦,出什么事了?”现在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烦恼缠身,还在担心别人的烦恼。

“没什么。”没想到她还是对他筑起一道高高的防线,这让他有点心痛。

星萍看着他满含关切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失望了,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这么久来,要不是他的关照,她也不知道要遭多少罪,他也从来不对自己隐瞒,而自己却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不让任何人走进她的内心,想来,觉得自己对他有亏欠似的。

“我去找我的父亲了。”星萍终于说了出来。

“父亲?我没听说过你还有个父亲在县城啊!”孝仁真的有点糊涂了。

“你怎么就想不到呢?”

“你才是星萍?我的嫂子!”孝仁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星萍。

接着,他知道了她去找韩云天是听说织布厂那个工人被父亲羁押了,他终于知道了星萍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冷淡了。

“你父亲答应了没有?”

星萍没有做声,只是摇了摇头,感觉很累,其实是心累,对父亲的爱和恨时刻在刺激着她的每一根神经,让她几乎崩溃。孝仁看着她苍白的脸,赶紧去扶着她回学堂。

韩云天做梦都没想到星萍的反映如此的大,甚至不顾和他断绝父女关系,不由地一阵心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