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金融海啸若的祸-白领路边摆摊

oi2000 收藏 0 42
导读: 金融风暴影响下,一个个失业者在寒流中“瑟缩过冬”。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失业对于收入不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影响。 最先感到生活窘迫的是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和从事低端岗位的务工人员,他们平时就是“月光一族”,没有多少积蓄,一旦失业,没有生活来源,他们更多地承受着维持正常生活的压力。 有一定积蓄“过冬”的白领工作突然中断,多数人求职之余感到的是“空虚、无聊”,他们通过摆摊等办法,临时“过渡”自己的职业空白期。但一些高薪家庭在金融风暴中遇到的难题,却十分棘手,突然的裁员或降薪使他们的房贷面临沉

金融风暴影响下,一个个失业者在寒流中“瑟缩过冬”。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失业对于收入不同的人群,有着不同的影响。

最先感到生活窘迫的是工作不久的大学生和从事低端岗位的务工人员,他们平时就是“月光一族”,没有多少积蓄,一旦失业,没有生活来源,他们更多地承受着维持正常生活的压力。

有一定积蓄“过冬”的白领工作突然中断,多数人求职之余感到的是“空虚、无聊”,他们通过摆摊等办法,临时“过渡”自己的职业空白期。但一些高薪家庭在金融风暴中遇到的难题,却十分棘手,突然的裁员或降薪使他们的房贷面临沉重压力,有的甚至要断供,一些白领还推迟了生孩子的计划。

钱紧,不要在麦当劳吃饭了

2008年7月初入职场的大学生是金融危机中受到较大冲击的一批,工作时间短、经验少,在公司他们通常是第一批被裁掉,在生活上,他们刚刚走上社会,尚无积蓄,但需要独自面对生活压力,采访中,他们无一例外地向记者抱怨生活艰难。

“近来少上饭馆酒吧,少到歌舞厅K歌蹦迪”,网友“文心雕龙刀”在天涯论坛上的留言说出了很多白领目前的生存状态。今年7月毕业于吉首大学体育专业的小崔,觉得金融危机中感触最深的就是“钱紧”,“每月300元的房租,吃饭、坐车、打电话样样要钱”,10月就从一家证券公司失业的他,中午给女朋友打电话,“不要在麦当劳吃饭了,招聘会结束直接回家”。

很多平时积蓄不多的白领在房主催要房租时,“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失业了,没有收入了,要面临生活问题了”。网友“喜笑颜开”在论坛上发帖描述她69天的失业生活,“房子租期到了,现在属于寄人篱下的日子,而以前房子的押金由于种种原因还没退还。10月中旬有个高中同学也因为失业付不起房租,我又同情她的遭遇慷慨解囊300大元”。

和这些大学毕业的白领比,从农村来的务工青年冯国强失业后境况更加窘迫,工作时一身西装,到处推销糖果,失业后求职屡屡碰壁,长达4个月的失业期让他觉得10元的求职路费也是“浪费”。

11月11日,记者跟随冯国强一上午去求职,他应聘的是一家北京高科技食品公司的销售员,一种可以自助加热的快餐,每盒15元,冯国强推测“太贵,推销肯定不容易”,就头也不回地拒绝了。

对于冯国强来说,15元是有些贵,自从7月失业以来,他失去了生活来源,靠6月2400元工资和以前不多的积蓄支撑着生活,他租住在黄埔区南岗仓头的城中村里,算上水电费一个月房租350元,每天他自己做两顿饭,“熟了能吃就行”。

他来广州打工5年,做过酒楼服务员、桶装水推销员、食用油推销员……一年换一次工作,但没有攒下多少钱:“房租350,吃饭最少800,交通费200,电话费要100,衣服冬夏都要买3套,每天抽烟还得10元钱,每月都得1500到2000元,根本不敢生病”。

失业后的冯国强,流露的只是对这种“正常生活”的怀念,“现在很少在外面吃饭,再没有和朋友出去玩过,衣服也没买过新的”,即使这样,他说自己口袋里的钱“也只能坚持到过年”。

失业白领路边摆摊赚小钱

那些工作时间较长、有一定积蓄的白领,虽然短期内没有衣食之忧,但是,突然中断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他们感到的往往是难捱的空虚寂寞,不得不想尽办法消磨时间。

失业后,王跃军已经摆了半个多月的路边摊,11月4日下午5∶30,岗顶公交站旁人来车往十分热闹,王跃军蹲在人行道上,守着面前摆满名片夹、香烟盒和手机链的小摊,他脸色白净,戴着眼镜,身上的粉色衬衫干净整齐,走近还会闻到轻微的香水味。

三个月前的此时,他在佛山的一家外贸公司守着自己的办公桌,可是经济的不景气,使他不得不放弃这份和出口贸易密切相关的职业。

业务好的时候,他一个月能做成10单左右,工资2500元左右,但今年上半年开始,业务量逐渐缩减,“到7月份的时候,就只拉到了1单”,达不到公司要求的每月3单的业务量,他索性递了辞职信,来广州寻找机会。

王跃军2006年从天津一所普通大学毕业,学电子商务的他和许多白领一样,不愿意去拥挤的招聘会,而习惯了上网找工作,智联招聘、前程无忧……总共就那么几个求职网站,一两个小时就投完了简历,剩下大把的空余时间,他不知道怎么打发?

工作时,王跃军过着典型的白领生活,朝九晚五地上班,下班就和同事相约去消夜,失业后他一下子觉得生活“空虚、无聊”,不用再定闹钟,没有心情逛街,更没有心情和同事或同学联系,“不知道说什么”。

他在东圃镇闹市区租着一间单房,看见每天街边有很多小摊档,他突然受到启发:“做生活调剂也好,赚点小钱也好。”

王跃军从海珠广场批发了名片夹等小物件,开始出摊,每天摆两个小时,“除了去面试的日子,其他时候都准时来摆。对于摆摊,王跃军还不太在行,他的目光一会盯着远处,一会低头沉思,只有在有人问怎么卖,才抬头答一句“12元”,话并不多,卖出去多少“无所谓”。

“有没有兼职介绍给我啊,呆着实在无聊”,刚刚失业两天的杨小姐询问记者,在网上各种白领论坛,做兼职、看网络小说、写失业生活……求职之余,失业白领的自我消遣方式各式各样,“我也开始摆摊了”,和王跃军一样选择摆摊的网友也并不鲜见。

新快报记者发现,坦言自己失业后无事可干的多是像王跃军一样的“单身族”,他们“漂”在大城市,没有房贷的压力,没有家庭负担,对于那些有家有室的白领,曾经拿着高工资,但金融风暴中或者被裁,或者降薪,他们面对的是房贷断供的威胁和是否要孩子的犹豫。

再降薪,房子就要断供了

11月15日,张先生第三次来购书中心6楼的招聘会,他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发现合适的工作,“要专业对口,职位不降,还要比现在的工资高”,张先生自己都觉得灰心,索性坐到一边发呆,“房供压力大,不得不在周末来招聘会‘报到’”。

张先生2006年研究生毕业,应聘到广州开发区一家私企做汽车的数控系统研发,基本工资六千,加上奖金年薪达到10万,妻子也在私企工作,工资和他差不多。2007年9月,张先生和妻子在房价“高位”时段出手,以5800元/平方米的价格,在开发区东区购置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住房。毕业仅一年的张先生选择分期付款,每月固定支出5000元用于房贷,“本打算三五年还上,但金融风暴打乱了计划”。

“今年9月,公司订单减少,我们的基本工资减了30%,10月,工资又减了30%,”基本工资只剩不到3000,张先生计算说,“我们实行项目制,项目奖金很重要,但是,10月,项目奖金也没有了”。妻子的企业也没有幸免,10月开始,在另一家同类公司工作的妻子,“奖金也没有了”。

“再降薪,房子就要断供了,张先生打算借点钱渡过危机,但周围的同事都是工作一两年就买房,“平常,大家都重消费不注重积蓄,受影响情况和我们差不多,同事的钱也紧张,哪有钱借给我?”

张先生和妻子合计,或者他跳到薪水高一点的企业,或者妻子跳去受冲击小的研究院或高校。金融风暴也打乱了他们要孩子的计划:“原来计划明年年初要小孩,现在要看经济形势的发展了。”

“断供”是张先生不愿意谈的“字眼”,杭州富阳网友“cher-ry7761”却不得不在搜房网论坛上叫卖自己的窘迫:“受金融危机影响,最近外贸生意难做,业务缩水2/3,当初买了大房子,现在面临断供,如果有人需要,本人愿意原价出售,银行利息自己亏损,税由买方自理,另送一地下车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